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黑衣老者他不認得,但是眼前從七重天而來的龍長老和冥域而來的千邪皇,他真是想不認識都難。

不過金家主就更加疑惑了,這兩個大人物怎麼會和帝玄胤在一起,而且他們對帝玄胤他們的態度,好像是護著的。

金家主心中更是吃了一驚,連這位也都要擁護著他們煉獄嗎?

金家主有心巴結,想和人家說話,但人家連搭理都不想搭理他。

馬屁沒拍成,於是,金家主又轉過頭看向帝玄胤和我夜冰依,臉上多了幾分親切,「那麼等瑤瑤回來,便讓她嫁到煉獄吧,如此,還希望夫人多多關照小女。」

「等一下,話是這麼說不錯,但是口說無憑,若是大小姐回來,金家主要反悔,該怎麼辦呢?」帝玄胤打斷金家主的話道。

金家主老臉頓時一紅,沒錯,他心中確實有這樣的想法,畢竟他怎麼可能甘願讓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平凡的人呢。

只是他想先將女兒救回來,這比什麼都重要。

可是沒想到,居然被帝玄胤給當面拆穿了。

金家主臉上的笑有些掛不住了,「那帝尊大人,你有什麼好的提議,儘管說出來吧。」他認栽。

帝玄胤淡淡的勾唇一笑,看向龍長老,「這位是七重天身份尊貴的龍長老,龍長老應該不介意幫在下做個證婚人吧。」

龍長老什麼也沒說,便笑呵呵的上前,「當然可以。」 帝玄胤和夜冰依幫了他們一個大忙,他正找不到機會來報答他們,這就來了。

金家主臉色一僵,他沒想到帝玄胤居然還有這一手,心中暗罵一聲,然後也嘆了口氣,點頭。

在他們幾人商討的時候。

夜冰依來到了一言不發,冷著臉的男子身邊坐下,自己給自己倒了杯茶,幽幽的說道,「千邪皇大人,你的名字好熟悉呀。」

千邪皇連個眼神都沒給她。

夜冰依渾然不在意,自顧自的說道,「我認識一個叫千邪寒的,不知道和你,有沒有什麼關係。」

話落,夜冰依看到千邪皇的眼皮明顯的跳動了一下,但是卻依舊沒有搭理她。

「我說,你們倆認識么?為什麼名字這麼像,就連脾氣也差不多,不過,那傢伙雖然很冷,但卻沒有你的脾氣壞,小寒寒可愛多了。」

千邪皇終於掀了掀眼皮,看了夜冰依一眼,「你到底想要說什麼?」

「沒什麼啊,就隨便問問。」夜冰依掏了掏耳朵,幽幽的說道。

「他現在還好嗎?他在哪裡?」千邪皇眼中閃過一抹複雜情愫,到底還是忍不住問出聲來。

「小寒寒之前好像不能離開水中,不過在老娘的幫助下,他可以跟著我飄蕩江湖啦,至於人在哪裡,這是人家的隱私,無可奉告。」

千邪皇的眉頭似乎鬆動了一些,有些欣慰,還有些許多夜冰依看不清楚的情愫。

捂著嘴打了個哈欠,既然千邪皇沒有再說話,她也沒有興緻再說下去了。

見帝玄胤他們商討的差不多了,夜冰依懶得動彈,然後就連動也不想動了,朝著帝玄胤招了招手,「小胤胤,要抱抱。」

千邪皇麵皮瞬間狠狠抖動了兩下,用眼睛狠狠的瞪著夜冰依,心中不禁為帝玄胤惋惜,這麼好的一個英雄少年,瞧瞧被這個女人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她就這麼懶?自己沒長腿嗎?還要人抱?

