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其實你家主與我談過你的事情,說過若你要離去,我秦家並不會阻攔,若是碰到危急之事,你再回到我秦家,我秦家也會出手相救,也算是了卻那一重天秦烈收你爲義子的因果吧!”秦剛神情淡定,再次看向白毅緩緩而道。

“好!如此多謝了!”白毅自己心中清楚,說到底自己還是這外姓啊,並不是這秦家之人,但是這秦家對自己也是不薄了,比起那一重天的方家,這秦家算是極好的了。

“去吧,一路平安!”秦剛再次看向白毅,緩緩而道,神情稍微有些凝重。

“是!那感謝秦前輩對白辰的恩情,白辰走了!”白毅深深的看了一眼這秦剛,便深深的一拜,這便轉身離去,向着秦家的大門走去。

這一處秦家的大門,白毅更是回頭看了一眼,或許這秦家是自己最後一次前來了,這前前後後,因因果果都已了斷了,這秦家沒有什麼理由挽留自己,而自己也沒有什麼理由還繼續待在這秦家了。

這驀然回首,再次看向秦家,腦海之中更是將這秦家給深深的記在了腦海之中,隨即他便腳踏靈力,向這前方疾馳而去。

行至片刻, 豪門虐戀:愛上女二號

“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聲大笑從林中響出,一行六人從林中走了出來,這六人皆是一副凝重之情,這臉上洋溢的則是更多的殺意。

白毅猛然一驚,立馬站了起來,看向前方,只見這是徐家子嗣,這六人全部都是徐家的修士,不但如此,這六人都是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

“方毅,你果然沒死!一重天的大戰你莫非忘記了不成?這罪歸禍首就是你,居然敢讓我來頂包?不但如此更是挑起了我們徐家與華家的恩怨!直至如今,我們這兩大家族之間還有間隙,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啊!

我也不知曉你是如何來到這二重天的,更不知曉你是如何潛入這秦家的,更是成爲了這秦家的族人!但是我只知曉今日你必須死,否則我難以嚥下這心中的一口惡氣!”

說話之人就是這徐家子嗣徐峯!站在他身旁的還有徐麗,這二人白毅是認識的,不用想了,那另外的四人也定是這二人找來的幫手。

“我想你們是認錯人了吧?我是秦辰,並不是什麼方毅!”白毅往後退了退,暗自已經運轉了一身靈力,隨時準備逃離。

“哈哈哈,你還裝蒜?你化成灰我們都認得出來!我告訴你,這件事情我們也已經傳達給了華家,華家家主現在也是知曉了這件事情,可以說你已經窮途末路了!”徐麗手拿利劍,指着白毅大聲喝道,一臉的憤怒之情。

“哼!”白毅雙眉一皺,一臉的凝重之情,這還豈能在與他們廢話,這六人明顯就是來刺殺自己的,若自己在這麼耗下去,那麼這結果更是難以想象。

白毅連忙向這林中疾馳而去,徐峯六人看見白毅逃跑,趕緊追尋而去,一瞬間更是不斷的施展了各種靈力,全部向白毅轟擊而去。

“白毅你若在這秦家不出來,我們也打算日後在尋找機會刺殺你,但是沒想到你突破到了這靈動境,更是這麼快的走出秦家,如今我看誰還能保護你?”

徐峯一臉興奮,全身的肌肉在此刻都是不斷顫抖,眼看就要追到白毅更是連連大聲怒吼。

白毅只覺後背發涼,頭皮發麻,這六人實在是棘手之極,每一個修士都是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縱觀自己不懼這靈動境的修士,但是這寡不敵衆,自己如何能對應?

