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她沒有告訴琳琳,琳琳也不知道景琛受傷昏迷了這麼久。

所以貝蒂想的是,等景琛醒來了,讓他自己把琳琳追回去!

「琳琳的性子不一定會再接受景琛。」陸錦煜給貝蒂潑了點冷水。

當初景琛為了復仇,把琳琳傷的那麼慘。

現在復完仇了,想追回去?

似乎不怎麼容易。

況且,琳琳如今已經長大了,再不像以前那單純容易被騙的性子,不是景琛想追就能追上的。

貝蒂也知道點,看來景琛追妻的路不好走了……

吃完了早餐,貝蒂就打算陪著女王去看幻島風景。

女王剛從座位上站起來,就一陣眩暈襲上來,她控制不住的往後退了一步,差點栽倒。

貝蒂嚇了一跳,還好站得近,忙上前扶住了,緊張問道:「姑姑怎麼了?」

傑里邁亞也從餐桌上繞了過來,眸子里壓抑的是怒意和緊張。

女王又伸手揉著太陽穴,坐回了椅子,語氣淡然,「沒事,可能是坐久了……」 ?然而方塵的臉卻陰了下來,那是因為,前方濃霧之有隱隱的法術爆炸聲以及野獸的咆哮聲傳了出來。

這還真是巧了,方塵看了一眼程婉瑩,示意她跟緊點,然後二人順著崎嶇的荒山快步朝下奔去。

越朝下走時,霧氣便越是單薄,已經能夠看到稀疏的樹影了。奔了約莫兩三里路,打鬥聲已經十分清晰了。兩人放慢了腳步,再朝前走了數十丈,繞過一塊四五丈高的大石,便赫然看到,淡淡的霧氣之,四五人正圍著一隻身高丈五、渾身生滿黑色石質硬刺的怪物攻打著。

那怪物正是噬岩魈,它身軀高大但卻失之靈活,手揮舞著的一根粗大石棒,而那四五人則身上很明顯都加持了遁風術、疾行術等法術,進退之間極為靈活。噬岩魈手的石棒看似威力巨大,揮動之際發出可怖的破空之聲,然而它忙活了半天卻是一個人都沒打到。

而那幾人則是將各色法術傾瀉在它身軀之上,它那一身岩甲雖然堅硬,卻也禁不住如此的狂轟濫炸。雖然這些法術以一階為主,偶爾也有二階的,但是數量多了,效果也是很明顯的。

看這幾人服飾,居然都是太和宗的,修為在練氣四層到層之間,方塵便沒有了任何心理負擔,也不躲藏,大大方方便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鼓掌笑道:「幾位道友真是好興緻!」

為首一人乃是一名手持二階品斬雪刀的白衣修士,在場之人以他修為最高。他一邊指揮眾人圍攻那噬岩魈,一邊關注著周圍情形,然後他便看到方塵施施然走了出來。

在他眼裡,方塵走路的姿勢動作都是討厭的,更不用說他臉上那懶洋洋的笑容了。而方塵膽敢如此明目張胆地走出來,說話還那麼囂張,很明顯就是借了他身後程婉瑩的勢。因為程婉瑩赫然已經是練氣七層修為了。她還是在來到星羅宗之後,得了方塵供養諸般修鍊之物,前些天才剛剛突破的。

練氣期前三層為練氣初期,第四至第層為練氣期,后三層則是練氣後期,每一個小境界之間的差距遠遠小於大境界之間的差距,因此練氣四層修士和練氣層修士之間的實力對比,遠遠小於練氣層和練氣七層修士之間的實力對比。因此方塵自覺有程婉瑩撐腰,如此囂張也是合情合理。

