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劍宛如來自天外一般,論氣勢之龐大,竟是絲毫不遜於桑榆文,赫然便是天劍九重第一式,天人合一。

桑榆文終歸只是歸元境後期,也就只是歸元境八重的樣子,與南宮碩那種歸元境巔峰無法相比,陸軒雖然無法與南宮碩對抗,但憑藉自己的殺招接下桑榆文的幾招,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劍氣與刀氣的碰撞,瞬間帶來了巨大的轟鳴之聲,一股強大的衝擊之力朝陸軒洶湧而來,陸軒卻是順勢而為,乘風訣運轉,藉助著這股衝擊之力,往遠方漂移了一段距離。

百草堂分堂所在的地方,本就是極為繁華之地,此刻突然爆發出這般強大的戰鬥,已經是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

桑榆文心中更是惱火,本來十拿九穩的事情,如今竟然鬧到了這般田地?若是他能夠順利擒下蘇葉,無疑是大功一件,但現在不但蘇葉有可能逃走,可能自己在陽安城的任務都會連帶著失敗。

「好小子,壞我大事,今天我若不將你斬殺,我就不信桑!」桑榆文咬牙切齒的說道,他已經拋下了一切顧慮,就算是任務失敗,他也要將陸軒給幹掉再說。

***:感謝小貓同學的5000賞,今天才看到^_^–42853+dsuaahhh+24449390–> 桑榆文拋下所有人,急速的朝陸軒追擊,陸軒此時亦是不敢有絲毫走神,穿雲翼直接被他激發出來,以著達到自己極限的速度朝遠方狂奔而去。

蘇葉緊緊的抱住陸軒,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存在不至於對陸軒造成干擾,她也知道現在是生死一刻的時候了。

就在此時,陸軒赫然看到前方一名手持禪杖的光頭和尚,直直的朝自己這邊飛了過來,而且渾身氣勢不凡,至少也是跟桑榆文一樣同為歸元境後期的存在。

「該死的,這北波若怎麼敢如此囂張,還有這九龍皇朝,救援速度竟然來得如此之慢?」陸軒心中腹誹不已,單單是自己那一劍鬧出來的動靜,恐怕就足以驚動九龍皇朝的強者了,現在不但沒看到九龍皇朝的人,反而又來了一個和尚攔截自己。

此刻前有狼後有虎,陸軒可謂是進退兩難,當下心一橫,速度不減,狠狠的朝前方沖了過去,蒙塵劍緊握手中,只要這和尚敢阻攔自己,那陸軒迎接他的立即就是全力一劍!

「呵呵,小友莫要動手,老衲乃是%%小說.南波若之人,是友非敵。」那和尚見陸軒一副玉石俱焚的模樣,連忙雙手合十解釋出聲。

陸軒聞言微微一怔,南波若?難道是九龍皇朝將南波若的人也找過來了?想想倒也的確有可能,若說跟北波若最不對付的,無疑是南波若,況且南波若自詡為波若寺正統。視北波若為異端,此番北波若既然對九龍皇朝動手,說什麼也要來以正波若寺的風氣。

「那還請大師幫在下攔住此人。」陸軒回了一禮,指著身後追來的桑榆文道。

「這是自然。」老和尚微微點頭,隨後果然不對陸軒動手,直接越過陸軒,攔在了桑榆文與陸軒的中間。

「阿彌陀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桑施主這些年替北波若為惡不少,日後恐遭劫難。何不入我南波若。放下屠刀,終日誦經,洗去一身罪孽?」老和尚顯然也是認識桑榆文的,一口便是叫出了桑榆文的名字。竟然還想要將其勸入南波若之中。

