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信,頓時樂了,他不由得想起了大熊,狂龍幫那個虎堂堂主。那小子此刻手臂綁了條繃帶,小心的跟在那個大狗熊地後面。其實他覺得自己也夠糗的,收保護費這樣的小事也要驚動老大,怕以後沒有多少出頭的機會了,不過不報復趙信他們他又不甘心,所以還是把老大給請了出來,十幾個人對付趙信一個,還怕搞不定嗎。

周圍的人看到這夥人下車,有的手裏還拿着傢伙,都是紛紛躲避。相鄰大叔的小店的兩家鋪面乾脆就把卷閘門給拉了下來,免得殃及池魚。大叔和藍玉梨她們兩人什麼時候見過這樣地場面,都躲在了後面。只有趙信推開椅子,搖頭笑笑,迎了上去。

大狗熊原名叫雄熊,可是人看起來五大三粗的,特別是他暴怒的時候更像是一隻大笨熊。可是金江市有兩個大熊啊,所以他很是聰明的告訴別人說,狂龍幫的大熊是老大,他是雄二,其實,明眼人也猜的出來,雄二就是大熊的弟弟。

這段時間悠閒的很,雄二的的小刀會,象南橋周圍這幾個區,都慢慢的讓他闖出了名頭,原先霸着這裏的幾個不成器的小幫會,在他的全力打擊下,不是被打跑了就是被收編了。 好久沒運動了,今天聽下面小地回來彙報,有人囂張到不肯交保護費,還打傷了許多自己的兄弟,這還得了,雄二決定親自下去教訓教訓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

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要面對地竟然是一個連自己的親大哥,狂龍幫老大看到都的恭恭敬敬叫一聲爺的人物———趙信。

當他看到趙信微笑着走過來時,他身後的那個標哥已經急了,指着陳俊龍大喊大叫:“就是他,就是這個傢伙打傷咱們兄弟的,老大,你要爲我們報仇啊。”那小子又喊又叫的,他奶奶的,感情這麼豐富也不見你去當演員。雄熊雖然名字叫雄二,但他人並不笨也不傻,當即反手“啪”的一聲抽了那標哥一巴掌。

“你小子鬼叫什麼,你丫給我閉嘴。”雄二威風凜凜的吼道,標哥都給他抽傻眼了,他可沒想到自己老大竟然還出手對付自己。

但此刻雄二哪裏還會照顧他的心情啊,轉過頭時他已經是滿臉堆笑的迎着趙信走了過去。

趙信這一下可是看呆了,這是演的哪一齣啊?他只是習慣性的微笑着走上前,準備好好教訓一下這夥人。可是這個狗熊怎麼就教訓起自己人來了?難道是自己長得帥?真的純潔?一看自己就是好人?被自己感動了?

“信爺!”沒能趙信感慨完,雄二恭敬的上前道了一聲,眼神滿是崇拜的看向趙信。

“你認識我?”指着自己的鼻子,趙信一頭霧水。

“認識,認識。我哥哥是狂龍幫的大熊,我是他弟弟雄二,有幸見過信爺的照片,大熊也和我說過信爺的事蹟!”雄二連忙解釋道。

“大… …大哥,你認識他們啊?”藍玉梨原本還蒼白的小臉此時卻充滿了不信任。他原以爲趙信是真心幫助他們,可是現在這個老大來了還恭恭敬敬的和他問好?不會是他們演得一齣戲吧?想到這裏,藍玉梨的小腦袋裏就想到了之前自己看到的一齣戲《無間道》。

“這,我… …我不認識他們。只是他的老大是我的一個遠房親戚,如果認識我的話,他們還會砸店嗎?”看到小丫頭那不信任的眼光,趙信老臉一紅,自己卻是沒和這個大狗熊有什麼事情啊!心裏不由得暗罵,這都是什麼事啊。

