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子猛地一躍,我已經站在了鬼葬之棺之上。

兒子飛到了我的肩頭之上,我趁着那滴血的手指,凌空開始書寫那開館古咒!

這個時候兩大鬼君被尚叔困住,這些鬼皇有根本就不敢靠近我和兒子,四方的大陣對我們根本就不起作用,這一刻我才真正的感知到了什麼是力量的碾壓,真是太爽了。

在我畫完那開棺古咒的瞬間,鬼葬之棺突然猛地一顫,鬼葬之棺突然之間衝破了結界,懸浮在了祭壇之上。

嗤嗤嗤嗤!

一時間整個鬼域之間的鬼氣都瘋狂的凝結進入了鬼葬之棺之中。

兒子臉色微沉。

坐在我的肩頭道:“父親,快進入鬼葬之棺,凡兒教你召喚龍魂!”

我點點頭,身子一閃,此時此刻我煞穴大開,吸收的鬼氣完全可以供應我的靈氣消耗。

天涯行一動,幾乎是眨眼之間,我便已經進入了鬼葬之棺,那原本還有着古樸的棺材蓋子,可是在我進入的瞬間就如冥冥之中有着一股龐大的力量在呼喚自己一般。

在我身體進入鬼葬之棺的瞬間,頃刻之間鬼葬之棺之中一股股詭異的符文進入了我的識海之中,和之前三棺一樣。

因果古咒,善惡古咒!

而此刻進入我識海的古咒乃是靈魂古咒。

鬼葬之棺,原來是掌握天地之間靈魂的存在,怪不得鬼域強者勢在必得,大抵是想要等到參悟了這靈魂古咒便能借助這靈魂古咒徹底的渡過命結,從而進入天界之中。

我微微閉目沉思。

一排排的古字緩緩的進入了我的識海之中,靈魂古咒一進入我身體的瞬間,我清晰的感知到了我的靈魂在這一刻飛快的顫抖起來,那古字一點點的進入了我的靈魂之中,隨後又在我的身體之中飛快的穿行着,一時之間我感覺全身都在這靈魂古字的力量之下不斷的昇華着。

就在古字在我身軀之中游走一圈最

後進入我的識海之中的時候,我便聽到了兒子的聲音。

“父親,快開棺!”

我突然意念一動,我的身體瞬間飛出了鬼葬之棺。

站在鬼葬之棺之上,我看到了不遠處一片恐怖的鬼雲正在朝着我們飛來。

這一刻我感知到了整個空間都在不住的顫抖。

“父親,快,召喚鬼域的龍魂!”

雖然我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對於兒子我是絕對的相信,此刻也容不得我多想任何的其他。

此刻我想到了喚龍刃,這可是姬家的法寶。

當日姬家專程讓姬芳華交給我,也是該派上用場的時候了,我身子一閃,一步踏出。

喚龍刃我可是隨身攜帶着,這會兒將喚龍刃拿在手上。

咬破中指抵在眉心,學着兒子開始念動咒語。

最後將中指對着喚龍刃寫出了一個古樸的喚字!

那一刻整個空間都瘋狂的一顫,鬼域瞬間涌起漫天的龍氣。

這一刻整個祭壇都開始顫抖起來。

傳聞封鬼祭壇之下有着一條佛龍,這條佛龍原本是終日盤踞在佛域深淵,常年受佛光普照,在佛域大劫隕落之後,那一條佛龍便消失在了佛域,最後輾轉之間被鬼域抓來抹去它的意識,將他永久的囚禁在了鬼域的封鬼祭壇之下,正是因爲如此封鬼祭壇才能真正的變得如此的讓無數的鬼域強者都不敢輕易涉足。

而且封鬼祭壇原本就是專門處理一些鬼域的叛徒或者有罪之鬼,久而久之封鬼祭壇之中有着無數的冤魂。

此刻的我在兒子的指引之下稀裏糊塗的施展出了剛剛纔進入我識海之中的靈魂古咒。

我雖然是第一次施展這等古咒,但是因爲我腳踏鬼葬之棺,故而這一刻整個鬼域的鬼都是對我頂禮膜拜。

祭壇瘋狂的顫抖起來,不遠處那恐怖的鬼氣黑雲直接衝破了層層結界,朝着我們飛奔而來。

我知道這些人必然就是鬼域的高層,而且不遠處天際那恐怖的命結毀滅之雷已經完全的消失了,也就是說這一刻鬼春秋已經逃脫了命結雷雲的束縛,現在直奔着封鬼祭壇而來。

“喚!”

