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是真皇帝啊!

比什麼****、總統、首相啥的權利大多了,而且這個時候,好歹還算是比較古代的古代,慈禧太后還沒有專權,完全是萬萬人之上的存在啊!

而且話說回來,張禾雖然不知道咸豐皇帝在歷史上到底乾的怎麼樣,起碼不是個很有作爲的皇帝,圓明園被燒,好像就是在他的任期內發生的。

張禾並不是一個滿口仁義道德的人,也沒有那麼多的顧忌,現在猶豫不決的原因是,張禾可是看過《明朝》的,知道皇帝這活不是人乾的,而且清代的皇帝據說都比較勤奮,要是自己上了,沒有任何政治鬥爭的經驗,說不定還不如咸豐乾的好呢。

正在想着這攤事,咸豐來了。

張禾行了禮,問道:“哪裏去驅鬼?”對於驅鬼,張禾是真有把握,除了秦廣王、楚江王、閻羅王,這三個超級大鬼,其他的一概不怕。

咸豐道:“跟我來。”

帶着張禾走到了一間屋子,張禾卻是有些驚疑,這屋子一點陰氣也沒有,不像是鬧過鬼的。

進了屋裏,咸豐道:“就是這裏了。”張禾看去,只見屋子裏面,擺着一堆洋娃娃,盡是些金髮碧眼的小人,看着做工不錯。

張禾疑惑地看着咸豐皇帝,咸豐道:“就是他們,搞的我大清氣運不暢,前幾天剛剛簽了《天津條約》,之前還簽了《璦琿條約》,朕已經背上千古罵名了。。。。。。”

張禾心中一股無名火起,驅鬼跟你籤《天津條約》有毛關係?張禾如實向咸豐道:“這些都是洋人,不是鬼,驅鬼我會,但是這個洋人,我也無可奈何。”

咸豐嘆氣道:“哎,我也知道多半無望,你有空就來驅一下吧。”

張禾道:“好。”心裏卻想,這咸豐皇帝是有點不上道啊,自己雖然沒有幹皇帝的經驗,但是後世的歷史告訴我們,丟了江山,毛主席都會帶領鄉親們打回來的,自己要是真的幹了篡位的事情,只要保住圓明園,別給燒了,其他都無所謂。

張禾想着這些事,裝模作樣地驅了一陣鬼,給咸豐皇帝有了交待,回了自己的屋裏。

現在,張禾要想好,真正的咸豐皇帝該怎麼處理?

把他殺了,張禾覺得有些不厚道,但是如果不把他殺了,兩個皇帝撞了車,可就不好玩了。

冥思苦想了一頓,張禾忽然笑逐顏開,好像《西遊記》裏面有過一段,就是妖怪篡位,當了皇帝還是國師記不清了,卻把皇帝變成了動物。

張禾立刻有了主意, 極品高富帥 ,將咸豐皇帝變成馬蜂,然後將馬蜂禁錮起來,也算沒有殺他,自己就可以的當皇帝了。

想通了這一節,張禾心花怒放,《西遊記》裏面的情節要上演了,妖怪當了皇帝,君臨天下,不知道會不會有個唐僧取經,然後帶着孫悟空來搗亂呢?

張禾忽悠了劉太監幾句,便出門找上次的那妃子,說自己願意當皇上,那妃子遣退了左右,悄悄道:“今晚動手吧,我知道他睡哪裏,你去放把大火,全給燒死,然後說自己逃出來了就行。”

張禾笑道:“那樣太低級了,我自有辦法,不過不能弄出大的動靜,更不能讓人發現。你現在幫我做幾件事,第一,朝中的重臣,你想辦法去拜訪,到時候我會變成一隻鳥,你拎着我去就行。第二,要摸一摸皇上的行蹤,看看有沒有什麼時候是單獨一個人的,不要多久,只有喝一碗水的工夫就夠。”

那妃子道:“容易,不過要點時間,一個月吧。另外,事成之後,我當皇后。”

張禾道:“你當太后都行。”

那妃子道:“來吧,既然當皇帝了,來寵幸下愛妃總行吧。對了,等咱們事成了,慈禧那個老不死,給她扔到井裏邊去。”

張禾忽然想到:慈禧太后,實際上有武則天的權利,咸豐後面的同治、光緒兩帝,都沒有實權,把她弄弄死,也不錯。 張禾與妃子定計,就等着當皇上了。

等了一個月,才發現妃子也有吹牛的時候,說是帶自己認識下大臣,其實那妃子自己也不認識。張禾問了半天,“曾國藩見過沒有,哪個是曾國藩?”妃子只道頭昏記不清了。

張禾對清代的歷史知道的實在是有限,只知道曾國潘這時候應該當官了,至於那李鴻章、左宗棠、張之洞這些名臣,是不是咸豐本朝的都不知道。

張禾急了,一個大臣都不認識,這皇上還怎麼當?自己別說批奏摺什麼的,連繁體字都認不全,開玩笑呢?問那妃子道:“一個月都幹啥了?”

