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候的電話,夏北本不想接,可一看來電顯示,夏北毫不猶豫地接了。

「塵哥。」

初匯大廈樓上,楚塵的手裏還拿着窺天貝,氤氳霧氣上,此刻還在呈現著剛剛發生的那一幕……「華夏那台儀器的北塵解毒丹已經被掉包了,其餘八台儀器,看來都已經被金通醫療收買。」

這根本就是一場試圖矇騙世人的比試。

夏北的瞳孔輕微,看着恩彼斯那張虛偽的笑臉,低聲說道,「塵哥,你放心,我們有第二手的準備。」

掛斷電話之後,夏北的目光看向了小勇。

小勇當即明白了過來,猛拍腦袋,匆匆忙忙地走出來,「夏總,糟糕了,我剛剛把葯拿錯了。」

人群頓時響起了一陣輕微的嘩然聲音。

也有人啞然失笑。

「北塵的員工,也太不靠譜了吧,這種時候,還能夠出這麼低級的錯誤?」

「由此可見一斑,北塵解毒丹,恐怕要令國人失望了。」

「北塵夏總,這下該如何向全國人民交代,丟臉丟到家了。」

眾人議論紛紛。

沒有人注意到,恩彼斯的面容卻是漸漸陰沉下來。

他絕對不相信是北塵的工作人員操作失誤,而是對方已經察覺到了北塵解毒丹被掉包。

這對於恩彼斯而言,有兩個不好的訊號。

第一,北塵方面,他們對自己的解毒丹真的有信心。

第二,既然拿錯了,他們肯定會重新安排,那麼,已經被裝入了儀器的藥品會被拿出來,他們沒有時間和空間去做二次掉包。

那麼接下來,只有比拼真正的解毒能力。

「真該死。」

恩彼斯想起了北塵夏總剛剛接到的這個電話,不由得回頭盯着這群檢測機構的專家。

這些專家們心高氣傲,這一次金通出了令他們沒法拒絕的價錢,讓他們演一場戲,可現在,恩彼斯猜測,這些人說不定收了錢之後,又背地裏暗暗捅金通醫療的刀。

一定是這樣!恩彼斯暗暗決定,假如今晚的比拼在這個環節上出現問題的話,他也一定不會讓這群傢伙好過。

恩彼斯板着臉,接下來,夏北果然提出了要重新更換北塵解毒丹的樣品。

北塵的員工已經主動走出來承認錯誤,說自己拿錯了葯,諸多檢測機構的專家們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可此時,來自格蘭英的專家魯尼的面容明顯有些不自然了。

