賽文拿出手機給她看視頻和照片,興緻勃勃的給她介紹:「你看,這是我跟威爾伯參加鐵人三項賽的時候。」

穿著連身運動服伏在單車上,能認出兩個人的輪廓,張無為領先一個車身的距離,賽文緊隨其後。

趙寶萱驚疑:「你們以前是運動員?」

退役之後學的建築師?

天啊,文武全才啊!


賽文喜笑顏開,這個女孩子說的話咋就聽著那麼順耳呢:「這是業餘愛好,我們就是那時候認識的。」

趙寶萱感嘆:「跋山涉水的,要命啊。」

換做是她,哪一項都到不了終點。


賽文搖頭:「不不不,密室逃脫才是真正的要命。」

「掉到水裡會窒息,密室逃脫才安全呢!」趙寶萱來了精神:「密室能讓你進去,就肯定會讓你出來。」

賽文更加大力的搖頭:「不不不,密室一旦封住了,空氣都沒有,會窒息的。在陸地上在海洋里,看起來四處茫茫,實際上四處都是出路。」

只要有足夠的體力就能存活。

「密室都有出路!」趙寶萱脫口而出:「密室之所以叫做密室,就是因為出路只有密室的使用者知道,外來者屬於入侵的,窒息只是密室主人對亂入者的懲罰!」

賽文笑出聲:「你看古墓麗影看多了,被埃及法老的傳說影響太深。」

趙寶萱很認真的解釋:「那些傳說不是空穴來風,儀器探測不出,科學解釋不了。」

賽文點頭表示明白,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興味:「那你事先知道工地那裡會有密室?」

趙寶萱遺憾的拍膝蓋:「就是不知道啊,所以才想下去眼見為實。」

要是她之前跟著去看一眼,用手機拍個照片,拿塊泥巴,回去就能打電話問她老師了。

不是王墓不是什麼大人物的墓也沒關係,參與挖掘,本身就是個令人激動的事。

業界早就有人說過,人類太淺薄,挖地三尺就很難再深入了,該挖的已經挖的差不多了,要挖掘只能到原油層下面去挖史前文明。

這都地下十來米了,已經超出王公貴族的陵墓標準深度,說不定會有什麼奇迹呢!

她興奮的搓搓手,心情好多了。

賽文靠回椅背:「哦,威爾伯,寶萱還真像你啊,不達目的不罷休。」

張無為不緊不慢的道:「以前不蓋高樓,地基不用挖很深,沒有發現也不奇怪。古代的工具也有限,所以每個朝代的路面都以前面那個朝代的路為基礎,直接往上面鋪磚鋪石頭。」

趙寶萱悄悄坐直了,認真的聽,等下文。

「漁城在唐代以前沒有文字記載,不代表沒有人在這裡隱居。」張無為停了一下,告訴司機:「走右邊車道,寶萱要回家去拿東西。」

趙寶萱驚奇的往車窗外看,真的哎,前面紅綠燈路口右拐就是她家住的小區了。

可是她怎麼不知道自己要回家?

還有,拿什麼? 「魔門十二宮」的價格實在是太昂貴了,如今的東方修哲,根本就負擔不起。

那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商品名單,已經讓東方修哲眼花繚亂,裡面令他感興趣的物品,簡直數不勝數。

不過可惜啊,他所擁有的次方點有限,能夠買的商品也十分有限。

「看來自己必須快賺取次方點才行啊!」

一下子,東方修哲的興趣被調了起來。

在接下來的幾天時間裡,東方修哲沒有再出席「帝國學院爭霸賽」,他整日呆在房間里,除了通過參加「殘酷輪番戰」賺取經驗值與次方點外,便是全身心地投入到參悟中。

說到參悟,東方修哲不只一次地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

他要參悟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不但要參悟「合金術」,還要參悟從拓拔幻舞那裡獲得到了海量知識,更要參透《馭劍訣》、《七式絕殺劍》、《大斗靈海訣》三套功法,並且還要抽時間參悟副命之器「誅魔滅妖塔」的種種功能……

要做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要是時間能夠停止就好了!