桑榆文卻是呵呵一笑道:「沒想到南波若竟然也插手此事。你們不是專心修佛。不問修鍊界之中的事情嗎?」

「北波若終歸也是波若寺的一部分,身為波若寺之人,我等自然有管教勸諫之責。若是能夠將北波若引入正道,那乃是大功德之事。」

桑榆文卻是不屑一笑,擺了擺手道:「屁話不用多說,你們南波若與北波若又有什麼兩樣,都是滿肚子的男盜女娼,只不過一個擺在明面上,一個放在暗地裡而已。」

「哈哈,沒想到這次竟然是釣到一條大魚,桑榆文,你膽子也太大了,竟然敢這麼堂而皇之的在陽安城之中露面,這簡直是不將我九龍皇朝放在眼中啊。」此時又是一道洪亮的聲音響起,陸軒轉頭看去,卻是一名身著蟒袍的男子出現,氣勢威武不凡,一看便是身居高位之人。

「鎮南王,夏正文!」桑榆文的瞳孔微微一縮,這次恐怕是麻煩了,沒想到九龍皇朝竟然把他給派到了這陽安城之中。

鎮南王夏正文,乃是當今九龍皇朝皇帝的親弟弟,實力更是已達歸元境巔峰,不管是威信還是實力,在九龍皇朝都是一等一的存在。

「是夏叔叔,這次我們有救了。」蘇葉興奮出聲道。

陸軒有些無語的看了她一眼,看來蘇葉在九龍皇朝還真是吃得開,什麼人都認識,鎮南王,一聽這名號肯定就是了不得的人物,更別說看他一身氣勢,竟是絲毫不遜色於那南宮碩。

「沒想到這次能夠遇見大名鼎鼎的鎮南王,倒也真是不虛此行,哼,桑某還有事,就先行一步了,恕不奉陪!」桑榆文說完話,瞬間腳底抹油,極快的朝遠方逃竄而去,早就把他勢要擊殺陸軒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一個南波若的老和尚就已經足夠棘手,再加上一個鎮南王夏正文,桑榆文自問沒有絲毫勝算。

看著桑榆文獨自一人逃走,夏正文倒也沒有下令追擊,倒是那老和尚朝夏正文雙手合十問道:「敢問鎮南王,為何不將其拿下?」

夏正文淡淡一笑道:「桑榆文出身草莽,一身本事雜七雜八,追他未必就能夠成功,還需要擔心中了調虎離山之計,現在乃是多事之秋,我們只需要看好這陽安城便已經是足夠,以不變應萬變。」

隨即夏正文便是下令,將百草堂分堂之中的一眾人等盡皆拿下,因為九龍皇朝與百草堂的關係密切,所以他當初並未仔細對百草堂進行盤查,沒想到今天這桑榆文正是從百草堂之中出現,只是不知道他為何這般衝動,若不是桑榆文主動現身,夏正文想要找到他,並不是一件什麼簡單的事情。

「夏叔叔。」此時蘇葉終於是找到了說話的機會,讓陸軒將其放下之後,隨即便是朝夏正文大聲喊道。

夏正文有些奇怪的看過來,這才詫異道:「蘇葉?你怎麼會在這?難不成剛剛桑榆文所追之人,便是你?」

「不錯,我在傷麒森林之中被北波若的人所襲擊,險死還生,好不容易來到陽安城,正欲尋找雷叔叔幫助,卻不料雷叔叔已經被北波若的人所挾持,幸虧陸公子在,這才成功抵擋住桑榆文的襲擊,撐到兩位的到來。」蘇葉一口氣將事情簡要的介紹了一遍。

夏正文的臉色頓時變得凝重了一絲,似乎蘇葉知道不少的內幕,這對他們來說乃是極為重要的情報,因為到現在為止,他們都不知道北波若抽了什麼風,哪裡來的膽子對他們九龍皇朝下手。

不過現在不是詢問詳情的時機,夏正文打量了一下陸軒之後說道:「剛剛對抗桑榆文的,就是你?」

「不錯。」陸軒點了點頭應下。

「區區歸元境一重,竟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一擊,堪比歸元境後期武者,你倒也是頗為不凡,不知道你師從何人?想必不會是無名之輩。」(未完待續……) 此番夏正文與那老和尚能夠及時趕到,陸軒可謂是功不可沒,若非他發出那強勁一擊,造成巨大聲勢,夏正文兩人又豈能夠如此之快的察覺到桑榆文的出現?