夜冰依被千邪皇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摸了摸鼻子道,「你這麼看著我幹嘛?我又不是你的情敵!」

千邪皇:「……」

夜冰依恍然大悟,「你處處針對我,該不會……你暗戀帝玄胤,然後因為我搶了帝玄胤,所以你就看我不順眼!怎麼可以這樣。」

夜冰依飛快的說完,一把撲進向她走來的男子懷中,無恥的大喊道,「胤,他想要跟我搶你,快跑!」

砰的一聲——

千邪皇一拳頭狠狠砸在了牆上,嚇得幾人大氣也不敢出一聲。

金家主將事情辦完了,剛想巴結千邪皇他們去府中喝茶。千邪皇和龍長老,黑衣人,都紛紛搖頭,表示自己還有事情要做。

金蛇靈無奈,只好兩袖清風的先離開了。

帝玄胤和夜冰依回到房間中。

現在該怎麼辦,夜冰依心中微微擔憂。

千邪皇的實力,怕是帝玄胤和他拚命,也一定討不了好。

她想要回屋睡覺,當然只是個幌子,要想著該如何甩掉這幾個煩人的傢伙,才是正事。

帝玄胤揉了揉她的腦袋,輕聲道,「別擔心,我已經快要突破到幻靈境界了,如果成功的話,明天伩就可以做到。」 氣氛再次回落後,拍賣師又輕輕敲了敲拍賣臺說道:“或許來賓們有知道的,龜可是上古時代的四靈之一,古人認爲它是人與天神之間聯繫的中介,通過它可以領會神的意志,尊崇它可以得到神的保佑。”

環顧會場左右,他微聳了一下肩笑着說道:“當然了,或許是當時的古人愚昧,纔會那樣認爲。但是不可否認的是,龜壽千年,一定是有靈氣的,若是帶之常伴己身,或是養在家裏,說不定還可以吸收到靈氣,讓身體康健,百病消散呢!”

臺下沉默片刻後,競價的人又多了好幾個。

當千年龜的競拍價喊到121萬5000美刀的時候,拍賣師面上稍顯激動的舉起了手上的拍賣槌。

喊出這個價的是一個病殃殃的亞裔老頭,看他盯着玻璃箱裏烏龜的那副饞樣,怕是心裏早就在嘀咕着是該清蒸,還是紅燒。

就在拍賣師握着拍賣槌的手即將落下之際,陳志凡總算是按下競價器開口了:“125萬。”金雀扭頭看着他一臉的不解:“大凡哥?”

“你不是說想燉湯喝嗎?”某青年嘴角浮出一抹促狹笑意的說道,“那我就花錢把它買下來,給你燉一大鍋慢慢喝。”事實是,他懶得再去一口價一口價的喊了,像這樣多好,用錢砸,砸到一錘定音爲止。

邪性老公太霸道 “125萬美刀,09號貴賓室裏的貴賓出價125萬美刀!”拍賣師站在臺上臉上滿是和煦的笑容,“人生百年,就見過了無數精彩的事情,而若是龜活千年,不知道它又是經歷了幾番的風采。 反穿之貴妃駕到娛樂圈 諸位,千年靈龜輕易不得見,可不要錯過了現在這個大好機緣啊!”

看着拍賣師又在那叨叨,陳志凡輕嘆了一口氣。這傢伙嘴上忽悠人的功夫,比之前那個拍賣師要厲害多了。

病殃殃老頭右手邊,是一個千嬌百媚的時尚靚女,在俯身湊到老頭嘴邊聽他說了會兒話後,她豎起一隻白生生的胳膊嬌聲叫道:“126萬!”

陳志凡雙手抱臂,示意一旁的金雀按下了競價器:“130萬。”臺下,老頭搖了搖頭,臺上,拍賣師也不再叨叨了,簡單問了兩句沒人再出價後,他舉起了手上的拍賣槌:“09號貴賓出價……”

話還沒說完,一道低沉的嗓音就在會場上空響起:“150萬。”

半路殺出個程咬金,拍賣師愣了一下,然後迅速反應過來,指着05號貴賓室的位置朗聲說道:“150萬美刀!05號貴賓室裏的貴賓出價150萬美刀!想一想,只需要150萬美刀,你就可以拍下一隻別人沒有的千年靈龜,獨一無二啊!換做是我的話,早就已經心動不如行動了!”

