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鈺拿起李海平買的東西,全丟在了戒指中,「這個東西真好,以後想拿啥拿啥,把房子都裝進來,走到哪兒就睡到哪兒」趙鈺的理想真偉大.。

「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吧,下次爺爺在帶你出來玩」

「哦」趙鈺還是有點兒不舍,時間都lang費在擂台上了,下次一定好吃好喝。

「你們所有人都給我出去找,一定把那個孩子給我捉回來,我一定要廢了他」李斯在府上暴跳著,沒想到自己順風順水的活了十七年,沒想到竟然栽在一個五歲小孩的手裡,無論如何他是咽不下這口氣,他發誓一定要讓趙鈺付出代價!

趙鈺早就跟著李海平回去了,他還想好好看看師父挑的這些東西有什麼好的

… 師父,你讓我挑的東西都是幹什麼用的,有能吃的沒?

趙鈺坐在床上,將東西都取了出來,爺爺出去了,趙鈺沒事幹,擺弄起來,這有一塊布,做衣服的料也不夠,做個內褲剛剛好,這個葉子能幹嘛,自己不喜歡吃植物,這個有三個腳的鼎,也不能做飯啊,,趙鈺細數著眼前的東西,讓別人眼紅的寶物放在趙鈺臉前卻顯得一文不值,古玉老人聽到趙鈺的話也是一陣無語,這要是讓他一個人,恐怕除了能吃的之外全給扔了,典型的敗家子啊!

「有吃的,就那個小瓷瓶里,裝著一些丹藥,你就湊合吃吧,雖不是上品,以你現在的修為,也算是補藥了」

還沒等古玉老人說完,趙鈺已經打開瓶子,看了一眼,才五顆,一股腦的倒進嘴裡,嚼了嚼咽了下去。

古玉老人在想說什麼已經吃了,「你要是不想死的話,現在立刻去古井,」

「啊」聽完扔下東西就往古井跑,肚子里的丹藥已經開始有所反應。

「這五顆丹藥叫冰凝丸,是用來降溫的」

「你怎麼不早說」趙鈺邊說邊打哆嗦,腳下的速度也在減慢。

「是你嘴太饞,我還沒有說完,而且這丹藥吃一顆就能讓你頂受及其炎熱的天氣,誰讓你當糖豆吃的」

看見古井趙鈺搬開石頭一個猛子就扎了下去,好舒服啊,以前自己只能待一會兒,剩下的時間完全是給古玉老人的,現在跳下來,冰火兩重天,井水溫度持續上升,身體的溫度卻在持續下降,趙鈺邊流汗別打哆嗦,這不冷不熱的讓自己怎麼辦?

不同於以往的是井水的靈氣不斷地湧入身體中,自己匯聚于丹田,於冰凝丸斗著,一個小時,井水沸騰到井口不斷湧出熱氣,趙鈺身體的溫度開始回升。

「也就是這口井能將你溫度提上來,你說你一點兒修為都沒有,還吃了五顆,如果這是極品冰凝丸,用不了你下床的功夫,你就成一個冰雕了,就是好好的東西讓你糟蹋了,萬一以後能用的上呢」

「師父,你就別說了,我只想問問你,咱現在出去嗎,我身體快撐爆了,受不了了都」

「你說什麼?」

「我感覺井水裡的靈氣一個勁兒的往我身體里鑽,在下去就要把我撐爆了,我還小,不想這麼早就掛掉」

「你在等等」古玉老人眯著眼,而趙鈺在艱難的戰鬥,「啊」一聲嘶吼從井中發出,趙鈺衣服已經破爛不堪,這可是蓮花嬸子給做的新衣服,「發生什麼事了?」清醒過來的趙鈺看著變了樣的衣服,剛才自己覺得身體四分五裂,已經不屬於自己了,一股股的靈氣直衝頭頂,直接從頭頂噴散而出,現在身體里的靈氣完全消散,井水中的靈氣還在不斷地湧入,只是不像剛才那樣瘋狂,反而是以一種讓趙鈺感覺很舒服的速度進入,一刻鐘不到,靈氣不在湧入,趙鈺頓時感覺充滿了力量。

