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整個別墅裏面都沸騰了起來,只見無數的人影從各個房間裏鑽了出來,還有從樓上下來的,一個個殘缺不全,應該都是被這小鬼咬死在別墅裏的人吧。

我直接撒開腿就向着門外跑去,這時小鬼再一次跳了起來,直向我撲了過來,不過他還沒有撲到我身上,忽然橫空飛過來一道符咒,直接給小鬼給擊飛了出去。

緊接着我就看到大冰在門口對我招手,我連忙跑了出去,第一句就問他,“知音在哪裏?”

“她……?”大冰忽然沉默了,低下了頭。

“你倒是說啊?知音在哪裏?”我這句話幾乎是吼出來的,我真的快要急瘋了。

大冰嘆了口氣說,“她去找李言了。”

“找你大爺。”我說着一拳砸在了大冰的臉上,這麼一個高大個,直接被我砸翻在了地上。

“老子他麼纔是李言。”我衝地上的大冰怒吼了一句。

“你不是。”大冰說着擦了擦嘴角的血跡,然後慢慢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我猛地衝上去揪住了大冰的衣領,然後問他,“那我是誰?你他麼告訴我我是誰?”

“我專門託人查過你的資料,查無此人。”大冰面無表情地說。

聽到這裏我手中的滅魂錐猛地紮在了大冰的胸口,他的眼神中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然後就緩緩的倒了下去。

“你不是大冰。”我說着用袖子擦了擦滅魂錐上面的血跡。

倒在地上之後大冰的身體忽然開始抽搐,渾身骨骼都“噼裏啪啦”的爆響了起來,沒一會他的身體變了樣子,臉也變成了另外一張陌生的臉。

現在我信了,裏面那個被剝了皮的,纔是大冰,他已經死了,這個人雖然易容的很像,可惜破綻百出,只是不知道這傢伙是不是陳天浩。

我轉身看了一下別墅裏面,那些鬼影和小鬼已經消失了,他們似乎不會離開別墅。

紅衣女鬼站在我旁邊有點愣神,看樣子她還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我電話忽然響了,我掏出來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沒有任何猶豫我就接了起來。

電話那邊傳來一個非常欠揍的聲音,“兩個關乎你性命的女人,都在我手裏,我在名流山莊等你,只限今晚哦。”

說完對方就掛了電話,緊接着發過來一張照片,照片裏面有三個人,知音和林欣月在兩邊,那個假李言則是在中間。

我一用力直接把手機捏成了粉碎,然後甩了出去,今夜,名流山莊註定屍骨成山,血流成河……

“哈哈哈……。”

我忽然仰天大笑了起來,這一刻,魔性在我心裏不停的攀升,血液在我骨子裏不斷沸騰……

我再一次大步走進了豪門別墅裏面,今天,我要以身噬魂。

那些鬼影再一次浮現了出來,在我周圍繚繞,他們,都將成爲我的力量。

我猛然張嘴一吸,漩渦一樣的吸力從我嘴裏擴散了出去,那些鬼影慘叫着,一個個被我吸進了嘴裏,化作力量融入了我的身體。

等我從別墅裏面出來的時候,我已經不像是一個人了,我的眼睛變成了血紅色,渾身都繚繞着鬼氣,力量在我的體內肆虐着,我皮膚上都佈滿了黑色的紋絡,這一刻,我徹底成了魔。

紅衣女鬼看到我的樣子,嚇得都開始瑟瑟發抖了起來。

愛是一條轉彎的路 我儘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緒,保留了一絲理智,然後駕車趕去了名流山莊。

十幾分鍾後車子已經停在了名流山莊門口,我打開車門緩緩地走了下去,這名流山莊據說是有錢人住的地方,看起來確實很豪華,不過今天似乎有點不太一樣,門口站了兩排身穿藍色道袍,手持長劍的男子,從門口一直延伸到了最裏面。

墨唐 我心中冷笑,這排場可是夠大的,他們也真看得起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些道士恐怕都是來自茅山吧。

打量了一下我就大踏步向裏面走去,那些道士也沒有阻攔我,想來裏面的人吩咐過吧。

很快我走進了最裏面一座高大的別墅,跨進門的那一刻,我第一眼就看到了知音,她坐在假李言的旁邊,同時我看到了另外幾個人,陳天浩、凌非凡、陳嵐,還有一個我不認識的道士模樣的年輕人。

“知音。”我大叫了一聲就向着知音衝了過去,不過還沒衝到近前,那個面生的小道士就上前一步攔住了我,然後冷笑一聲說,“你就是李言吧?”

