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武王境的他,感知力自然是強大無比的了,他雖然還沒有靠近血天山的戰天飛船,但就算是如此,張衡也是能夠感覺到從血天山戰天飛船上散發出來的一股強大的威壓。

「殺。」

不過,此時的張衡,已然是沒有回頭路了,血天山的悍匪,如此的心狠手辣,他張衡又怎麼可能會坐視不管呢?

咻咻…

張衡明明知道自己的行蹤被發現了,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他的身影閃動,便是朝著那血天山的戰天飛船移動而去。 血天山戰天飛船上,站立在甲板上的悍匪,他們在看到爆沖而上的少年身影,都是臉龐上布滿了玩味之色。

他們的目光冷漠的掃視著下方,旋即一名血天山的悍匪,便是冷漠的爆喝了一聲。

「廢物,此地可不是你該來之地,你現在若是離開,我們當做沒看到。」

「廢物,難道你不知道,此地乃是我血天山的戰天飛船嘛?」

「你若是在進一步,必死無疑。」

血天山的戰天飛船上,那站立在甲板上的悍匪們,他們在看到爆沖而來的張衡,都是紛紛爆喝道。

話洛,一股強大的血腥氣息也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

只見當這股強大的血腥氣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強大的威壓也是朝著下方席捲而去。

不過,就算是面對著如此強大的威壓,下方爆沖而來的張衡,已然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

就好像是他i面對的根本就不是一群悍匪,而是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一樣。

「小子,你在找死嘛?」

血天山的戰天飛船上,那站立在甲板上的悍匪,他們在看到爆沖而來的少年身影。

在他聽到了他們的話,不但沒有停下來,反倒是加快了速度,這自然是讓眾多血天山的悍匪們,很是惱怒的了。

要知道,別說是一個來自小國的武者了,就算是hi在天龍帝國內的頂尖天才,只要是聽到了他們血天山的名頭,無不是嚇得屁股尿流的了。

但眼下的這名來自小國的武者,不但不懼怕他們,反倒是有中要挑釁他們血天山威嚴的感覺。

「血天山的悍匪,你們作惡多端,今天就是你們的死期。」

然而,正當那血天山的悍匪們的聲音落下來之後,那血紅戰天飛船下方也是響徹出一道清冷的聲音。

只見這道清冷的聲音響徹開來后,頓時許血天山的戰天飛船那甲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然是站立著一道少年身影。

「啊,小子你真的很狂妄啊。」

那站立在甲板上的幾名血天山悍匪,他們在看到突然浮現在他們面前的少年。

顯然也是吃驚了一下,顯然在他們看來,這個來自楚國的武者,只不過是武王的實力,如此低微的實力,竟然會這麼的狂妄,就算是身為血天山的他們,也是從來沒有想到的過的了。

「哈哈,小子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

「今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們血天山的威力。」

那站立在甲板上的幾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自然是充滿了暴怒之色。

身為血天山武者的他們,可是武王二重的實力,這等境界雖然在那些強大勢力面前,算不得上很強大,但是在片區域內,血天山可是名副其實的霸主級別的存,然而今天竟然有一名來自小國的武者,想要挑釁他們血天山,這自然是讓他們很是惱怒的了。

咻咻…

只見那站立在甲板上的眾多血天山悍匪,他們在看到站立在甲板上的少年張衡后,旋即便是有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實在是無發忍受張衡的狂妄,便是手持血紅戰刀對著張衡斬殺而去。

恐怖的血腥氣息從他們的身上爆發出來,強大的威壓席捲了這方天地,讓周圍的小國武者,都是臉龐上布滿了震撼之色。

此時的這些被血天山悍捆綁住的武者們,他們在看那道那道站立在甲板上的少年身影,都是臉龐上布滿了一抹憐憫之色。

本來當他們在看到有人衝上到甲板上的時候,還臉龐上布滿了希望之色,他們以為定然是有武道強者來營救他們的了。

但是當他們在看到張衡展露出來的實力,才不是武王境,頓時便是讓眾多小國武者們,臉龐上布滿了失望之色。

他們可是明白,血天山的悍匪個個強大無比,面前這個少年的實力,他才不過是武王境。

如此低階的實力,怎麼可能會救得了他們的呢?