在持刀修士眼裡,方塵便是徹頭徹尾的狐假虎威了。他自覺只要伸出一個指頭一捅,就能將方塵擊倒。然而方塵身後那女子也同樣只要一個指頭就能把他捅倒。

看著方塵越走越近,持刀修士冷冷地道:「你們是誰?這裡太和宗辦事,識相的給我站遠點。」

方塵嘿嘿一笑,道:「太和宗?沒聽過!」

方塵身後的程婉瑩卻很不合時宜地來了一句:「太和宗的人都很兇,殺了他們!」

方塵差點笑出聲來,這幾個月以來,程婉瑩已經如同牙牙學語的小孩兒一樣,偶爾能蹦出幾句話來,往往讓他忍俊不禁。

持刀修士身後那幾人卻是不敢分心,加緊了圍攻噬岩魈。

方塵一眼便看出,這噬岩魈身上石甲還有大半完整,以這幾個人的攻打進度,沒有半個時辰,估計是打不死這噬岩魈,而且還要防備它情急之下,拼著靈力損耗使用土遁術逃走。因此他也不著急,慢慢套套這人的話再說。

他點頭道:「正該如此,不如我們就坐在這裡等著,等他們和噬岩魈兩敗俱傷的時候,我們再上前漁翁得利!」

程婉瑩像模像樣地點頭道:「殺了他們!」

旋即她嘴巴一裂,露出招牌的傻笑來。

持刀修士先是一呆,然後便被無限的屈辱之感包圍,他居然被一名神志不清的傻女人威脅了,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時候,他剛才居然還生出了畏懼之感。

這讓他情何以堪!

下一刻,他發出氣急敗壞的叫聲:「分兩個人過來,給我殺了他們!」

不知不覺之間,啊居然也在學著程婉瑩說話,然而這讓他更加憤怒了。

圍攻噬岩魈的四人之登時有兩人奔了過來,左邊那人手持二階下品浮萍劍,右邊那人則是拎著一桿二階品火雲槍,連同持刀修士一齊朝方塵衝殺了過來。

奔跑之,持刀修士手臂連揮,十幾枚巴掌長短的冰錐便激射而至,速度和力量居然都頗為可觀。

看起來,這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那使槍之人和使劍之人便要弱上許多,兩人在奔跑之際,都只能釋放出三兩個水箭火球之類的一階法術,卻沒有辦法如此人這般連貫。

程婉瑩猛然跳了出去,口念叨著:「殺了他們」然後隨手一揮,便是一道旋轉著的火焰輪飛射而出。

幾人登時齊齊駭了一跳,沒有聽說過瘋傻的女人還能釋放法術的,而且還是二階強力攻擊法術火焰輪,因為此法本身對修士的要求比較高,但是一旦使用好了,威力也是極大的。

使槍之人反應較快,猛然晃出一面玄冰盾來,卻不料那火焰輪居然一轉,從他身邊繞了開來,邊緣之處的火焰自其餘兩人身上劃過,登時熊熊燃燒了起來。

永不沉沒的星艦 那兩人驚地大叫,左邊那人急忙呼道:「師兄救命。」

右邊那人更是誇張,直接躺在地上就滾了起來,倒是很快就將火焰壓滅了。

方塵知道,程婉瑩雖然嘴裡說殺了他們,不過她動手還算是有分寸的。

持刀修士急忙甩出兩道水團,落在左邊那人身上,將火焰澆熄了。而後他惡狠狠地道:「我師兄很快就來了,你,你不要得意!」

方塵微微一笑,道:「恐怕你們等不及了。」

他朝程婉瑩揮了揮手臂,後者飛快地奔了上去,嘴裡還在碎碎念著,幾道火焰輪便飛了出去。這一次她可沒有容情,火焰輪其准無比地將三人手法器一齊擊落,而後一揮臂,一條紅色長索甩了出去,朝三人攔腰直纏而去。

這是二階上品法寶束身索,祭煉極難,然而祭煉成功后威力也是極大的,在對方沒有擁有屬性相剋且品階超過二階上品的法寶及法器之時,此寶幾乎無解。

三人拚命掙扎,卻仍然無濟於事,最終居然被這束身索纏在一起死死捆住了。隨著程婉瑩心念一動,那束身索一勒,三人登時齊刷刷暈了過去。

遠處和噬岩魈僵持的兩人大駭,無奈他們此時也是脫不開身,他們兩人也僅僅只能和噬岩魈維持個短時間內不勝不敗的局面,要迅速擊敗噬岩魈那是痴人做夢。而噬岩魈的攻擊也是落不到他們身上。