雖然說夏正文並沒有出手拿下桑榆文,但能夠成功的將桑榆文從陽安城之中逼走,已經是大功一件,否則一個歸元境後期強者隱藏在這陽安城之中,還不知道會鬧出什麼亂子來。/.

聽到夏正文的問話,陸軒微微皺了皺眉,這個問題他著實回答不上來,他也想弄清楚,自己究竟是何等身份。

「夏叔叔,陸公子他情況有些特殊,他乃是我在傷麒森林之中無意中救得,不過醒來之時,已經是記憶全失,現在什麼都想不起來了。」蘇葉主動出聲替陸軒解釋道。

夏正文微微有些詫異:「記憶全失?」

對於蘇葉的話,夏正文有些將信將疑,畢竟如今中州局勢動蕩,一切可疑之人都不可掉以輕心,雖然說剛剛陸軒出手,將桑榆文成功的逼走,但誰也不敢保證,陸軒是不是另有目的。

當下夏正文倒也並不遮遮掩掩,直言道:「如今乃是我九龍皇朝多事之秋,這位小友可否讓我把把脈,驗證一番?」

陸軒聞言有些猶豫,夏正文實力本就極強,相當於是南宮碩那等層次的強者,陸軒如今根本沒有絲毫的戰勝可能,若是將脈搏交到其手中,一旦夏正文有什麼歹意。那陸軒將沒有絲毫抵抗之力。

蘇葉明白陸軒的心思,在一旁低聲勸說道:「夏叔叔乃是九龍皇朝的鎮南王,為皇朝立下赫赫功勛,為人光明磊落,絕不是陰險小人,陸公子大可放心,唯有讓夏叔叔把把脈,他才會對你去掉疑心。」

陸軒想了想,也覺得的確如此,如今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當下坦蕩的伸出右臂道:「鎮南王查探便是。」

夏正文果然不推辭,右手微抬,也不見他接觸陸軒,只是一道元力漂浮而出。虛化成一根手指搭在了陸軒的手腕之上。感受著陸軒脈搏的跳動。隨即微微皺眉,陸軒的脈象的確有些紊亂,看得出傷勢剛好的跡象。若是猜得不錯,前不久恐怕經脈受損嚴重,既然如此,想來所說不假。

「小友所言,果然不虛。」夏正文收回元力出聲說道,「失憶之症,最易好,也最難好,若是能夠得到百草堂的幫助,想來恢復幾率更大,能被蘇葉所救,倒也是你的運氣。」

「夏叔叔,你能夠判斷得出,陸公子大概屬於哪一個勢力嗎?」蘇葉忍不住問道,在場之人,論見多識廣無疑要當屬夏正文無疑。

夏正文想了想,一邊點頭一邊說道:「若是我之前感知沒有出錯的話,這位小友擅長的乃是劍道,不過天劍大陸上,本就以劍道最為盛行,我九龍皇朝之中便是擁有不少的劍道大能,單單憑此一點,還無法斷定,不過我看這位陸小友小小年紀,實力不凡,在中州年少一輩之中,也當屬翹首,不過我卻沒有絲毫耳聞,恐怕出自師從的是某位隱世大能,我中州之中卧虎藏龍,強者多如牛毛,這我可就無夏正文法判定了。」

聽到夏正文也無法判斷出自己的來歷,陸軒微微失望,但還是朝夏正文拱手道:「多謝鎮南王殿下相告,陸軒感激不盡。」

雖然說夏正文沒有說陸軒來自哪裡,但無疑是幫陸軒排除了一些選擇,至少證明了他並非是中州大地上幾大四品勢力的人,畢竟夏正文身為九龍皇朝鎮南王,情報來源極多,斷然不會絲毫不知曉。

