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可能性很大,只能這樣說。

當然,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證,也許女人傷勢太重了,真的去療傷了。

王陽沒有等多久,大概九點多,幾輛豪華的商心務車停在了大門前,蕭月從車上下來。

見到,蕭月很驚訝,滿臉的疑惑不解,王陽出現在這裡,她是絕對沒有想到。

「不要問,你們要幹什麼就幹什麼,就當我不存在就行!」

王陽先一步開口,很認真,面無表情。

蕭月愣了一下,重重的點點頭。

王陽跟著上了車,見到了蕭虎和蕭昊,重複之前的話。

三人沒說話,點了點頭。

進入別墅之中,三人就當沒看見王陽一樣,該幹嘛就幹嘛。

跟著回來的還有幾位私人醫生,幾個護士,為了照顧蕭虎這樣的大人物,他們是寸步不離。

王陽在別墅里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怪異的地方,又回到別墅的大廳。

王陽已經說了,讓蕭虎盡量呆在空曠的地方,盡量不要獨自一個人呆著。

蕭月蕭昊也是一樣。

蕭虎在大廳里處理公司的事情,向王陽投來了詢問的目光。

王陽知道他想問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老爺,吃飯了!」

一個年老的保姆走了出來,王陽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掃了一眼,沒有說什麼。

「一起?」

三人坐在了桌子前,偌大的桌子以坐十幾個人,現在只是坐了三個人而已。

王陽無聲的搖搖頭,沒有說話。

三人也不勉強,他們知道,王陽現在有事做,雖然他們不知道王陽要做什麼,但肯定是很嚴重的事情。

大家庭就是大家庭,三個人吃飯,桌子上擺滿了一桌子的菜,每一道都是佳品。

十幾個保姆站成一隊,隨時為三人服務。

皇帝公主一樣的待遇。

王陽只是干看著,說不羨慕是假的。

「這牛排,怎麼那麼硬?刀子都划不開,是用了幾十年老母牛的肉嗎?」

蕭虎皺著眉頭,不怒自威,看向十幾個保姆。

十幾個保姆可謂是被嚇了一跳,年邁的老婦人走了過來,接過蕭虎手上的刀,在牛排上劃了划!

確實!

牛排很硬,划不開!

「算了,我不吃這個了!」

蕭虎擺了擺手。

老婦人卻沒有要把刀放下的意思,還是握著刀,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面無表情,一眨不眨的看著蕭虎。

王陽立馬發現了不對,走了過去。

也是這時,老婦人把手中的刀高高舉起,對準蕭虎的腦袋。

猙獰,怨恨,不甘,殘忍!

老婦人瞬間就變了一個人,猶如一個厲鬼。

蕭月蕭昊倒是發現了這個情況,只是一切都晚了,他們離得太遠了。

蕭虎抬起頭,眼睜睜的看著寒光閃動的刀對著自己刺下來。此時被賈琅一巴掌呼倒在地的玉嬤嬤,整個人還都處於不可置信的狀態。

那個賈府內默默無聞、小透明似的庶子少爺,平日裏只知道苦讀聖賢書的書獃子似的人物,竟然能做出這麼強硬的舉動了來。

院落內的兩個老婆子和與玉嬤嬤的兒媳婦兒,見了如此的情景和情況,立馬小跑了過來,三人並著一起攙扶起

《在紅樓里穿越諸天》第七十二章又是被打臉的玉嬤嬤府門處忽而喧嘩起來,聲音越來越大,一道道身影掠出,然後城防軍也出動了。

安染拉開門,語氣不耐道:「吵死了!去問問怎麼回事!」

穆妍小跑著打開院門,拉著一名急匆匆路過的僕役,問道:「道友,請問發生了什麼事?」

那僕役扭頭,一眼便看到她的身後,院子主屋門口一臉不耐的安染

《一路渡仙》第一百八十四章墨淮的針對 「嗯,我跟我朋友出來逛街,剛好遇到了凌軒,就一起吃個晚飯而已。」

說完這句話,路棉心突然就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勁似的,她為什麼要跟喬夜宸解釋這些東西呢?就好像她是他的誰一樣。

不過算了,反正說都說出來了,現在想要咽回去,也是不可能的了。

反正無論是凌軒還是夏夏,都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了。

雖然夏夏知道喬夜辰是被思甜陷害的,才會曾經做了那麼多傷害路棉心的事情,但是只要想到他寧願相信別人,也不願意相信路棉心,她對喬夜辰就沒有太大的好感了。

她甚至覺得喬夜宸是配不上路棉心的。

喬夜宸坐在了祁軒身邊的沙發上。

兩大美男坐在一起立刻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力,這好像是最亮麗的風景線一樣,即便窗外的夜景再美,也不如這兩個男人吸引人。