行動尼妹!眼底閃過一抹陰沉的陳志凡扭頭看向了05號貴賓室的方向,神念連閃中,他脣角一抹冷笑的又叫起了價:“200萬!”

05號貴賓室裏,安德烈看着懷特又按下了競價器,不由搖了搖頭說道:“我說你小子這是玩上癮了對吧?小心再砸自己手裏,未必然你還想養一隻烏龜不成!”

壞笑不已的懷特扭頭說道:“不怕,就這一次了。就算那該死的傢伙不加價了,我也可以拍下來送給那些老傢伙們燉湯補補身子嘛。”說完之後,他對着競價器叫道:“210萬。”

“210萬5000。”從神念感知裏知道那個紅頭髮的小子擡價的心不是很強烈,陳志凡膈應人似的只加了5000美刀。

同時心裏一陣發狠,那傢伙要是再敢擡價的話,他就不拍了,等拍賣行結束後直接去搶。尼瑪三番五次的一再挑釁,泥人都還有三分火氣呢!惹毛了大爺我,乾脆讓你們裸着離開扶桑!

“210萬5000?”一聽到這個價,懷特就糾結了,到底是接着拍呢,還是就此收手。一旁安德烈靜靜看着他,既不開口阻止,也不說話支持,反正油畫已經到手,隨便怎麼玩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算了算了,看來老傢伙們是沒有那個口福喝上烏龜大補湯了。”搖了搖頭的懷特嘴裏咕噥着,手指離開了競價器。

看到千年龜的競拍價已經超過拍賣行估計成交價的兩倍還要多,拍賣師決定見好就收,依照着程序又吆喝了兩聲後,“啪”的一下就砸下了拍賣槌。

09號貴賓室裏,陳志凡轉身就往門口走。金雀見狀,奇怪的問道:“大凡哥,你去哪裏啦?”前者頭也不擡的回道:“去交錢拿烏龜啊!千年的活物,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呢。”

指着一側牆壁上的呼叫器,金雀撇嘴:“大凡哥,你忘了這裏是哪裏了嗎?貴賓室耶,有什麼事情,招呼拍賣行一聲就行,足不出戶就能辦妥一切事宜。”

“我就是一個小土鱉,以前又沒參加過這麼高大上的拍賣會。”望了一眼牆壁上掛着的呼叫器,陳志凡自嘲不已。

某青年打開呼叫器,對着它把自己的要求提了不到五分鐘,門外就響起了一連串清脆而有序的敲門聲。夜刃離得最近,幾步邁過去打開門後,一行好幾人魚貫而入。

正當拍賣行一名管事經理帶着手下跟陳志凡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的時候,05號貴賓室裏,安德烈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咦?史密斯叔叔,剛剛我們不是才通過電話嗎?”接起電話,安德烈疑惑的問了一句。接下來的時間裏,聽着電話那頭的聲音,他臉上神色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掛斷電話後,還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一旁懷特一臉好奇的問道:“史密斯叔叔跟你說了什麼?怎麼你的臉色看起來就像是被十個小妞給幹了一夜似的!”

“粗魯!”鄙夷的噴了同伴一聲,安德烈又哭喪着臉說道:“懷特,告訴你一個壞消息,我們,看清楚我的口型,是我和你,馬上就要破財了!”