時間在一天天過去,考慮到「鐵秦帝國」代表隊中還有辰月、辰星幾位實力強悍的人,東方修哲倒是一點都不擔心比賽的事。

在他這些天的參悟中,如果說收穫最大的,那便是對「傀儡術」的參悟了。

經過一番努力,他已經可以做到「原生形傀儡」可以發揮出生前百分之一百的實力。

又過了兩天,在他參透《馭劍訣》、《七式絕殺劍》、《大斗靈海訣》時,竟然進入到了忘我之境,再次醒來后。已經是七天之後了。

《馭劍訣》、《七式絕殺劍》、《大斗靈海訣》都是修真功法,東方修哲的這次入定,對於這三套功法有了一個全新的領悟。

如果他能夠擁有一把可以使用的飛劍,那麼此刻已經可以進行短時間的馭劍飛行了,並且《七式絕殺劍》他已經掌握了前三式。雖然還不算熟練,但使用出來威力絕對驚人。

至於《大斗靈海訣》,這套吸納天地靈力的功法實在是奧妙無窮,如果接合「本命之器」以及陰陽眼中的「魔噬」能力使出,簡直就像是開著作弊器在修鍊,其進展之速可以說是一日千里。

正是由於每天可以吸收掉充盈的天地靈氣。並將之轉化為靈力,東方修哲在《馭劍訣》與《七式絕殺劍》上,才會有如此神速的進步。

「小壞蛋,你總算從你那房間里出來了!」

這天早上,東方修哲剛從房間里走出來,便是傳來了菲米莎那有些意外的聲音來。

「修哲。你這個傢伙在房間里幹什麼呢?」

雷牙也跑了過來,如果不是東方修哲所布置的結界太過強大,並且還有鳳王鷹守護,他還真想闖進去一看究竟。

東方修哲看了大家一眼,隨口問道:「『帝國學院爭霸賽』如何了?」

「咱們『鐵秦帝國』代表隊已經成功進入到了四強,成為了一匹最受關注的黑馬,沒有之一!」菲米莎無比自豪地說道。

東方修哲一愣:「已經四強了。這麼快?」

菲米莎白了他一眼,道:「已經不快了好不好,你知道你有多長時間沒出來么,還好意思說!」


東方修哲又問:「這麼說,很快就要決賽了?都哪幾個代表進入四強了?」

「除了咱們外,還有『藍帝』代表隊、『夕進帝國』代表隊、『狂斗帝國』代表隊!」菲米莎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道,「咱們明天的對手是『狂斗帝國』代表隊,這支隊伍可是上一屆爭霸賽的冠軍得主,明天應該沒有那麼容易取勝!」

「這麼說今天沒有比賽了?」

「恩!」點了一下頭。菲米莎繼續道,「由於已經進入到了淘汰賽,比賽規則有了很大的改變,不再是三局兩勝制,而是一局定輸贏。十名參賽選手可以同時上場,更多講究的是團隊的合作。也正是由於如此,每場比賽結束后,都會有幾天供各代表隊休息調整。」

東方修哲輕輕一笑:「這麼說似乎比積分賽時有意思多了!」

菲米莎像是想到了什麼,表情突然變得嚴肅起來:「哦,對了,修哲,自從你的那場戰鬥后,我們遭受到了七次暗殺,可以決定是『西門家』的人。」

「我知道了!」

菲米莎眨眨眼睛,有些不敢相信東方修哲竟然會如此平靜。

東方修哲又道:「比賽結束后,我會讓『西門家』消失的!」

這句話如果是從別人口中說出,可能會有大放厥詞的嫌疑,但如果是他說的,那麼絕對有這個實力與勢力!

