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巨靈士兵身高近四米,手指似人的手臂那麼粗,隨便一下就能將人拍死。他拍葉銘肩膀,就是想把葉銘拍倒在地,給他一個難看。巨靈族的人生得都比較醜陋,大黃牙,朝天鼻,招風耳,一身體毛,而且氣味難聞。他一彎腰,那張醜臉幾乎把天都包上了,讓葉銘都微微皺眉。

眼看那手掌就要落下,巨靈族士兵們都露出了看好戲的表情,還有人吹起了口哨。

可令人驚訝的是,那隻巨掌居然輕飄飄就落到了葉銘肩膀上,不,應該是把他整個人都壓住了。仔細一看,原來他探出了一隻手,把對方給撐住了。

葉銘臉上沒有怒氣,反而帶著淡淡的笑意,道:「既然你累了,我送你一程。」而後他食指拇指輕輕一挑,巨靈戰士就像氣球一樣,輕飄飄地升了空中。彷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托起。

那士兵臉上露出震驚之色,大吼一聲,聲震九霄,把遠處的胖子主事都嚇了一跳。他不停地掙扎,氣運,然而葉銘卻僅僅通過一根手指,就把他拿捏得動彈不得。

旁邊的段慶瞪大了眼睛,怪叫道:「哥,這是什麼手段?」

段喜面露異色,自語道:「他對力量的掌控已經達到了極致,可以化腐朽為神奇,化不可能為可能,這就是力量奧義了。」

「力量奧義?」段慶一驚,「那不是絕世天才的專有嗎?」

「姬無咎就是絕世天才啊。」段喜露出笑意,「小慶,你的眼光不錯啊,他確實與得上小仙。」

葉銘就像拎著一隻氣球,拉著那巨靈族士兵朝他租下的場地走去,後面的巨靈族士兵都看呆了,不由自主地跟著他走。他們一走路,大地就「轟轟」巨震,一群人氣勢張狂,野蠻兇橫,生人不敢近。

他租下的這片場地很大,朱雀皇朝專門訓練士兵的營區,面積有上萬畝,就位於校場的邊上。租金不算高,每天一百萬武神幣,當然用餐之類的要額外花錢。邊上是一排高大的營房,營房前不遠處是大量的訓練器械。

一群巨靈士兵在營房前鬆鬆散散地站著,一沒隊形,二沒氣質,根本不像是群,更像一群兇徒劫匪。

葉銘這時鬆開手,那名被拿捏住的巨靈士兵就輕飄飄落在地上。他一落地,才感覺渾身的力量都泄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起不來。

另一名巨靈士兵走過來,狠狠瞪了地上那士兵一眼,他盯著葉銘問:「將軍大人,你準備怎麼訓練我們?」

葉銘淡淡道:「你們久經沙場,無須訓練。」

那人一愣:「不訓練?那幹什麼?」

「吃喝玩樂。」葉銘淡淡道,「兄弟們以前應該外出打仗,吃不好穿不暖,我身為你們的首領,當然要好好照顧你們。」

那人大笑道:「吃喝玩樂?好!不過咱們巨靈族人很能吃,就怕會把將軍大人吃窮。」

「能吃窮我是你們的本事。」葉銘一笑,然後把段慶叫過來。

「親哥,你搞什麼啊,我完全看不懂。」段慶一臉苦笑,「不說別的,光吃這一項,就不是一般人能承擔的。」

葉銘:「你幫我走一趟,把南都中等酒樓的廚子全部請來,我要他們現場做菜。不要介意價錢,數量一定要夠,管得起三萬大軍吃喝。」說完,就把存放十億武神幣的儲物扳指交給他。

段慶搖搖頭,幫他跑腿去了。段喜走過來,認真地問:「你真想訓他們?」

葉銘笑道:「先熟悉,再談其他。團長,我要請幾天假。」

段喜拍拍他肩膀:「我看好你,希望我再來的時候,能看到不一樣的巨靈士兵。」

段喜走後沒多久,第一批廚師就到了,不僅人到了,還把食材和工具拿來了,甚至還帶來了大量的幫工、小廝打下手。廚師們一字擺開,生火,切菜,煮湯。另一邊,成桶的美酒不斷運到現場,遠遠地聞到酒香味,巨靈士兵們直抽鼻子,眼睛發亮。

每一個巨靈族士兵都是天生的酒鬼和饞鬼,酒香菜香味,很快就讓他們魂不守舍。當菜差不多的時候,已經夕陽西下了,烤駱駝、烤全牛、烤全豬,這些「大菜」已經開始上場。酒也被打開了,巨靈士兵們席地而坐,坐成一個又一個圈,中間放著吃的喝的。

