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回自己娘親找自己,肯定是沒啥好事,不行我還是去爺爺那躲躲。

一想到自己母親又要對自己進行教育的場面,葉一鳴全身一陣膽寒,立馬四處張望了一番,然後沒見到自己母親的身影,葉一鳴輕輕舒了一口氣,接著就一副偷偷摸摸的樣子,溜進葉老爺子的小偏院了。

「臭小子你可總算回來了?」葉一鳴這剛一溜進這小偏院,就被坐小亭子,正在吃晚飯的葉老爺子發現了。

看見自己孫兒那副偷偷摸摸的樣子,再一想到自己所發生的事情,葉老爺子哪還不知道,葉一鳴這是在躲自己那兒媳婦呢。

一見自己這麼快就被發現了,葉一鳴摸摸自己的後腦勺,有些尷尬的說道:「哈哈哈!爺爺早啊!」

「早?」葉老爺子先是一聲驚咦,然後便笑了起來,看著葉一鳴戲弄般的說道:「是啊,現在這可真早啊!」

這話一出口,葉一鳴就後悔了,自己爺爺這都在吃晚飯了,還早什麼啊?

「行了,過來一起吃吧!」最終葉老爺子實在是看不下去,葉一鳴那傻樣了,便叫他一同坐下吃晚飯了。

葉一鳴嘿嘿一笑,立馬滿歡欣喜的跑過去了。

飯後,葉一鳴陪著葉老爺子,在小亭子喝著茶。

過了一會,葉老爺子開口了。

「聽說,你今天在聚賢殿又大出風頭了?」

正喝著茶的葉一鳴聞言,先是一怔,然後看著自己那一臉笑意的爺爺,想了想,便說道:「那哪是什麼出風頭啊!爺爺您不知道啊,那鄭大學士實在是太那什麼了。」

「太迂腐了,是不是?」葉一鳴話說到這,葉老爺子便直接接了一句。

葉老爺子這一句太迂腐了,讓葉一鳴聽了猛拍大腿,大聲道:「對!爺爺您說的太對了,那鄭大學士就是迂腐啊!老是揪著我一點小事不放,說我對吳丞相不敬,就是對聖上不敬,要聖上治罪於我,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聽了葉一鳴的抱怨,葉老爺子輕輕一笑,喝了一口茶,然後對葉一鳴說:「哈,你對這鄭文勝倒是挺有意見啊!」

「鄭文勝?」突然從葉老爺子開口冒出一個人名,這讓葉一鳴有些疑惑。

葉一鳴的這幅模樣,倒是讓葉老爺子愣了一下,隨後葉老爺字好像想到了什麼,立馬就哈哈大笑起來。

「你不會連那鄭大學士的名字就是叫鄭文勝,這都不知道吧?」

看著哈哈大笑的爺爺,葉一鳴心中頗為無奈。

又沒人跟我說,我哪知道他鄭大學士的名字,就是叫鄭文勝啊!這能怨我嗎?

看著滿臉無奈的孫子,葉老爺子更樂了。笑了好一會,他老人家才開口繼續說話。

「呵,那鄭文勝雖說是太和殿的大學士,可卻是儒生門后,自小受到儒道思想影響,他的個性就是有些固執,所以一時間有些迂腐,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原來這鄭大學士是儒生門后啊!

聽了葉老爺子的話,葉一鳴這才明白這鄭大學士,為什麼一個勁的要定罪於他了。

儒生可向來是主張「德治」和「仁政」,重視倫理關係。那鄭大學士自小生長在那樣的家庭,耳濡目染對此肯定更加重視了。

在他看來,或許自己對吳丞相的舉動,姑且先不說對與錯,就光自己那時的態度,恐怕在鄭大學士看來,那就是對長輩大大的不敬,這有違倫理之意,這便是罪!

這樣一想,葉一鳴便感覺似乎,那鄭大學士好像也不這麼可惡了。

看到葉一鳴有些明白的樣子,葉老爺子笑了笑,隨後與葉一鳴說了,更多關於天陽文臣儒生的事情。

這讓葉一鳴一開始因吳丞相和今天鄭大學士的緣由,對儒生報以厭惡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觀,這讓葉一鳴感受頗為良多。

; 求收藏!求推薦!滿地打滾求諸位大大各種支持!o(n_n)o

這一場祖孫談話一直持續到深夜。

與國公府一樣,在今夜何家也有一場夜談。

何家的那間小密室,此刻何大計、何友華還有何德文,這三個何家上任、現任和下任三代家主都在這裡。

究竟因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讓何家這三位三代家主,都聚集在這個小小的密室之中呢?

