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當初是玄寶說出來的,以他所知道的情況來分析,當初神魔界是在一起的,那天宮神殿裡面應該就有純靈境界,只有玄寶和大魔尊才能適應。

現在聽到連心說這件事,很明顯是她已經對這種說法有了懷疑。連心看著他說:「我想在神魔大戰之前,是沒有魔界的,只有神界!天下很可能是兩位神帝共同管理。後來兩人生出了罅隙,以至於反目成仇,一人入魔,將天下一分為二,這就是神魔兩界的由來!」

眾女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這些事情連史書記載都沒有,所以全都是猜測。但是連心的神技就是通靈術,所有與靈氣有關的東西,她都能從靈氣中參悟到,說出來的話比別人都權威。

玄寶的腦中在不停的跳動,這是聽到連心所說的話之後生出的反應。他知道連心所說的是對的,雖然他已經無法再回憶起上一世的事情,但是他的神識在肯定連心的猜測。

蝶軒有些莫名其妙的說:「就算是這樣,那咱們知道大魔尊是怎麼來的了,對這個大陣有什麼作用?」

連心雙眼發光,興奮的對眾人說:「意思就是說,大魔尊自從入了魔之後,很可能就進不了純靈境界,更會排斥生靈境界!我們被一葉障目了!只看到魔王和魔獸亂世,卻想不到其背後的根本!」 沙盤周圍的所有人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連心說著,強抑著心中的激動。

現在大家的心裡都像是原本在陰霾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絲曙光的模樣,每個人都在期盼著完全霞光萬道,驅散陰霾的那一刻!

連心深呼吸了一口氣,對眾人說:「御宣帶著魔王擾亂中原,只不過是小打小鬧。真正的主力,其實是魔獸!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因為中原的封天大盾實在是太厲害了!壓制了魔氣的入侵!可是我們之前的思維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偏差,所以讓我們的戰鬥變得很被動!」

旁邊的蛟兒點點頭說:「對,特別是龍宮,一直有這樣的錯誤認知,以為大魔尊是可以在純靈或者是現有的靈氣環境下發揮最佳實力的!」

「難道不是嗎?」幻姬有些震驚的看著蛟兒和連心。

連心搖搖頭說:「從大魔尊由神帝入魔尊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是了!很簡單的事情,我們之前都忽略了,那就是大魔尊為什麼要跟神界大戰?」

「因為要統治天下啊!」蔚兒有些奇怪的應了一句,這不是最簡單的問題嗎?

連心笑了,點點頭說:「可他為什麼要統治天下?或者說,他統治這個天下,是想變成怎樣的一種結果?」

眾人心中一凜,蔚兒也吃驚的長大了嘴巴。連心點點頭說:「對,他就是想把整個天下,都變成一個充滿了魔氣,充滿了死氣和陰氣的環境!為什麼這樣做?因為這才是他最適合的生存環境!所有的魔王、魔獸,都喜歡這樣的環境,這裡他們的魔力,才會發揮到最大!」

蛟兒點點頭,看著玄寶說:「相反,你能夠暢行的純靈世界,和我們所能適應的生靈環境,是大魔尊已經那些魔王和神獸所無法適應的,也是防禦他們的最好武器!」

莫名用手在沙盤上空化了一個圈,看著玄寶說:「我所設想的這個正靈大陣就是基於這樣的基礎。利用全部中原人的正氣、生氣和靈氣,來阻擋魔氣和那些邪氣!這就是保護百姓最好的辦法了!」

「我們還可以以此為基礎,進行擴大!」蛟兒微笑著看著莫名說:「中原定下來了,就往四周擴散,以一城或者一島做陣腳,不斷的擴張陣面,直到將整個白鸞大陸覆蓋住!這樣大魔尊就已經敗了!」