看書網本書 葉銘和段慶就坐在一個圈子裡,能坐在此處的人,是所有巨靈士兵中實力最強的,即使他們再兇橫蠻霸,可葉銘終究是將軍,是給他們發軍餉的人,再怎麼著也要表示出一定的尊重,雖然葉銘絲毫感受不到他們的尊重。

葉銘的左側,坐著一個又黑又高的漢子,他若站起來,身高超五米,而且本身是上位武宗,實力非常之強,等閑武君在他面前也占不到便宜。這黑大漢打開一桶酒,仰起脖子就灌,「通通通」猶如喝水一般。

喝完酒,他拎起一隻烤全羊,張口就吞入腹中,連骨頭加肉,嚼巴幾下就吃掉了。吃完一隻羊,他舔了舔嘴唇,意猶未盡,於是斜眼打量著葉銘,道:「將軍大人是否善飲?」

葉銘淡淡道:「一般。」說完張口一吸,不遠處的酒桶就射出一道酒柱,直接灌入他口中。他喝的沒黑大漢快,然而喝光一桶酒也沒用太長時間。一桶酒起碼一百來斤,他喝完后卻面不改色,而且肚子也沒有鼓起。

似他這種強大的武者,酒水入腹的一瞬間就越被分解消化掉,水分通過毛孔揮發了,片滴不存。身體機能越強大,化解酒的速度就越快。

黑大漢一愣,這桶烈酒下肚,連他都有些感覺了,面前這個小步點居然面不改色,他頓時不服氣,喝道:「將軍可敢與我拼一拼酒力?」

葉銘淡淡道:「有何不敢?」

「拿酒!」黑大漢叫一聲,周圍人紛紛把酒桶送過來。

葉銘道:「既然拼酒,就要立一個拼酒的規矩。你我坐著不動,以罡勁引酒入口,中途不得停止。誰最先喝不動,誰就輸了。當然,兩人喝酒的速度不能相差太多,如果你喝得比我快一桶,我輸;我喝得比你快一桶,你輸。」

「好!」黑大漢十分興奮,放鬆了褲腰帶,準備與葉銘大拼一場。

葉銘明白,這種喝法太拼,僅憑他自身實力肯定不行。不過擁有真龍血脈,擁有真龍之體,他決定暗中釋放真龍血脈,巨靈族再強,能喝得過真龍?

「開始!」段慶也很興奮,眼看兩人準備就緒,便大聲宣布。

「嘩啦啦!」

黑大漢和葉銘各自催動罡勁,分別有一條酒柱射入口中,那酒柱有雞蛋那麼粗,直接就灌進嗓子眼。黑大漢還好,嘴巴大不吃力,葉銘就比較不方便了,只能盡量張大了嘴巴。

一百多斤的酒桶,片刻就光了,第二桶酒跟著接上,使得酒柱不至於斷掉。兩個人喝酒的速度旗鼓相當,幾乎同時喝光第一桶。

這邊,葉銘由於放開了真龍之體,酒水入腹根本就感覺不到什麼,所以喝的速度反而越來越快。反觀那黑大漢,喝過十桶之後,臉上已經幾分酒色。

旁觀的巨靈士兵都看呆了,他們能喝不假,可這個小步點也忒能喝了吧?而且喝了這麼多,居然一點酒意都沒有,這麼多的酒都跑哪裡去了?

二十桶酒之後,黑大漢的肚子已經鼓了起來,一張臉通紅通紅的,只是他臉黑,看不太分明罷了。相比而言,葉銘就自若多了,面不改色,肚子也沒鼓。

人一旦有了醉意,喝酒的速度就會放慢,所以沒到三十桶,葉銘就領先了對方一桶酒,贏得了拼酒的勝利,而後停了下來。

黑大漢也停下來,他瞪著葉銘,彷彿想從他臉上看出花兒來,憋了半天,他豎起大拇指,道:「將軍,我服你。」

葉銘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比較能喝而已。」

黑大漢咧嘴一笑:「我已有八分醉意,即使喝跟將軍一樣快,最後還是要輸,哈哈,不過今天喝得真爽啊!」說完,他就打了一個酒嗝,噴出一道長長的酒氣。

葉銘用他的酒量震住了在場之人,大家都不敢再小看他。

這時,對面一名巨靈漢子道:「將軍大人能喝酒,不知能否吃飯?」

葉銘心說龍應該很能吃吧?於是道:「還可以。」

那人笑道:「既如此,我們比賽吃飯可好。」

「怎麼個比法?」葉銘問。

「讓廚子準備同樣重量的九頭牛,十隻羊,一百隻雞,你我同時開始吃,誰先吃完誰贏,如何?」對方咧著嘴問,他明顯是佔便宜了,因為巨靈族的人嘴巴大,一口能吃一隻羊,葉銘是無法與之相比的。