「不錯,內力已經達到劍者中級了,可以開始修鍊一些簡單的劍技了」

「師父,什麼是劍者中級啊?」趙鈺一臉茫然,古玉老人緩緩說道,「在你們這個世界呢是崇尚劍道的,你在鎮上想必也看到有些人帶著佩劍,他們都屬於修鍊者,劍道分者,師,大師,宗師,大宗師,尊,皇,帝八個等級,每個等級又有低中高三個階段,每一階每一級的實力相差懸殊,你爺爺現在的修為應該是劍師中級」

一二三四五,趙鈺瓣著指頭數著,「我就是等級中排行倒數第二啊」

古玉老人真想狠狠的敲他一下,就他這個村裡,除了他爺爺一個劍師之外,其他人都是劍者,問題是趙鈺才五歲,五歲的小孩兒已經有劍者中級了,貌似沒有經過低級,直接跳上來的。不過現在的趙鈺還很差,他現在只有一本心法書,外帶一口井,一把生鏽的寶劍,除了這些什麼都沒有,成年人已經可以去山脈之中狩獵了,而他,只能選擇逃跑,內力只是劍道中的一部分,只有配合相應的劍技才能發揮出他應該有的力量。

「行了,趕緊回去吧,你爺爺在找你,明天開始我教你劍技,至於你在你爺爺那裡怎麼說你自己想辦法,你身體強度已經夠了,現在需要的是劍技,沒有劍技你也只是空有一身蠻力,充其量就是一隻水牛,就像你白天在鎮上那樣,別人比武,而你只能和人掰手腕。」

「哦」趙鈺心裡有點兒難了,爺爺也準備教自己武功的,而且爺爺還會飛,但是從墨玉老人嘴裡說那些是小兒科,趙鈺又想到點兒事情,爺爺既然是劍師,而且是村裡最厲害的,爺爺應該也有一把屬於自己的劍才對,但是從來沒有見過爺爺拿劍,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隱情?


「那師父你是哪個級別的,劍師,還是劍宗?」

古玉老人笑了笑,「我哪個級別也不是」

「啊,師父你不會光說不練吧」

「你說對了,我只會說」如果現在能動的話第一件事就是給趙鈺一頓胖揍。

「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我們那裡也有屬於自己的等級體系,現在你就不用管那麼多了,你只要知道學會我的本事,在這個大陸世界上你就可以橫著走了」

「真的師父,你不會逗我玩吧,自打拜你為師,你就沒教我什麼東西,偶爾點撥一下吧,還是用我爺爺的心法,這個,作為師父,你.」

「我不是說了明天教你小子嗎!!你爺爺給你心法書也只是簡單的講了講,撐死能讓你入門,可能他也就只能理解到這裡了,我點撥一下你就實力上升一大截,你小子不知足,還說我沒有教你東西,你不僅僅是個吸血鬼,你還是一白眼狼啊,我劍魔這輩子全身砸你手裡了」

「師父,你說你是劍什麼,我沒聽清」趙鈺第一次聽師父說自己的名字,但是就在想怎麼學劍技,沒有聽清楚。

「劍什麼劍,劍人」劍魔差點兒給自己說漏嘴了。「回家」

趙鈺從井中爬出來,一路上邊走邊想,兩難啊,師父不讓同時學,分心反而做不好一件事情,既然拜了師父,那就只能好好跟著師父學了。

回到家時李海平正看著床上的一堆東西,「趙鈺,這些東西從哪裡來的?」

「這就是我今天贏的啊」

李海平以為趙鈺手中的戒指就是獎勵了,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東西,而且都是好東西,作為劍師的他也是眼中一亮,有些東西他見過,也用過,但是有些東西卻只是聽說,還沒有見過。

「今天我和他們比賽掰手腕來著,有個老爺爺說我贏一個人就可以拿一個東西,我贏了是個,他就讓我挑了十個,他看見我拿東西不方便,又送了我手上的戒指」趙鈺一五一十的將在鎮上擂台的事情告訴了爺爺,李海平心中再一次泛起漣漪,想必那個老人的修為已經到了劍宗了吧,一下拿出這麼多東西還有那個戒指,只有劍宗一類的人才能做的到,也許是鎮上某個大家族的人吧。

