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

昨天師傅知道他會來參加,才決定帶我過來。

我那時還想,師傅是不是認識這常極,給他面子纔來的。

誰料,兩人居然是死對頭。

我在後山養了一條龍 俞瑩是個會來事的,見到自己師傅吃癟,委婉的笑着打何嘗:“師傅,天師,你們都認識幾十年了,這多大的事啊,各位大師聚在這裏,不是爲了生氣對麼,大家還不是爲了東方會所的事,都想出一份力,咋們先把這事解決了。”

師傅擡頭,目光凌厲朝俞瑩掃過去。

俞瑩對師傅大方笑道:“天師,我師傅就這個倔強脾氣,您別跟他生氣,他心裏藏不住話。” 俞瑩這一手玩的真髒,什麼叫心裏藏不住話,這不是擺明兒告訴諸位,常極剛纔說的都是真的?

我懆,我當場就罵了。

師傅冷眼盯着俞瑩,她懂了怒:“我認識他的時候,你還沒出生,他是什麼樣的人,靠小輩洗白,他在江湖上名聲就會名聲鵲起?貓就是貓,焉能變成虎?”

俞瑩被師傅堵得說不出話來,臉一陣青色。

漂亮的大眼睛瀰漫淚水,看樣子就像被人欺負,受盡了委屈。

靠,說不過就裝無辜,裝委屈。

我最恨這樣的白蓮花,明明沒啥本事,就知道哭,以淚眼博得同情。

要是在場的都是年輕小後生,或是半截入土的道家。

她嗎的,這個不要臉的賤人,演給誰看啊!

我從兜裏掏出一個信封,摔上俞瑩臉上:“這是你請我去東方會所的紅包,我特麼的退給你,長的一副可憐無辜的樣子,心不在正道,用在騙人上了。”

唐小花天真的喊:“姐姐,原來她是騙子啊,她剛纔還騙我去樓上,說樓上是廚房,有很多很多好吃的,幸好我沒上去,騙子最討厭了。”

唐風師傅驚愕叫到:“樓上,樓上可是大人休息的地方,小花千萬別亂跑。”

唐風師傅衝俞瑩罵道:“小小年紀,心術不正,當我們小花沒來過城裏,上面是休息室和客房,你騙她上去做什麼?”

這時,俞瑩臉色由青轉成白,很是難看。

常極一甩袖子,拉着俞瑩來到自己座位。

各人迴歸自己的位置,師傅的位置很靠前,幾乎在主臺邊上,江湖地位由此可見,很高!

我就坐在她身後。

玄學風水學術討論大會的發起人和組織人沒到。

這時,人羣裏爆發出一陣低沉呼聲,四下的人把討論目標轉移到門口那人。

我挽着師傅轉身,看見葉霜挽着徐老道,居然堂而皇之的進來了。

徐老道在這圈子裏的名氣,跟師傅是相反的,師傅有多少擁護聲,徐老道就有多少討伐聲。

在門口最近老道長,站起來對徐老道怒罵道:“誰准許你進來的,敗類。”

徐老道在門口停住,眼縫射出一道精光,朝那位老道長上下一眯:“吳旭,你這小老頭居然還活着。活的真是太長了。”

徐老道後腳跨進門後,砰一聲,他身後大門瞬間關上,大會兩邊的窗戶,一個個個的瞬間關上。

本來明亮的大會廳裏,一下變的黯淡無光。

徐老道站在吳旭身前,渾濁老眼望他冷笑,他說道:“葉霜。”

葉霜上前一步,朝徐老道作揖:“師傅。”

“給我殺了這個老不死的……”

譁——

大廳裏所有人都驚呼,徐老道已經無法無天到這個地步,居然敢在大廳裏殺人。

我想站出來,師傅把我的手按住:“發信息給李盛煊,叫他報警,讓警察圍住這裏,一隻蒼蠅都別放出去。”

我壓低聲音道:“是,師傅。”67.356

我的手機滴滴一響,我把電話掏出來一看,有條未讀信息,是李盛煊發來的。

“我已經報警了,陳哥和我爸在來的路上,別問我怎麼知道的,孫慕楓在你和天師的揹包上,都裝了針孔攝像頭和竊聽器。你們裏面發生的一切我們都知道,放心吧,就算他敢殺人,我們也有證據。”

葉霜朝老道長一步步走去。

吳旭的道長,驚慌失措的倒退。

他指着徐老道罵道:“好你個敗類,居然敢光天化日下殺人,這是文明社會,沒良知王法了。”

“王法,良知,本道在這裏就是王法。葉霜,還不動手……”

葉霜走到他面前,目露兇光,單手舉起,手指尖銳指甲張長。

其他道人一看。

鬼!

