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隆隆!突然,那海浪擊出,在秦石的腳下引起滔天火花。

砰!

當一切散盡,在秦石的腳下,是一座照比先前更加誇張的天坑,那天坑直接將半個峽谷都是給拖入進地府當中,而放眼望去,萬米之內,唯一一處安好之地,只有秦石腳下方寸的地方,成一根孤立的石柱,見到這幕,無數弟子都是瞪大眼,妖虎眸心更是驚變,他不敢置信的咽了口吐沫。

「這,這怎麼可能?」

妖虎這時才終是明悟,自己剛剛的行為有多可笑。

原來,那天坑,竟是秦石所造成的?

砰!秦石這時終是緩緩的舉起手,一道金芒從他指尖射出,將妖虎眉心穿透。

一直至死,妖虎都是望著那天坑。

將妖虎擊殺,秦石片刻都未曾逗留,他一個箭步躍入峽谷的最深處。

「陳焉,千萬別出事才好。」

若是陳焉出事,他一定會自責。

進入到峽谷最深處,秦石念力極快的張開,成一張巨大的網覆蓋而下,很快便是察覺到東方一座困靈陣,然而,當他大步流星的躍入時,卻是微微一怔,在那困靈陣內,確實是有一名貌美女子,只是那女子,雖然秦石並不陌生,卻並非陳焉。

「是她?」秦石一怔,這時緩緩的停下腳步。

「熱……好熱……」在困靈陣內,邱楚兒玉面羞紅,衣衫十分的凌亂,衣扣處的幾個扣子都是被解開,她一看見秦石便是如三月的桂花包一樣,美眸中含著滿滿的春意,竟是將凌亂的衣裳直接褪去,赤果著傲人的身姿,沖著秦石撲來。

「這是,情種?」秦石黑眸一寒,這邱楚兒竟是已被種下情毒。

「熱……好熱……給我……求你給我。」邱楚兒迷離著眼,爬到秦石身上,小手伸入黑袍。

啪!突然,秦石抓住邱楚兒的皓腕,手掌間成金紋擊入眉心。

砰!

邱楚兒這時才猛的一驚,旋即她嬌軀輕輕的顫動下,那空洞的眼神里終是閃爍起幾分光澤。

然而,當她回神,見到現場的狀況時尖叫一聲,玉眼頓時泛起滔天怒火,她掌心瞬間便是閃爍金光,凌空沖著秦石心口刺去:「淫賊!我殺了你!」

砰!秦石黑眸猛的一寒,他掌心猛的用力,毫不客氣的將邱楚兒震退。

邱楚兒這時微微獃滯的望向秦石,玉面上充滿不敢置信。

「咒域境大成……?」

邱楚兒貝齒咬唇,當初她初次見到秦石時,秦石在她手中還只是能勉強抵抗,然而如今的秦石,她竟一個照面都無法抵過?那強烈的自尊心頓時受到重創,她狠狠的捏緊粉拳,美眸如火的瞪向秦石。

秦石無奈的搖頭,大手一揮,將散落在地面上的長裙披在邱楚兒嬌軀上,他道:「我不是有意冒犯的,要是知道是你的話,我也不會過來救你。」 「你……」邱楚兒嗔怒,但片刻她便冷靜下來,她雖然被下了情毒,但並不代表失憶,她知道,秦石是無意之舉,她抿著紅唇道:「你剛剛,為何要救我?如果你不給我解毒,你可以順理成章的得到我,而且,事後也有足夠的理由。」

「我為什麼要得到你?」秦石不解道。

「你……」邱楚兒一怔,怒火竟又被點燃幾分。

秦石的冷漠,讓她更加憤怒,她自認,她十分貌美,只是這些年,她很少以真面目示人,但即便如此,每一次當她褪去斗篷,露出容顏時,皆是有無數男人願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她有著天生麗質,不比慕小伊差的嬌容,有著淋漓盡致到完美,能堪比陳焉的身材。

只是,這一切,在眼前這男子的眼中,竟是沒有絲毫的誘惑力?