“噢,難怪,那… …他們?”藍玉梨大眼睛轉了兩圈,看了一下趙信,在舒了一口氣。看到趙信的樣子,卻是不像是一個壞人。


佛系太子妃(重生) 。估計是認爲趙信是個大英雄什麼的,所以壞人才會那麼害怕。可是有殺人不咋眼的英雄嗎?至少趙信不是… …

看到藍玉梨眼神慢慢恢復了對自己的信任,趙信心中大大石不又落了下來,要是再被這個小姑娘那天真無邪的眼睛在看下去,估計自己都會認爲自己是和雄二唱雙簧騙取小姑娘感情的人了。

怕小姑娘在因起什麼誤會,趙信已經劍眉一揚,伸出了食指來回擺動,制止了雄二在此說話。

然後趙信打了兩個響指,朝路旁的大樹那邊一指,示意他跟自己過去。被鬧得糊里糊塗的雄二隻好乖乖的跟着趙信走過去,還回頭示意那些手下不必要跟來。

而他的那班手下也是面面相覷,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自己的老大見到這個人就好象是老鼠見了貓那麼溫順。大叔和一些羣衆更是詫異,本來還在擔心趙信的他們更是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叫什麼名字來着?”被藍玉梨一打斷,趙信有些不記得雄二的名字了,來到大樹下面,趙信回頭問道。


“呵呵,我叫雄二,信爺!”雄二呵呵傻笑,給人一種無害的感覺。

趙信笑了,然後問道:“這邊都是你的地頭?”

雄二撓撓頭後笑道:“算是吧,我們前幾個星期纔打下來的,這裏原來是老豆家的地盤,他又沒根沒底的,就被我們小刀會給趕跑了,呵呵… …”

趙信可沒什麼興趣聽他的地盤發家史,也不認識什麼老豆家,能起這個什麼老豆家這樣外號的人,估計也厲害不到哪裏去。

於是趙信道:“雄二是吧,這麼巧啊。”

“是啊,是啊!”雄二連聲附和着,心裏有異常的激動,這是和自己的偶像說話啊。

“你的那幾個手下剛纔是我出手教訓他們的。”趙信緩聲道:“他們這是在亂收保護費,是不是和你這個老大的授意有關係,嗯?”

雄二當然聽得出趙信話語裏的不妥,連忙搖頭:“沒有,老大,他們這是拿着雞毛當令箭,我回去一定要收拾他們。”這樣的事情可不是鬧着玩的,雄二心下惴惴,要知道這收保護費可是幫會的一大收入,再說了自己小打小鬧也就靠收保護費那幾個小錢過日子,如果不讓的話?那自己靠什麼養活自己和兄弟們?不過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

“怎麼教育你的手下是你的事情。”趙信也懶得和他說了,直接吩咐道:“這家小點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開的,以後你們的人不許再來騷擾他們,那些什麼收保護費之類的,你會做的了,嗯?”

趙信的語氣不容質疑,雄二連連點頭,“是!是!我明白。”原來如此,這幫不長眼睛的傢伙,收保護費竟然是收到了信爺的頭上來了,難怪信爺會不高興。

“還有… …”趙信點醒雄二道:“雄二,我可以感覺的出你身手不錯,再說了,能在這個大城市裏有着這樣的幫派還不被人吞併,我覺得你估計是去投靠一些大幫派好一些,比如狂龍幫啊,哪裏也有一個和你一樣的,叫什麼,大熊?”