方塵看了程婉瑩一眼,指了指那邊兩人,道:「那邊還有兩個呢。」

程婉瑩用力點頭,飛快地奔了過去,火焰輪再次釋放而出。那兩人忙不迭地躲閃之時,方塵已經上前向那噬岩魈奔了過去。

還沒等方塵靠近噬岩魈,程婉瑩已經將餘下兩人也打暈了。

那噬岩魈適才被五人圍攻了半天,早已經憋了一肚子的怒火,此時見方塵徑直奔上來立刻大喜,手大棒橫著便掃了過去。

卻見方塵手金光一閃,那斷空劍已然亮了出來,嗤啦一聲,便將它那大棒直接斬斷,而後勢如破竹一般向它肩頭斜斜劈下。

噬岩魈雖然是妖獸,但卻也擁有極其敏銳的本能,它簡單的靈智能夠察覺出方塵那柄金光閃閃的長劍所帶來的巨大威脅,於是猛然怒吼一聲,身上有土黃色的岩甲生出,將它牢牢罩在其。

便是在適才面對幾人圍攻時,它也沒有使用岩甲術,因為它身上天然生成的石甲就是最好的防護。然而面對斷空劍,它已然生出「如果不使用岩甲術就無法抵擋對方一斬」的念頭。

刺耳的摩擦之聲響起,斷空劍深深地契入了噬岩魈肩頭,不僅將岩甲術直接擊破,而且將它身上原有的石甲也斬了開來。只是它身軀內部也極為堅硬,鋒銳無匹的斷空劍在斬入它大半肩膀之時,終於停了下來。

方塵暗暗嘆了口氣,知道自己修為還太低,無力發揮斷空劍的所有威力,若不然的話,再來兩個噬岩魈,也是一劍盡數殺了。三階品法器的威力,可不是開玩笑的。

他雙足如電般騰空而起,一腳踹在噬岩魈胸口,趁勢將斷空劍抽了出來,整個人向後翻去。

而後只聽得砰地一聲巨響,大地都略微震動了下,那是噬岩魈震怒之下,一拳頭砸下來,卻砸了個空。

眼見方塵跑遠了,它猛然怒吼一聲,伸手一揮,一隻西瓜大小的半透明石彈出現在它手,而後狠狠砸了過去。這石彈一經射出,便發出刺耳之極的破空聲,幾乎在脫手的下一瞬間便飛到了方塵身後。

百忙之際,方塵身軀猛然一側,將這石彈躲了開來,身軀轉了兩個圈子,再次撲了上去。

噬岩魈施展法術之後的一小段時間,是它身軀最脆弱的時候。剛才為了對付方塵不得不如釋放石彈及岩甲術,此時登時陷入了極為危險的境地。

重生女學霸超凶噠 金光閃爍之時,方塵已經一劍斬落。百忙之際,它伸出手臂一擋,只聽得嗤啦一聲,一條手臂已經被卸了下來。下一刻,斷空劍毫無滯礙地破體而入,自它胸口斜斜斬了下去。

嘩啦啦之聲,噬岩魈龐大的身軀終於倒了下去。

方塵收了斷空劍,暗道:「若非這柄上好法器在手,對付這廝還真有些麻煩。」

不說別的,只是它那一身石甲,方塵的絕大多數攻擊根本不會奏效。只要看看先前那太和宗五人的圍攻方式,就知道它的難纏了。

他飛快地將此物身軀剖開,自它腹將一枚土黃色的妖丹取了出來,放入一個玉盒,然後對程婉瑩道:「我們走吧。」

程婉瑩看了看那幾人,嘴裡道:「殺了他們!」 ?方塵滿心無語,說道:「幾個小角色而已,殺了也沒啥意思,將他們丟在這裡就行了。」

太和宗雖然和他不睦,然而畢竟也是大宗門,此次他和程婉瑩前來此間在宗門之也有人知道,殺了這幾人後消息極有可能泄露到太和宗,那就不美了。反倒是搶了東西后一走了之,對方也不好為了一個區區噬岩魈內丹來尋上宗門來。

