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句話讓木兮下意識頓住腳步,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等待之中,紀澌鈞會娶她嗎?那天買戒指是不是要送給她?

等了許久,終於聽到男人說話,但答案卻不是她意料的答案。

「專心畫畫。」

「切,又說她很好,問你娶不娶她你就轉移話題,你們這些男人真是的,嘴上說愛別人一生一世,結果卻不想跟別人結婚,這叫耽誤人家的青春知不知道?」

董雅寧略高的聲音打斷了兩個人的談話,「你們兩個人在討論什麼?」

「媽,我問澌鈞哥……」

還未說完的話立刻被男人壓著聲音打斷,「專心畫你的畫別亂說話。」

「不說就不說,哼。」

答案不是意料之中的答案雖然她心裡多少有些失落,不過她都不會再輕易相信這些旁聽得來的答案,萬一又是誤會呢?木兮提步離開后,被路過的傭人叫住。

「木小姐,該去餐廳用餐了。」

「我去找我兒子一會過去。」

「他在餐廳。」

「好的,謝謝。」

費亦行送了木小寶一部最新款的遙控車,木小寶把遙控飛機交給費亦行后就拿著最新款的遙控車玩,來到餐廳后,遙控車子進了餐桌下不會動,木小寶以為車子壞了就爬進餐桌下去拿遙控車,剛拿起車就有人進來了,看那悶騷的酒紅色鞋子十有八九是魏勝勉那傢伙錯不了。

有女傭過來站在魏勝勉旁邊,桌底下的木小寶就看到魏勝勉放在桌下的手去摸女傭的大腿,木小寶立刻掏出手機去拍照,他要把這些都拍起來,以後總有用得著的一天,手摸大腿這個得用鏡頭給特寫。

魏勝勉好這口,紀家裡凡是長相過得去的基本上都被魏勝勉吃過豆腐,女傭害羞離開后,魏勝勉用手摸著下巴,笑得一臉得意。

從桌底下爬上餐凳的木小寶顯然把魏勝勉嚇到了,但是魏勝勉看到木小寶一臉傻笑再加上上回木小寶看見了沒有說出去,魏勝勉就斷定木小寶除了調皮搗蛋一些沒別的威脅,但是為了安全起見,魏勝勉還是打開皮夾拿出五塊錢給木小寶,「剛剛看到的不準說出去,不然我就不給你錢買糖吃。」

木小寶單手撐在餐桌,爬起身,伸手去拿錢,「不會的,我不會告訴別人你摸大姐姐的腿。」

「嗯。」魏勝勉很滿意木小寶貪財的窮酸樣。

拿過錢后,木小寶把錢放在自己面前,「不過……」用拇指和食指輕輕搓了搓,「五塊錢好像買不到一瓶水。」

魏勝勉聽到木小寶坐地起價忍不住發出一聲冷笑,「臭小子,你這是威脅我?」

木小寶嘟著嘴用力搖頭,絕對沒有威脅你,真的,「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別人你摸大姐姐的腿。」

魏勝勉被木小寶氣到重新掏出皮夾,連甩了幾張百元鈔票,「別說買水了,連你都能買下來,臭小子,真是窮心機多多,才幾歲就懂得跟我討價還價,長大了還得了,就你這貪財樣簡直就是社會禍害。」

木小寶趕緊把錢收拾好,老紀說有能耐的人肚子的量都很大,所以不管你說什麼,他照管收錢就是,有錢不賺就是王八蛋蛋,這些錢他都要攢起來給媽咪做嫁妝。

沒一會,餐廳陸陸續續進來人,木兮是最後一個進來的,因為昨晚網上爆料的事情,木兮進入餐廳后,餐廳里的人看木兮的眼神有各種各樣,有嘲笑,有嫌棄,有輕視,唯獨沒有羨慕和祝福。