這一刻兒子突然低吼一聲,我也是跟着兒子吐出了一個喚字。

一時之間整個祭壇開始不斷的顫抖起來,我站在鬼葬之棺之上看着不遠處那不斷朝着我們飛來的無數的大鬼小鬼。

“父親,走!”

在兒子的提醒之下,我一把抓住喚龍刃,迎空一劃。

剎那之間,龍吟漫天。

身下的封鬼祭壇這一刻轟隆一聲從中直接碎裂而開……

(本章完) 一聲龍吟!

整個空間這一刻都在瘋狂的顫抖起來,站在鬼葬之棺之上,我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周圍一股莫名的氣息在不斷的翻涌,那一刻我整個身軀都是顫慄。

“想要召喚出佛龍,簡直就是癡心妄想!”

一個聲音從幽遠的空間之中傳來。

這個聲音蒼老古樸,彷彿是地獄深處之中的絕音!

“快走!”

尚叔身子一閃,也站在了鬼葬之棺之上,然後大喝一聲,轉身便是一掌拍出。

無數的鬼氣凝結成了層層鬼氣。

“我倒是誰,原來是你這個楊家的餘孽在作祟,去死吧!”

幽遠的空間之中再一次傳出了這個聲音,這個聲音出來的那一刻,無數的空間都在顫抖。

一隻巨大的手掌瞬間朝着我們抓來。

“小少爺,此人乃是鬼域的大長老,在鬼域之中是比鬼春秋更強大的存在,沒想到這一次竟然引出了這樣一個龐然大物!”

“大長老?哼,我倒是很想看看他的實力!”

兒子一步踏出,站在我的肩頭。

“父親,打出一掌,我要引出你身體之中的龍魂,來將這祭壇之下的佛龍徹底的召喚而出,現在看來他們囚禁媽媽,就是怕媽媽身體之中的佛燈能夠受到這條佛龍的召喚,從而衝出祭壇!”

我雖然有些不明,但是覺得兒子此時說的很有道理,畢竟小蝶的身上有着一盞上古佛燈。

這盞佛燈乃是當年奶奶送給小蝶的,小蝶說這盞上古佛燈是來自那曾經一個消失的世界,佛域。

而這條佛龍也是佛域之中出來的,故而必然有着什麼內在的聯繫。

當即我也沒有多想,一掌迎空拍出。

這一掌之下,整個空間都在不斷的顫抖,特別是我頭頂之上的空間,瞬間破碎不堪!

“竟然還有高手?”

那濃濃鬼氣之中,突然有一個聲音響起,這個聲音是一個女子,但是從音色來說,格外的蒼老。

看來都是鬼域的老古董,如果我猜的不錯,這兩個一前一後出來的兩人都是老古董。

鬼域的老古董,絕對是實力強大的存在。

這一刻我的心中不免有些擔心。

兒子冷哼一聲,對着我頭頂的空間便是一抓,一時之間那之前無數的龍吟之聲瞬間清晰,滾滾龍氣漫天涌起。

“喚蒼天之龍,引鬼地之魂,沉睡多年的龍魂,都給我甦醒吧!”

兒子聲音雖然有些稚嫩,但是當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我明顯的感知到了身體四周飛快的纏繞着一道道的魂魄,這些魂魄鬼氣森森,但同時有着一股滅絕天地的霸氣。

“是誰,是誰在召喚千古龍魂,破壞了我的法陣!”

不遠處

又是一個聲音響起。

風華鑒 這個聲音比之前那兩個長老似乎更加的威嚴,聲音一出,無數的龍魂竟然在這一刻完完全全的停止了嘶吼。

兒子的眉頭也是微微一顫,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的天際之間出現了幾個身影。

我定睛一看,正是小蝶幾人。

此刻的小蝶渾身都是佛光普照,朱白通體都是一身血紅色的鎧甲。

荀諶扛着一口妖刀,出刀之間,斬碎那翻滾的鬼氣。

呆爺和朵朵更是飛快的在鬼氣之中穿行着,將我頭頂之上那滾翻的鬼氣直接的洞穿,搗碎。

擡頭,我纔看到了鬼域之中的天!