“嘣!”白毅從儲物袋之中連忙扔出了一枚***,隨即更是轉變了方向再次逃跑。

“雕蟲小技!”這身後一位修士冷聲一喝,猛地吸了一口氣,吹向了這濃濃的煙霧,頓時濃霧散開,這六人再次向白毅的方向緊追不捨。

一道道靈力向白毅轟擊而來,白毅也是不斷地變換着自己的位置,更是施展了這周天決、烈陽霸體訣與封繭術,這層層保護之下,再次瘋狂的逃離。

“方毅你逃不掉!!”徐峯大聲喝道,隨即運轉起了一身靈力,猛然爆發出了這靈動境三重天的修爲,頓時氣勢大漲,威壓層層。

渾身上下更是出現了一道藍光,這藍光一閃即逝,只見這徐峯猛然暴走,這前行的速度快了數倍,一轉眼的功夫,已然來到了這白毅身後,一拳向白毅揮去。

“嘣!!”

一聲巨響從白毅的體內暴發而出,這封繭術凝聚的靈動境護盾瞬間破碎,就連那周天決凝聚出的氣膜也出現了一絲動盪,白毅猛然回頭看向這徐峯,這徐峯居然不惜耗費精血催動祕書,來刺殺自己,看來自己當年的的確確讓這徐峯受了不少的罪!

但是如今你來刺殺自己,這事也終將結下恩怨!白毅雙眼寒光一閃,也露出一抹殺機!如此危機關頭,還在乎什麼隱晦,現在白毅心中有的只有一點,那就是保命!

“嗞嗞嗞•••”

只見白毅雙手之上雷電迸發,渾身上下更是傳出這般聲響,這緊追不捨的徐峯也是暗自一驚,一臉的震撼之情。


“哼!”白毅一聲冷哼之下,便揚手一揮,這無窮雷電全部朝向徐峯電擊而去,這徐峯也是連忙運轉自身靈力,打開這家族神通,抵禦這白毅的雷電之威。

這徐峯心中也是駭然不已,要知道這雷電可是屬性之神通,這白毅區區一個靈動境的修士,更是毫無家族背景,居然能修煉這等高深的功法,這要是傳出去這定是讓無數修士震驚之事。

由此看來這白毅更是要死,只有他死才能得到他這修煉的功法,這一刻這徐峯雙眼之中更是爆發出了一股強烈的殺意。

他清晰可見這家族的抵禦護盾居然在這雷電之威中逐漸削弱,因此可見這雷電神通的威力究竟是多麼的強大。

“徐峯是你麼逼我的!”白毅一聲冷哼,仰天大喊,頓時渾身上下雷電滾滾,不但如此這身體邊緣之上,更是出現了一絲寒氣。

這雷電就已然厲害之極,再加上和莫名的寒氣更是增加了不少氣勢,這徐峯看到這一幕猛然想到了那當日白毅對戰華藝的場景,在看到此刻更是恍然大悟。

“原來你一直隱瞞修爲!你纔是你這正真的實力吧!難怪你旋谷境三重天大圓滿之時對戰靈動境一重天的華藝,毫不畏懼,原來都是仗着這功法的壓制!方毅你果然給我的驚喜不止一個!哈哈哈”

徐峯仰天大笑,在他眼中這白毅此刻表現的越是強悍,那麼自己也受益也終會也來越大!這雙眼之中已然倒映着白毅的身影,一股強烈的佔有慾望,猛然迎上心頭。

身後以徐麗爲首的五位修士也個個不俗,更是緊追不捨,這雙手更是從未停下過,不斷是展示功法與靈力,紛紛轟擊白毅,白毅也感到了危機,不過也在此刻倒是想通了一點,自己或許還能一線生機。 如果是雪中送炭,楊恆肯定會謹記於心。對這種錦上添花的,他從來就不屑。而且對方的借口在他聽來是荒唐至極。