聽到狂龍幫和大熊這兩個字,雄二苦笑一聲,慢慢道來:現在他雄二的名字也算在道上排得上名次的,至少進前10吧,最主要是他那恐怖的戰鬥力。本來以他的身手,按道理說應該是跟在大熊身邊的,可是由於狂龍幫大長老對他的不滿,導致這一位猛將離開了狂龍幫,礙於大熊的面子,大長老沒有拿大熊有任何的辦法,只能讓他自生自滅。可偏偏雄二就是一個愣頭青,天生混道上的命。 除了狂龍幫,自己召集了一大批小弟自立門口。本來大長老想要滅了雄二,可是當時的幫主卻只淡淡的道了一句:“讓他在外面也好,可以掌控一下小幫派,對我們的大大的有利,再說了,雄二還是大熊的親弟弟!”這件事也不了了之了。

“噢,原來是這樣!”趙信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又是這個大長老。

雄二看着趙信,他連連點頭,不敢說話,在垂手靜聽着趙信的吩咐。

趙信想了一下,也沒什麼好說的了,剛想轉身走人,突然眼睛精光一閃,道:“好了,就這些,你自己好自爲之吧。不過我想問一句,如果讓你會狂龍幫,你回不回去?”

“啊?”雄二看着趙信,有些不可思議,就算趙信要他幹掉今天那幾個得罪他的人,他也不會有太多驚訝,可是趙信說這話,他有些愣住了。不過這很是讓雄二心動,他是從狂龍幫出來的,再說了,自己的親哥哥還在狂龍幫裏做事,世界上就他們這兩個親人了,能在一起當然好,可是,這是那麼好回去的嗎?

“不要驚訝,也不要問我爲什麼那麼問,只要回答我,想還是不想!”趙信沉聲道。

“想!”雄二堅定地點了點頭。

“那就行了,只要想就可以。我答應你,很快你就會回到狂龍幫!”趙信說完轉身大步走遠,直留下一個高大的背影。

“是!是!”現在的雄二已經成了應聲蟲,他連連點頭,

望着趙信的背景,雄二這個堂堂七尺男兒也不禁有些鼻子發酸,不過他知道,這個讓所有人都恐懼的信爺如果真的幫助了自己,那麼自己一定會回到哥哥的身邊。看着遠去的背影,雄二恭身行禮後才退了下去,然後一揮手就趕緊帶着他的人撤退了,走的比來的時候還快他可不想再有什麼地方惹這個煞星不高興。

趙信也不是平白無故做出這樣的事情,他聽到又是大長老三個字就知道了,想幫着雄二一把。反正自己答應過韋國強會幫他報仇,多一個雄二,又讓別人欠自己一份情那時一舉兩得。

經過這些事情,趙信也知道,他一個人是很厲害,可是他只是一個人, 婚謀已久:首席老公纏到底 ,要不是有人看到,估計他都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也想回像他所說的,血染金江市。他想過了,他要創建一個幫派,不,是接手一個幫派,他不求能發展到什麼程度,只要能保護好自己身邊的人不受到傷害就是了。

可是趙信不知道,他這一路走下來,真的有那麼的容易嗎?話說一腳踏進江湖就永遠是江湖中人… …

(Ps:和兄弟們解釋一下,這部書,最主要是追美,說白了就是泡盡天下美眉。不是一般的黑道小說,但是主角總有些勢力不是?雖然各個都害怕他,可是作爲一個男人,一個強勢的男人,都一個有一個體面而霸道的身份不是?所以黑道情節並不會寫的太過,不過也會根據各位需要多描寫一些 …. …這不是籌字數。特此聲明。)

大叔和藍玉梨對於這樣的結果,幾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當她們看到趙信走過來時,大叔迎了上去。他奇怪的問道:“咦… …小兄弟,怎麼這些人就這樣肯罷手了,這…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哦… …這個啊。”趙信輕描淡寫的道:“我剛纔和這些人的老大說,他們這樣做是違反國家法律,是要受到國家法律制裁的,我建議他們還是多考慮考慮,結果,可能是那個老大開竅了吧,反正他是答應了我,以後不會再做這樣違法亂紀的事情了。”