居然是鬼……

天啊……

徐老道居然慫恿自己陽的小鬼,在玄學風水學術討論大會殺人,這是多麼的諷刺。

大部分道人不敢出頭,也不敢出聲。

但有這麼幾個不怕事的,譬如終南山下來的,林道長,還有俞瑩他師傅常極道人。

他能站出來懲惡揚善,我挺意外的。

只是,我對他能耐,保持懷疑。

果然,林道長和常極道人,兩道黃符同時朝葉霜飛瀟而去,

葉霜雙手接住那兩道黃符,兩三下把黃符撕掉。沒有受到一點點傷害。

我見到這一幕,也挺意外,林道長和常極道人,兩人黃符我不知道威力如何,應該是不會太差。

但根本傷不到葉霜分毫。

這是爲什麼?

師傅說:“徐老道在她身上做了手腳,她身上沒有鬼的氣息,黃符失去目標,所以成了兩張廢紙,在者徐老道的法力在兩人之上,他可以輕鬆的讓兩人靈符失去作用。”

我有些生氣:“可是師傅,難道讓徐老道在這殺同門,無法無天了嗎?”

師傅手中捏着一隻細小的鐵鏈,說道:“不可能。”

那方,葉霜利爪迅速朝吳旭心窩裏插,吳旭連連後退,眼看就要被她插中。

師傅手中鐵鏈射出,準確無誤的纏上葉霜手腕,勢如破竹之勢向她手臂延伸。

鎖魂鏈穿過她手臂,向身體延伸,徐老道手執拂塵想把鎖魂鏈給止住。

徐老道目露殺氣,朝我師傅怒道:“鍾婉,膽子不小,居然敢用鎖魂鏈傷我徒兒。”

師傅臨危不亂的對上他:“徐老道,居然敢在我面前殺人,我鍾婉豈能容你放肆。”

“哼,鍾婉,本來看在鍾馗天師後人面子上,本想放過你,但你太不識擡舉了,今日,誰也別想離開這裏。”

“就憑你,姓徐的,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

我師傅和姓徐的劍拔弩張時,砰一聲,外面正午太陽光直射進來。

大門,前進來兩排人,爲首是個小老頭,個不高,帶着墨鏡,看不到正臉,樣子倒挺精神的。

他拄着金色柺杖,後面跟着兩個人,二人身後跟着兩隊黑衣人,看似他的保鏢。

他越走越近,我突然發現,他身後的那兩人,吖的我認識。

沒錯,居然是李盛煊和孫慕楓。

他們兩個跟着進來幹嘛,雖然一直朝我笑着,沒有看出半點逼迫。

他們沒看見徐老道都嚷嚷着殺人了嗎。雖然沒殺成功,卻已經動手了啊。

這人到底是什麼背景,

難道他就是玄學風水大會背後主辦人和發起者?

他走到臺前,往高位上一座,不怒自威,整個人氣勢就擺在那。

【兌換碼:28nftu,僅限前一百次兌換有效】 我離他挺近,目光炯炯凌厲,透過墨鏡,打量我。

我壓力很大,眼神都不自然了。

我好像不記得認識或者得罪這麼位大人物。

李盛煊朝我眨眼,示意我別緊張。

他朝後面一揮手,他身後有四個黑衣人提着兩大箱子走過來,把箱子重重擺在桌面上。

他蕭嚴的聲音說道:“打開……”

兩個黑衣人把箱子打開,一個箱子,裏面密密麻麻的堆滿人民幣。

是人名幣啊,滿滿一箱子!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麼多錢,眼睛都亮了。

第二個箱子,打開時,我整個人都震驚了,是金條,全部是金條!

譁,這得多少錢~

如果這錢全給我,我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都不用愁了。

我環視四周,在場的所有人全部看兩大箱子,俞瑩和常極道人眼睛都看直了,就差流哈喇子了。

唯獨無動於衷的是徐老道和葉霜。

他們看都不看箱子一眼。

也對,徐老道經常和權貴合作,他得錢是這裏數十倍,這麼看的上這兩箱子呢。

那位大人物出聲了:“這裏是兩千萬,諸位也知道爲何找你們來,東方會所前段時間出的事大家都聽說了,西南,十二個富二代莫名其妙的失蹤,他們大多是獨子,他們家人未委託我過來查,所以把諸位都請來了,不管東方會所裏有什麼吃人不吐骨頭的黑幕,還是有什麼妖魔鬼怪,我都希望諸位能徹查清楚。還有,有領導高度關注此事,在位當權者,誰不希望自己管轄的區域風平浪靜,這件事就拜託大家了。”

“噢,對了,這是兩千完訂金,事成後,三倍的薪金,也就是總共八千萬獎賞大家。這些錢都是富二代家人委託的。 最佳龍婿 大家放心,這件事已經通過了上級,誰敢阻止,實名舉報,我會報上去,而且大家不用怕,不用擔心有人搗亂,誰敢影響阻止你們的,一槍蹦了他。刑警大隊和省公安廳會一直保護你們的安全。”

自錦成傷 說完後,他莫名的看了眼徐老道,說:“長話短說,我不喜歡沒本事的人混進來,所以,在下午四點之前,沒本事的直接送刑警大隊。”

話落,尾座有個道長,直呼肚子疼,要去上廁所。

小老頭直接朝後面交代:“送局裏。”

轉頭,凌厲目光掃視衆人:“還有誰不舒服的?”