「你別誤會,我只是覺得,如果男人只是靠下半身思考的話,那跟那些山林里的畜生有什麼區別?」秦石道。

聞言,邱楚兒微微失神,這時她美眸突然變的古怪。

不知為何,這一刻她從秦石身上,竟是感受到幾分獨特的吸引力。

秦石自然不知邱楚兒所想,與這個女人他也不想多有聯繫,既然確定妖王宮抓到的女子不是陳焉,秦石也便是鬆了口氣,這樣,也證明那些爆體而亡的,並非是陸鵬,隸書幾人,旋即,秦石轉身欲要離開,但這時邱楚兒民著紅唇,她突然道:「你,是將我誤認成陳焉了對嗎?」

秦石一怔,倒是沒有隱瞞的點下頭。

「那如果,剛剛是陳焉,你會趁虛而入嗎?」邱楚兒好奇道。

秦石可笑的搖搖頭,雖說他如今對陳焉的感情十分複雜,但就算換作陳焉他同樣不會輕薄。

第一,他不想做小人,至於第二……他若想和陳焉發生些關係,何必要等到陳焉被下了情毒?一想到這,秦石不禁苦笑,若說會趁虛而入的是陳焉還差不多吧?

邱楚兒猶豫下,道:「陳焉的話,確實需要你救,不過並不是這裡。」

「恩?」秦石突然皺眉,停下腳步道:「這話是什麼意思?」

邱楚兒嘆道:「你來到這,應該便是發現,妖王宮的三位大少都不在吧?」

秦石點下頭,他確實沒有見到妖王宮的三少。

「先前,妖王宮占此峽谷,本是為了東玄靈所來,但東玄靈卻落入陳焉手中,要是我沒猜錯這應該也和你有關,當時,陳焉突破界境,憑一己之力重傷妖王宮的三少妖厄,並且用羅生世界創造幻術,與陸鵬他們逃離,但當妖貂破開幻境大怒,與其餘兩少率領妖王宮大量主力去追殺陳焉。」

秦石黑眸猛的一沉,這時他突然想起先前,一名妖王宮弟子確實提及過,有一名瘋女子重傷妖厄之事,他卻沒料到竟然是陳焉所為。

但越是如此,秦石心底越發焦急,陳焉雖是如約的突破界境,但一己之力想要對抗三名界境小成卻是極難。

何況,妖王宮的三少,是能與阿彪持恆的,憑陳焉等人的實力定不是對手。

羅生世界固然強大,但一次湊效后便很難在奏效第二次。「

「他們在哪裡?」秦石聲音微微提高几個分貝。

從秦石的聲音里,邱楚兒明顯能感受到擔憂,不知為何她竟是升起幾分羨慕。

邱楚兒猶豫下,玉手一指:「她們,朝中玄區方向去的。」

「中玄區嗎?」秦石突然想道臨行前的交代,這才驚醒陳焉的目地,為的便是等他。

秦石猛的攥緊拳,朝中玄區望去。

「一定要等我啊。」

這一次,真的是陳焉,千真萬確的。

秦石不在猶豫,他急速的升空,旋即以驚雷之勢,極快的踏空而行,一路狂湧向中玄區方向,將洛野遠遠的甩在後方,幾乎是尚未出峽谷,洛野便是失去秦石的方向,在一塊碎裂的巨石上不禁搖頭:「這傢伙……動起怒來,真是可怕。」

「我們沒必要跟過去了,結果已經顯而易見,妖王宮觸碰了他的逆鱗,深海源池的路便是走到了盡頭。」這時,邱楚兒也是笑道:「和你們瘋王宮比起來,他倒是更像個瘋子。」

洛野不得不承認的點頭,旋即兩人的目光都是微變。

「呵呵,這一次,外圍的成績,一定會令內三千的那些老傢伙跳腳吧?以他的性子,一定會進入中玄區,一定會在中玄區鬧出一陣風波來。」邱楚兒突然沉默下,旋即聲音輕微卻有幾分期待的道:「只是沒料到,最終他卻成了外圍的驕傲。」

邱楚兒小手捏合,一陣清風突然將她的青絲拂動,而同時也撩撥起她塵封二十年的芳心和情愫。

……

離開峽谷,秦石筆直的朝中玄區方向趕近。

這一路,總有些不長眼的內三千弟子,然而皆是在秦石的驚雷下被擊成黑炭。

在東玄區與中玄區連接的地方,一道禁斷了這天地的天然屏障從孤島下豎立而落,一直連接在被掐起來的地殼表面上深入地下,這屏障,便是進入中玄區的結界,環繞一圈,東南西北,只有擁有百級魂牌者才能進入,當然,對於結界,或是天威,總會有人保佑僥倖或是不服的想要挑戰一下,但一旦低於百級魂牌者觸碰結界,哪怕只是少上一絲一毫,也是當場暴斃。