“啊… …”這趙信明明是在敷衍自己,大叔當然知道了,不過看他微笑的那個樣子,你又不好駁斥他。

只見趙信,安慰了他幾句,並隱約透露,以後不會再有人來找他收什麼保護費了,這個消息當然是喜從天降,大叔已經雙手合掌的阿彌陀佛了。

趙信在大叔和疑惑的藍玉梨告別後就回到了小窩,今天最重要的事馬上就要來臨了。不知是福是禍啊… …

回到家裏,兩女已經醒過來了,看到趙信手裏提着的早餐,也不顧沒有洗臉漱口一把搶過趙信手裏的早就毫無形象的大吃起來。

“你們慢些吃,別嚥着了。”趙信臉上浮出一陣淺笑,早上能看着兩女狼吞虎嚥的吃着早餐,是不是白自己一個白眼,這樣的生活真的很滿足。

不過卻有人不服他的意思了,陳樂白了一眼趙信,“不用對我們那麼好,等下你就知道苦果了!”

“呵呵… …你們沒有忘記啊!”趙信憨笑兩聲,摸着後腦勺尷尬的笑了笑。

“你還笑的出來!”兩女同時白了趙信一眼,看到趙信難得擺出這樣憨厚的樣子,兩女心中一甜,可是他們知道不能給這個男人好臉色看,不然他還不牛X到天上去。

“這個,那個… …你們什麼時候出發啊?不是約了人家… …那個… …”趙信心虛的看着兩女,嘴上很是小心翼翼,心裏卻邪惡的想到:“囂張,再囂張,嘿嘿。如果你們談妥了,哇哈哈,我就要你們嚐嚐什麼叫做****!特別是陳樂這小丫頭,越來越大膽,第一個收拾你!”

“我們決定了!”兩女異口同聲的說到。互相看了一眼,“你說!”又是同時出聲。

“好了好了,子倩你說!”趙信頭疼的輕輕錘了一下腦門,這麼快就開始聯手起來對付我了?

“咳咳!”蘇子倩輕咳了兩聲,隨手擦了下手裏的油,一臉嚴肅的看着趙信,“經過我們一晚上的討論,我們決定,讓大小姐來見我們,我們就在家裏等着!”

“大小姐,來… …來見你們?”趙信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蘇子倩,又望了望陳樂,這小丫頭可是大小姐的祕書,她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大?這估計是蘇子倩的注意。 “咳咳!”蘇子倩輕咳了兩聲,隨手擦了下手裏的油,一臉嚴肅的看着趙信,“經過我們一晚上的討論,我們決定,讓大小姐來見我們,我們就在家裏等着!”

“大小姐,來… …來見你們?”趙信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向蘇子倩,又望了望陳樂,這小丫頭可是大小姐的祕書,她膽子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大?這估計是蘇子倩的注意。

看到趙信望着自己,陳樂心虛的躲在蘇子倩的身後,她也很是無奈,可是想到蘇子倩昨夜和自己苦口婆心的對自己說:“要忍住,雖然名義上她是大小姐,你們也是好姐妹,但是這是兩碼事,你看,咱們是先和信也發生關係的,按道理說我們是大,她是小… …”陳樂一想也是,也就同意了。

其實蘇子倩並沒有什麼想法,只是覺得應該爲難一下趙信,不然說不定一下子又跑出來了幾個姐,到時候家裏可以打幾桌子麻將了。

“這樣不好吧?”趙信給陳樂使了兩下眼色,想讓她幫幫自己點。可雖知道陳樂被蘇子倩給洗腦了,一挺小身板,望向趙信的眼神裏全寫着“不可以”三個字。

“不打也行,嘿嘿,那你就自己想辦法,本姑娘不見了!”蘇子倩翹起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斜眼看着趙信。因爲還穿着睡裙,小腿翹起來時的風光一閃而過,不過這時卻沒有人有心思去注意。

“好吧,我打還不成嘛!”趙信苦笑一聲,他是徹底敗給了這兩個丫頭,當時怎麼沒看出來這個女人有着做東宮皇后的摸樣呢?