這回,沒有人在敢吭聲。

他繼續說道:“還有兩個小時,這兩個小時內,你們推舉出領導人,誰負責什麼,我不會干涉,還有你們的時間只有一天,也就是二十四個小時,我容許你們寬限幾個小時,明天晚上,八點之前,把東方會所什麼地獄會場,全給我掃蕩清,背後那玩意揪出來。八點後,我就要炸大樓了,連同你們在內,所以你們好自爲之。錢不夠,可以添,要是查不出,你們就別回來了。”

這番風平浪靜的話語,裏面暗藏洶涌。

空氣如塵,萬份寂靜。

在場的人聽見這番話,全部變了臉色。

沒想到這麼一筆錢的誘惑下,事情居然這麼危險,時間如此緊促。

當場,有些人萌生退意。

有幾個站出來,說道:“我,我想退出,我上有老下有小,這筆錢在掙不來,對不起,實在不該來。”

“我也有事,不能參與了。”

“我,我,我老婆說太危險的事不能幹。”67.356

“我女兒還要高考,我不能這檔事下出事。”

“這,我不想幹了,我媳婦會跟我鬧離婚的……”

一下四十幾個人,退出一大半,還剩下八個人。

藍姑娘復仇攻略 這八個人還包括徒弟在內。

其中有我和師傅,徐老道和葉霜,常極和俞瑩,唐風師傅和唐小花,最後連那叫吳旭的道長,都跑了。

那些人站起來,往一邊站去。

小老頭到也沒生氣,透過眼鏡往我們這邊掃視過來,從我們一個個面容上掃過後。

他淡定開口說道:“來人,送他們去局子裏,好吃好喝的呆上24小時後,後天送回戶籍地。”

那羣退出的道人,全部被黑衣人押走。

Www☢ тт κan☢ ¢〇

剛纔還熱鬧非凡的大廳裏,一下子變得空蕩蕩的。

小老頭站起來,說道:“還有幾個小時,你們都商量下怎麼做,明天晚上八點之前查不出來,你們就別出來了,我會叫人封鎖大樓,進行爆破裝置,晚上十點準時爆破。這訂金,我會按照比例匯進你們各自賬戶,以四位師傅爲主,每人五百萬。需要什麼,儘管李盛煊和孫慕楓提出來,他們兩人會全程跟進,這件事就到此爲止。好了,你們各自準備一下,分配到底誰領到,制定方案。”

這時,小老頭站起來,冷漠道:“祝你們好運……”

小老頭浩浩蕩蕩的帶着兩隊人馬離開,我瞧着黑衣人,兜裏鼓鼓的,好像配了槍。

人全部走後,留下四個身材魁梧的戴墨鏡黑衣人和李盛煊,孫慕楓。

李盛煊叫四個人把桌子上的兩口大箱子取下,他說:“各位沒異議的話,我叫人把箱子按照現金的比例,每個戶頭都存五百萬。”

徐老道從開始都沒睜眼瞧過那些錢。

唐風師傅說道:“小兄弟,你存到唐小花賬戶上好了。”

常極老道人出聲:“存我賬上四百五十萬,存俞瑩賬戶五十萬。”

俞瑩眉頭皺的很深,她沒吭聲,但臉上表情很不爽。

這常極也太摳門了點把,我深深鄙視之。

到師傅時,師傅對李盛煊道:“五百萬全存進小幽的帳號裏。”

她話一出,全部人都看着她。

我驚訝道:“師傅,我不能收,全存進您的帳號把,我學校裏前幾天才發了獎學金,不缺錢。”

“自己拿着,我知道你家都是住的別人房子,用這筆錢在市裏買套不算差的房子,如果買好房子,得贏下那筆獎金了。”

贏下那筆獎金談何容易!

這麼急促的二十四小時裏,出不來的話,我們就直接會死在裏面。妖魔鬼怪沒把我們殺死,外面的爆破也會把我們炸死。

還跟着徐老道一行人,他一定會尋找機會對我下手。

在者,這棟樓建起最少幾個億的資金,加上裏面大大小小商場,酒店,餐飲,客房,娛樂中心,市值十幾個億,真的要這麼炸了麼。

太可惜了。 我的心情真是五味雜陳,師傅還把五百萬打進去的賬戶,怎麼看都像交代後事似得。

我對師傅說:“師傅,等出來後在說把,您頭髮都白了,身子骨也沒以前硬朗了,我還年輕,有手有腳的,怎麼能要您的錢呢?”

師傅對我說道:“師傅年紀大了,要這麼多錢幹嘛,師傅這些年也有點積蓄,不差錢,到是你,爸爸媽媽老不能寄人籬下,這一進去不知道能不能出來,萬一出不來,你爸爸媽媽也有養老的錢,對他們也有交代。”

師傅不顧我的反對,直接對李盛煊說道:“存進小幽的帳上。”

李盛煊看了眼徐老道,問道:“還有五百萬,徐道長打算怎麼安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