菲米莎輕輕一笑,道:「我就知道你絕不會一直沉默!」

「除了『西門家』外,東方家族有沒有什麼動靜?」東方修哲隨口問道。

「這倒沒有發現!」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帝國學院爭霸賽」終於迎來了半決賽。

「鐵秦帝國」代表隊對戰「狂斗帝國」代表隊,一個是最受矚目的黑馬,一個是上一屆的冠軍得主,這一場對決絕對會精彩絕倫。

離著開賽時間明明還很早,觀眾席便已經是人滿為患了。

「哦,我還以為我來得夠早呢,沒有想到已經這麼多人了!」

醉月晨與洛凡兩人剛進入比賽場,便是被那人山人海的觀眾嚇了一跳。

「想不到這種爭霸賽竟然如此受歡迎!」洛凡淡淡一笑,表示有些意外。

醉月晨有些期待地說道:「今天倒要看看你在意的那個什麼『修羅魔武學院』有什麼特殊之處?據我的了解,『鐵秦帝國』的參賽代表,絕大多數都是出自這個魔武學院。」

她與洛凡兩人早在幾天前就已經抵達了「紫陽城」,只是她倆來得不湊巧,正好趕上四強代表都在休息調整中。

這就是說,從她倆抵達這裡到現在,還沒有正式地看過一場比賽。

「想不到『修羅魔武學院』已經改名為『羅修魔武學院』了。」洛凡輕輕一嘆,然後話峰一轉,突然道,「對了,我昨天聽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

「什麼有意思的事?」

「在積分賽中,好像『藍帝』輸給了『鐵秦帝國』代表隊,呵呵,這可真是讓人意外啊!」

醉月晨忙辯解:「那不是輸,是平手好不好,只是不知為何,藍帝後面兩局竟然棄權了,真讓人想不透。」

「那麼在意的話,怎麼不親自當面問一問?要是他們見到你,一定會大吃一驚!」

「我現在已經不是『藍帝』的會長,甚至可以說已經與『藍帝』沒有關係了,還是不要見他們的話,免得給他們帶來不必要的心理壓力!」

兩人說話間,已經來到了座位處。

兩人的座位位置並不太好,處於觀眾席的後幾排,離著比賽台相距太遠,好在兩人都不是普通人,就算坐在這裡,也可以清楚地看到下方的比賽。

說起來,兩人能夠有個座位就不錯了,要知道半決賽與決賽的觀看票早就提前銷售完了,這兩個座位還是兩人花高價從別人的手中買來的。

「現在時間還早,給我講講這個『羅修魔武學院』吧,能夠讓你如此上心,一定有著不簡單的歷史吧?」

醉月晨拉了一下頭上的帽子,使之可以更好地遮擋住她那尖尖的耳朵。

「『羅修魔武學院』的創辦時間,比『藍帝』還要久遠,是由兩位傳奇人物羅廣仁、修普勒,聯手創辦的,在當時斗戰大陸還十分強大的時期,當之無愧是第一學院。後來斗戰大陸發生了一場災難性的戰鬥,『羅修魔武學院』的師生幾乎全部參戰……」


洛凡講起了他從那位好友聽到的事迹,讓一旁的醉月晨聽得是如痴如醉,竟然忘記了時間。

不知過去了多久,觀眾席突然一陣騷動。

「快看,『狂斗帝國』的代表終於出現了,好霸氣的一身打扮啊!」

「不愧是上一屆的冠軍得主,不經意間流露出來的氣勢竟然如此有壓迫力!」

「好期待啊,這場比賽到底誰更勝一籌?」

「……」

洛凡停止了講述,向著下方看去,只見「狂斗帝國」的十位代表,身穿一身黑色長袍,有日光的照射下充滿了神秘。

十名代表選手,武器各不相同,然而卻都是黑色的主色調。

「不錯,後生可畏啊!」

洛凡淡淡一笑,通過剛剛的觀察,他對於『狂斗帝國』的十位代表,有了一個大體上的實力判斷。

「快看,『鐵秦帝國』的代表也來了!」

「啊,那個手段殘忍的少年也出場了,這一下可真有看頭了。」

「那個少年的那場比賽,可真是嚇人啊,好多人都在議論他是如何出手殺人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