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也從另一個側面說明,葉楚他們的血脈有多麼的強,懷胎十月不足以生下來,至少要懷十年了。

瑤瑤肚裡這個,到現在才兩個月左右,也是最近懷上的一個。

另外現在外面,慕容雪,葉靜雲,晴文婷,慕容纖纖,那四美也懷上了。

她們四美,也差不多是葉楚其它老婆當中,修為最高的四個了,現在也都懷上了。

只是先後不一樣。

葉楚差不多現在是兩年讓一個女人懷上一個的節奏了,這個節奏還挺有規律的,這也是現在葉楚差不多可以算計出來的時間了。

十年現在正好五個又懷上了,而且慕容雪做為接白萱的班的第一人,估計再有個兩年也差不多要出生了孩子。

島上終於是又迎來了新的嬰兒的降生,氣氛也很歡樂喜慶。

只不過這速度,卻是葉楚最慢的一個了。

這十年間,屠蘇的兩老婆又給他生了一兒一女。

白狼馬搶來的三十來位聖女當中,又給他生了六個孩子,三兒三女。

陳三六,陳三七,和其它所有的男人,就別說了。

陳三六又生了二十幾個孩子,這速度實在是令人膛目,完全要趕超龐紹的意思。

雖說這劇情扯起來是有些蛋疼,但卻是葉楚這些年最快樂的十年吧可能說,家人朋友都團聚,還能平添孩子。

陪陪老婆,陪陪孩子,研究研究法陣,有時間大家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聚聚會,在這裡可以說是最開心的十年了。