「少主,不知前些時候,老夫想主公提起之事,主公是否已有眉目?」

開口說話的正是何家上任家主何大計,可這何大計竟然又再一次提到了主公,他何大計的那個神秘主人。

「父親已經查過了,那葉一鳴不過是因為遇見一奇人,得到一點機遇罷了。」

一道yin冷的聲音從密室一個角落傳來,讓整個密室都增添了幾分冷意。

還有一人?難道這密室除了何大計三人,還有第四人?

這yin冷說話的人,不是何大計的兒子何友華,更不是他的孫子何德文。聲音是從密室當中,那最裡邊一個黑暗角落傳來,這密室果真還存在第四人。

那第四人處於黑暗當中,頗為神秘,而且從他的話當中,不難聽出他的身份,就是何大計那神秘主人的兒子,換句話來說,這人就是何家的小主人。

「奇人?」聽了那神秘少主的話,何大計心中一驚,不由的擔心的說道:「少主,這能被成為奇人的人,恐怕也是非同尋常之人啊!這會不會對主公的大事有些影響?」

一想到自己主公的大計,何大計心中更是小心了。

這等大事可容不得有半點馬虎啊!我還是要問清楚啊!要不然稍一不慎,我何家滿門將會有滅頂之災啊!

似乎看出何大計的緊張,那神秘少主便開口說:「何老家主你不必擔心這些,我父親已經查明,此刻京城之中並無什麼奇人異士,想來那葉一鳴遇見的奇人,不過就是一時興起,給了葉一鳴一些關於煉丹東西罷了。」

這時,那神秘少主剛一說完,一旁的何德文也開口了。

「是啊爺爺,如果真的有什麼奇人異士,以葉一鳴那性格,我估計早就傳開了。哼,那葉一鳴不就是仗著有一些什麼超級武者丹的丹藥,想要大賺一筆,依我看那葉一鳴,不過就一個鑽到錢眼裡的貪財之輩罷了,不足為懼。」

一想到自己今天被葉一鳴氣得吐血,何德文心中的怒火更加旺盛了,連帶說話的語氣,都跟吃了槍葯一般火氣十足。

聽了那神秘少主的話,再看看自己那怒氣衝天的孫子,何大計這才放下心來,對那神秘少主說道:「還請少主見笑,畢竟主公所謀之事,事關重大,稍一不注意便是前功盡棄,老夫不得不小心啊!」

何大計說這番話的語氣極為認真,臉上的表情更是異常凝重,那神秘少主見狀,也只能開口道:「何老家主你就放心好了,今日我與那葉一鳴見了一面,發現那葉一鳴的確是一貪財之輩,就算是他葉一鳴將德文說得暈過去了,那也只能說明,他葉一鳴最多也就是有少些機智罷了,不足為患。」

這神秘少主的話,讓何德文聽了,一陣面紅耳赤,情緒也慢慢激動起來,不過一想到眼前的爺爺與父親,還有那神秘少主,何德文最終也沒表現出什麼過激行為,不過此刻何德文對葉一鳴的痛恨,卻是越加深刻了。

何大計見那神秘少主如此說法,想了想也覺得少主說得有理,不管怎麼看那葉一鳴也不像幹什麼大事的人,畢竟葉一鳴的名聲實在不咋地,哪怕就是他在近來一段時間的一些非常表現,但他那紈絝的形象始終讓人難以忘卻。

有些時候人們總是不親眼見一下,親身體驗一下,哪怕外界傳得如何如何,他們也就聽聽而已,絕不輕易相信。

現在這密室里的四人,恐怕都是這樣的想法,哪怕就算是被葉一鳴氣得暈過去的何德文,最多也就覺得葉一鳴嘴巴比較會說罷了,沒什麼大不了的。

人們大多數吃虧,與謀事未成,也皆因此緣故罷了。

正所謂不見棺材不落淚,也就是這一道理吧!

那神秘少主見何大計終於不再擔心什麼了,就接著開口說道:「關於葉一鳴此事,就到此為止,今日父親讓我來此之事,是要問一下,父親讓何老家主辦的事,不知何老家主是否已經辦妥了?」

何大計或許是被那神秘少主說服了,也或許是他自己,也從未將葉一鳴放在眼裡的緣故,剛剛之所以一問,不過是他那小心謹慎的性格使然,經這麼一小會的功夫,他也就不再但葉一鳴什麼了。

聽見那神秘少主的話,何大計心中對葉一鳴最後一絲想法也隨之散去,趕緊開口回答神秘少主的問話。

「少主就放心好了,主公所吩咐之事,老夫早已辦妥。」何大計話回到這,便轉身對自己的大兒子說道:「友華,你快將此事向少主仔細彙報一下。」

那一直在一旁呆著的何友華一聽,連忙向自己父親開口回道:「是的父親。」

隨即他便轉身向那神秘少主行了一禮,恭敬的說道:「回少主,依照主公的吩咐,何家已經將一些資產逐一處理掉,換成大量黃金,並且目前用這些黃金,我們也是悄悄收購了大量的食物與兵器,絕對不會耽誤主公的大事。」