在無數前車之鑒下,最終在無人敢觸碰這結界的威嚴。

這時,幾道單薄的身影,被一路人馬團團的圍困在結界當中。

那幾道身影,為首是名擁有傲人身軀的女子,無疑是剛剛突破界境的陳焉,在陳焉身後是陸鵬隸書幾人,圍困他們的自然是妖王宮眾弟子,其中為首的三人十分浮誇,錦衣纏身,只是其中一人,此時的樣子頗為狼狽,一直到現在眼底還略微空洞,額頭還有虛汗流出。

「妖貂,你們別太過分,我和你說過這群人,是我天王宮罩著的,你是想要跟我天王宮作對嗎?」李銳這時咬牙道。

妖王宮為首的妖貂冷笑聲:「呵呵,李銳,要是我沒記錯,你應該也不過是天王宮的棄子吧?天生廢物,耗盡天王宮諸多資源,卻連界境的門檻都沒有摸索到,若不是你父親是天王宮當代的宮主,你以為,你還能活到現在?若真是天王宮罩著,我倒是可以考慮放她們一馬,但你李銳的話,不配。」

「你……」李銳眼眸一寒,卻是啞口無言,他在天王宮的地位確實不高。

這些年,他在天王宮,如寄生蟲一樣,嚇唬嚇唬外圍弟子還行,在內三千弟子面前確實沒有太多的威懾力。

李銳猛的捏緊拳,吱吱作響。

「哥,別聽他胡說,別人不知道你,但我們都清楚,這些年你雖實力精進緩慢,但一心在為了天王宮東奔西走,我們相信,你遲早會向世人證明的。」兩名跟隨李銳的弟子道。

李銳卻是苦笑:「證明?有什麼好證明的?我一介棄子,但無論如何,在那傢伙趕來前,我一定要將他們保護好,我雖然對天王宮可有可無,但若是天王宮能有他的支持,一定會重新威震內三千,我父親,也不至於在因為我受到欺壓。」

這時,妖貂目光一轉,落到陳焉的嬌軀上。

「真是個天生眉骨的美人胚子,只是可惜心底太毒辣了些,不過正好適合種下情毒,我來幫你**一下,而且東玄靈既然已經被你吸收,我想要得到,那也只有雙修可走。」妖貂停頓下,道:「動手吧,除了那女的,其餘不留活口。」

「你們誰敢動我大嫂!」陸鵬怒踏一步。

但突然,陳焉攔住陸鵬。

陳焉玉眼眯起,閃爍寒光。

「大嫂……」

「我們不是他們的對手,一會有機會的話,你們便先跑,我拖住他們。」

「這怎麼行?我答應過大哥,一定會照顧好你們!」

「傻小子,你既然叫我聲大嫂,你大哥在的時候你大哥保護我們,他不在的話自然是我保護你們。」陳焉笑聲,這時她捏緊拳,心底卻已經下定決心,內三千的情毒她是知道的,是能夠影響到深海源池之外的,但她決不允許妖王宮對她下情毒,她陳焉這輩子生是秦石的人,死是秦石的鬼。

寧死,不辱。

「真是倔強的女人。」妖貂冷笑,似是看穿陳焉的意圖,旋即他示意妖雨一眼。

妖雨一笑,旋即踏上前,在他掌心上燃燒紫色鬼火,如一頭跳動的兇殘野狼一樣,在這時極快的朝著陳焉猛撲去。

陳焉小手捏緊,突然深吸口氣:「秦石……就是死,我也不會讓別人羞辱我,我是你的女人,就是死,我也會保護好你的小弟們,只希望,你要記得,這輩子……有一個叫做陳焉的女人,將全身心都給了你的愛過你。」