玄寶站在沙盤旁邊,眼睛卻是看向了外面的天空,嘴裡喃喃說著:「這就是布下了第二重的封天大盾!」

蛟兒笑著說:「這就算不上封天了,而是覆地!相公,你有沒有信心?」

「沒有!」玄寶倒也乾脆,苦笑著對她說:「我現在連怎麼解除封天大盾都不知道,也沒有信心來布置這麼大的陣法,但是我總得要試一下,因為這是我們打敗大魔尊唯一的辦法!」

小茵握著他的手說:「放心吧,我們會幫你的!凈化術可以為正靈大陣增加一分保障和戰力!」

「封天大盾不能解除,如果可能的話,我建議相公去修補,最好能把虎口海峽的那一處最大泄靈口堵住,讓白鸞大陸充滿生氣,少一點靈氣!修靈太多,不是一件好事!」連心幽幽的說著,看著玄寶的眼睛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

這話乍聽起來很難讓大家產生共鳴,可是仔細一想,卻又越來越覺得它所含的道理是正確的了!能力越大,慾望就越大,不但是指人,而且是這天下萬物!

慾望是一切戰鬥的根源,而能力的高低是一切慾望的誘因!玄寶想構建一個太平盛世,就不能讓靈氣來左右萬物的修為和能力,不如不要,讓萬物按照它本身的條件去生存,順從物競天擇,而不是憑藉修為不斷的逆天改命!

這是一種影響千秋萬代的事,玄寶也不敢輕易說好還是壞,因為後果不是他能預料的,改變一種生存的環境是一項影響非常深遠的事情,不是一時半會就能權衡出利弊的。

「這是后話,如今最主要的,還是這個正靈大陣!」玄寶看著眾女,用手指著內荒的地方,沉聲說:「而正靈大陣布置的關鍵,就是要把這個地方除掉!中原內地沒有了屍兵,沒有了內荒,我們才能著手布置!」

眾女都點點頭,肅清中原,當上真正的人界皇,自己的男人才有精力和實力去對付大魔尊!

玄寶看著彤瑤說:「玄軍天兵的事情弄完,我會去一趟漠寰,你讓冰竹問一下大軍的意向,如果有人想做天兵,我可以成全!」

「這樣不怕漠寰軍恃武自重,永遠不肯降服中原?」彤瑤似笑非笑的看著玄寶。

玄寶哈哈一笑,貼著她的耳朵說:「她們的女王降服於我就行了,至於這些臣子嘛,服與不服,又有什麼區別?」

「壞相公!」彤瑤的臉紅了,嬌嗔的白了他一眼,心中也是同意他的說法。跟這天下大勢比起來,一個小小的漠寰又能算的上什麼?只要她跟玄寶的心在一起,漠寰是不是附屬國還是併入中原,都無所謂了!

海龍王派人從大營趕來,請他過去一趟。馬車已經備好,玄寶也就對眾女囑託了幾句,趕往大營,也沒讓眾女跟著,只是讓月生在一旁陪同。

現在月娥姐弟兩人已經變成了行宮的管家,因為不是在皇宮,所以還沒有宮侍之類,不過按照小茵眾女的安排,月娥是宮侍總管的人選,而月生則是跟隨在玄寶身邊伺候的近侍宦官,並無實權!

崔月娥兄妹也沒料到自己有朝一日會有如此的富貴,對玄寶和眾女更是伺候的盡心儘力,無微不至。

其實玄寶也是看他們姐弟二人老實本分,忠誠可靠,而又手腳麻利,聰明靈巧才放心把內務的事情全交給姐弟兩人。

「月生!」玄寶坐在車廂叫了一聲,親自充當馬夫的月生趕緊回應:「奴才在!」

好像跟他說過幾次,不要總稱自己是奴才,當初收留他們姐弟二人,也不是像讓他們做奴僕的。可是這姐弟二人什麼都好,唯獨在這一點上十分的執拗,一直強調自己的奴才身份,甚至每次玄寶活著小茵她們一說,這兩人就跪在地上要死要活,好像不承認他們的身份就生無可戀的模樣,搞的玄寶和眾女都無奈至極,只好隨他們了。

「你可願成為神人,脫離轉世輪迴?」很快就要為自己那幫玄兵兄弟開靈塑丹了,自己身邊除小茵和那些帝妃之外最親近的人還是凡人之軀,這有點說不過去了。

不過這事還是得尊重他們自己的意思,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做這樣的神人的。

果然,聽到玄寶的話語,月生在外面呵呵一笑,對玄寶說:「不瞞皇上說,這個問題奴才也曾經跟姐姐商量過,姐姐的意思是,此生晚了,下輩子再說!」

玄寶一愣,一時不太明白月娥這句話的意思。不過這姐弟倆的態度還是讓他微微有些意外,要知道延年益壽或者說是長生不老,可是這天下百姓的心中企望啊!