聽了何友華的話,那神秘少主不由自主的點點頭,可隨即想起到什麼,有點擔心的問道:「你們此番舉動,沒引起什麼人注意吧?」

這也不由得他不擔心,畢竟何家可是天陽首富,再加上自己父親所謀之事,需要的錢財十分巨大,哪怕何家再怎麼富有,可為了滿足自己父親需要錢財的數額,那何家此番動作,想必不會太小,所以這神秘少主才會有些擔憂。

見此何大計笑了笑,開口說道:「少主放心好了,此事主公早就安排妥當了。少主有所不知的是,老夫家中那黑虎妖獸,原本就是一隻天級初期的妖獸,早在當初主公將其贈與老夫之時,便料到了如今之事,所以便給了老夫一枚隱氣丹,隱藏了那黑虎的修為,就是為了讓何家有個借口調動錢財罷了。」

何大計的這一番話,這才讓那神秘少主放下心來,心中也對自己的父親更加佩服了。

原來自己父親早就安排好了,如此那父親所謀之事,何愁不成?

這時,何德文也開口了。

只見何德文看到那神秘少主不再擔心時,道:「還請少主放心,在前段時間我還因為此事,打著買丹藥給黑虎穩定境界的口號,在得知王巍龍與葉一鳴擁有大量高級武者丹時,更是以高出市價好幾倍的價錢,從他們兩人手中購買了大量的丹藥,藉此麻痹王葉兩家。」

「不錯,這事是德文親手cāo辦,就請少主放心好了。」

在何德文話一說完,何大計便見機的插上一句話,誇獎了一下自己的孫子,然後有笑著說:「呵,說來實在是好笑,我們何家正為想方設法調動大量資金頭而疼時,可這葉一鳴卻又在何家賭坊贏了一億五千萬兩黃金,如此一來,我何家再次調動大量資金,也絕對不會再引起什麼人注意了,這一點還請少主放心好了。」

那神秘少主聞言點點頭道:「那就好,只要你們何家用心辦事,待我父成就大事之時,必然不會虧待你們何家,到時候你們何家不管是身家還是地位,都會將遠遠高於其他人,這一點你們就放心好了。」

「多謝主公!多謝少主!」

聽到這神秘少主如此說法,這讓何家這三代家主一想到,那神秘少主話中的描述的場景,都立馬渾身充滿了熱血,隨即便紛紛彎腰拜謝。

何大計等人這番行為,讓那神秘少主心中越發得意起來。

「諸位請不必多禮,你們何家能助我父大事,這都是你們何家應得的。」

神秘少主的這番話,又是讓何大計等人一陣感動,又紛紛立馬拍著胸口保證說,何家一定全力以赴助主公完成大事。

看著何大計等人那頗有上刀山下油鍋的氣勢,神秘少主心中一陣激動,連連開口道:「好!好!好!既然如此待三個月後,我父某事大成之後,你們何家便是天陽第一家!」

這神秘少主越說越激動,到最後竟直接站起身子,聲音慢慢洪亮起來,他那語氣也越發豪氣,頗有一點江山的氣勢。

見此,何家這三代家主立馬跪倒在地,連連高呼。

「祝主公大事可成!一統江山千秋萬代!」

我家王妃是逗比 何大計等人的話,讓那神秘少主更加激動了,情不自禁的從那黑暗角落走了出來。

一身白衣,一臉俊俏,此人好生眼熟!

如果葉一鳴此時也在這裡的話,葉一鳴肯定會驚叫一聲『偽君子岳不群!』

沒錯這位神秘的少主,正是給葉一鳴留下偽君子印象的成百立。

小王子成百立?

那也就是說何大計口中的主公,也就是成百立的父親,那個天陽唯一的異性親王成浩澤?

從這成百立剛剛與何大計等人的對話,不難聽出,這成王爺似乎已經有了謀反之意。

不,應該是肯定有了謀反之心,因為這何家都已經有了動作了。

難道真的有人吃飽了沒事幹要造反?而且這人正是天陽唯一的異性親王成浩澤?

這竟然讓葉一鳴言中了!

三個月後?

凡是天陽子民都知道,三個月可是國君林萬君的誕辰之日,那時可是舉國歡慶!

; 第二天一大早,葉一鳴便起身前往葯樓了。

因為與吳耀光一個月之後的約戰,葉一鳴不得不提前做好準備,可那吳耀光畢竟是一個巔峰地級武者,按照自己系統修鍊的進度來看,那巔峰地級武者的吳耀光,少說也有個仈jiu十萬的修鍊點吧。

可自己現在最多也就4萬4千多的修鍊點,就算是全部用來提升修為,那也只是還不到5萬的修鍊進度,距離那吳耀光的仈jiu十萬,還是差的老遠呢!