這一刻我才知道原來自己從一開始便已經被這些人籠罩到了鬼域的鬼氣之中。

兒子對着伸手一把便抓住了呆爺和朵朵所化的陰陽二氣,咬破中指在陰陽二氣之上畫出了一個古樸的符文,這一刻我竟然發現自己看不懂兒子所化的符文。

雖然我已經有些習慣,但是打心底卻是對兒子的身份更加的震驚,究竟我自己的這個兒子是個什麼人,究竟他是一個何等修爲認識的存在?

來不及我想,兒子突然一指頭點在我的眉心!

“父親,凡兒現在進入父親的身軀之中,父親你一定要堅持住!”

我一開始還不知道凡兒讓我什麼堅持住,但是等到凡兒出手的時候我才知道,自己的原本引以爲傲的(肉)體,在兒子這樣龐大的力量之下,完全就是個渣。

嗡!

兒子說完,我瞬間便感覺到了自己的是還一聲悶響,突然之間一陣如悶雷炸響的聲音,在我的識海之中陡然響起。

“父親,你放開自己的身體,讓凡兒來操控,你看着就行了,父親,凡兒的力量現在還很弱小,等到父親強大那一日,必然能夠直接踏破天門,帶領着我們整個楊家世世代代的期望,光明正大的進入天界!”

這一刻我沉默了,心中想着兒子的樣子,突然之間感覺眼前的這個兒子,這個楊凡好陌生,似乎不再是我曾經的那個兒子。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尚叔口中的鬼域的大長老,已經伸手朝着我們抓來,那一隻手充滿着恐怖的殺氣,滾滾殺氣之中,有着蔑視,有着試探!

我一步踏出,頓時在我的腳下出現了一個陰陽大轉盤,我一掌便朝着那鬼氣大手拍去。

轟隆!

剎那之間整個空間一道奔雷落下,瞬間轟碎了那鬼氣大手。

“什麼!”

“你的力量竟然……”

他沒有說完,之前說話的那個蒼老女聲也是出手了,一出手虛空之中便出現了滾滾劍氣,這一刻的劍代表着整個鬼域的尊嚴,幾乎可以直接洞穿無數的鬼皇強者,甚至鬼君強者都能直接滅殺。

我冷笑一聲,伸出兩

根手指便直接夾住了那口長劍。

“滾出來!”

我冷哼一聲。

隨手一帶便直接將那恐怖的長劍抓了出來。

長劍轟鳴,滾滾劍氣化作了道道鬼氣符文,那一刻一個老者的聲音有一次機響起。

“不錯,沒想到吾閉關數年之後,在世間已經出現了這樣的強者,除了當年的古楊家,恐怕很難再出這樣的強者了呀!”

聲音,我便看到了在我幾百米之外的鬼氣之中,緩緩的走出了一個白衣老者,這個老者的胸口繡着一條血紅色的長龍,而且我看到了這個老者的頭頂上有着一個詭異的龍角。

“父親,此人乃是龍域之人!”

“龍域?”

我的心中猛地一顫,實在是難以想象,這個世界上曾經究竟有着多少不爲人知的存在。

此刻與凡兒識海交流,我才知道原來這個世界之大,遠遠不是我們所看到的這樣,遠古的天界都有着無數不爲人知的存在,不過凡兒也並不是知道多少。

凡兒告訴我的在這個世界上,原本就有着仙神,更有着一些遠古的獸族,比如龍!

龍域在遠古天界的時候就已經被滅絕了,只留下了無數的龍脈,這便是後人纔有的尋龍脈,而其實真正的龍脈便是曾經遠古龍域之中鎮壓九方的九條天龍,而這九條天龍當年在龍域破滅的時候,便消失不見了,數年之後,這九條天龍重現世間,被當時的統治者抓住,並且用自身的氣運鎮壓九方,久而久之便形成了後來的九州。

而現如今龍脈早已經被破碎,化作了無數的小龍脈,這些殘存的龍脈在九州大地的各個地方,有着無數的傳說。

而對於龍域卻是慢慢的淡忘了,甚至現如今天界都已經淡忘了龍域的存在。

至於眼前這個人是龍域的人,兒子也是猜測。

畢竟龍域的人已經消亡了數年,時間甚至追溯到天地大浩劫之前!