木兮沒有理會他們的眼神,看到紀澌鈞和尋夏沒有來,木兮正想問人的時候,就聽到董雅寧和萊恩總管說,「紀總和尋夏小姐在花園,不過來吃早餐,一會讓人把早餐送過去。」

「是。」萊恩總管應話的時候看似不經意掃過木兮的目光,其實裡面還帶著一種關懷。

董雅寧的話才剛說完沒多久,餐廳里就響起紀佳夢陰陽怪氣的聲音:「我說澌鈞也真是的,尋夏剛回來,也不必天天陪著吧,這要傳出去了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才是一對的,把正牌女友晾在這邊,也太不像話了。」

「木兮啊,希望你別見怪,他們兄妹倆打小感情就好,尋夏昨天為了去找澌鈞受傷了,今兒一早怕我們擔心不肯住院自己偷偷溜了回來,澌鈞這會說不定正在訓責她,你不要誤會他們在幹什麼。」董雅寧的澄清在別人聽來就是木兮小家子氣,連這些事情都要計較。

紀優陽的目光在董雅寧和紀佳夢身上來回掃,什麼時候起,這兩個人同一個鼻孔出氣了?連紀佳夢都能搞得定,看來這個董雅寧本事不小。

坐在木兮懷裡的木小寶抬頭說話的時候聳聳肩,「我在監獄的時候聽那些大姐說,這男人要是好,丟到女人堆里也是君子,這要是自個發賤的話,不用別人丟,那個腳底就像安上風火輪加大馬力往上趕。」說完后還看了眼對面的魏勝勉,「衛生棉叔叔你說是不是啊?」

紀優陽和駱知秋聽到這句話都忍不住笑了,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后低頭輕笑。

這小子,說話就說話看他幹什麼,怎麼感覺像是在威脅他什麼?那些事傳出去招來紀佳夢罵幾句事小,可萬一惹老夫人不開心了那就事大了,魏勝勉趕緊附和道,「沒錯,人家木秘書都相信鈞表哥的為人,我說媽你擔心什麼?」

她這個蠢兒子又在拆她台,氣得紀佳夢用力擰魏勝勉的大腿,壓著聲音罵了幾句:「我說你這胳膊怎麼一直往外拐,哎,你吃她家大米長大的是不是!我真懷疑當初生你的時候,是不是夾壞你腦門了,怎麼會生出你這種蠢貨來!」

不知道該說什麼,木兮就回了一抹笑容給大家,傭人端著水上來的時候,木兮桌上的手機彈出一條信息是紀澌鈞發來的,說他不過來吃早餐。既然他對尋夏只是兄妹關係,那她真的沒必要計較那麼多。

早餐吃到尾聲的時候,紀優陽接到一個電話,握著勺子的手瞬間僵硬,下意識抬頭看了眼對面滿面笑容的董雅寧。

「東家,屍體已經打撈上來了,全身燒焦無法辨認,最後經過DNA鑒定確實是許佑沒錯。」許佑是最早一批跟著東家的,這麼多年來,跟著出生入死,現在被人用如此殘忍的手段殺害對東家來說打擊很大,但事情已經發生了只能去面對,見電話那頭的人一直沒說話,輕聲提醒一句:「東家?」

「知道了,我一會過去。」緩過神來的紀優陽正好對上董雅寧看過來的眼神。

電話剛掛斷,紀優陽就聽到董雅寧用關懷的語氣問了句:「怎麼了?」

將所有的傷痛藏在心裡,戴著一慣無所謂的表情面具找了一個借口去應付董雅寧,「剛談的業務吹了,要過去處理一下。」

董雅寧點了點頭,正要安慰人駱知秋的聲音就比她快一步,「那就快去吧,別耽誤事了。」

「嗯。」

魏勝勉也不想再在這吃下去了,萬一木小寶再胡說八道什麼,他豈不是引火燒身?「老四,等等我,我跟你一塊走。」

隨著紀優陽和魏勝勉離開,早餐也結束。

董雅寧路過木小寶的時候用手摸了摸木小寶的腦袋,「小寶啊,奶奶要出門,正好順路送你去學校,怎麼樣?」

「謝謝,不用了。」奶奶?跟她很熟嗎?