或許是害怕皇上認為他們姐弟不識好歹,月生趕緊解釋說:「我也勸過姐姐,這可是普通人求之不得的福分,不珍惜的話,未免有些太不識抬舉了!姐姐卻說,正是因為福大,我們姐弟這輩子才無法消受,更無法償還!既然皇上和娘娘們是長生神人,那下一輩子,姐姐帶著我以乾乾淨淨的身子,求老天機緣,得以開啟先天靈氣,真真正正成為侍奉皇上和娘娘們的有用之人!」

這話玄寶聽懂了,原來月娥還是在意她那不潔的身體,這對於寅虎那些的宮闈來說,的確是忌諱,可是對於玄寶來說,根本不算什麼!

不過他也明白這姐弟倆的執拗性子,再不勉強,只是對月生說:「告訴你姐姐,能得到你們姐弟的照顧,是玄寶和內子們的福氣!」

「皇上…折煞奴才了!」月生語氣顫抖的說著,很明顯玄寶的話讓他心中感動,難以抑情了!

很快就進了軍營,護衛直接將馬車帶到校場,早有列隊整齊的玄軍等在這裡,數量大概有萬餘人!

仙羊王對玄寶說:「大概是三分之一的概率,兩個校尉營不到將近三萬人,選出了這萬餘人!二十萬大軍全部選完的話,大概要三天時間!」

玄寶點點頭,看著仙羊王說:「都已經把話說給他們聽了?」

仙羊王點點頭說:「不隱瞞。也有不願意的,不過是極少數。」

「正常!」玄寶點點頭,他知道不是所有人都想著變成神人,就像並不是所有戰士都一心想要打仗,只不過是想做個普通的百姓,過些平淡的日子而已!

仙羊王嘆息了一聲說:「我也知道是正常,只是沒想到反對的是他,而且他還是已經開靈,卻又自己關閉了的人!」

「還有這樣的人?是誰?」玄寶有些奇怪了,已經開靈卻又強行關閉,這就是選擇不再成為神人放棄了長生!更何況他是自己開靈,有可能經過玄寶的點撥,可以躋身神將的潛力!

仙羊王嘆息一聲,沉聲說:「游勇!」

玄寶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仙羊王。後者對他鄭重的點點頭,表示自己沒有開玩笑!

最開始的時候,龍角還差點把游勇變成了神宮衛,只不過他的靈氣一直時有時無,後來又明白了轉世的道理,才知道游勇並不是神宮衛,而是游螈!

這兩人原本就是本家兄弟,當年神識附體的時候遇到了一些波折,所以讓游勇也開了靈智,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竟然又把靈智給關閉了,也就是說,他放棄了成為神將的機會! 先把那萬餘人放入結界,為了確保這都是大家的自願,玄寶還是親口在大軍面前確認了一次。