夏正文點點頭,消去了對陸軒的懷疑之後,他轉頭看向蘇葉道:「蘇葉,聽你所說,似乎你知道此次北波若行事的一些內情,還望據實相告,於我九龍皇朝和你們百草堂,均是一件幸事。」

「夏叔叔言重了,蘇葉本就想請夏叔叔出手相助。」蘇葉行了一禮道,隨即便是將自己所知道的一切,詳細的告知了夏正文,夏正文是越聽越心驚,百草堂對於九龍皇朝來說,的確是一個具有極大戰略意義的勢力,沒想到北波若竟是盯上了百草堂,而且還出手如此之大,幾乎是舉全宗之力行事。

「百草堂傳承千年,千年來與我九龍皇朝一直交好,此次九龍皇朝斷然沒有袖手旁觀之理,更何況,北波若行事如此乖張,真是將我九龍皇朝不放在眼中,我又豈能坐視他們成事?我這就將事情稟明皇兄,蘇葉你大可放心,蘇老兄的壽宴,絕對不會受到影響。」夏正文信誓旦旦的說道。

見九龍皇朝果然願意出手相助,蘇葉自然是大喜無比,因為情報的泄露,再加上有了九龍皇朝的相助,北波若的計劃,恐怕已經破產了一半。

「稟王爺,那百草堂分堂堂主雷騎要求要見王爺與蘇小姐。」一名城衛過來通報道。

夏正文卻是冷哼一聲道:「背信之徒,有何面目見我?押下去,待事情結束之後,我一併發落!」

蘇葉終究是心軟,聽到雷騎想要見自己,不由得出聲求情道:「不如就見見雷叔叔吧,他也是逼不得已,我相信也心中還是並不想如此做的。」

夏正文擺擺手道:「也罷,就讓他來見見吧,我倒想看看,他有什麼好說的?若非是他私藏桑榆文,桑榆文又豈能夠匿藏到今日?哼,一個輕重不分之人,有何資格擔任百草堂的分堂堂主?」

很快,雷騎便是被兩名壯碩的城衛給押了上來,一身特製的繩索,將其綁得動彈不得。

看到雷騎此般模樣,蘇葉有些不忍的喊道:「雷叔叔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呢?」

雷騎滿是懊悔的看著蘇葉說道:「侄女,我深感糊塗啊,現在想想,我簡直就是個大混蛋,堂主他老人家這般對我,我竟還妄圖反叛,實在是罪該萬死,幸好侄女你安然無恙,否則我萬死難辭其咎。」

夏正文冷哼一聲道:「不過是家小被人挾持罷了,男子漢大丈夫,又豈能因為這點事情被束縛住?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想當初我九龍皇朝開國太祖,家小盡皆被人迫害而死,卻一直百折不撓,這才開創我九龍皇朝數千年盛世,你這點有算得了什麼?」