「雅寧夫人,謝謝你,我送他去就好了,不麻煩。」

木兮只不過是婉拒董雅寧的好意沒想到就招來紀佳夢的冷嘲熱諷,「我說雅寧啊,你瞧見沒有,就算你真心以待,人家也未必肯領情,看來這親生的和野生的就是不一樣,不管你對他多好,那都是外人,人家不止不領情還提防著你,簡直就是好心當驢肝肺。」

董雅寧看了眼木兮身後走來的男人,笑著說道:「不管是不是親生的,對我來說,木兮是澌鈞的女朋友,這孩子就是我的親孫,我們啊,不計較那些親的,陌生的,因為我們都是一家人,對不對,小寶?」

紀佳夢聽到董雅寧這句話,正準備繼續嘲諷木兮,剛開口聲音就被打斷。

「媽。」

看了眼走來的紀澌鈞,紀佳夢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說的慢,紀澌鈞沒聽見,不然又惹來紀澌鈞的不滿。

董雅寧點了點頭看了眼紀澌鈞身後,「你們都吃了?」

「嗯。」紀澌鈞應了一聲后,動作自然攬住木兮的肩膀,望著木兮說道:「我陪尋夏出去見個投資人,一會讓司機送你去公司。」

「嗯。」木兮輕輕點了點頭。

從紀澌鈞身後走出來的尋夏,頭低低像個做錯事的人,來到木兮面前,一直在抿唇,說話也不敢看著木兮的眼。

董雅寧看到尋夏這副模樣,語氣疑惑問了句:「發生什麼事情了?」

紀澌鈞瞥了眼尋夏后遞了眼木兮的方向。

就連木兮都不知道紀澌鈞這是幹什麼,正當木兮要說話的時候,尋夏顫顫抬頭看著木兮,「對不起,昨天我不該沒經過你和澌鈞哥的同意就私自睡主卧。」

原來是因為這件事,所以紀澌鈞特地帶尋夏來給她道歉?看見他對這些事如此上心木兮心裡甜滋滋,身體往紀澌鈞懷裡靠,「既然誤會解釋清楚就好了。」

木小寶沖著紀澌鈞挑眉,老紀,乾的不錯噢。

「這件事還得怨我。」董雅寧主動攬下過錯,望著木兮和紀澌鈞的眼神帶著愧疚,「我想著次卧放不出水,就讓尋夏去主卧洗澡,如果不是我,也不會造成誤解,真的很抱歉。」 「真不知道你平時如何當上這麼大的官兒的,看樣子都已經是上校了吧,有方信宗師在這裡,就算我能做什麼手腳,你以為方信宗師看不出來嗎?」李天無奈的說道。

方信宗師活了90多年,從來沒見過那麼有趣的小子,這一屋子的大人物,在這小子的面前好像都是擺設,現在又把自己給拉進去了,這小子說的不錯,能在自己的面前玩花樣的人還沒生出來呢,方信宗師除了一身醫術之外,一身本領已經達到了入門五段,就算是莊嚴那樣的人在他面前也跟紙糊的一樣。

王家老大意識到自己失言了,這樣說豈不是連方信宗師都不相信了嗎?好個牙尖嘴利的小子。

「宗師剛才應該是累了,不如坐下休息一下。」李天說話的時候,手就接觸到了方信宗師,同時一股精純的內力直達方信宗師體內,這讓方信宗師睜大了自己的眼睛。

他也是修鍊了一輩子的人,可從來都沒有修鍊出內力來,這小子竟然有如此精純的內力,莫非是傳說中的老妖怪嗎?也就只有那些人才有這麼精純的內力吧。

「哎,有些事情自己知道就好,不知道方信宗師可不可以為我作保呢?」李天看到方信宗師睜大了眼睛,知道他接下來要說什麼,所以趕緊阻止他。

「小王,趕快讓這位前輩看看,可能老爺子還有救。」聽了李天的話,方信宗師趕緊的說道。

前輩?眾人被這個稱呼驚呆了,什麼樣的人才能稱作前輩?那得是自己的上一個層次,方信宗師已經到了醫學的泰山北斗,比他高的人基本上都已經作古了,可是方信宗師卻稱這個年輕人為前輩,這傢伙到底是多厲害的老妖怪呀?