面對這種情況,他顯然沒有準備。

誰能想到,這麼關鍵的時刻,北塵方面,居然會把葯也拿錯了。

幾名專家面面相覷。

這一次,為了保證樣品沒有問題,北塵夏總將那位犯錯的員工狠狠地訓斥了一頓之後,親自將藥品帶過去,並且親眼看着樣品被放入了檢測儀器當中。

檢測開始。

對於很多人而言,這個插曲只是北塵出了一個窘況罷了,當檢測開始之後,都在期待着最終的結果。

恩彼斯也重新坐了下來,目光陰冷。

深吸了一口氣。

他仍然對自己的萬能基因解毒藥水有信心。

天底下,怎麼可能存在解毒藥水達到百分之九十八的解毒丹,尤其是,北塵製藥的售價還定在這麼低廉的情況下。

一定有問題!恩彼斯堅信這一點,抬眼看去,神色微怔。

卡澤亞已經消失不見了。

火神局方面,已經開始行動。

恩彼斯有種莫名的心跳加劇的感覺。

他突然間想到,火神局會不會在完成任務之後,離他而去……不過,當恩彼斯看見梅麗娜還在的時候,內心安定了不少,梅麗娜還在,火神局就不會先走。

人群之中,有個女子在奮力地擠開人群,試圖朝着前面走去。

「對不起,請讓一讓,謝謝。」

一張年輕的外國女子面孔,神色焦慮,試圖擠進去,可廣場的人實在太多了。

「小姐姐,別擠了,誰都想往前面去啊。」

「一個女孩子家,還是在外面好好待着吧,再往裏面擠,小心別有用心的人占你便宜。」

「還是個外國的小姐姐啊,是不是跟金通醫療團隊有什麼關係?」

這個女子正是莉莉莎,前往華夏的時候,遊船遭遇變異鯊魚群的圍攻,當時是楚塵救了她們。

莉莉莎的神色焦急,「我有急事,想找楚塵。」

莉莉莎打聽過了,北塵製藥公司跟楚塵有關係。

「楚大俠可不在這裏……他老婆倒是在。」

有人善意提醒,看着莉莉莎的眼神顯得有些怪異。

論身姿,莉莉莎也是美女級別,在這種情況下奮不顧身要衝進去找楚塵,難免不讓人聯想到一出精彩紛呈的家庭倫理劇……「那我就找楚塵的老婆。」

可是,不管莉莉莎怎麼努力,都沒法擠進去。

她高喊楚塵的名字,同樣不起作用。

現場來的人中,楚塵的粉絲絕對不在少數,高喊楚塵的聲音太多了。

莉莉莎急得直跺腳。

高樓上,楚塵的手裏拿着一個高杯子,杯子上裝有紅色的酒。

一邊品嘗煉魂紅酒,一邊期待即將到來的檢測結果。

楚塵每時每刻,都在想辦法,努力提升自己的元神力量。

除了兩塊石板外,煉魂紅酒,是當下楚塵提升元神力量的最佳手段。

莉莉莎的高喊聲音倒是引來了楚塵的目光,當看見莉莉莎的時候,楚塵第一眼感覺有點眼熟,很快就想起了對方的身份,不由得愣了一下,他確實沒想到,這個外國小妞,居然還跑到北塵來了。

楚塵沒有多想。

二十分鐘很快過去。

檢測結果即將揭曉。

同時,楚塵收到了楚開平的訊息……「魚兒上鈎了。」 皇庭酒店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楚塵的身上。

龐經理大吃了一驚,可他已經來不及阻止楚塵了,他也沒想到,楚塵竟然敢擋住了這群少男少女的去路。

這一些,可是禪城最惹不起的群體之一。

儘管黑衣少年出言不遜,羞辱了宋三小姐,可是,這群人的身份特殊,別說是一個傻子根本聽不懂他們說的話,在龐經理看來,就算是正常人聽懂了,也絕對不敢吭聲。

可楚塵,站出來了。

黑衣少年抬頭看著楚塵,眉頭皺了一下,「你是什麼人?」

「喂,好狗不擋道,你找死嗎?」身後一個少女直接怒斥。

旁邊另外一個少年也是眉宇冷掀,「龐經理,這傢伙是什麼人。」

龐經理看了一眼,「他……就是楚塵。」

「楚塵?禪城可沒有什麼姓楚的家族。」

「哪裡冒出來的鄉巴佬,也敢擋東哥的路。」

「我怎麼聽起來,有點耳熟。」黑衣少年名為榮東,這時思索了一下,嘴角抹過了一絲玩味之色,「嘖嘖,還真的是巧了,我想起來了,葉大哥說,宋家那位入贅五年,連宋三小姐的床也爬不上去的傻子女婿,就叫楚塵。」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

清脆的聲音猶如驚雷一般在皇庭酒店大門前響起來。

死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的腦海里,都回蕩著這一記聲響。

呆住了。

榮東,禪城榮氏集團的小少爺,竟然在皇庭酒店門口,毫無預兆地,被宋家的傻子上門女婿,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聲音響亮,乾脆利落,直接將榮東都打懵了,腦門嗡嗡地作響。

龐經理瞠目結舌,他倒是第一時間反應過來,立即一揮手下令,「將楚塵抓起來。」

兩名保安立即沖向了楚塵。

榮氏集團在禪城雖然算不上是最上流層次的世家集團,可是,榮氏與葉家的關係卻極其密切。

榮東在皇庭酒店被打,那相當於在自家地盤挨揍了。

兩名保安一左一右,如同餓虎撲羊般,電光火石間,楚塵身影後退了一步,兩名保安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哀嚎慘叫聲音直接將榮東等人驚醒了。

榮東捂著自己的一邊臉,目光死死地睜大著。

原來,被人打耳光的感覺,是這樣的。

從小到大,榮東從沒被人打過。

今晚在大庭廣眾之下,竟然被一個傻子突然間狠狠地扇了一記耳光。

「弄死他!」

榮東的眼眸直接覆蓋上了一層血紅色,瘋狂大吼。

皇庭酒店的保安一個個沖了過來,將楚塵團團地包圍住。

「連榮少你也敢打,今天,別說是宋顏,就算是宋斜陽,也保不住你。」龐總管果斷地下令。

「打死他。」

「這傻子吃了豹子膽嗎?竟然敢打東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