“破財?”懷特一臉的不相信,“到底怎麼回事?你給我說清楚。”

揚了揚手上的手機,安德烈有氣無力的說道:“剛剛史密斯叔叔打電話過來說,馬上紫櫻花就要上拍一幅自畫像,要求我們兩個無論花多少錢,都一定要把那幅畫給拍下來。”

“自畫像?什麼自畫像?還有,史密斯叔叔憑什麼讓我們一定要把那畫給拍下來?帳算誰的?”脖子上青筋直冒的懷特扯着嗓子連聲追問。 「幻,幻靈境界?真的么?」夜冰依眼睛一亮!雙眼放光,天啊!她一直知道他很厲害,但是沒想到帝玄胤居然已經厲害到了這種地步。

帝玄胤笑了笑,「說起來我也沒這麼快要突破,主要還是因為他們讓我受了傷,激發出來的。乖,你替我看著門,我現在就開始準備,盡量早一點突破。」

「好!」夜冰依激動的點了點頭,看著帝玄胤慢慢進入打坐狀態,她眼睛一眨不眨的守在門口,守著他。

心中閃過一抹愧疚,咬了咬牙,她一定要儘快變強,不要再拖他的後腿,這次帝玄胤受傷了,還是因為她太弱,不能與他肩並肩,還要讓他分心。

夜冰依在愧疚中,不知不覺的托著下巴睡了過去。

但她的身體卻充滿戒備狀態,若是誰要闖進來打擾,她可以立即醒來。

一輪弦月高高掛起。

月色皎潔,門口女子靜靜地坐在那裡,頭一點一點的打著盹兒,好像小雞啄食一般。

她的身體始終端坐著,守護的姿態,帝玄胤睜開一雙瀲灧的紫眸,輕輕地走過去。

眼中閃過一抹憐惜,將她慢慢的抱起來,但帝玄胤的手還沒有伸開,夜冰依便猛然驚醒,一把長劍橫在了帝玄胤的脖子上。

睜開眼睛看到帝玄胤,夜冰依頓時驚訝的急忙收回了手中的劍,笑嘻嘻道,「你這麼快就醒了,怎麼樣,有沒有突破成功?」

看著夜冰依亮晶晶欣喜的眼眸,帝玄胤眼中閃過一抹柔意道,「只需要和他的一戰,便可妥妥的突破,準確的來說,千邪皇有可能便是我踏入幻靈境界的一塊踏腳石。」

帝玄胤一邊說著,一邊將夜冰依抱進懷裡,然後將她放在床上,自己也躺床了上去,將她嬌小的身子整個拉進懷中,為她暖著。

「小胤胤,你簡直太棒,太厲害了,這麼年輕的幻靈境界!」夜冰依從心眼裡為帝玄胤高興,因為他強大了,對她也好啊。

可是……眼中不由閃過一抹黯然,她一定要好好的變強,盡量縮短她們之間的距離。

帝玄胤修長的手指點了點她的眉心,捧住她的小臉,開始一點一點的親吻下來。

夜冰依纖長的睫毛輕顫,靜靜的躺著,沒有動,因為她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她們這樣相處方式,幾乎每次在一起,晚上睡覺的時候,帝玄胤都會先溫柔的親她,然後抱著她睡覺,或者再……做些別的。

突然,夜冰依抓住了帝玄胤的一根手指放在手心,緊緊的握著,「小胤胤,那些人怎麼辦?」

眼中閃過一抹狡黠,她總不可能真等著被那些老傢伙來宰!