「師傅,您是不是看錯了?這小子…」

「混賬東西,你給我閉嘴,在前輩的面前,哪有你說話的地方,給我滾出去。」聽到自己的徒弟這麼稱呼,方信宗師回頭就是一巴掌,別看老頭子已經90多歲了,可力道不減。

別說是趙大師了,就算他們趙家的族長在這裡方信宗師,該罵也能罵,誰讓人家有一身的醫術呢?中央領導看到方信宗師都得笑呵呵的,更何況是你這麼個東西了。

王家老大看到這個情況也明白是怎麼回事兒了,想要說點什麼吧,剛才自己說的又那麼刻薄,讓自己道歉,又拉不下這個臉來,雖然方信宗師稱這個小子為前輩,可不管怎麼說,外表還是個高中生呀。

「這位先生,剛才我家裡人多有得罪,不過看在我們對父親一片孝心的份上,還請您原諒,可不可以看看我的父親呢?」王書記也知道這些事外高人都有自己的古怪脾氣,往往因為一句話壞事兒的事情可真不少,讓大哥道歉,還不知道等到什麼時候呢。

「我一開始就說了,我是為了王倩而來,至於你們的事情,我也懶得管,讓開吧。」李天也懶得理這一大家子,雖然你們是政治世家,但是在李天的眼裡,跟自己有個毛的關係,來這裡純粹是為了報答王倩的恩情。

如果沒有王倩的話,就算自己恢復主神的能力,可父親已經過世了,又能有什麼作用呢?不管是身為主神的李天還是普通人的李天,他一直都記得一句話,那就是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何況這還是救命之恩呢。

「李大師,不知道我的父親怎麼樣?」王書記也看到李天只是把了一次脈,然後就在屋子裡來回走動,忍不住開口問道。

其實老人已經燈枯油盡了,想要救過來,跟正常人一樣,肯定是不行的,不過以李天的能力強行續命一段時間還是可以的,但老人現在的身體太弱,如果強硬的推動內力的話,很有可能老人就這麼過去了,所以李天在思考一個比較穩妥的治療方式。

「從現在開始撤掉這些沒用的東西,除了水分之外,其他的東西不要再給他輸液,在輸液的時候把這幾瓶水混進去,每瓶水配合300毫升葡萄糖就可以。」李天從自己的口袋裡掏出幾個瓷瓶,既然已經決定推出這種神水了,李天也就給自己打一下廣告吧,況且治療也真需要這玩意兒。

「李大師的意思是我父親有救了嗎?」王老大顧不得剛才的尷尬。

「我沒那麼說,你父親已經燈枯油盡了,各項指標都在衰竭,想要就過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我可以為他續命兩年。」李天的話震驚了屋子裡的所有人,連方信宗師都說沒救的人,眼前的人竟然說得如此輕鬆,續命兩年,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就已經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事情。

「真是…真是太感謝了…」王老四已經泣不成聲了,其他的幾個兄弟也是一臉感激。

「我王老大白活一輩子,有眼不識泰山,幸虧李大師大人不計小人過,以後只要李大師有事差遣,上刀山下火海,我王老大也不會皺一下眉頭。」王家老大這個時候也知道錯了,一邊說一邊就要給李天下跪道歉,不過當他的身體正要跪下去的時候,卻感覺到有一道力道推住了他,根本就跪不下去。

「剛才我已經說了,完全都是王倩的原因,你們不用這樣,先別說這些廢話了,叫護士進來把這些東西加進去,如果不相信的話,可以先讓方信宗師檢查一下。」李天看到王家的第二代,比如王倩的哥哥姐姐都還用一臉的不相信看著自己呢。