天色已黒,明天再選,全軍解散之後,玄寶對仙羊王說:「幫我叫游勇去帥帳找我,我想跟他聊聊!」

仙羊王點點頭,轉身走開,半個時辰之後,游勇一路小跑的過來,跪在玄寶面前:「參見皇上!」

「游勇,起來吧,咱倆去原海轉轉!」玄寶看著游勇笑著,然後自己坐在蒲團上,帶著游勇進了原界。

原海的旁邊有一座大山,比白鸞大陸上的所有山都高,猴王當時為了尋找石胎而留下的廢石,也不知道是翻遍了多少大山才堆出了這麼一處高山。

坐在山腰一處,看著那萬餘人在下面如螻蟻一般緩緩走入海中,猶如自尋短見一般,任由海水瞞過頭頂,游勇簡直目瞪口呆。

玄寶微微一笑,對他說:「咱們在這裡看著他們跟被水吞沒了一般,其實在他們的眼睛看來,只不過是進了一個水晶宮殿,周圍全是水,可是卻不近身!」

游勇恍然大悟的說:「這就是帝尊常說的結界吧?真是神奇!修靈之人神乎其技,不服不行!」

「你也可以擁有的,可是你自己卻放棄了!游勇,為什麼會這麼做?玄寶待你不誠?」玄寶扭頭看著游勇。

游勇臉色大變,立即站起來面對著玄寶重重跪下,額頭磕在岩石上,語氣惶急:「皇上息怒!游勇絕無此意!」

「我沒有怪你!」玄寶伸手將游勇扶了起來,看著他說:「我只是不理解你的選擇,難道你不願跟我們做長長久久的兄弟嗎?」

游勇站了起來,微笑著對玄寶說:「游勇並非不識好歹,不知道成為神人可以長生的好處。可是不瞞帝尊說,游勇對能不能長生興趣並不是很大,只想做一個平平凡凡的人!」

看著玄寶拿莫名其妙的神色,游勇笑了笑,繼續說:「在星石海,我曾經跟釋僧大師他們徹夜長聊,這個問題也曾經和三位大師探討過。人之一生,草木一秋,這是一個過程。做人就要享受這個過程,而成了神,就沒有享受的權利了,直接跳了過去!」

玄寶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感受著游勇心中所想,去理解他的意圖。

「在星石海,每天都在死人,連番大戰,讓所有的人都已經見慣了死亡,卻又更加渴望活著,活下去,回到玄營!」游勇的眼睛發著光,看著玄寶激動的說:「經歷過了生死大戰,才知道了生命的可貴。才懂得生死的意義。我享受生命,也尊重生命,所以我不想去破壞它!」

玄寶深吸了一口氣,點點頭說:「我能理解,但是…」對於游勇開靈之後又關閉的舉措,他還是覺得非常的可惜,卻又不知道該怎麼去勸解。

游勇笑著說:「就像打仗一樣,明知道可能自己會死,可是還是要義無返顧的去打,為什麼?道一真人說,因為這是自己的道!一名軍人所要遵循的道!這樣的戰鬥兇險,但是打起來也有意思。可是如果是註定就是一面倒的戰鬥,去了就肯定能打贏,能殲滅敵人,自己不會損兵折將,這仗打的就沒勁了!換成是生命,也是這樣,我想活著,可是卻不想死不了,帝尊能明白游勇的心嗎?」

想活著,卻不想死不了!這句話看似很矛盾,可是卻讓玄寶明白了游勇的真實想法,嘆息了一聲說:「你想真真正正的做一個凡人,享受生與死的過程,享受這時代輪迴!」

游勇點點頭說:「對!這就是我的願望!我本非神人,逆天改命即便長生,也不是我想要的活法。游勇這輩子能跟神帝打天下已經是福分了,再想僭越天意就有點不識好歹了!下輩子會不會成為天生的修靈人,那就要看自己的造化了,最少還有個盼頭,不是毫無希望的活下去!」

玄寶長吸了一口氣,點點頭對游勇說:「人各有志,既然你能做到如此洒脫,我也不會強逼於你。不管怎樣,你始終是我玄寶的好兄弟,今生今世都是!」

「有帝尊這句話,得不得長生,又有什麼可惜?游勇這一生,足矣!我的女兒是帝妃,我的本家兄弟是神宮衛,什麼樣的凡人有我這樣的榮耀?要是做了神人,那就沒什麼出奇了,我還是在凡人界里威風比較好啊!」游勇哈哈大笑。

這話倒也把玄寶給逗樂了,笑著對游勇說:「大將軍這麼一說,我還要尊稱你一聲岳父大人?」

「不敢!」游勇嚇得變了臉色,趕緊就要跟玄寶下跪,卻被玄寶笑著扶起,指了指心口說:「你放棄了成神的機會,也就放棄了聽我叫你岳父的機會,你是凡人,擔不起我一跪,我們自己心裡知道就行了!」

這不是玄寶矯情,而是事實。只有海龍王這樣的神王,才能承受玄寶的一拜,也只有在大婚之日對他的一拜,以後就再也承受不起。像游勇這樣的凡人,別說承受玄寶一拜了,就算是聽他叫一聲岳父大人,就有可能引來天雷!