帝玄胤看著她亮亮的眼眸,挑眉輕輕地吻了吻她的眉眼,溫柔的說道,「依依有什麼好主意?」

夜冰依笑著勾著他的脖子,這人怎麼看得出來,她有主意了呢?不過帝玄胤猜的沒錯,她還真……有一個餿主意。

點點頭道,「風凌和九辰他們倆回來了吧,讓他們幫我辦點事情。」

一個時辰之後。 一個時辰之後。

「小胤胤,我估計半個時辰左右完成任務。」夜冰依在帝玄胤的臉上親了一口,轉身,和九辰風凌他們消失在院落當中。

夜涼如水。

三道身影迅速的摸進客棧當中的廚房中,隨後便傳來乒乒乓乓的一陣響動。

「夫人,這個怎麼弄?」

「哎呀,夫人,這個,這個你小心點。」

「夫,夫人!阿嚏!這個好毒啊!」

「啊!懊!阿嚏阿嚏阿嚏!」

小半個時辰后,夜冰依一臉黑線的看著眼前兩個笨手笨腳的大男人,他們還在手舞足蹈的搞破壞。

夜冰依嫌棄的揮了揮手,「去去去,你們兩個一邊去,還是我自己來吧!」

再讓他們兩個幫忙,她今天晚上都煉製不成了。

一抹黑色的身影悄聲無息的落在了院落當中。

千邪皇聽著格外寂靜的房間,不由皺起了眉頭,心中暗道,帝玄胤此人狡猾多變,如今房間沒有一絲動靜,他……該不會是逃跑了吧?

帝玄胤在床上盤膝而坐,聽到外面的響動聲,睜開眼睛里,眼中閃過一抹擔憂。

依依去了那麼久,怎麼還沒有回來?

外面的氣息依舊存在。

千邪皇站在外面,聽著靜悄悄的房間,心中疑惑滔滔不絕。

帝玄胤該不會真的跑了吧?

他和那個女人,從下午回來一直睡到現在,怎麼可能這麼能睡?

正在千邪皇疑惑之間,突然聽到帝玄胤的聲音響起,「千兄,來了為什麼不進來坐坐,你有事么?」

千邪皇的臉一黑,他哪裡是不進去?他只不過是不想再看到那個令人討厭的女人,聽到帝玄胤的聲音,他便放心了。

畢竟找到他真的不容易。

冷冷的說道,「不必了,我沒事,只是隨便走走。」話落,千邪皇轉身就離開了。

只要確定帝玄胤的人還在這裡,那麼他便沒有什麼牽挂了。

不過,很快,千邪皇又重新轉過身回來。

眼中閃過一抹狐疑,「帝玄胤,你們今天晚上為什麼不起來吃飯。」那個女人是個豬么,難道她還在睡覺,為什麼沒有聽到她的聲音呢……

房間中,帝玄胤聞言眯了眯眼,瀲灧的紫眸微微一動,隨即輕輕推動床板,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一邊調笑道,「依依懶床不想起來,不如千兄大好人順便再好人做到底,把飯給我們端進來如何?」

千邪皇聽著裡面那曖~昧的聲音,臉色瞬間漲紅,大罵一聲,「你們……無恥!餓死你們算了。」

帝玄胤哈哈哈大笑出聲,「這怎麼能說是無恥呢?你是沒有媳婦不知道這其中的樂趣呀。」

千邪皇:「……」

「不過千邪皇,我還奇怪了,憑藉你的樣貌和實力,想找女人,應該不難,為何你還是單身一枚呢?不如讓我來給你牽牽線如何?」

「無恥!」門外發出一道巨響和一聲暴喝,隨即危險的氣息慢慢消失。

帝玄胤也停下了動作,心中擔憂。

神祕老公不放手 夜冰依怎麼還沒有回來。

很快,窗口傳來一聲震動,帝玄胤急忙轉過身,熟悉的絕色面容朝著他撲過來。 看着同伴鼻孔翕張,一臉怒氣衝衝的模樣,安德烈遞出手上手機,看着他淡聲說道:“你可以打電話問史密斯叔叔啊。”

懷特搖頭,不自禁的縮了縮脖子:“我纔沒那麼傻!只要一想起史密斯叔叔那張冰山臉,我心裏就止不住的冒涼氣。”安德烈撇嘴說道:“你不是有情緒躁狂症嗎?還會怕史密斯叔叔?”