「爺爺,我想和你商量一件事情,你聽了不要生氣,你要是不高興我就不做了」

「說吧孩子,爺爺怎麼會生你的氣」

「我拜了一個師父,他是誰我也不知道,這些東西也是他幫我挑的,他說準備教我劍技,所以鍛煉的時間可能要被佔用了,爺爺你看可不可以暫時不鍛煉.」說到後邊趙鈺的聲音越來越小,李海平聽后先是一愣,看著床上的東西,這個人也是一方高人,但是李海平有點兒不放心,如果這個人心術不正的話,會讓趙鈺萬劫不復的,想到這裡李海平皺著眉頭。

古玉老人看了一眼小孩兒,緩緩開口「李海平,劍師中級,我是誰並不重要,你也不需要知道我是誰,我是跟著趙鈺來到這裡的,他父母對我有恩,我所做的一切對他來說只有好處,並不會害他。他是一條龍,應該有更加廣闊的天空,我能給他更高的平台,你說呢?」

李海平四處尋找,卻沒有發現任何人,聲音通過神識直接傳到他腦海之中,趙鈺什麼也聽不到。

「爺爺,你在找什麼」趙鈺開口問到。

「沒什麼,你跟著你師父好好學武吧,要努力學習,也許某一天你就會見到你的母親,孩子」李海平沒有在反對,趙鈺天賦不錯,也需要一個比自己高的人做師父,都是希望他能夠變的強大,如果有一天趙鈺心術不正,自己會搭上老命,為他贖罪。

「謝謝爺爺」趙鈺原本以為爺爺會反對的,沒想到他的擔心多餘了。明天開始,就是他的蛻變之始。


… 「師父,咱今天學什麼武功?」這師父比爺爺還狠,大半夜的就將自己叫起來,趙鈺瞌睡啊,頂著兩個大眼圈實在是不想起來。

「去了你就知道了」

趙鈺聽著師父的指揮一路來到瀑布前,「現在靜下心來,我傳授你一本劍字決,這是一種基礎的劍法,等你熟練了再學習其他的劍法就容易學了」

趙鈺閉上眼,劍技從四面八方傳到腦海中,不僅有文字,還有圖畫,每一招每一式都那麼生動。

「天亮之前給我學會,現在我睡覺,練不好睡眠時間減一個時辰,你小子每晚可以睡六個小時。」說完古玉老人閉上眼進入修養狀態。

趙鈺掰掰手指,現在只有六個小時,在減一個小時就是五個小時,自己還能不能活了。趕緊拋開雜念,看著劍技,等看的差不多,又拿起寶劍模仿起來,看似簡單的劍技做起來並不容易,師父說的學會,那是每招每式都要到位,不過威力可以暫且不說的。

「啪」趙鈺從第一式到第二式的時候沒有抓緊手中的劍,直接甩了出去,一陣尷尬,趕緊跑過去撿了起來。

「劍都拿不穩還練,練功時間減一個小時,現在你拿著劍去找個石頭來,和你碗一樣大就行了,找到後放在劍尖上,不許掉下來,掉一次加十分鐘,這些時間從你睡覺的時間裡扣」

「哦」趙鈺在周圍拿了一塊。

「不行太小,差不多兩個這麼大」古玉老人淡淡說到。

趙鈺又找來一塊,放在劍尖上,一隻手拿不起來,兩個手也相當費勁,拿都拿不起來更不用說練了,趙鈺將內力用在手上,這才將劍挑了起來,有內力就是不錯,古玉老人沒有說什麼。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趙鈺越來越吃力,內力耗損不小,時間連一半都沒有過去,「啪」趙鈺一個不穩石頭從劍尖上滾了下來。

「加十分鐘」

趙鈺無奈的將石頭重新放在劍尖上挑了起來,雙手用力,配合內力將劍挑起來后逐漸減少內力的使用,這讓雙手更加吃力,保持著一個動作,趙鈺呲牙咧嘴,大汗直流,這這不是那麼容易的,時間慢慢的過去,趙鈺雙手顫抖,青筋爆起,這比扛樹跑步痛苦多了,「十,九,八,七,,,,」趙鈺心裡開始了倒計時,石頭在劍尖上跳著舞,數到一的時候趙鈺雙手一松,劍和石頭都掉下去了,不過手卻僵直無法恢復靈活度。