「少年,你快走吧,此地可不是你待的地方。」

「是啊,你若是不走,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那些被困在甲板上的小國武者他們在看到站立在甲板上的少年,也是於心不忍。

雖然面前的這個少年,他的實力很地位,但就算是如此,他們也是不想看到這個武王境的武者,也是和他們一樣成為血天山悍匪的階下囚的了。

「方向,你們不用管我。」

站立在甲板上的張衡,他在聽到了眾多小國武者的話后,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這些小國的武者,竟然會這麼的善心勸解自己。

不過他們還是不了解自己,把自己的當成了普通的武者。,

要知道擁有天道符錄,八部浮屠至尊法身的張衡,他又怎麼可能會是普通的武者呢?

隨後,張衡轉過身,他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著前方。

此時的張衡前面,赫然是有著兩名血天山的武者,朝著他爆沖而來。

這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武道氣息,當張衡在看道這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頓時便是明白,這兩位需誒坦山的悍匪,竟然也是兩名武王二重的武者。

看到這些普通的悍匪,竟然擁有這麼強大的實力,也是讓張衡很是意外的了。

要知道,武王境這若是在楚國,定然是成為一方霸主級別的強者了。

就像是狻猊宗宗主萬千仇,已經楚國十大仙門的掌門,他們的實力就是武王境的了。

「來的好。」

就在張衡沉思的hi后,那兩名朝著張衡爆沖而來的血天山武者,他們手掌上的血紅戰刀,散發出一股凌厲無比的刀氣,旋即便是對著張衡斬殺而而來。

咻咻…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看道爆沖而來的血天山的悍匪時,他的臉龐上本並沒有露出絲毫的恐懼之色。

雖然對方是武王二重的實力,但是對於張衡來說,武王二重他可是能夠輕鬆將他們給斬殺的呢。

所以當張衡在看道那兩名爆沖而來的悍匪,當下,他的腳掌也是一點地面,身影閃動,一股強大的靈氣波動便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

當這股強大的靈氣波動從張衡的身上爆發出來之後,頓時張衡的身影便是消失在了這方天地。

等張衡的身影再度浮現的時候,已然是站立在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面前。

「小子,速度倒是很快的。」

「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

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對著張衡爆沖而來,在他們看到張衡的身影瞬息間就消失在了地面上,頓時也是閃過了一抹錯愕之色。

但也只是錯愕而已,旋即他們便是看道到對著他們爆沖而來的少年,竟然是赤手空拳就來跟他們對戰。

看到這種場面后,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彷彿像是看白痴一樣盯著張衡。

要知道,他們血天山之所以能夠成為這方天地霸主,那可是因為他們的幫主邪尊大人煉製出來的王級戰兵的了。

他們使用的王級戰兵,可是能夠堪比半步天器的存在。

所以當他們在看到赤手空拳的張衡,對著他們斬殺而來的時候,他們便是已然是決定了張衡的死期的了。

「給我死。」

見此,那兩名血天山的武者,他們也是爆喝了一聲,旋即手持血紅戰刀的他們,便是爆發出來令無比的刀氣。

刀氣在他們面前,凝聚出一道血紅的風暴旋窩,旋即便是對著那站立在他們面前的少年席捲而去。

「倒是有點實力。」

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的臉龐上布滿了淡然之色,瞅著面前的兩名血天山的武者。

當張衡在看到那兩名血天山的武者,朝著他爆沖而來的時候,張衡也是臉龐上閃過了一抹殺機。

旋即張衡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八部浮屠至尊法身便是爆發出一股濃厚無比的氣息,朝著前方散布開來,籠罩了這方天地。 咻咻…

血天山的那兩名悍匪,他們都是武王二重的實力。

雖然面前的這個少年展露出來的強大的威勢,但是在他們看來,這個來自小國的少年天才定然不是他們的對手了。

想到此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也是不再猶豫,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手持血紅戰刀,便是對著張衡斬殺而去。

「給我死。」

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他們臉龐上布滿了冷漠殺機狼便是對著張衡斬殺而去!