懷特擺手,一臉心有餘悸的說道:“能別提這個嗎?你忘了以前我躁狂症發作的時候,史密斯叔叔是怎麼對付我的麼!算了算了,他是老大他說了算,花多少錢都算是我們給他的聖誕禮物了。對了,記得花的錢我們一人出一半。”

“我像是那種佔你便宜的人嗎?”安德烈挑了挑眉。隨即一抹憂慮悄然襲上了他的眼角:“不過我擔心幼龍會社那人,會不會在拍賣的時候找我們麻煩?”

“你說09號的那個傢伙?”臉上浮現出幾許憤怒的懷特比出了一個攻擊的動作說道,“他要是找死的話,就儘管來!”

時間回撥到大概五分鐘前。

三樓執行董事的豪華辦公室裏,大江錦川坐在豪華的大班椅上,手上按着手機,正在打着電話:“史密斯董事,實在是抱歉的很,我這邊也是突然發現的那幅畫,但是我一得到確切消息,就立刻給你打了電話。好好好,以後有什麼好東西,我一定提前通知你,再見。”

掛斷電話,剛纔還是一副笑臉模樣的大江董事,隨手把手機扔在桌上後,嘴裏一聲冷笑輕聲自語:“不夠意思?哼,要是夠意思的話,我拍賣行豈不是要關門歇業了!算計的就是你們這些世界大財閥的人,要不然我又哪裏去找資源來發展壯大我紫櫻花?”

幾分鐘過後,任由金雀手上握着那張黑卡同拍賣行方進行交接的陳志凡,一邊逗弄着玻璃箱裏的烏龜,一邊眉角帶着幾許狐疑的“看”着05號貴賓室裏的兩個傢伙,鬼鬼祟祟的跑到了02號貴賓室。

拍賣臺上,拍賣師“啪”的一下砸出了手上的拍賣槌:“恭喜07號嘉賓,以35萬6000美刀的價格,拍得海王眼一對!下面有請倒數第三件拍品《神祕男人的自畫像》!”

很快,臺上就出現了一副近人高的巨大畫幅,一個男人,短髮,藍眼,四肢健壯。身上服飾很是古怪,粗略去看,就像是批了一層輕紗般。最奇特的是,無論觀看者站在任何的方向,畫上的男人那一對藍汪汪的眼珠子都像是在看着你似的。

02號貴賓室裏,安德烈在向原主人,一位同樣來自美帝的大富豪笑了一笑後,起身看着樓下臺上的那幅畫驚詫地說道:“懷特,你快過來看看,那幅畫上的男人,跟史密斯叔叔是不是很像?”

緊挨着一位身材誘人大美妞坐着的懷特聞言一臉不耐煩的說道:“長得跟史密斯叔叔一樣?那就把它拍下來帶回去拿給史密斯叔叔看就是了。你說對吧,賽琳娜?”

臺上,拍賣神祕男人的自畫像,遭到了預料之中的冷場。拍賣師心裏謹記着之前大江董事的吩咐,一點都不着急的簡單幾句介紹了畫像後,拍賣槌一敲,宣佈競價開始。

“起拍價20萬美刀的神祕男人自畫像,難道就沒有懂行的來賓競價嗎?仔細看他的眼睛,是那樣的深邃神祕,似乎即使你站在天邊,他也能看見你一樣。”竭力調動着臺下衆人競拍情緒的拍賣師,不斷揮舞手臂朗聲說道。

奈何臺上這幅畫,實在是奇的有點詭異。哪怕是擁有着殭屍之身的陳志凡,在盯着畫上男人的眼睛看時,都感覺有一股涼氣從腳後跟一直竄到了後腦勺。

就在拍賣師心裏哀嘆今晚第一次流拍即將出現在自己手上時,樓上02號貴賓室裏忽然傳出了一道低沉的嗓音:“21萬。”

“21萬美刀!02號貴賓出價21萬美刀!”瞬間來了精神的拍賣師指着樓上大聲說道,“看來神祕男人還是得神祕的貴賓才能欣賞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