「前輩,這是?」方信宗師對於李天那是絕對相信有如此精純的內力,絕不可能來害王家的老爺子,說句過分的話,你們王家的老爺子還沒有資格出動這樣的人。

「你應該困在入門五段不短了,喝下去。」方信宗師的品德,李天也是看在眼裡的,所以提攜一下他也沒有什麼的,反正對於李天來說就是舉手之勞。 木兮沒想到董雅寧居然跟她道歉,紀澌鈞那麼孝順董雅寧,現在董雅寧出來道歉會不會顯得她很計較不識大體?木兮擔心董雅寧想的就是這個為了不讓紀澌鈞誤解,木兮開口解釋,只是話沒說出口旁邊的男人已經率先開口,「媽,兮兮在我房間睡,以後要是真遇到特殊情況,就找人去修,不行就換房間。」

紀澌鈞言下之意大家都聽懂了,就是沒有經過他們同意,就算是董雅寧開口也不能進房間。所有人眼睛都下意識瞪大,沒料到紀澌鈞會為了木兮對董雅寧說這些。

木兮抿著唇看了眼護著她的紀澌鈞,她是震驚又激動,沒想到在這個問題上,紀澌鈞會堅持以她為重,她還以為,董雅寧出面后,紀澌鈞會不計較這件事。

紀佳夢對紀澌鈞的舉動感到不可思議,紀澌鈞這個大孝子居然為了維護一個女人當著所有人的面對他母親說這些,看來這個木兮真的很不一般,紀佳夢已經感覺到了一股威脅迎面撲來。

「好,媽知道了。」董雅寧似乎並沒有因為紀澌鈞這些話而感到尷尬。

站在不遠處的駱知秋不動聲色將這一切全部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費亦行快步進來,看到人聚集在一塊還以為出什麼大事了,「紀總,車準備好了。」

紀澌鈞輕輕拍了拍木兮的腰,靠在木兮耳邊說話,「你先去公司,注意安全。」也不在意其他人的眼神,親吻一口木兮的臉頰。

「好,你也注意安全。」既然有人千方百計要公開她和紀澌鈞的事情,那就堂堂正正給所有人看,滿足某些人的好奇心,回親一口紀澌鈞。

「媽,我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董雅寧笑著說道。

紀澌鈞摸了摸木小寶腦袋后提步離開,尋夏上前對著木兮點頭,「再見。」

「嗯。」

木小寶從木兮懷裡爬下來,踮著腳看了眼離開的人後立刻拉住木兮的手,「媽咪,走。」

「啊?」木兮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木小寶扯走了。

望著走遠的人,紀佳夢大聲嘆氣,「不就是丁點大的事情,至於吹枕邊風挑撥你們母子感情?」

「這件事畢竟是我做的不對,我沒想到木兮和澌鈞是這種關係,如果我知道,一定不會這樣做。」董雅寧說話的語氣特別委屈。

「我說雅寧啊,你可得小心了,這光是談戀愛就把你兒子的心抓的牢牢的,這要是結婚了,恐怕你兒子名下所有財產都是她的,像她這種階級出身的人,骨子裡的心思可怕的很,你是沒瞧見,她先讓小的討老夫人歡心,然後又想方設法住進來,這下好了,不就是因為澌鈞的妹妹去房間躺了一會,就鬧到你們母女一塊給她道歉,誰知道過段時間,還會折騰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紀佳夢一直搖頭,擺出一臉同情又擔憂的表情。

駱知秋揮手示意傭人收拾餐桌,沒有再留下來聽紀佳夢和董雅寧唱戲,她還有一大堆事情要處理,駱知秋路過紀佳夢和董雅寧的時候微微點頭。

待駱知秋離開后,董雅寧便開口替木兮澄清,「佳夢啊,你多慮了,她住進來是來養傷的,這傷好了就要搬出去怎麼會是想方設法呢。」

紀佳夢壓著聲音說道:「誰瞧見她是怎麼受傷的?說不定就是自個弄出來的,雅寧啊,你就是太單純了,你看著吧,很快這個女人就會變本加厲像吸血鬼一樣榨乾咱們紀家,到時有你哭的時候。」