「鎮南王教訓得是,雷某現在方才醒悟,在下願戴罪立功,還望鎮南王能給在下一個機會?」雷騎誠懇的道。

「戴罪立功?你拿什麼來立功?」夏正文冷冷一笑。

「在下與桑榆文相處兩月有餘,暗中也聽到了他們不少的部署,有些事情,恐怕是蘇葉侄女都不如我知道得清楚,若是鎮南王需要,我可盡皆告知!」雷騎斬釘截鐵出聲道。

夏正文聞言不由得心念一動,情報這東西,自然是越多越好,知己知彼,方能夠百戰不殆,他不由得出聲道:「你說來聽聽。」

「此時事關重大,而且北波若此番入侵九龍皇朝極為徹底,還請鎮南王附耳過來,此事我只敢告訴鎮南王一人而已,其餘人我都信不過。」

見雷騎說得慎重,夏正文也不敢怠慢,頓時緩步來到雷騎身前,凝神傾聽,想看看雷騎究竟得知了什麼大秘密。

就在夏正文低頭之時,雷騎的眼中突然閃過一道厲色,陸軒總覺得有些不對,一直盯著雷騎,看到此景,不由得大聲提醒道:「鎮南王小心!」

不待陸軒提醒,夏正文首先便是察覺到了不對,他感到雷騎身上陡然間爆發出一股強大的威勢,無數場戰鬥積累下來的直覺,使得他下意識的暴退而出,拉開了與雷騎之間的距離。

但即便是如此,他還是被雷騎全力一掌的掌風所刮中肩膀,一口鮮血噴出,踉蹌後退。

「你不是雷騎!」夏正文死死的盯住雷騎怒喝道,雷騎怎麼可能會有這等實力,一道掌風就足以傷到自己?

此時被捆綁住的雷騎突然間哈哈大笑起來,只見他雙手用力一掙,身上的繩索頓時全部崩裂,瞬間恢復了自由之身。

「鎮南王好眼力,我當然不是雷騎,哈哈哈哈!」此刻雷騎的面容突然間一陣模糊,聲音也是陡然間改變,幾乎是眨眼功法,眼前的雷騎便是已經變幻成了另一人!

所有人都被這一幕驚呆了,尤其是那兩名押解雷騎的城衛,他們可是從一開始就負責看守雷騎,他們可以保證,雷騎絕對沒有從自己眼皮底下消失過,但現在卻眼睜睜的看著雷騎在自己眼前變成了另外一人,這是什麼手段,比障眼法都有高超無數倍,這可是公然欺騙了無數人的眼睛,甚至連夏正文這等歸元境巔峰強者都被欺騙了。

而陸軒此刻卻是驚駭無比,他分明能感覺到,眼前這名假扮成雷騎的武者,身上散發出一股極強的威勢,比他所見過的任何人都要強大,就連夏正文在他面前,都無法與之相比。

一瞬間,三個字在陸軒的腦海之中呼之欲出:太虛境!(未完待續。。) 眼前這「雷騎」,竟然是一名太虛境強者所偽裝的!

這個事實,可謂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在眾多城衛的看守之下,雷騎根本不可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完成金蟬脫殼,唯一的解釋就是,在最開始蘇葉與雷騎接觸的時候,雷騎便已經是假的了。

蘇葉此時震驚的不行,眼睜睜的看著熟悉的雷騎,在自己眼前變成了另一名陌生之人,簡直整個人的懵了,這是怎麼回事?

夏正文拭去嘴角的鮮血,盯著眼前這人一字一頓的說道:「陰煞奪魄之法,你是陰煞教的人!若我猜得不錯,你便是陰煞教之中,最為神秘的鬼煞古天鷹了。」

古天鷹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道:「鎮南王果然名不虛傳,這麼快就猜到了我的身份,佩服,佩服。」

見古天鷹果斷的承認了自己的身份,蘇葉一顆心更是落到了谷底,一個北波若對百草堂下手,就足以讓百草堂陷於險地,沒想到陰煞教竟然也參與了其中,而且還動用了太虛境的強者,更重要的是,此事是陰煞教單獨所為,還是整小說.個七煞教都參與了其中?

「桑榆文那小子太不中用了,本來還想著留著這層身份,關鍵時刻能夠起到點作用,沒想到這麼快就得暴露,真是有點遺憾啊。」古天鷹嘖嘖搖頭出聲。

夏正文冷冷一笑道:「你想滅口?」

古天鷹雙手一攤,微微一笑出聲:「如你所想。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你將我們的計劃泄露出去,否則的話,過幾天豈不是少了一出好戲?」

「阿彌陀佛,古施主請聽老衲一言,北波若行事如同魔道,而七煞教向來自居名門正統,又何必要與北波若聯手呢?不若就此罷手,還中州一個寧靜。」南波若的老和尚雙手合十齣聲。

「覺明大師,修鍊界之事,你們南波若不懂就不要參合了。乖乖的呆在寺中念經豈不妙哉?又何苦來此找死呢?」古天鷹盯著覺明的光頭冷冷笑道。一個禿驢,念念經也就算了,還想來勸他?