那妃子道:“知道了皇上什麼時候獨處,玉璽放什麼地方,最重要的是,我聽說皇上很器重一個人,只有這個人說了話,咸豐一定聽。”

張禾道:“這還行,是誰?”

那妃子道:“咸豐的老師杜受田。”

張禾道:“成,你先去吧,我去問問這人是誰。”

張禾回了自己住的地方,問那劉太監:“聽說過杜受田這個人麼?”

“那還用說,誰不知道?”

張禾喜道:“皇上是不是很聽他的?什麼事靠他都能辦了?”


“基本上是這樣。”


“帶我去見見行麼?”張禾興沖沖地說道。

“小公子,”那太監爲難道:“這不可能啊。。。。。。”

“有什麼爲難的地方,你儘管說,不行我去找皇上。”

“這個,杜受田已經死六年了。。。。。。”

張禾給氣得,就這妃子的水平,還想篡位,再想想,人家清代的皇帝,可是歷史上罕有的勤奮啊,從幼兒園那會就學習古文,各種生僻典故用得手到拈來,到了咸豐這歲數,那絕對比現在的高考狀元強個十倍,就自己這文化水平,連繁體字都認不全,毛筆都不會拿,還想當皇上?

哎,罷了!人家咸豐當皇帝,起碼傳了同治、光緒、宣統,自己要是當了皇帝,說不定一個月就亡了國,鬧了大笑話。

反正自己能變成皇帝的樣子,在需要的時候當一下就行,也不能天天當啊,當年明月同志在《明朝》裏面寫過,這活真不好乾啊!

而且轉念一想,自己當皇上是爲了什麼?

小的時候,有兩個目的,吃好吃的,睡好看的,後來長大了,就變成只有一個目的:睡好看的。而事實上這個願望已經實現了,張禾已經把人家貴妃睡了,這就行了唄!

行了歸行了,張禾不再想當皇上,不代表不想有所作爲,改變歷史,是任何一個穿越者的共有夢想,而到了張禾的身上,這個夢想很具體,那就是保護圓明園。

張禾剛剛穿越的時候,手機還有電,顯示的日期是1857年,問人後知道是咸豐七年,那是去年,現在是1868年,也就是咸豐八年。

黑袍師父跟張禾說過,火燒圓明園的事情,發生在1860年,也就是咸豐十年,也就是後年,也就是說,時間已經相當緊迫了。

要想保護圓明園,必須影響到咸豐的決策,也就是說,張禾雖然不要做皇上了,但必須成爲一個手握權柄的人,有一定的決策權。

要想做到這點,以張禾的本事,想要靠做官一路青雲是不現實的,唯一現實的,就是裝神弄鬼,因爲這是古代,無神論還沒有那麼普及,而且張禾本身是血丹巔峯期的大妖,完全可以做一個《西遊記》裏面的國師。

已張禾的修爲,想要裝神弄鬼,實在是極其容易的事情,因爲張禾在修煉附身系技能的時候,最重要的一項功課就是分化自己的意識,並用分化出來的意識來附身到別人身上,以此驅使他人。

想好了計劃,張禾便去找了那妃子,跟她說,謀反是不成了,我這水平當不了皇帝,你也搞不定那些王公大臣,但是我可以變化皇上的模樣,必要的時候可以臨時客竄,然後你那個願望我還滿足你,想辦法把慈禧那老不死給扔井裏去。

那妃子本來沒什麼見識,在張禾繪聲繪色地描繪了當皇帝的難處後便沒了主意。

張禾安定了妃子,便讓那劉太監傳話,說自己夜觀天象,發現了重要祕密,必須面見咸豐。

三天後,張禾見到咸豐,說有兩件事要報告。

咸豐道:“說來。”

張禾道:“一件是後天的事情,一件是後年的事情,皇上先聽哪個?”

咸豐道:“先說後天的。”

張禾道:“後天早朝,羣臣會突然發瘋。”

咸豐驚道:“此話不可亂講。”

張禾道:“人頭擔保。”

咸豐道:“有何對策?”

張禾道:“我跟着上朝,羣臣發瘋的時候作法制止,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咸豐道:“後天先跟我去上朝,要是沒有你說的現象,後年的事情就不必說了。”

兩天轉眼即到,咸豐沒有食言,帶張禾去早朝。

起的相當早,這個時候天黑着呢,那會還沒有手電筒,卻不是所有的大臣都有權利點燈,以前還因爲沒燈出過大臣掉溝裏摔死的事情。(大臣掉溝裏摔死是真事,正史記載)

那沒燈的大臣怎麼辦呢?就是等有燈大臣走的時候,就着光跟着進宮,就跟搭公交一樣,要是人多了搭不上,那就只能等下一位有燈的大臣了。

不過張禾被咸豐皇帝帶着,自然屬於有燈一族,沒有出現什麼危險。

上了朝,張禾分出意念附身了大部分的羣臣,然後聽着。

開始看着下面的人奏事什麼的,還覺得挺好玩,也沒控制着大臣發瘋,咸豐皇帝看張禾的眼光也有些不信邪了:你看,這不是好好的麼?