「這樣說來,當神人也不是全無好處?」游勇臉上露出一副後悔的模樣。

玄寶一眼就看出他的偽裝,笑罵著說:「現在後悔也晚了!你這輩子就當一個承受生老病死的凡人吧!」

兩人哈哈大笑著下了山,玄寶把他送回到了原界外面,自己又回來,徑直走向了原海。

從岸邊一直往裡走,大概要走半個時辰,這裡是一片奇異的海底景觀。

周圍全都是藍汪汪的海水,而下面卻是一丈高的空間。很大,看起來無邊無際。腳下是鬆軟的沙土,上萬玄兵就整整齊齊的端坐在這裡,雙目緊閉,只是看著卻有些朦朧,因為這裡面充斥著大量的生氣和靈氣。

這就是玄寶布下的凝丹大陣,利用生氣和靈氣來為這些人凝成心丹。在心丹未出之前,他們會不吃不喝的一直坐在這裡沉睡,一直到丹成蘇醒!

每天玄寶都會送一批人進來,直到二十萬玄軍全部被挑選完畢。丹成蘇醒后的玄兵就成了天兵,會在外面跟神宮衛們學習神技,並且在這個過程中會激發自己的潛能。

整個原界已經布下了時間結界,按照外面一個時辰,原界一個月的比例布置。過不了幾天,天兵們就會出來,到時候就開拔過江,收復江北!

在凝丹大陣里待了一會,又悄悄的退了出來,把五靈娃叫來,囑咐他們看好大陣,一旦發現問題,就馬上通知他。

其實陣法設置好了,應該也沒有什麼大問題出現。玄寶所擔心的是原界現在正在孕化生命,原海中也有了原魚的出現,一旦大量的原魚成長繁殖,就可能會影響大陣了。

之所以把大陣布置在海底,就是想用原海來消化凡人體內的陰氣。只要是凡人,體內就有陰氣,和生氣相輔相成,此消彼長之間,就是顯露了這個人的健康程度。

而一旦凝丹成神,體內陰氣就會盡除。玄寶不想讓這些陰氣污染原界環境,所以就讓原海來吸收。當然就算真的飄到原界,五靈娃也會清除掉的,只是那要到一定的規模才會被這幾個貪玩的小傢伙發現,所以玄寶還是利用這樣的環境來布置大陣。

金娃眼看玄寶要走,一把拉住他說:「阿爹,我聽說你又有兒子了?」

「嗯?」玄寶瞪了一眼金娃,這話說的,什麼叫又有兒子了?一扭頭,旁邊四個小傢伙也是一臉受了委屈的模樣看著他,好像是一副被拋棄了的模樣。

火娃指著玄寶說:「阿爹不許抵賴,我們已經看到了!那天你抱著它走的,蝶軒娘親說了,那是你的新兒子!」

這還有新兒子舊兒子?玄寶略微一想,恍然大悟,對他們說:「你們指的是火猴兒?」

水娃眼圈通紅的抱住了玄寶的胳膊說:「阿爹不要我們了?我們這麼聽話阿爹都捨得要拋棄我們了嗎?」

你們還叫聽話啊?不過玄寶看著他們一個個小臉流淚的模樣,也是又好笑又心疼,皺眉對他們說:「別胡思亂想!阿爹怎麼會不要你們?火猴兒是猴王的轉世,說了你們也不懂,只是他出生的時候第一眼見到的是我,所以才把我當成了他的爹娘!等會我把他送進來,你們陪著他玩,不過要告訴他,原海不能去!聽到沒有?」

一聽說玄寶病不是不要他們,五個小傢伙立馬露出了笑臉,然後互相交換了一下眼神,都露出了一點點小奸詐,扭頭對著玄寶使勁的點頭:「阿爹放心吧,我們會好好陪他玩的!」

玄寶點點頭,對他們說:「你們去玩吧,多注意點原海,那裡很重要!阿爹走了!」

出了原界,已經是晚上,玄寶走出了帥帳,對旁邊護衛說:「叫海龍王過來,跟我一起回行宮!」

小茵和帝妃們正在膳房吃飯,見到玄寶和海龍王回來,趕緊招呼兩人一起坐下來吃。玄寶剛坐下,一道紅光就從蝶軒的懷裡竄出來,跑到了玄寶的身上,抱住了他的脖子,正是火猴兒!