覺明搖了搖頭:「老衲一身修行,空有一身本事。卻從未與人爭鬥。只是世人不肯安定。老衲也只能夠違背祖訓,插手一二了。」

古天鷹聞言大笑出聲:「說得這麼好聽,其實說起來不就是南波若眼饞中州資源。想要來分一杯羹罷了,罷了,廢話少說,今日我既然已經露面,斷然不能空手而歸,這陽安城,就由我接手了!」

「陽安城乃是我皇朝屬地,豈是你能夠撒野的地方?」夏正文怒目出聲。

古天鷹眼神一冷:「鎮南王,名字倒是霸氣,那我倒要看看,你能否鎮得住這南方!」

話音一落,古天鷹閃電般出手,直接朝夏正文襲去,夏正文豈能坐以待斃,他早就有防備,同時出手應對,而那覺明此時也不再旁觀,手中禪杖呼嘯砸下,他們面對的乃是一名太虛境強者,即便這是在陽安城之中,是九龍皇朝的主場,也未必就能夠奈何得了古天鷹,一時間兩名歸元境巔峰的武者與古天鷹這個太虛境的強者展開了激烈碰撞。

這還是陸軒第一次見到真正的太虛境強者,也是第一次看到太虛境強者出手,若是平時,他定然不會錯過這等觀摩的機會,但此刻,他卻是一點停留的心思都沒有。

夏正文與覺明雖強,但即便兩人聯手,恐怕也不會是古天鷹的對手,太虛境與歸元境,可不僅僅只是名字的不同,或許夏正文會有什麼後手,但至少陸軒看不到他們勝利的希望。

一看到三人交手,陸軒沒有絲毫猶豫,一把拉住蘇葉,急速的朝遠方逃去,必然要遠離這是非之地,否則的話,恐怕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以古天鷹的能耐,對付他陸軒,恐怕還費不了多大的力氣。

「哪裡走!」古天鷹一聲大喝,雖然他在與夏正文兩人交戰,卻一直留意著這四周的情況,他之所以暴露身份,就是為了不讓北波若與陰煞教的計劃傳出去,又怎麼會眼睜睜的看著陸軒帶著蘇葉逃離?所有人,都得留下來受死!

見到古天鷹竟是拋下自己兩人朝陸軒出手,夏正文不由得一劍出手,怒喝道:「給我回來!」

古天鷹卻是對夏正文的攻擊置之不理,一道強力無比的勁氣直擊陸軒而去,隨後才反身繼續應對夏正文兩人。

古天鷹這看似隨意的一擊,卻給陸軒帶來了極大的危機之感,太虛境與歸元境最大的不同,那便是太虛境已經悟道,攻擊之中,均是蘊含法則之力,陸軒這歸元境一重的實力,在古天鷹眼中與小兒無異。

既然古天鷹的攻擊是道,那陸軒想要應對,必須也得是道才行,好在陸軒雖然僅僅只有歸元境一重,但劍道卻已經入門。

只見陸軒回身便是一劍掃出,這一劍並非是靈犀一劍,更不是天劍九重,而是十分普通的一劍,看似尋常,但其中卻另含玄機,不但蘊含了陸軒對於劍道的理解,更是蘊含了一種劍意,那便是太極劍意。

太極劍意,乃是陸軒從風劍宗之中的太極劍之中所悟,劍意至深處,那便是太極之道,太極之玄妙,遠非現在的陸軒所能夠理解,但此刻,他卻能夠利用這一劍來四兩撥千斤!