“我是你爺爺。”說着我猛地跨前一步,然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扭,只聽“嘎巴”一聲,這傢伙的脖子就直接被我扭斷了。

我想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我會直接出手,而且速度這麼快,所以他根本都沒反應過來,就已經被我弄死。

這傢伙魂魄還想逃,我直接張嘴一吸,就把他的魂魄吸進了嘴裏。

這一切其實都只發生在一轉眼間,等他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吞噬了這小道士的魂魄了。

“小六子……。”陳嵐和陳天浩幾個人大叫了一聲,就猛地撲了上來,我直接一用力,把這小道士的屍體砸了過去,阻了他們一下。

看他們接住那小道士的屍體,我冷笑了一聲說,“這位應該是茅山七子之中排行老六吧,我賜他外號就叫煞筆好了。”

“你找死。”凌非凡怒喝了一聲,然後伸手從懷裏摸出來一個草人,又摸出一道符咒用木釘釘在了草人的額頭上。

我一看他要施展三寸甲釘術,連忙拔出了腰後的滅魂錐,然後猛地甩了出去。

滅魂錐化作一道流光疾射了出去,轉眼就插在了凌非凡的額頭,他整個人都被一股巨大的力道帶的飛了出去,手裏的草人也掉在了地上。

我張嘴猛地一吸,凌非凡的魂魄就被我吸了過來,不過我沒有吞噬他,而是一把捏在了手裏,然後看着陳嵐和陳天浩說,“把知音交出來,不然我捏碎他的魂魄,讓他永不超生。”

“小子,茅山七子被你連殺兩個,你覺得還有命活着離開嗎?”陳嵐冷冷的問我,說完他從背後拿下了自己的長劍。

“你想讓他死?”我說着看了看在我手裏不斷掙扎的凌非凡的魂魄。

“他已經死了。”說着陳嵐猛地衝了上來,他手中的長劍也在同時閃電般揮出,我大驚之下連忙後退一步,同時扔出凌非凡的魂魄,迎上了陳嵐揮出的長劍。

一聲慘叫過後,凌非凡的魂魄直接被陳嵐一劍斬了個魂飛魄散,但他的眼神卻沒有絲毫動容。

“好傢伙。”我心中暗歎,自己師弟的性命都不顧,這還是人嗎?

“我會爲他報仇。”說完陳嵐單手捏了一個訣竅,然後一指點出,我只感覺一道勁風憑空襲來,想要躲閃都來不及,直接被擊飛了出去。

落地之後我都還沒爬起來,陳嵐就已經撲了上來,他手中長劍直刺我左肩,速度快的我都來不及躲閃,直接就被他手中的長劍貫穿了肩窩,把我整個人釘在了地上。

“啊……。”我大吼一聲,雙手握住了長劍,然後一腳向着陳嵐小腹踹了過去,情急之下他棄了長劍,然後迅速退了開去。

我雙手捏着劍刃猛地把長劍拔了出來,帶出了一長串的鮮血,手掌也已經被割出了好幾條深可見骨的口子,但我沒有在意,握住劍柄之後用長劍撐着地面站了起來。

現在我不怕死,就算死了,我魂魄依然不滅,我要殺了他們。

“好樣的,有血性。”假李言拍了拍雙手,然後捏了捏知音的臉說,“你找了個好男人,不過他要死了,以後就跟着我。”

知音的表情看起來很木訥,竟然呆滯的點了點頭,也不知道這些畜生對她做了什麼手腳。

我眼睛已經開始充血,死死地盯着假李言,從咬着牙從牙縫裏擠出來一句話,“拿開你的鹹豬手。”

“死到臨頭還在乎女人,真是服了你了。”陳天浩在旁邊冷笑了一句。

“送你歸西吧。”陳嵐說着雙手結了一個手印,然後他嘴裏開始唸唸有詞,不過剛唸到一半,陳嵐忽然噴出一口鮮血,然後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緊接着我感覺身後有人扶住了我,側頭一看,竟然是二叔,他看我了一眼,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二叔來晚了。”

“快走,這地方有高人。”林坤在旁邊緊張的說了一句。

“你們誰也走不了。”隨着這個聲音落下,樓上忽然走下來一個面容冷漠的青年,他揹着一把長劍,身穿黑色道袍,衣角繡着乾坤八卦,雙眼彷彿能夠直透人心,跟他對視一眼你會覺得他已經看穿了你心裏的想法。