不一會,張禾聽膩歪了,便用分出的意念控制着羣臣集體發瘋起來,有唱小曲的,捏蘭花指的,張禾還想表演大臣當衆撒尿,覺得太騷,改成了當衆脫褲子,看咸豐帝時,咸豐比張禾預想的要震驚的多的多!

滿朝重臣彙集於此,這要是都瘋了,大清這攤子就可能撐不下去,急的團團轉的咸豐朝張禾吼道:“立刻作法!”

張禾便裝模作樣地做了一會,收回了意識,羣臣不被張禾控制,便恢復了正常。

這時讓張禾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大臣性子還挺烈,想着剛纔發瘋的樣子,都羞愧難當,尤其那位脫褲子的,非要吵着去上吊!

咸豐皇帝龍顏大怒:“這麼點小事就尋死覓活,大清還怎麼管!再有敢言上吊的,滿門抄斬!”對於處理這種事情,咸豐皇帝還是有些手段的。

平息了事件以後,咸豐皇帝握着張禾的手,激動道:“你是朕的國士啊!” 張禾成了咸豐帝的國士,那劉太監也正式成爲了他的下人,除此之外,還在圓明園賜給一座宅子,賜名“國士苑”,在福海的北邊,東區和西區交界處。

張禾搬進了國士苑,卻保留了以前在楊桂堂家住時的習慣,叫人弄了幾十只小雞,每天沒事幹就餵雞。與此同時,張禾叫人去村裏尋那隻成了精的母雞,看看還在不。

過了半月,張禾都忘了這茬子事了,那劉太監卻抱着一隻老母雞回來了,張禾一見,正是上次那隻成精母雞。

那母雞見了張禾,也不避諱劉太監,當即說了人話:“你上哪去了,好幾天都見不着,咱家的小雞都可想你了呢!”嚇得那劉太監就鑽到了桌子底下。

那母雞來了以後,張禾就把餵雞的重任交給了她,除了餵雞意外,張禾還教給她洗衣服和熬小米粥,張禾是山西人,小米粥是一日三頓,飯前飯後都不斷,一天六大碗。

餵雞、洗衣服、熬粥,都不是義務勞動,張禾時不時賞給她一顆蜂怪的妖丹,給她增加修爲,很快就突破了金丹,成爲了金丹妖怪。

這一日,張禾起了牀,依舊變成小孩的模樣,走進院子,在母雞搭起晾曬的被子中間穿梭,讓被子裹住自己,感受上面的陽光。

小的時候張禾就很喜歡這樣,晾着的被子上,有一種特殊的溫暖和味道,那時候大人不讓,怕髒了被子,現在自己成了國士,自然可以爲所欲爲,髒了大不了重新洗洗。

這種清閒日子過了一個多月,咸豐帝來找,有高僧來訪,讓張禾去震震場子,張禾跟去了,心中不住嘀咕,不會真是唐僧取經,要降自己這個妖怪?自己可什麼壞事都沒幹啊,跟那母雞妖怪一直都安分守己的。

張禾跟咸豐帝見了那高僧,心中卻是一緊,這高僧不是忽悠的,張禾查看對方修爲,丹田處有個小金人,顯然是結成了金身法相的高僧,相當於妖家的血丹。

讓張禾放心的是,這高僧的金人還小,看樣子還是剛剛結成,因此對自己的威脅不是很大。

那和尚見了張禾,向咸豐帝道:“有此國士,可保陛下無恙。”

張禾鬆了口氣,看來對自己沒有什麼敵意。

說了一些話,本來以爲那和尚只是雲遊的,就要走了,那和尚卻不走,說自己想搬進國士苑,跟張禾一起住。

婚不逢時 ,委婉地表示,自己習慣一個人,不太歡迎別人。


那和尚不理張禾,卻向咸豐道:“貧僧修煉佛法多年,也頗有幾分手段,不如跟這位國士比試一下,如果陛下覺得貧僧不是亂說,便留貧僧一起保我大清吧。”

張禾心中猜測,這和尚臉上不見敵意,嘴上也說得客氣,卻不知心裏是真想比試,還是想降我。

咸豐皇帝卻道:“很好,就在院中比試一場,如果大師果真有些手段,朕就另賜宅院住下。”

那和尚道:“如此最好。”

張禾卻道:“不好,院中比試,難免毀了院子,我們去野外比。”

咸豐道:“就在院子小試一下。”

和尚道:“就在院子比。”

張禾心下狐疑,這和尚明明是結成了金身,法力無邊,怎麼卻在院中比,問道:“大師法力無邊,我也頗有些手段,萬一弄壞了院子,豈不辜負了皇上的好意?”

和尚笑道:“不妨,貧僧保證不會損毀了院子。”

張禾心下狐疑,卻也不怕,向那和尚道:“那大師說說,怎麼個比法?要是不想損壞院子,可是有很多手段不能使用。”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