可葉銘想都沒想就答應了,道:「可以。」

九頭牛、十隻羊、一百隻雞,分別擺在了兩人面前,堆了一堆,重量相當,數量一致。段慶一聲喊,二人便開吃。

那漢子雙手並用,一口能吃十隻雞,一隻羊,片刻就吃了很多。

另一邊,葉銘也有他的辦法,他體內發出一團五色真罡將面前的儲物全部包裹,在罡勁的絞殺之下,這些全牛、全羊、全雞,俱都化為肉泥,然後變成了道肉泥柱子,被他吸入口中。

他這一手漂亮的罡勁運用,瞧得眾人紛紛叫好。而且看得出,他這種吃法絲毫不比對方慢。

半個時辰后,兩人面前的食物已然不多了,那漢子的肚皮已經鼓了起來,看上去就似個孕婦。反觀葉銘,肚子平平的,跟沒吃東西一樣。而且到了後期,對方吃東西的速度明顯慢了,一隻雞也要啃上幾口,因為實在咽不下去了。

這漢子打的好主意,原本以為葉銘吃不了幾隻羊就要認輸,萬沒想到他能這麼吃,吃得他都想吐了,可人家還在津津有味地喝肉泥。

「我認輸。」漢子終於撐不住了,舉起沾滿油的雙手,苦著臉叫道。

葉銘也停下來,笑道:「再吃下去,我只怕就要吐了。」

大漢一臉佩服地道:「將軍真神人!小人心服口服!」

這一下,人們更加不敢小瞧葉銘了,畢竟巨靈族以能吃能喝為美,葉銘比他們能吃,也比他們能喝,他們有什麼資格看不起葉銘呢?

「大人,可敢與我比一比力氣?」這時,一直保持沉默的某位漢子站了起來,同樣是名上位武宗。

葉銘也站起身,道:「當然可以。」

人們立刻把中間的東西清理乾淨,空出一片地方來,讓二人角力。葉銘站在那兒,大漢雙掌交握,十指發出打雷般的暴響,他道:「咱們就比力量,各自發出一團罡勁解力,如何?」

葉銘道:「好。」

話落,二人背後分別衝起一團罡勁,葉銘的罡勁凝聚成一頭真龍形象,而大漢的罡勁凝聚成一頭犀牛,都是體型龐大,氣勢非凡。

真龍咆哮一聲,當先衝過去。犀牛也是一聲吼叫,低頭衝撞,兩者狠狠撞擊在一起,密集的閃電暴發,雷聲陣陣,在虛空深處炸響,使得周圍人的頭髮都豎了起來。

不得這說,這頭巨靈士兵的力量很大,超過千萬斤大關。可惜他遇到的是葉銘,葉銘本身力量就超過五千萬,再加上釋放了真龍之力,一身力量破億,他如何能敵?

「轟!」

真龍身子一震,那犀牛就被炸飛了,散成罡氣,重回大漢體內。大漢臉色蒼白,一敬畏地跪在地上,道:「大人神武,小人不敵!」

葉銘覺得現在正是震撼這群人的時刻,淡淡道:「我只是小小武師,何來神武不說?」嘴裡這麼講,可他突然發力。以他為中心,方圓十里之內,所有的東西都被禁錮了,這正是他的絕對力量!

當力量突破一億斤,就會破開一個瓶頸,擁有絕對力量。絕對力量其實就是一種力場,力量一旦超過一億的閥值,就會自然而然形成力場。力場形成,力量就發生了質變,它可以扭曲空間,摧毀萬物,威力莫測。

在葉銘的絕對力量籠罩下,每一位巨靈戰士都心頭狂跳,感覺葉銘只要有了敵意,他們立刻就會粉身碎骨,死得極慘。絕對力量,不是一加一等於二的問題,一萬個力量一千萬斤的人,他們的力量加起來是一千億斤,可這一萬個人再怎麼聯合,也絕對無法抗衡絕對力量。