甚至說不準這吳耀哪天腳踩狗屎,突然靈光一現,指不定就在這一個月內,突然突破到天級境界呢!雖然出現這種事情的幾率非常小,但葉一鳴也不得不做好,面對出現這一情況的準備啊!

所以在葉一鳴現在看來,要想穩勝吳耀光,那自己的修為就必定要突破到天級武者的境界,要不然葉一鳴可不怎麼放心。

要是在這之前,葉一鳴可不敢有這想法,去突破到天級武者的境界,畢竟就算是煉製出變異的超級武者丹,那這數量也是非常多,而且葉一鳴也只能煉製下中品的超級武者丹,至於上品的葉一鳴也只能奢望一下。

至於那極品的超級武者丹,葉一鳴甚至也奢望一下的想法都沒有。雖然現在的葉一鳴有把握煉製極品超級武者丹,但那也是在擁有大量萬年人蔘王的前提之下,才可以煉製的。

萬年人蔘王葉一鳴也就只有五支而已,不,現在萬年人蔘王只剩下四支了。葉一鳴已經消耗了一支萬年人蔘,煉製了十幾枚上品超級武者丹了。

葉一鳴的估計要煉製一枚極品超級武者丹,那最少需要三支萬年人蔘王,在這樣苛刻的條件下,試問葉一鳴怎麼還會對極品超級武者丹,報以一絲奢望會出現變異的情況?

至於去靠高級吸收術吸收修鍊點去修鍊,這一點葉一鳴甚至想都不敢想,現在高級吸收術一天可以吸收近9000點修鍊點。

雖然這看上去比較多,但一想到想要修鍊到天級武者境界,想要100萬修鍊點,葉一鳴就不再對此抱有什麼希望了。

不過現在的情況就不同了,在擁有淬鍊丹的情況下,哪怕不是變異的丹藥,葉一鳴也可以再服用后,一次性獲得丹藥當中的修鍊點。

這樣的話,待煉製出淬鍊丹后,與極品超級武者丹一同服下,那葉一鳴就可以立馬飆升到天級武者的境界,然後虐死吳耀光!

葉一鳴現在之所以起個大早,就是去葯樓購買煉製淬鍊丹的藥材。

制淬鍊丹的藥材大部分都比較常見,葉一鳴在葯樓沒一會就買到了,除了其中三樣。

這剩下的三樣藥材都是葯樓沒有的,其中兩樣是因為太稀少了,在葯樓也只有四樓有一些買,可惜葉一鳴進不去。不過葉一鳴也沒打算進去四樓買,因為這些藥材雖然稀少,但什麼地方會這些藥材,葉一鳴還是已經跟葯樓的人打聽清楚。

至於最後一樣,那倒不也不是因為藥材太稀少的緣故,讓葉一鳴沒買到。 期待在地下城相遇 而是因為這最後一樣名叫青水草的藥材,實在是太平常了,而且也沒多大用處,就算是葉家的葉記藥鋪,也沒有這青水草,那就更不要說葯樓了。

回到國公府,已經過一番準備后,葉一鳴就向此行的目標——白雲山,出發了!

這一次與葉一鳴同行的就只有葉七一人,呃,再加上大黑!對於只讓葉七一人跟去,葉老爺子還是很放心的,因為在三天前,葉一鳴剛剛煉製出超級武者丹時,葉七可是這超級武者丹的第一批享用者。

在十幾枚中品和兩枚上品超級武者丹的幫助下,葉七現在已經是一個巔峰地級修為的武者了。

如果現在的葉七在與吳耀光對戰一場,那勝算比較大的一方,就絕對是葉七,畢竟葉七可從戰場上走下來的人,那戰鬥經驗可不是吳耀光,這位公子哥所能相比的,這也是葉老爺子放心讓他一人,跟著葉一鳴前去白雲山的原因。

一路快馬加鞭,葉一鳴與葉七很快就來到了白雲山。

白雲山,天陽國唯一一座海拔高過三千米,到達五千多米的高山。此山位於天陽國中部,與天陽國國都天陽城相差並不遠,所以葉一鳴與葉七沒有用多長的時間,便趕到這裡了。因山的高度極高,山頂更是直接插入白雲之中,因此稱其為白雲山。

此山山腳下也是草林旺盛之地,各種草藥更是多不勝數,是以天陽國的一些葯農與採藥人,皆因白雲山山腳下的藥材而生活,不過這些人他們也只能在山腳下,與白雲山一千米之內的高度,采點一般常見的普通藥材。

至於白雲山一千米以上的高度,就是他們不能涉及的了,因為在白雲山一千米之上,就會有妖獸出現。

哪怕是最低級的妖獸,但對於這些葯農與採藥人,那也是極為危險的存在,稍一不慎,就會有喪命的可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