(l~1`x*>+` (貓撲中文)3157

這一天,葉楚獨自一人,來到了小島的北面。

並沒有帶上那一大幫子人,之所以選擇自己來這裡,主要是他想試驗一下自己的天戒之術,看看是不是可以解開了。

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突發的情況,所以葉楚就在這裡試一試。

他取出了黑鐵斷劍,八階天芥就在黑鐵斷劍上面粘著。

這粘在上面也有好幾十年了,一直也沒有解開過,現在葉楚試著用天芥之術準備解開它了。

葉楚將這黑鐵斷劍丟到了前面,然後在十個手指的指間,同時凝出了十團神光,然後打向了這枚八階天芥,十團神光立即圍著這個天芥,開始慢慢的蠶解外面的法陣。

「果然有用。」

見到這神光之術起作用了,葉楚也是大喜,眼中放光,看來確實是有效果。

神術之光繞上了面前的天芥,立即開始慢慢的吞食外面的法陣了,只是這速度相對比較慢。

遠沒有當初葉楚看虹漫天那麼輕易的將天鳳釵給解開,葉楚還是暗嘆,這解天芥之術不是那麼容易掌控的,需要常年累月的練習揣摩。

只不過這種神術之光,不會持續太久。

葉楚需要不斷的凝出這種神光來,附加到這天芥外面,讓它得以補充,不然的話是解不開的。

這就需要考驗一個人的水平了,用出這種神光也不是沒有限制的,需要揉合許多種東西,才能加進去讓它發揮作用。

「我暈,沒了。」

葉楚努力了兩個多時辰,一直也是有些手忙腳亂的,可是剛剛堅持了這麼久那法陣還是沒有解開,反倒是因為他供應不上神光了,結果一下子前面的努力全白費了。

之前的陣紋又自動的附加上去了,前面的努力白瞎了,現在若是想解開又得重新來。

而這剛剛不過是解了小半成左右,這八階天芥外面的法陣,複雜遠遠超過了七階的天鳳釵。

所以也很無語,相當於之前白搞了。

不過他也很無奈,自己的神光之術看來還沒有到家,頭一回嘗試解這東西就失敗了。

而且現在看來,自己的水平還差得遠著呢,剛剛只是解了小半成而已。

不過葉楚也不是完全沒有收穫的,起碼現在試了一回了,大概知道了怎麼回事了,這東西要怎麼樣才能解開。

無非就是要自己持續不斷的供應神光團,而且越解開後面,它就需要越多的神光團。

以自己剛剛修鍊了這種神光術才十幾二十年的功夫,顯然是不夠的,還需要再努力,至少提升二三十倍才行。

這也能從一個側面說明,這天階神芥到底有多罕見,也許裡面真的全是天材地寶也說不定呢,說不是上古仙界時候,哪個大勢力的寶庫。

當年虹漫天就說過那是天空之城,歷代聖主的珍藏,包括大量聖城的修行資源都放在天鳳釵當中了。

而且葉怒也和葉楚說明了當年得到那東西的緣由,也是因為自己和虹漫天達成的協議,只不過最終那東西被神秘人給搶走的,可是又落到了葉怒的手裡。

所以當時虹漫天也不知道,那東西落在誰手裡。

不過後來虹漫天輾轉知道了此事,但是畢竟之前和葉怒達成過協議,既然最終落到了葉怒的手裡,她也就沒有去問了。

只不過葉怒卻並不知道,那是一個七階天芥,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寶貝。

虹漫天知道葉怒解不開,便對外聲稱,那是她的一個心愛之物。

所以葉怒也只以為,這是一個女人喜歡的飾物罷了,一直也沒有想著怎麼解開它,只是放在元靈中,只當是一件不錯的神兵而已。

既然失敗了,而且相差還比較遠,葉楚也就罷了。

他獨自一人又回到了島上,正巧趕到了自己與白萱的小女兒跑到了他的懷裡,原來是她不想吃東西,正和媽媽白萱和小小姨瑤瑤躲貓貓呢。

由於小傢伙一出世,就有聖人的修為了,天生就會瞬移。

所以為了防止她亂跑,葉楚他們不得不看緊點她,萬一不知道瞬移跑到哪兒去了,找都好難找。

葉楚還甚至在她的身上,給她穿了一件小小的蠶絲馬甲,馬甲上面有熒光粉如果她跑遠了,晚上的話也能輕易的找到她。

所以這小傢伙,現在最喜歡和大家玩躲貓貓,捉謎藏之類的遊戲。

「小寒寒,你又亂跑了,不乖乖吃飯呢。」

小葉寒好喜歡葉楚抱著她,在葉楚的懷裡就咯咯直樂,還伸著小手來拔葉楚的鬍鬚。

她現在還不會說話,只會發一些簡單的音節,但是葉楚大概也能聽明白她的意思,就是不想吃飯想玩了。

「小寒寒乖哈,讓媽媽給你喂點東西吃,不然等一下肚肚餓了,那要怎麼玩躲貓貓呢是吧」一聽說可以玩躲貓貓,小傢伙立即身形一閃就出現在了白萱的身邊。

馬上就吵著要吃飯,這前後的變化還是將大家給逗樂了。

一旁的瑤瑤也說:「葉楚你就這樣慣著她吧,現在都跟我學壞了。」

「就是,躲貓貓好煩的。」

白萱也在一旁苦笑,不過小傢伙現在過來吃飯了,暫時也能緩一緩了省得到處亂跑,只是等下和她玩躲貓貓,又得好幾個人陪著她了。

「呵呵,這有什麼的嘛等下我陪她玩。」

葉楚倒是無所謂,難得陪女兒玩一玩,還說:「叫諾諾,言言也出來一下到時一起玩。」

「你這傢伙。」

二美也沒辦法,白萱和瑤瑤現在陪小寒寒吃飯,葉楚則是抽空去了慕容雪那邊。

她現在快臨盆了可能用不了多久就會生了,所以現在葉楚有空就會多陪陪她,她們現在一共是五個孕婦了,可得多多關注她們。

慕容雪是懷的最早的一個,其次就是葉靜雲,晴文婷,慕容纖纖和瑤瑤了。

之所以會是這五個人懷上了,也不是因為葉楚隨機中的彩,而是這十年差不多也就陪這幾個人了。

畢竟他只有一個葉楚,一個人也不能到處亂來。

只能是專心把一個一個,心理狀態和身子狀態調整好的老婆們,慢慢的弄懷上了。

現在看來,這樣的效果很好。

差不多兩年努力一個,專門伺候一個老婆,兩年內都能懷上。

葉楚貼在慕容雪的肚子上,都能聽到裡面清楚的動靜,這一個應該也是女兒了,力氣不是特別大,而且以葉楚的天眼,要看清裡面孩子的長相也很容易。



(l~1`x*>+` (貓撲中文)c_t;