蒙塵劍的劍尖微微一抖,劃出一個小小的圓弧,不斷的旋轉著迎上古天鷹的這一道勁氣,明明是強勁無比的一道勁氣,但遇上陸軒所射出的這道小小圓弧,威力竟是驟降,彷彿被陸軒這道圓弧劍氣給消磨了不少的力量,而陸軒那旋轉的圓弧劍氣,也劇烈的顫動,隨即崩潰,但它終歸已經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古天鷹勁氣的餘力再度朝陸軒射來,但陸軒已經不管不問,動用起全身的護體功法,僅僅的環繞在背後,急速朝遠方飛去,他不能停留,不敢停留,他要用自己的身體,來擋下這道餘力。

「噗!」被陸軒抱在懷中的蘇葉只看到陸軒一口鮮血噴出,心中驚駭之下,卻發現陸軒所受的傷勢並沒有想象之中的重,反而是借著古天鷹這一下,再度朝遠方飄去。

「嗯?」察覺到陸軒竟然沒死,古天鷹不由的看了這邊一眼,按照他的估計,自己那一指,恐怕就是歸元境中期的武者都無法接下,竟然沒能將陸軒給擊斃?這小子果然有點古怪。

而看到陸軒逃生成功,夏正文卻是大喜,大喊道:「覺明大師,我倆全力出手,給陸小友爭取逃命的時機!」

「佛曰,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覺明低聲呢喃道,口中念著禪語,手上的攻擊卻是越發的猛烈,他這一根禪杖,赫然也是一件品階不低的寶器。

「眾士兵聽我號令,結陣!」夏正文一聲大喝,聲音頓時響徹全城,一時間,一個個九龍皇朝的士兵紛紛沖各地飛身而起,急速的朝這邊集結而來,雖然他們此次面對的乃是前所未有的強敵,但身為一個兵,保家衛國,便是他們的職責所在,犧牲亦是在所不惜。

「該死!」古天鷹不由得惱怒出聲,雖然這些小雜魚他都不放在眼中,但配合上夏正文與覺明,卻足以攔下他的腳步,眼看著陸軒越逃越遠,而且這小子速度快得離譜,他根本追擊無望。

「雷……古天鷹好像沒有追了。」蘇葉下意識的還準備叫雷叔叔,但一想起這雷騎其實是古天鷹所偽裝的,頓時一陣悲從中來,若是想得不錯,恐怕雷騎早已經遇難,她就知道,雷叔叔是肯定不可能如此對自己的,不過這結局,卻不是她想要的。

「多虧了鎮南王與覺明大師兩位前輩,若非是他們,就算是十個我,也休想從古天鷹的手中逃生。」,回想起古天鷹的那一擊,陸軒還心有餘悸,不愧是太虛境的強者,哪怕不是全力一擊,都險些要了自己的小命。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蘇葉有些迷茫的問道。

「回百草堂總堂,從現在開始,我們不能夠信任任何一個人,只能夠靠自己,或許其中有可信之人,但我們不能賭,不是每一次,都會有鎮南王這等強者及時出現。」

「那,夏叔叔與覺明大師怎麼辦?」蘇葉有些擔心的說道,她恨不得每一個人都不會出事。

陸軒搖搖頭道:「我們還沒有資格擔心他們,更何況,兩位前輩都是歸元境巔峰強者,想必有自己的絕招,而且還是在陽安城這種大城之中,就算是敵不過古天鷹,應該也有保命之法。」

陸軒可不相信,一個是九龍皇朝的鎮南王,一個是南波若德高望重的大師,會沒有什麼保命的手段。

「好,我聽你的。」蘇葉無力的趴在陸軒的胸口,這種時候,有一個拿主意的人,真好。

按照蘇葉給的方向,陸軒開始挑一些偏僻的路徑行走,一路直接趕往百草堂總堂,不再隨意進入任何城鎮,完全靠自己的體力來趕路,希望,能夠在蘇鶴軒壽宴之前趕到。(未完待續……) ps:這章是四千字的大章,小寶就不拆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