拿出手機,顫抖的按了半天電話號碼,總算在蘇梓倩‘淫.威’的眼神中打通了,沒想到的是,當趙信忐忑的說完兩女的要求,韋翠玲卻是很爽快的同意了,說打扮一下就過來。

很快,接到韋翠玲的電話後,趙信就下樓去接待了。


在門口匯合了韋翠玲後,趙信看了看韋翠玲的打扮,他有種想笑的衝動,他差一點就認不出這是韋翠玲,看她從頭包到腳的樣子,不用問… …她一定是“全副武裝”的過來了。想到這裏趙信就笑不出來了,一下子不會有戰爭要爆發吧?

很快… …兩人來到了趙信的居所,推開門一看,陳樂和蘇子倩正毫無坐相的癱坐在沙發上,愣愣的看着趙信兩人。

見到趙信帶着着一個全身包裹在黑布看着嚇死人的人走進來,蘇子倩和陳樂都緊張的站了起來,生怕在陌生人面前留下布不好的印象。

可轉念一想:“趙信不是去接大小姐了嗎?怎麼帶回這樣一個人?”

看着緊張的陳樂和蘇子倩,趙信揮了揮手道:“你們別緊張,這是翠玲啊,怎麼了你們?”

在趙信的催促下,韋翠玲解下了緊裹在身上的黑布,露出了她那充滿女性魅力的面孔和身段,頓時… …雪兒和穗兒都楞住了。

她們不是沒見過韋翠玲,更不用說陳樂了,和韋翠玲生活了那麼久,可是這一下看到韋翠玲的樣子,她們有一種突然窒息的感覺,一個字,美。

比起美貌來,韋翠玲說實話比不上蘇子倩,比起天真無邪,純真可愛,蘇子倩也不如她,但是這樣一個未成年的小姑娘她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女性的魅力,一舉一動都彷彿在勾引着男人的魂魄。這就好像和尚突然和你接梳子一般的那麼令人不可思議。最珍貴的是,這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的,並不是故意裝出來的,任何男人見道她的第一個想法,一定是把她按到牀上。恣意的愛憐一番。

這也是韋翠玲爲什麼全身裹着那麼多黑布的原因,她知道今天要來談判來的,所以徹夜的招關於這方面的書,來研究一下戰術,終於翻遍了大大小小的書,終於看到了一段話:“想讓你的對手畏懼你,就學會隱藏自己,把自己最獨特的氣質展現出來,征服他。”

以年紀來說,韋翠玲才十五六歲,正是天真無邪,純真可愛的時候,可她天質聰明,才華過人,從小就接觸了公司的大小事情,渾身也充滿了女強人的氣勢,才讓兩女感覺到反差那麼的大。

(這一招不是吹的,這是小爆爆親身體驗過的招數,有意思的朋友可是試一下,真的很靈驗噢!保證你朋友眼前一亮。不過這是最終殺招!!慎用…)

這時,蘇子倩心裏不由得有些退卻,自己真的比得上人家嗎?自己的後宮之位還能保住嗎?想問些問題,遲疑的,蘇子倩張開了嘴,卻不知道該如何問起… …她… …她該怎麼辦呢?她該用怎麼樣的心態去面對這個男人呢?

看到蘇子倩的樣子,趙信急忙開口道:“這個,你看我們都吃了東西,現在也快中午了,都餓壞了,再說了,人家趕過來還沒有的吃的呢,你看,是不是要做一點吃得,在慢慢談論?”看到氣氛突然的尷尬下來,趙信急忙打了圓場。他也知道韋翠玲耍的小心思,可是他能說什麼?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

蘇子倩也知道趙信這是給自己解了圍,只是剛纔在韋翠玲解下黑布的一瞬間,她真的是被驚豔到了,緩過心神,她款款一笑:“好的,那就請大小姐騷等片刻了!”