不過他嘴上還是淡淡回道:「怎麼合作?」

「我們奇珍樓打算跟你們楊氏丹藥合作煉製七級以上的丹藥和陣盤。我們提供材料,你們負責製造。獲得的利潤我們三七分。你七我三!」

茗埠尊者眼睛盯著楊恆,接著說道:「而且我們可以免費提供八級煉丹和陣法材料給楊宗師,助你早日突破九級煉丹和陣法宗師。你看這個條件怎麼樣?」

「之前你們侗荊尊者答應過我的條件,只因為你們換了一個掌柜的就變了。 極品總裁的契約妻 。我如果要找人合作的話,也不會考慮你們奇珍樓!」楊恆略帶鄙夷地說道。

「這…」茗埠尊者一怔,「我們開出的條件已經很不錯了,你們楊氏丹藥基本不要什麼成本,只要負責煉製就可以了!還希望楊宗師可以考慮一下。」

「二八分吧!如果可以的話就讓你們的人把煉丹的東西送過來!」楊恆說完就轉頭回到自己的房間開始煉化石鼓。

第二天,奇珍樓就讓人送了一堆七級和一些煉丹和陣法的材料。

楊恆把陣法材料拿給了金羽,自己把七級和八級靈草全部練成丹藥,讓人送到奇珍樓。

接下來的半個多月,楊恆一直在房間里煉化石鼓,煉化了一大半的時候才停下來。然後在周圍布置了一個聚靈陣開始修鍊。

雖然他現在可以越級而戰,但是他的修為還是實在太低了。大部分的時間都是靠著紫風他們這些人幫忙,並不是他自身的實力,這使得他心裡越來越急。

不過修鍊的事也急不了,他上次已經藉助龍涎的力量突破了一個境界。如果再用外物來提升修為的話,肯定會造成根基不穩。

那樣只會得不償失,所以他現在只能抓緊一切的時間修鍊。

一直過了四個月的時間,楊恆的修為提升到了渡劫境的後期才從房間中走了出來。

這段時間裡年宇尊者招募到了六個神人境巔峰的修士中,有四個突破到了至尊境界。

年宇尊者弄到一種七級靈火之後,楊氏丹藥有一個六級煉丹宗師在冥崆的指導下晉級七級煉丹宗師,可以幫楊恆煉製一些七級丹藥。

楊恆看到楊氏丹藥的所有事情都有條不紊地進行著,欣慰的同時,又有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

九厲宗的修士趕過來差不多要三年多的時間,他現在只有三年多一點的時間。


如果在這三年多的時間他的實力如果不能和九厲宗抗衡的話,就只能離開至上大世界。

他到至上大世界來主要的目的還是追查這些浩劫的幕後黑手,如果一無所獲的話,他肯定不會這麼甘心離開。

楊恆正打算接著閉關的時候,楊氏丹藥迎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居然是他之前救下的鳳冶神人。

只是現在的鳳冶神人已經突破到了至尊境界,成了鳳冶尊者。

「聽說你們這裡有一個八級煉丹宗師?」鳳冶尊者一進來就開口問道。

楊恆之前見到鳳冶尊者的時候易過容,對方此時並沒有認出他,他反問道:「你有什麼事?」

「我找你們這裡的八級煉丹宗師有點事,他現在在這裡嗎?我想見見他!」鳳冶尊者看到楊恆年紀不大,直接就把楊恆給排除了。

剛剛閉關出來的小翼正好走了出來,他看到鳳冶尊者之後,兩人明顯的驚訝了一下。

「你怎麼會在這裡?」鳳冶尊者對小翼問道。

「這是我們的地盤,我當然要在這裡。我倒是想問你怎麼在這裡!」

小翼接著轉頭對楊恆說道:「老大,我馬上就要渡劫了!」

「老大?」鳳冶尊者一驚,對楊恆問道:「你就是之前幫過我,而用『化尊丹』和我換『化尊草』的那個渡劫境的修士?」

小翼知道自己一時說漏了嘴,沖著楊恆聳了聳肩。

「不錯!我之前是為了躲避仇家才易容。而且我就是這裡的八級煉丹宗師,你到這裡來找我有什麼事?」楊恆看到對方已經猜出他的身份,也就不再隱瞞。

「你…你居然是八級煉丹宗師!」鳳冶尊者震驚了一下之後,立即變得激動起來,「我這次是想過來請你幫我一個忙!」

「什麼忙?是要煉製丹藥嗎?」楊恆問道。

鳳冶尊者點了點頭,「確實是要煉製一種丹藥,但是具體要煉製什麼丹藥我也不知道。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楊恆雖然對這個鳳冶尊者的印象還不錯,但是也沒熟到對方讓他走一趟就走一趟的地步,「你要煉製什麼丹藥的話就把材料和丹方拿出來,要我跟你走一趟就免了吧。我沒時間。」