這個老者一步步朝着我們走來,在他走過的地方,那之前無數嘶吼的龍魂的都不斷的顫抖着,紛紛匯聚到了他的身軀之中。

這一刻我能夠從他的身上感知到一股十分熟悉的氣息。

“父親,跟着我說!”

我點點頭,一步踏出,腳下陰陽大轉盤飛快的旋轉起來。

娛樂:全能影帝男神 “沒想到原本已經絕跡的龍域之人,竟然在躲藏在鬼域,看來還是有不少人逃過了當年那場龍域浩劫,哈哈哈……”

我學着凡兒的話語,連語氣都沒有變的說了出來。

此話一出,那原本朝着我們走來的白衣老者突然臉色一沉,一臉驚疑的看着我。

在白衣老者的身後,更是漫天涌起的鬼氣。

此時此刻我感覺到了身體周圍那原本不斷涌入我身體的龍氣開始一點點的消失……

(本章完) 這個時候,我記起了在土門村的時候奶奶曾給我說過的關於這個世界上存在的一些神祕的力量。

當時我剛剛度過命劫,對整個世界還不是很瞭解,那個時候在我的眼裏我所生活的世界之中,飛機大炮永遠都是最強有力的直接殺傷力武器。但是奶奶告訴我,其實世界遠遠不是我看到的這樣,這是一個經過了數代人經營的超級時代,所以擁有着太多的強人。

比如在圖書員看到一個打掃圖書館的阿姨,別看很多人對她客客氣氣。你以爲是你周圍的素質變好了,然而並不是這樣。那是因爲這個掃地阿姨有着不爲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她本身就是一個佈置陰陽的高手。

佈置陰陽,其實在陰陽師之路上,是最基本的要求,真正的陰陽師原本就應該有對這個世界有豐富的閱歷,有超越這個世界的世界觀。

而這些都是我現在需要通過一步步來磨練的。

奶奶當初告訴我,在這個世界上有着太多的隱士,類似中學課本上學習的陶淵明,那般的人物,不過陶淵明般的隱士避世是爲了逃避,沉醉在山水之間,心中依然遷繫着凡塵俗世。

而奶奶口中的隱士乃是真正的隱士,真正的融于山水之間,一世世都不出,或許在秦朝的人,現在還有生活着。

奶奶說過,在命結之前我所遇到的這一切不過只是這個複雜世界的冰山一角,真正強者都不會輕易的出世,除非是發生了足以撼動他們利益或者修煉的事情。

比如此刻兒子的出現便打破了整個鬼域之中的平衡。

對龍魂召喚更是破壞了這個龍域之人的清修。

後來我才知道真正龍域強者早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就算後來我遇到的龍域神龍,也不過是當年被天界鎮壓的殘魂,經過數年的恢復,留下的遺種。

不過真正的龍域卻是並沒有消失,它只是沉入了某個消失的空間,等到龍域再一次恢復,已經不知道是多少年以後了。

聽到了我的話,這個原本一步步走來的白衣老者突然停住了腳步,輕聲問道:“閣下是?”

這一次他的聲音明顯的笑了,不但如此,而且老者站在那裏也是極爲的恭謹。我頓時學着識海之中的兒子笑了一聲,接着學着兒子道:“有點意思,看來你並不是龍域之人!”

接着兒子小聲的告訴我,讓我趕快的趁機離開,因爲在鬼域兒子總是有着一種不祥的預感,兒子還說其實每一域都並非表面上看到的那麼簡單,特別是妖鬼魔三域。能夠在天地浩劫之後還存活到現在,絕不是表面上看到的這麼簡單。

我心中也是有些擔心。

這個時候小蝶幾人已經站在了鬼葬之棺之上。我猛地一伸手,鬼葬之棺便直接的出現在了我的腳下。

“今日,我必帶走鬼葬之棺,如果你們不想魂飛魄散的話,就儘管出手吧!”

語畢,我猛地一伸手,我看了尚叔一眼,尚叔已經知道了我的意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