最强特種兵之龍刺 ,距離天亮不早了,你的劍技還不熟的話睡覺的時間又要少一個時辰了」

聽到這裡趙鈺使勁的甩著胳膊,以最快的速度讓手恢復直覺,撿起劍來繼續模仿揮舞著,一遍遍的練習,也能從第一招練到最後一招,只是速度不快。

天已微亮,時間也差不多了。

「用盡全力,以最快的速度給我將這一套劍技練下來,如果劍掉了,也就失敗了「趙鈺點點頭雙手握劍揮動起來,有些招式需要一隻手,這時候趙鈺手上的力氣瞬間增大,不然劍真的會飛出去,一套下來,趙鈺已經渾身無力。

「馬馬虎虎,回去吃飯吧「趙鈺聽了如蒙大赦,但是高興的早了點,「把你最開始撿的那個石頭放在上面,跑回去,掉一次加五分鐘挑劍時間「趙鈺小心翼翼的挑起來,石頭雖然小,讓趙鈺省了一點兒力氣,但是跑步卻是個問題,還沒跑開石頭就掉了,就這麼晃晃悠悠,跑跑停停的回了家,有些人看著趙鈺很搞笑,但是趙鈺卻是苦不堪言。

剛進家門就聞到了熟悉的味道,趙鈺坐在桌子上,等爺爺將血奶端過來,趙鈺顫抖的端起來喝了下去,直到放下碗手還是顫抖著,「爺爺還有沒了?「趙鈺早就餓的兩眼昏花了,李海平又端了一大碗過來,這師父比自己狠多了,沒讓趙鈺這麼受罪,李海平都有點兒心疼了,但是吃的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道理他還是懂的,也許他現在該做的就是給趙鈺做最好吃的飯,填飽他的肚子,吃完後趙鈺看了一眼床。

「師傅,我休息一下,就十分鐘「沒等古玉老人說話,趙鈺就趴在床上打起了呼嚕。

「李老,麻煩你給找幾味草藥「古玉老人將幾味草藥藥名說了一遍,「找齊后直接給了趙鈺就好了「這幾味都是尋常的草藥,都是補氣之物,李海平也沒有說什麼,他兩唯一的共同話題就是趙鈺,除此之外在無任何交集。

一個月後,趙鈺挑著劍,只用了一隻手,沒有用任何內力,很輕鬆的樣子,劍技也熟練了,不用在看師父給的劍技書。

「師父,我練的差不多了吧,是不是該教我其他東西了「不得不承認,趙鈺的確學的快,但只是相對於一般人而言,於大陸上其他的天才相比還是差的很多。

「你看見半山腰的那棵樹沒有?「趙鈺抬頭看去,只有碗口粗而已。

「把它斬斷「趙鈺不知道師父要那棵樹榦什麼,提上劍就準備上山。

「就在這裡砍「師父說道。

趙鈺卻犯難了,師父這不是專門在刁難人嘛,站在這裡碰都碰不到,怎麼砍?

「當劍速到一定程度后就會產生劍氣,即使寶劍觸碰不到物品,也可以毫不費力的斬斷,你現在只不過是能耍幾個招式而已,還差的很遠「一個月,趙鈺只是將劍技練熟,在速度上還沒有真正重視起來,自己主動將挑劍的重量加了一倍,傳到手上所需要的力氣卻是五倍之多,練劍的速度也越來越快,但是離砍掉半山腰那棵樹還差的很遠,只是能讓周圍的樹葉吹動一下而已。