鳳冶尊者看到楊恆轉身要走,一下就急了,「是我爺爺的身體出了問題,需要你去看看才知道要煉製什麼丹藥才可以幫他。就算我求求你了行不行!」

「你想幫你爺爺的話就讓他到這裡來吧。我沒時間去找他!」楊恆頭也不回說道。


鳳冶尊者臉色變得焦急起來,說道:「我看你也是用劍的,如果你幫我去看看我爺爺的問題的話,我可以給你一本尊級以上的劍法戰技!」

楊恆聽完頓時就心動,直接轉過身,「拿過來看看,只要我覺得合適的話我就跟你走一趟!」

鳳冶尊者遲疑了一下之後,拿出一本精緻的小冊子,說道:「你也是一個八級煉丹宗師,應該不會出爾反爾吧。你先看看!」

吞靈噬空劍法!


楊恆接過這本小冊子還沒番開來,就已經被這名字給吸引了。

他把整本劍法大概看了一遍,直接把這本戰技收了起來,問道:「你爺爺在哪裡?」

鳳冶尊者知道楊恆答應了他的要求,立即變得欣喜不已,「他就在啟封城,你現在就過去嗎?」

楊恆點了點頭,應道:「反正也不遠,現在就過去吧!」

小翼看到楊恆要走,立即喊道:「老大,讓我跟你一起過去吧?」

「你還是留在這裡吧,到時候叫紫風他們給你護法去渡劫。我過幾天就回來了!」楊恆說完就和鳳冶尊者朝著啟封城的方向飛去。 “嗯,那我們就等到別人拍下,然後去拍下的人那裏偷,不會很容易了嘛。”星雲說。

夜幽點點頭,“嗯,確實是個好主意。”

“什麼啊,星雲,我還以爲你會打算自己親自拿回來呢。”撒隆說。

“用智慧也是一樣的吧。”星雲撓撓頭。

“還有多久開始拍賣?”夜幽問道。

“應該會很快。”凱文望望臺上,“那麼就交給我了。”說着凱文就又消失不見了。

星雲他們瞧瞧,只好耐心等待着。臺上扒手們正在競技偷盜技術,星雲看不懂這些人的所作所爲,難道他們不覺得這會傷害別人嘛。就如他們一樣,兩天了連頓像樣的飯都吃不上一樣,爲了被偷走的飲血劍和冥火戒奔波忙碌到現在,這些人難道心裏就沒有一點愧疚。“這個城市到底是怎麼了?”星雲看着臺上搖搖頭。

“一羣不知廉恥之徒。”撒隆交叉着胳膊看着臺上。

夜幽似乎不以爲然,當然因爲他以前可是生活在更加黑暗的地方。

整個競技場置身狂歡之中,星雲看着眼前驚聲尖叫的人羣,如同看着一羣張牙舞爪的惡魔。

“各業界的朋友同仁們,現在開始爲你們展示由宛城盜賊團提供的三樣絕世寶物。”看來最後壓軸的拍賣終於開始了。

“就在等這一刻呢。”臺下的貴族們露出欣喜的表情,他們可不是來看這些猴子耍雜技的。

這時三個人捧着三樣東西上了臺,他們手上的東西都被紅布綢蒙着,爲了給觀衆一點神祕感。

這時盜賊王從樓梯上走了下來,清新和妮悠也跟在他們的身邊。他們像是在人羣裏尋找了一番,然後才發現星雲他們,只見赤風衝他們微微一笑,笑容裏帶着挑釁,彷彿接下來要看的不是競拍,而是他們的表演。

星雲看看他,當年父親贏了他,我也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