董雅寧像是被紀佳夢這句話嚇到了,不敢置信木兮會是這樣的人,眉心緊皺一直看著紀佳夢。

站在後面沒說話的吳玲瞥了眼一直在煽風點火的紀佳夢,雖然這些話是有煽動行為,但是紀佳夢說得很對,這個木兮心思可怕的很,不然就以她的出身怎麼可能高攀上紀總,肯定是耍了心機。

門外。

尋夏上車后,紀澌鈞正準備上車,一個小身影速度飛快趕超他爬上車,坐好后對著外面揮了揮手,「老紀啊,老師說,現在追求環保,為了環保,我覺得你既然要出去那就順路送我和媽咪吧。」說完后沒等紀澌鈞同意,木小寶就拍了拍位置,「媽咪,快來。」

木兮沒想到木小寶急匆匆帶她出來原來是這個意思,來到車門旁,木兮紅著臉看了眼旁邊的男人,壓著嗓子小聲說道:「小寶開玩笑的,我送他就可以了。」搞不好紀澌鈞還以為是她指使的。

木兮的手伸進車裡的時候被紀澌鈞抓住,木兮抬頭看了眼紀澌鈞,紀澌鈞遞了眼車裡,「走吧。」

「媽咪,別磨蹭了,老紀都說送咱們了,快上來吧。」木小寶招手的時候,木兮被紀澌鈞扶上車,木小寶屁股往後挪,「尋夏阿姨,麻煩你往後坐坐。」

「好。」尋夏臉色尷尬,沒想到這臭小子居然帶著他媽賴上來,真是夠厚臉皮的還好意思叫她往旁邊坐坐。

木兮上車后,紀澌鈞才上車,尋夏被擠得一條腿放在真皮座椅,一條腿抬起。

木兮回頭就看見被擠在車門的尋夏,木兮招了招手,「抱歉啊,小寶快過來。」

他才不會過去,他要坐在這裡盯著這個叫尋夏的女人,以防萬一。「不要,我就要坐在這裡。」說話的時候木小寶垂落的雙腿在車裡晃蕩。

木小寶不肯過來,木兮怪不好意思沖著尋夏點了點頭,「抱歉。」其實木兮是知道木小寶為什麼要坐在那裡,出於女人對感情的私心,木兮也潛意識同意了木小寶的做法所以沒有堅持要把木小寶拉過來。

「沒關係。」真是夠不識趣的,有怎麼樣的媽就有怎麼樣的兒子,這些窮人,是不是沒坐過那麼豪華的轎車,真是夠搞笑的,明知道一部車不能坐那麼多人,還非要死皮賴臉坐在這裡。

木小寶雙手推木兮的胳膊,「媽咪,你昨晚一定是沒好好的睡覺,黑眼圈又腫了,快靠著你的男朋友睡睡。」

紀澌鈞一眼就看懂了木小寶的小心思,但並沒有揭穿更沒有責備,兩隻眼一塊閉裝作什麼都沒看到,因為位置實在是有點擠,紀澌鈞索性把木兮抱到自己懷裡。

木兮被紀澌鈞的舉動嚇到了,因為這裡還有外人木兮羞的在紀澌鈞懷裡掙扎,小聲反抗,「快放我下來。」

木小寶沖著尋夏笑了笑,「不好意思,老紀也就是你哥,他喜歡跟我媽咪打情罵俏,經常給別人強塞狗糧,吃多就好了。」

「那證明他們感情好啊。」尋夏笑著說了句:「木秘書,我從來沒見過我澌鈞哥對哪個女孩子那麼好,我澌鈞哥可是個很優秀的男人,你要好好珍惜噢,祝福你們。」

「謝謝祝福。」

男人的手蓋在她小腹上,木兮回頭看了眼紀澌鈞,紀澌鈞嘴角帶笑。

尋夏瞥了眼紀澌鈞蓋在木兮小腹的手隨後抽回眼神。

貼在她肩膀的手往裡推,木兮靠到紀澌鈞懷裡,抬頭看了眼別過臉的男人,男人說話的時候,壓著特別輕的聲音:「有沒有乖乖吃早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