「羅生·世界!」

旋即,她的美眸一變,在她那自身世界當中,竟是風起雲湧起異樣之色。

「又是那該死的幻境?」妖雨一愣,旋即笑道:「但可惜,這東西,對我可沒用。」

「呵呵,那你看,這個有用嗎?」

突然,在陳焉上空,一道恢弘的聲音響起,如驚雷般貫徹而下。

在這時,一道黑袍落下,秦石的面色如冰,在秦石的掌心當中,燃燒起萬丈有餘的金色火焰。

在那金色火焰下,那隻紫色幽狼竟是發出怯懦吼聲,在一瞬間淹沒在金色火焰翻滾的火焰浪花下。 秦石緩緩的落下,他掌心是連接之天穹的萬丈金火,在那金火的劇烈燃燒下彷彿天地焚盡。

見秦石突然出現,陸鵬幾人都是露出驚喜,陸鵬激動的差點哭出來。

「是,是宮主!」

「秦石那小子!」

「大嫂這次沒事了……大哥趕回來了,大哥趕回來了。」

幾人驚喜道,這時緩緩的轉過身,幾人當中若是唯一沒有太大波瀾的,反倒是陳焉,她在秦石身後,玉眼始終泛著濃濃的愛意,不多不少,不增不減,給人的感覺,好似她早有預料秦石會在危機關頭出現一樣,但是,只有秦石,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並不知道。

她之所以會如此平靜,是因為無論秦石來與否,她都不會改變心中堅定的決心。

秦石來,那她便是秦石身後嬌小的女人,秦石不來,那她便是雙手染滿鮮血不惜自殘的女羅剎。

秦石再一次,被這看上去十分弱小,剛剛卻給予眾人如山脊般安全的倩影感動。

「你回來了?」

「恩,我回來了。」簡短的兩句,兩人都是一笑,陳焉這時甜美道:「其實,你不會來也挺好,那樣我還能落得個為愛情殉葬的烈女頭銜,說不定還能以此進入你們家的族譜里,那時候,讓你後悔,生不如死,總比現在這樣,讓你不懂得珍惜眼前人的好。」

秦石苦笑,旋即揉了揉陳焉的髮絲道:「別瞎說,想做我的女人,起碼要活著才行,你死了是不會進入我們家族譜的。」

陳焉的美眸突然翻起淚花,小手捏緊,笑道:「我付出的,終於有回報了嗎?」

秦石一笑,並未回應,現在的重中之重,是要滅了這妖王宮。

秦石緩緩的轉過身,這時妖貂三人見到秦石都是微微凝重,剛剛秦石萬丈金火的手段連妖貂自認都感到棘手。

「小子,你是何人?」

「呵呵,我么?我是來收你命的人。」秦石冷笑聲,黑眸下充滿寒意。

「小子,你別太猖狂!」

妖雨猛的皺眉,這時他腳掌怒踏,一塊岩石猛的碎裂,他便是欲要衝秦石轟去。

但突然,妖貂按住妖雨:「你一人不是他的對手,這小子和外圍的尋常弟子不同。」

「那大哥,難道就這樣算了?」

「算了?那可不行,東玄之靈,這一次我一定要拿到,那女人我也一定要弄上床。」妖貂冷笑:「外圍,我還不信,有我妖貂解決不了的弟子。」

聞言,妖雨這才鬆了口氣,旋即他憤怒的瞪眼秦石。

與妖王宮的眾人相視一番,秦石將妖王宮的實力看穿。

妖貂,界境小成中上層的修為,妖雨和妖厄皆是界境小成中層的樣子,很是一般,憑這三人的手段聯合起來能贏過阿彪?秦石微微質疑,但他並未因此放鬆,妖王宮的弟子,在他面前如今形同螻蟻,但他能輕視他們,不代表陳焉幾人也能,一會若真的交起手,他一人需要同時兼顧妖貂三人,周圍還有其餘妖王宮的精英弟子,每一位都不亞於妖虎。

這樣,難免他會顧及不周,那最好的辦法就是先讓幾人離開。

這時他環視四周一圈,陳焉幾人是被妖王宮弟子圍困中央,周圍皆是沒有退路,唯一一條,就是通往中玄區,沉默下,秦石突然轉身道:「這裡,交給我,你們先進中玄區。」

陳焉稍作猶豫,但這次不等她開口,秦石突然搶先一句:「想做我的女人,另一點就是要聽話。」

陳焉突然一笑,撇撇嘴:「大男人……好,我知道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