這邊如同兩個小孩兒打架,你打他一拳或者踢他一腳,問題都不大,但是你拿石頭把他頭砸破,那對方家長多半就不幹了。

兩人順著來路朝回走著,剛剛踏入上方濃霧密集之處時,一直在前面探路的天鬼突然示警。

能讓天鬼示警的,至少也要是築基期修士。方塵立刻拉了程婉瑩,躲在一塊大石後面,屏住呼吸細細傾聽起來。

沒過多久,濃霧傳來女子的埋怨之聲:「為什麼跑到這般荒蕪的地方,這裡能有什麼好東西?」

聲音聽入耳,卻有幾分熟悉。

隨後又有一名男子說道:「我師弟幾人在這裡獵殺噬岩魈,我先前去接你之時讓他們先過來了。他們修為不夠,我想想還是有些不放心,就來看看。」

那女子哼道:「你光想著你師弟,他們那麼多人,還對付不了一隻煉體期妖獸不成?我這麼久才和你見一次面,你就不想想我的感受?」

那男子也覺得自己有些理虧,於是便低聲道:「你體諒我這一回,師尊讓我照顧好師弟他們,萬一有了什麼閃失,我給宗門也不好交代。」

隨後,那女子陡然發出「嗯」地一聲,然後便是唇舌相交的聲音。

方塵卻是猛然想起了這女子的身份,此女正是上一次同他一起參加劍閣靈脈會的蕭如雲,而那男子則是太和宗的倨傲青年,當日劍閣靈脈會時兩人便眉來眼去,如今果然勾搭到了一起。

而後有窸窸窣窣的脫衣聲傳了過來,沒過多久,那男子低吼一聲,蕭如雲發出舒暢帶著些許痛楚的長吟,接下來便是連綿不斷的啪啪啪聲了。

那男子一邊動作還一邊說著:「這荒山野嶺杳無人煙,在這裡做倒是別有一番感覺啊。」

蕭如雲只是大聲呻吟著,口不住催促著:「快點,再快點!」

方塵心大罵,只希望這兩人動作快點。卻不想那男子居然嘿嘿道:「我最近尋了一點陰陽合歡散,今天剛好試試!」

接下來便是更加激烈的聲音傳了過來。

方塵實在受不了了,眼看身邊程婉瑩一張小臉上寫滿了迷茫,他指揮天鬼悄悄飛了出去。

下一刻,天鬼對那男子悍然出手,在其一個衝刺之後的無限舒暢之將他拉進了夢境之地。

那男子只覺眼前一恍惚,剛才那身下容顏嬌美、呻吟聲悅耳無比的美人兒已經變成了一隻毛茸茸的大狐狸。那狐狸還回過頭來,朝他極為人性化地拋了個媚眼。

他發出驚天般的吼叫,無暇多想便已經一掌推了出去,同時整個人迅速向後跳去。

眼前再次一花,他已經置身在了濃霧之,只是剛才推出的巴掌卻收不回來了,正撅著雪白的臀部、趴在一塊大石上任由他在身後衝刺的蕭如雲猝不及防,被她推在屁股上,然後整個人狠狠撞在了那石頭上,一張嬌美的臉龐差點被擦傷。