“姐姐說笑了,姐姐也不要說大小姐大小姐的,我們都是朋友不是嗎?曾經我生病的時候還是蘇姐姐照顧我的呢!怎麼?太久不見生分了?”韋翠玲甜甜一笑,打破了僵局。

“是啊,呵呵!”蘇子倩小臉一紅,是啊。自己到底是怎麼了,搖了搖頭,看來別人說戀愛中的女人智商是零果然不錯啊。

看着蘇子倩有條不紊的做着菜餚,陳樂和韋翠玲忍不住開始吞嚥着唾液,本來不餓的,可是看到這裏她們好餓啊,真想馬上就能開飯。

“可是他們沒見過蘇子倩做過飯,不然可不會這麼想。”深受毒害的趙信心裏苦笑,可這話他可不敢說出口。

(Ps:這一章爆爆實在不知道怎麼寫,想到以前的一些事情,腦子有些亂,不好意思。這章寫的我實在按不下鍵盤,可還是要寫下去,大家將就一下,爲了補償。今天爆發多再發一章!) 很快,蘇梓琪倩便做了一桌子豐盛的飯菜,等她做好最後一道菜後,趙信急忙拉過她,和大家一起坐在桌子旁,互相對視一眼後,趙信大吼一聲:“開動!”這時候他可不敢提出什麼其他的要求,既然沒人先提出來,他可不會傻傻的去觸這個槍口。


隨着趙信的命令,陳樂和蘇子倩以及韋翠玲都不顧形象的大吃起來,讓趙信不由吃驚的睜大了眼睛,他怎麼也想不到,蘇子倩做的飯菜什麼時候那麼好吃了?

美女總裁的貼身兵王 ,我靠,還是那麼的難吃。

到這時候,他哪裏還不明白,這是三女爲了掩飾罷了,趙信只感覺自己有些心酸。

久久以後,大夥終於“酒足飯飽”,連最本來從來不喝酒的三女也被趙信硬灌了兩杯酒下去,看着三女紅撲撲的小臉,我一一的爲她們互相介紹了一下。

三女也知道這也是正式攤牌的時候了,該來的終究要來… …

韋翠玲失落的看着蘇子倩和陳樂,她本來信心滿滿的來到這裏,可是她突然害怕自己融入不到這個家庭當中,在她親眼看到趙信這個快了的小家庭之後,她退縮了,和蘇子倩比起來,她的美貌根本就不算什麼,跟陳樂比起來,她是有信心,可是,她畢竟比自己先和信,那個… …,對比起來,她覺得自己一無是處。可是… …可是她該如何,她該怎麼辦呢?

說起來,她畢竟也是個十五六歲的孩子,按網絡上的說法,她只是個感情白癡,小蘿莉。

看着韋翠玲那慌張的神色,以及不自信的眼神,趙信大體上猜到了她的想法,腦筋一轉,向陳樂和蘇子倩問道:“樂兒,子倩,你們看翠玲漂亮嗎?”


蘇子倩絲毫都沒有猶豫。接口說道:“翠玲妹妹美麗還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她身體的每一部分,甚至是她的每一個舉動都那麼嫵媚,對比起來。好像我這個姐姐只是一個青澀的蘋果了,信爺,你是… …你是不是真的決定了?”

陳樂小臉微紅,在酒的作用下膽子也大了起來,輕輕的道:“是啊是啊,我和翠玲妹妹一直以來都是好朋友,雖然翠玲一直都當我是好姐妹,可是畢竟有着上下級的關係在哪裏,如果翠玲姐姐能和我們在一起的話,那麼… …我想我們就真正是一個好姐妹了!”

看到韋翠玲皺着的眉頭,陳樂居然大逆不道的急切的接口道:“對啊對啊,信爺… …你看翠玲妹妹雖然年紀小,但是身材多豐滿啊,渾身上下都肉呼呼的,渾身一點骨感都沒有,我相信… …隱藏在她衣服下的。一定是一副超級火辣的魔鬼身材啊。”

聽着陳樂的話,趙信忍不住開始遐想起來,是啊… …如果把翠玲壓在身下… …嘿嘿,一定會柔軟無比的,恩… …真想壓着她睡一覺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