玄寶摁了摁它的鼻子說:「你吃飽了沒有?等會吃完飯我把你送回原界玩吧?」火猴兒一會都閑不住,鬆開了他的脖子,又跳到了旁邊小茵的身上,小茵只是微笑著摸摸它的頭,並沒有驅走。

玄寶看著海龍王說:「等會你回東海的時候,順便把彤瑤一起送回去。回去之後派個人去漠寰,幫著她們警戒!彤瑤讓冰竹派人專門跟這些龍兵聯繫,一旦有危險,狙殺於海上,千萬不能讓它們上岸!」 根據現在形勢的分析,如果漠寰出現魔獸,肯定是像魔鰂那樣的催魔獸,一旦上了岸,將不堪設想!

催魔獸就跟養屍獸一樣,能夠將凡人變成魔化人或者屍兵。它們的途徑就是攻擊凡人,直接用身上的毒素改變人的體質,不過還有一種更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在水源裡面注入魔毒和屍米!

小茵對彤瑤說:「我和丹娘跟惜梅姐聯手給你寫下了一個藥方,等會你帶回去,馬上昭告全國,讓百姓備齊藥草,以備不測!」

彤瑤不停的點著頭說:「好,我知道了!今晚聽姐妹們這麼一說,我也沒那麼緊張了!只要找到魔獸的弱點,它們也沒什麼好怕的!」

「對!」玄寶點頭對她說:「魔獸只不過是強化了的野獸而已,就算是普通人,只要有合適的辦法,也能將它們殺死!告訴將士們,不要被它們的模樣嚇到,而且也不要怕血腥,一旦殺死魔獸,必須要把獸丹挖出來,否則它們不會死絕!」

彤瑤用力的點點頭,臉上浮現出自得的神色,嘴裡說著:「不要小看我們漠寰的軍隊,她們的戰力可不輸男兵!」

這點大家是深信不疑,特別是蝶軒幾人,跟著漠寰女兵一起去了星石海,親眼見到了那些女兵的戰鬥力,心中大為佩服!

突然想到了什麼,蝶軒抬起頭對玄寶說:「相公,雲裳師姐想見你!」

雲裳要見我?玄寶有些奇怪,但是也沒說什麼,點點頭說:「好,吃完飯請她到內院客廳,我在那等她!」

對於這個凈水蓮座的二師姐,玄寶一直是心存敬畏之心,從不敢逾禮,反而顯得有些生分。

關於雲裳師姐的傳說,玄寶也從黃葉三妃的嘴裡聽到了不少。凈水蓮座除大師兄外最早入門的女弟子,天分最高,也是凈水蓮座兩百年來唯一的四甲門生,如果不是加入玄軍,日後在武林江湖成就不可限量!

四甲門生是凈水蓮座關門弟子中最高的榮譽,就是在拳掌、刀劍、飛雲、文武四堂全獲得甲等成績!這一點連大師兄都沒有做到,他文武成績屬於最末流…

在玄寶的印象中,雲裳師姐最喜愛穿一身白衣,行走江湖的時候也是以一襲白衣出現,被江湖人稱之為「白衣雲仙」。

而今晚,她依然是白衣裝扮,看著站在廊前的玄寶和黃葉三妃,雙膝一彎,跪在地上說:「雲裳見過皇上,三位皇妃娘娘!」

雀舞和蝶軒、蔚兒三人急忙跑了過去,要把她從地上扶了起來,嘴裡說著:「二師姐!我們之間不要這麼生分了!」

雲裳雙腿跪在地上未動,可是身體卻平平往後一滑,距離三女還是五步之遙,嘴裡淡淡說著:「雲裳不敢逾禮!謝三位娘娘厚愛!」

玄寶一個閃身,已經站在雲裳面前,看著她說:「二師姐,今晚就不計較身份,我還是你的小師弟,她們還是你的小師妹,我們把這裡當成彩霞山可好?」

「這…」雲裳有些為難,可看著雀舞她們三人那泫然欲泣的模樣,盈盈一笑,也就長身而起,嘴裡說著:「好!」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