「終於來了嘛?」

此時站立在地面上的張衡,他在感受到那兩名血天山的悍匪爆發出來來的強大威勢。

頓時,張衡也是不再猶豫,他腳掌一點地面,身影閃動,八部浮屠至尊法身,便是運轉出來。

要知道張衡修鍊的八部浮屠至尊法身,乃是來自天道寶藏。

天道寶藏放眼整個玄天大陸,那可是最強大的禁地,沒有之一的了。

所以當那兩名悍匪對張衡斬殺而來的時候,施展出來青羅身的張衡,他也是毫無猶豫的爆衝出去。

轟…

張衡的身影和那血天山的兩名悍匪撞擊在了一起。,

巨大的轟隆聲傳來,籠罩了這方天地。

強大至極的威勢,以張衡和那兩名悍匪為中心爆發出來,朝著四面八方席捲而去。

「那小子,太狂妄了些,難道他不知道,血天山的武者,那可是武王二重啊。」

「如此強大的威勢,想來那個來自小國的少年,已然隕落了。」

被困在血紅戰船內的武者們,他們在看到前方,那巨大的能量波動,眾人的臉龐上都是露出了一抹感嘆。

武王二重對戰武王一重,這根本就是一場沒有懸念的對戰的了。

所以當他們在看到那巨大的能量波動的時候,眾多武者也是明白,看來那來自小國的少年天才張衡也是必死無疑的了!

血紅戰天飛船,一座最豪華的房間內。

端坐著一名妖艷的俊美男子,這名俊美男子,身上散發出一股濃厚的邪氣,讓得站立在周圍的眾多悍匪們臉龐上都是布滿了恭敬之色。

「主上,這次您也是要去參加,宗門戰?」

只見,在那名妖艷的俊美男子面前,站立著一名身軀魁梧的中年人。

這名身軀魁梧的中年人,他在看到面前的這個妖艷男子,根本就沒有半點褻瀆之色。

此時,若是有血天山的悍匪成員,在此地,他們在看到血天山的幫助,在這個俊美妖艷的男子,如此恭敬定然是要震驚無比的了。

「血煞,想不到你自從離開了邪道六聖之地后,竟然躲到了這裡。」

端坐在椅子上的俊美少年,他並沒有回答那血天山幫助血煞的話后。

而是淡然的冷笑道:「我這次前來,其實也沒有什麼事情,只是聽說玄天大陸那四大宗門的天才,也是會參加宗門戰的了。」

「什麼?四大大門的傑出天才?」

站立在妖艷俊美男子面前的血天山幫主,血煞他在聽到了張衡的話后,頓時臉龐上也是布滿了震撼之色。

顯然就算是他也是沒有想到,身為邪道六聖地的聖子無情公子,來到天龍帝國竟然是想要會會玄天大陸的四大宗門的傑出天才。

「沒有錯,那九天宮的方道天,萬佛門的佛陀子,太上宮的上官仙,還有羽化門的華天都,都是會前往域外戰場的了。」

無情公子在聽到了血天山幫主血煞的話后,突然想到了什麼,這才緩緩的說道:「你們身為我邪道六聖的人,我也是不忍心你們在外面,被玄天大陸的武者給斬殺的了,按照我得來的消息,你們血天山已經被四大宗門之一的九天宮給盯上了。」

「什麼,九天宮弟子?」

那血天山幫主血煞,他在聽到了聖子無無情公子的話后,自然是布滿了震驚之色。

要知道血天山,之所以能夠在此地雄霸一方,並不是因為他們的實力強大,而是在這天龍帝國邊緣之地,別說是玄天大陸的四大宗門了,就算是天龍帝國的強者對於他們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了。

但是讓血煞沒有想到的是,竟然會有九天宮傑出弟子出手,看來他們定然是天龍帝國的武者,邀請過來的了。

「所以,你們搶劫了這一單后,就收手吧,天龍帝國你們是不能再呆下去的了。」

無情公子瞅了一眼血煞,頓時臉龐上也是閃過了一抹冷冽之色。

在他看來,既然這血煞脫離了邪道六聖,他們的死活定然是不關係到邪道六聖的了。

但是紫帝叔叔,在他臨行前,還特意囑咐過,若是血煞遇到了什麼危險,能夠幫忙的,定然是要幫忙的了。

紫帝叔叔身為邪道六聖的大長老,他無情公子雖然身為聖子,但紫帝的面子,他還是要給的了。

所以在他和邪道六聖的天才進入到天龍帝國內的時候,他便是來到了血天山!

「啊啊,若真是如此,看來此地是不能待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