這等打扮裝束和氣勢,除了茅山七子之首,再無他人。

“噬魂不滅,天理難容,今日我當替天行道,滅你神魂。茅山法令,誅。”隨着話音落下,青年單手捏了一個法印,然後對我遙遙一指。

“快走。”這時二叔忽然神色大變,猛地一下子擋在了我前面。 高小秋看著她唯一收回來的這一張紅紅紙,她的臉上露出了異樣的神色。

蘇紫影忍不住又出來查看高小秋的情況。

「紫影……」高小秋身形一晃。

在這樣的禁陣中使用紅紅紙,這需要的精力是常人無法想象的,即使高小秋不是一般人,她也扛不住了。

蘇紫影急忙將高小秋扶進了船艙中,讓她好好的休息。

「我好像找到樂天了……」

在高小秋昏迷前,她說了這樣一句話。

蘇紫影驚訝的看著高小秋,找到樂天?這個消息讓蘇紫影的心情一下就好了起來。

她甚至有些抑制不住情緒的在船上走來走去,好不容易等到高小秋再次醒過來,她急急忙忙的就跑了回去。

「小秋……你說找到樂天是什麼意思?」她急聲問道。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樂天,現在我可以肯定的是……這的確是雲天覆日陣!這些霧氣都是人為形成的……」高小秋回答。

蘇紫影難免有些失望。

「我懷疑樂天可能被困在這片海洋中的某個小島上了,他不能離開,只好布置了這樣一座禁陣,好讓我們發現這裡的異常!」高小秋說道,

「可是……這裡這麼大,我們又沒有方向,該怎麼找到樂天?」 腹黑城主的絕世嬌妻 蘇紫影發愁的看著高小秋。

「我在剛剛探查雲天覆日陣的時候,試著和陣法接觸了一下,我發現布陣的人留了一絲破綻在陣法中!我觸動了這一絲破綻,如果對方是樂天,他應該可以接收的到!」高小秋回答。

蘇紫影看著高小秋。

她將高小秋扶了起來,兩個姑娘再次來到甲板上。

「咦?」

蘇紫影突然奇怪的指著遠處。

那裡的霧氣依稀是消失了,留出了一小塊空白區域。

「馬上通知船長……向那裡行駛!」高小秋急聲說道。

蘇紫影急急忙忙的跑了。

軍艦緩緩的改變航向,那些科學家也都出來觀察那一處奇怪的地方。

婚久成殤 「這是什麼?」

霧氣依稀是被什麼東西攪散了,化成了一縷一縷的形狀!

「馬上拍照!」有人喊道。

這些痕迹很亂,不過這一片區域的霧氣卻真的消散了許多!

「這是樂天留下來的信息嗎?」蘇紫影低聲問道。

她的心跳很快,如果這是樂天,這該是一個多好的消息啊。

高小秋一眼不眨的看著這些霧氣,一縷一縷的霧氣好像是一個圖案。

蘇紫影看到高小秋伸出手指,在甲板上不斷地畫著什麼東西。

「定!」

高小秋低語。

「什麼?」蘇紫影奇怪的問。

「這是一個水書文字!這個字是……定!」

高小秋說道。

「定?」

蘇紫影莫名其妙,她抬頭看了看,這些遺留下的霧氣是一個字?

慢慢的,霧氣再次開始合攏,剛剛的空白地帶消失了。

「定!」

高小秋喃喃低語,她非常肯定剛剛那就是一個字,有人在控制雲天覆日陣!

「紫影……守著我,不要讓任何人來打擾我。」她說道。

蘇紫影點點頭。

高小秋再次取出一張紅紅紙,她在紅紅紙上面畫了一張定神副。

「去!」

她低喝一聲。

手中的紅紅紙緩緩的飛了出去,消失在濃霧之中,這一幕被洛克上將看到了,他瞪著眼珠子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紫影小姐……我剛剛看到這位女士的手中飛出一張紙!那是異能嗎?」他偷偷地問蘇紫影。

蘇紫影猶豫了一下。

「是的!這是一種在華夏流傳的異能!」她說道。

「這位女士是神嗎?」洛克將軍看起來聽說過一些傳說。

「不是!其實……我對這位女士也不是太了解,現在她正在查看霧氣內的情況,您可以等她一會,等她察看完畢您親自詢問就可以了。」蘇紫影說道。

「我可以親自詢問嗎?」洛克將軍看起來也很激動。

「可以的。」蘇紫影點點頭。

洛克將軍沒有離開,他一直在一旁看著高小秋,這個女人雖然不符合他的審美觀,但是卻擁有神奇的手段。

如果可以帶回自己的國家,一定可以引起轟動。

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以他的精神力也無法長時間的控制雲天覆日陣,也不知道那個觸動陣法的人能不能察覺到。

「魚好啦!」

保羅吼道。

一張紅紙突然從海面飄了出來,蓋在了保羅的臉上。

保羅一把抓了下來,他奇怪的看了看。

樂天看到雲天覆日陣沒有什麼異常出現,他吐了口氣,可能對方沒有發現自己的手段吧。

他接過保羅的烤魚,不經意的就看到了保羅手中的紅紅紙。

「哪裡來的?」樂天瞪著眼珠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