極端舒暢之時突然被打斷,而且是如此詭異地打斷,蕭如雲立刻大怒,回頭叫道:「你幹什麼?」

那男子卻驚叫道:「狐,狐狸,我看到了一隻狐狸。」

他看著蕭如雲的眼神有些閃爍,不過隔著濃霧看不真切。

蕭如雲恨恨地道:「什麼狐狸,你有毛病吧。」

她登時沒了繼續玩下去的心情,一邊罵著一邊穿衣服。

那男子呆了半晌,才上前摟著她腰道:「蕭師妹我可能是最近修鍊出了些問題,總是會出現幻覺,你別生氣了好嗎?」

他絲毫都沒有想到會有人暗使壞。

九重行 好言哄了半天,終於將她哄地不再生氣了,兩人很快朝前而去。

方塵鬆了一口氣,暗道:「這蕭如雲似是對這廝已經死心塌地了,也不知道會不會做出什麼對宗門不利的事情來。」

不過他一向懶得管這種閑事,也只是想想便算,拉了程婉瑩很快便走遠了。

回到宗門之時,他居然在山門前碰到了白曉光。但見這廝一臉憂心忡忡的樣子,東張西望著不知道在找什麼。

見到方塵之時,他本來不想打招呼地,不過很快便想到方塵如今身份也是內門弟子了,於是勉強擠了個笑容出來,道:「方師弟,你可曾見到蕭師姐?」

方塵一愣,然後才想起,蕭如雲在這短短的年許時間已經踏入了築基初期,因此白曉光必須叫她師姐了。他心頭湧上極為詭異的感覺,說道:「並未見到。」

白曉光點了點頭,有些失魂落魄地朝前行去,背影竟然透著幾分凄涼。

返回住處以後,方塵便開始著手煉製十方天陰劍之正前方之劍。煉製的第一步,便是以水煉之法使浸潤天一重水,所謂水煉之法,說白了就是水煮了。

方塵弄了一隻大鼎,架在了地火孔上,將三十斤地火精鍊的上品精鐵放了進去,然後加了滿滿一鼎的清水,慢慢煮了起來。

一邊煮一邊加水,煮了整整一日,方塵才鄭重其事地將天一重水取了一瓶出來,朝那清水滴了進去。

但見一滴漆黑如夜的液體自瓶落了下來,浸入那滾滾沸水時,竟是直接在其沉了下去,然後落在其水底的精鐵之上。

方塵控制著地火的火力,一**的地火舔舐著大鼎的底部,那天一重水也慢慢散了開來,最終化為一層水膜,籠罩在所有的精鐵表面。

如此持續了三天,天一重水終於徹底浸入了精鐵之。

接下來的一個月,方塵都在忙活這件事情。好在水煉之時的操控不是很麻煩,他同時還能做點其他事情。

水煉完成之後,第二步便是鍛打了,這也是整個煉製過程最艱難的一步。浸潤了天一重水后重量達到四百斤的上品精鐵,要一直精鍊到二十斤,然後才能開始下一步的打造。

若非是想到十方天陰劍的強大威力,方塵早就罷手不幹了。

第二步的鍛打一直持續了半年才完成,此時他的修為已經臨近練氣層了,而北斗煉神訣第三顆神魂種子天璣已然徹底恢復了。天鬼在夢境之地持續吞噬夢魘,同時又得方塵至陰靈力滋養,終於進階了。它的體型達到了一尺長短,並且能夠不需方塵陪同,獨自隨時進入夢境之地狩獵了。這也標誌著方塵的天鬼入夢訣修鍊到了第二層。

只是接下來突然發生的一件事情徹底打亂了方塵的計劃。

這是一張金色的帖子,上方書寫著一個大字「鍛」,帖子是何不平派人送來的,這是來自萬華山第一宗門華宗的帖子,意思是要邀請太和宗十名最擅長煉器之人前去協助打造某大型法器。

當然,帖子的口吻是居高臨下且咄咄逼人的,那是因為華宗實力強大,對不管哪個宗門,發函的口氣都是如此。而所謂的協助煉器,實際上便是抓苦力了。作為萬華山大宗門最強大的宗門,華宗時常做出這種事情,其他幾個宗門卻無力抵抗,只能順從。

星羅宗被分配了十個煉器的名額,這是苦差事,負責分配名額的何不平自然就想到了方塵這個刺頭兒,於是就拖他下水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