3158

只能是專心把一個一個,心理狀態和身子狀態調整好的老婆們,慢慢的『弄』懷上了。訪問:。

現在看來,這樣的效果很好。

差不多兩年努力一個,專『門』伺候一個老婆,兩年內都能懷上。

葉楚貼在慕容雪的肚子上,都能聽到裡面清楚的動靜,這一個應該也是『女』兒了,力氣不是特別大,而且以葉楚的天眼,要看清裡面孩子的長相也很容易。

只是看過一回而已,別的時候他也沒看過。

生兒生『女』葉楚真的不是太在意,其實反倒是覺得『女』兒更貼心,像現在妙妙和萌萌,已經比較大了,就是自己的貼心小棉襖,冷了熱了都會來問候自己這個老爸一聲。

葉楚感覺還是『女』兒好,而且自己『女』兒們的血脈之力,天賦也同樣強大,也不會受人欺負。

慕容雪的臉有些漲了,不過美麗如仙的她,即使是懷了,還是這麼的美。

只是顯得有些富態罷了。

∧79,m「我這樣是不是好醜?」慕容雪問葉楚。

葉楚道:「你這要是丑,那這世上還有漂亮的『女』人嗎?」

「你就是嘴甜。」

慕容雪笑道:「你那東西解開了沒有?」

「還沒呢……」葉楚說。

「很難嗎?」慕容雪知道,葉楚有一枚八階天芥,乃是從這天空之城中的一處得到的。

這些年,葉楚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了那上面。

就連當年讓自己懷孩子的過程中,每回完事了,他都拿出那東西來看,還在鼓搗那個。[更新快,網站頁面清爽,廣告少,,最喜歡這種網站了,一定要好評]

她們也都猜想那個東西裡面,可能有無窮的天材地寶,若是能夠解開的話,這對眾人來說以後修行資源方面,是有保障了,不怕沒有靈氣可用了。

葉楚道:「現在看來我的進步還不夠吧,看再過個百八十年的,能不能解開吧。」

「要這麼久呀……」

慕容雪感慨道:「要是不行就算了,你這境界也有些年沒有動了,現在也是時候要專心沖一衝了,早日進入至尊之境才是。」

「恩,我也想。」

葉楚點頭道:「只是這種事情要看機緣的,起碼我現在還沒有這樣的機緣,需要來一場大造化才行,要不然現在衝擊至尊之境也太危險了reads;。」

「恩這個你自己看著辦,反正一切安全為上,你要記住你可是我們的老公,是我們孩子的父親,你有一大家子人呢。」慕容雪撫了撫葉楚的臉。

葉楚幸福的說:「我當然知道了,現在就是掉根頭髮,我都心疼自己呢。」

「又貧了……」

慕容雪笑道:「你什麼時候把你這頭髮染一染就好了,不是有染髮的嗎在飛船裡面,整天一頭白頭髮,上回小寒寒都叫你老爺爺了。」

「其實我從小便有一個願意,以後當一位畫家,在我們的心裡,畫家就是這樣形象的。」葉楚笑了笑,還在貧。

「你呀,你不要形象,我們還要形象呢……」慕容雪苦笑。

前些年和葉楚努力造個人的時候,她還感覺怪怪的,因為這傢伙外貌確實是有『挺』大的變化。

雖說一眼就能認出來,這還是葉楚,可是總歸感覺有些不對勁,看著他一頭的白髮就感覺有些蒼桑,心裡頭髮酸。

「怎麼姐你感覺渾身不得勁?」葉楚邪邪的笑了笑,抱住她。

慕容雪大窘:「你別犯渾。」

「渾當然不會犯了哦……」

葉楚笑了笑,都快生了,自己哪會『亂』來。

其實自打她懷上之後,也就後來有過幾回,之後這些年都沒有過了。

葉楚苦嘆道:「白頭不白頭,其實也沒什麼區別,我還是我放心吧,不會有問題的。」

「可是你這又不是道傷,死灰之傷,真的這麼可怕嗎,消不掉嗎?」慕容雪不止一回問過這個。

因為葉楚這個傷,是當初在『亂』星海的時候,進入了死灰之境后留下來的。

到現在已經幾百年了,一直也沒有好的意思,他臉上的皺紋還是那麼多,頭髮也是雪白的。

「暫時是消不掉了。」

葉楚說:「死灰之境太可怕了,當年我就險些隕落,若不是因為自己運氣不錯,撿了一條命已經算是萬幸了。」

「只是苦了你們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