每天在古井中使得靈氣也更加濃厚,毫不費力的突破到了劍者高階,劍技卻還沒有達到這個地步,趙鈺已經有那個能力,只是還沒有真正領悟到而已。

在一次現在瀑布下,趙鈺盯著遠處的那棵樹,揮動著劍,離自己不遠的樹枝樹葉紛紛落下,但是,它依然沒有動。

「唉,你怎麼這麼笨啊「趙鈺進步到現在已經讓古玉老人偷偷笑了,但是趙鈺身上還缺少一種領悟力,不會將劍技和自身的內力融合使用,這樣相當於內力無用,只是一介武夫,而不是一個修鍊者。

「師父,在給我一段時間,我肯定能把它斬斷「趙鈺有點兒沮喪,但是還沒有喪失鬥志。

「師父點撥一下,你的內力是用來吃飯的啊,白白lang費啊「趙鈺也試過將內力匯聚到手上,速度的確提高了不少,但是對那棵樹還沒沒有任何影響。

古玉老人早知道了他的疑惑「內力,劍氣,是可以一起打出去的「「師父,你的意思是將內力匯聚到寶劍上一起發出去?「趙鈺一陣心喜,自己怎麼都沒有想過,只是將內力在身體之內匯聚,怎麼就沒有就想到這個呢。

趙鈺提起劍,揮動起來,內力源源不斷的向劍身匯聚,「劍字決第一式,橫掃千軍,破」趙鈺大吼一聲,劍氣向半山腰斬出,在樹榦中留下一個深深的劍痕,「成功了成功了」這幾個月趙鈺看見那樹就來氣,現在好了,能砍住了。

「樹還沒斷」

趙鈺又揮了幾次,樹榦上的劍痕又加深了一點兒,樹榦開始搖晃起來,趙鈺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內力是由無為之力這個心法控制的,是不是讓劍也能擁有,使得劍氣匯聚於同一處,這樣就不會對周圍無關的東西造成破壞,想到這裡,趙鈺運用起心法,想要附著在劍身之上,但是寶劍似乎很抵觸,無論趙鈺怎樣,都絲毫影響不到,只能由自己控制內力配合著劍氣發出,能量雖大,像火槍一樣,一打一大片,但是遠不如狙擊步槍的精度和傷害力。

「你不用試了,放在其他劍上還有可能,但是這把劍是你父親的,其中有你父親的靈魂印記,只能由你父親使用,除非你有足夠強大的功力將他的靈魂印記破壞,否則它只是一件鐵器而已,卻稱不上寶器」

「哦,那什麼時候我才能有一把自己的劍,師父,你那裡有沒有多餘的給我一把使使?」

「沒有,我又不是鐵匠,不過如果你有緣的話日後會遇到好劍的,到時候你就能搶了,前提是你擁有足夠強的功力」

「我知道了」說完又繼續開始了砍樹之事,一次次的揮動,讓樹一次次的搖晃,終於在趙鈺的不懈努力之下,樹被砍斷了,雖然切口層次不齊,好在也算是成功了。

「還不錯,要是悟性在高點就好了」古玉老人淡淡說道,不過趙鈺只是五歲小孩,哪裡知道這些東西。


「這裡修鍊的也差不多了,明**就隨著其他人一起去山脈狩獵吧,以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沒問題,至少逃跑沒問題」

「可是.。。」趙鈺想到了上一次被大山龜追的無處可逃,最後還進了那個噁心的地方,在自己的心上烙下了深深的傷痕。

「沒啥可是的,晚上和你爺爺說,就這樣了,今天不訓練了」

趙鈺回去說了聲,李海平看了看趙鈺的劍技,沒想到修鍊了幾個月的時間進步如此之快,也同意他進入山脈狩獵,不過這次,他也親自去,一方面想看看趙鈺的實戰能力,二來萬一遇到什麼難以應付的局面自己還能出手解決。

… 祭祀過後,李海平走在前面帶領著大夥,什麼武器都沒有帶,趙鈺帶著他的銹劍。

隊伍向著山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村裡不少孩子都想早些進入山脈,這樣才能證明自己已經是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

「爺爺,山脈里的野獸是不是都挺大的,有沒有小一點兒的?」趙鈺興奮又擔心,自己第一次真正的狩獵,上次基本上被狩獵了。

「有的,不過我們的獵物是那些歲數大的,和身體不太好的,剩下的還要靠他們繁衍後代呢,要懂得源遠流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