很快就有人將他們兩個認出來了,一個人坐在那裡可能還不覺得什麼,兩個人坐在那裡就實在是太顯眼了,立刻有人就知道他們兩個就是國內鼎鼎大名的兩大富豪。

而坐在對面的兩個女人,自然被人才想到是他們的女朋友,或者是來相親的。

此時的路棉心已經沒了什麼興緻,看了一眼時間,時間也不早了,反正飯也吃完了,就該離開了。

「要不今天先這樣吧,凌軒,謝謝你的這頓飯,我還要回去照顧孩子,那就先回去了。」

喬夜宸其實還想跟路棉心有更多單獨相處的機會,立刻說道:「你不用那麼早回去也可以,他們兩個在家有保姆帶著,我已經跟保姆交代過了。」

路棉心說話依舊是冷言冷語的,好像是沒有任何感情的機器人一樣,「保姆帶孩子跟自己的爸媽帶孩子怎麼一樣呢?難得我今天有時間,肯定要抽一點時間,陪他們聊聊天玩一下的。」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

「但是我沒有開車,我的東西還在你家裡呢,就順路吧!」

路棉心也沒多說什麼,最近他都住在她家裡,就算東西在她家裡很正常。

路棉心看了一眼夏夏,「夏夏,我送你回去吧!」

路棉心從這裡回家的路跟夏夏家不是一個方向的,夏夏也不想麻煩她,反正現在時間也不是很晚,她自己坐地鐵可以回去的。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又不順路,而且現在時間這麼早,我自己還想逛一會兒呢!」

路棉心也沒勉強她,「那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明天見!」

「好,明天見!」

於是喬夜宸剛坐下,就站起身跟著路棉心回家了。

此時,餐桌上就只剩下夏夏和凌軒兩個人了。

夏夏想著兩個人也不熟,就沒必要在這裡尬聊了。

而且她也知道凌軒並不是對她有興趣,而是對路棉心有興趣,今天他們兩個聊天的話題,她都很難插得進去,他大多數都是跟路棉心聊天的時候多一點。

「凌少,謝謝你的款待,那我就先走了。」

凌軒也跟著她一起站起身,「你打算再逛一會兒嗎?」

夏夏點了點頭,「這邊晚上的夜景很漂亮,我想到處走走,出去吹吹風,我已經很久沒來這邊了,即便過來也大多數就只逛商場而已。」

「那我陪你吧!」

紫筆文學 某餐廳。

丹尼爾冷著臉坐在那,垂下眼,不想和達倫·翁托爾對視。

達倫笑眯眯的打量周圍的景色,又將目光轉回來。

「堂弟,我說的事情,你考慮清楚了嗎?」

面上帶笑,他心裡卻有些焦躁。

達倫到達華國已經有三日,期間只成功一次聯繫上丹尼爾。今日還是他帶著保鏢堵住丹尼爾,否則都沒機會和他坐下來聊天。

這個總是被欺負的堂弟似乎變了。

「戴維已經被除名,爺爺奶奶也開始重視你,只要你回來,立馬可以進入集團工作。哪怕你不想插手集團的事情,我們也有許多項目可以交給你,你不是最喜歡珠寶設計了嗎?」

若是以前,丹尼爾可能會被說動,畢竟曾經的他懼怕又渴望親情。

可現在,他將達倫的話翻譯了下。大意是,回來給我們翁托爾打工吧!

誰樂意做打工仔?

丹尼爾冷下臉,重複道,「我不回去。」

達倫咬牙,他偏頭朝著幾個保鏢點頭。

哪怕是動粗,他也得將丹尼爾帶回去。

一來,可以成功完成祖父母布置的任務,二來堵住悠悠之口,此外還可以膈應其他對手。

就在這時,一道奶乎乎的聲音傳來。

「丹尼爾,你怎麼在這呀?」

達倫眼睜睜看著適才還陰鬱低沉的堂弟露出一抹笑,驚喜的看向發出聲音的人。

他蹙眉,順著丹尼爾的目光看過去,看到一個小胖子,小胖子手裡抱著一個松鼠玩偶,還有一個在夏日也穿著長衫馬褂的年輕男人。

小奶娃笑眯眯的揮手。

「丹尼爾,樂樂過來吃飯飯啦,你要和樂樂一起嗎?」

表妹和堂哥,根本不用選,他肯定跟著妹妹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