現場一片安靜,葉銘沉浸於他的力場之中。這一刻,他的真罡漫延出去,它在力場中無處不在,任何細微的變化都被他捕捉到,就像在眼前細細觀察一般無二。

一個呼吸后,力場就消失了,葉銘畢竟第一次擁有絕對力量,而且是暫時性的,所以還不能持久。即使如此,巨靈士兵們受到了震撼也是巨大的,他們心底都冒出一個想法,那就是他們絕對不是葉銘對手,葉銘一個手指頭就能殺死他們。

收了力場,葉銘重新封印真龍之體,笑道:「兄弟們繼續吃!繼續喝!」

下半夜,所有巨靈士兵都喝高了,一群醉醺醺的大漢又唱又跳。葉銘也喝高了,沒有了真龍之體,也懶得分解酒力,所以他也輕飄飄的。他站在黑大漢的肩膀上,一邊舞劍,一邊高歌古人詩句。

「劍氣縱橫三萬里,一劍光寒十九洲,上窮碧落下黃泉,兩處茫茫皆不見……」

歌罷,一道劍氣沖霄而起,直射牛斗,皓皓然如月,將天上的雲都擊散了。這一劍蕩氣迴腸,氣勢如經,驚得人們紛紛抬首望天。

片刻的安靜之後,眾人繼續狂歡。也不知道是哪一個先睡著的,當葉銘醒來的時候,發現睡在黑大漢的肚皮上,而黑大漢則把段慶壓在下面,壓得後者一邊白沫一邊沉睡。

本書源自看書惘 他拍了拍腦袋,感覺還有些昏沉,喃喃道:「居然喝醉了。」

黑大漢聽到動靜,也醒了,他睜眼之後先把葉銘扶到地上,然後站起來恭敬地問:「將軍,今晨可要練兵?」

葉銘一愣,練兵?

黑大漢一說話,其餘人也醒了。出乎葉銘意料的是,所有人都很安靜,起來后都跟黑大漢一樣,恭敬地站在一旁,等候他的命令。

葉銘笑了,看樣子,這些人已然對他心服口服。然而眼珠子一轉,卻擺了擺手,道:「今日不練兵,每人發一萬零花錢,大家分頭尋允作樂,不把錢花光不準回來。」

漢子們愣住了,沒聽錯吧?發錢?每人一萬武神幣?驚訝歸驚訝,有錢花總歸是好事,漢子們很快就散去了,有的去找女人,有的去下館子,還有人去了賭場。

段慶看到人走光了,一臉不解之色,問:「親哥,你又想搞什麼?」

葉銘沒回答,只是問:「你覺得這些巨靈兵如何?」

段慶低頭想了想,道:「其實也沒傳說中的那麼不堪,似乎……說不上來,反正我覺得並非無藥可救。」

「是自尊。」葉銘道,「這些人表面上蠻橫凶狂,其實都是很驕傲的人,有很強的自尊心,也有羞恥心。」

段慶若有所悟,道:「如此說來,倒不是沒辦法管理他們。」

「等著吧,三天之後便見分曉。」葉銘淡淡道,他有因果環,對於人情事故的推演無人能及。

直到天黑,大漢們才各自歸來,有的滿面興奮,有的樣子惱火,看來各有各的遭遇。

晚上仍舊喝酒吃肉,廚子們又被請過來了。漢子們仍舊喝得很痛快,只是再沒人跟葉銘拼酒了,葉銘坐在人叢中,大家自發地讓他坐在最顯眼的地方以示尊重。

第二天,葉銘仍然每人發一萬武神幣,讓他們去花。臨走之時,有些漢子的眼神開始變得怪異起來,因為周圍的場地都租出去了,其他各家兵主都在緊急操練軍隊,畢竟沒幾天就要上戰場了,不操練肯定是不行的。臨陣磨槍,不快也光,這個道理是人都知道。

這天晚上,雖然還是有酒有肉,可大家的興緻都不甚高,只有少數沒心沒肺的人呼叫喝酒,划拳拼酒。

第三天上,葉銘繼續發錢,當輪到黑大漢的時候,他突然大叫一聲,一把將錢摔在地上,喝道:「將軍,請操練吧!」

他身後的從漢子,也紛紛把錢放在地上,齊齊地看過來。

葉銘神色淡然,問:「為何操練?」

黑大漢道:「我們是打仗的兵,一日不練手就會生,這是咱們的本分。」

葉銘不以為然地道:「我久聞你們巨靈族人不好駕馭,所以我沒準備操練你們。等上了戰場,我們盡量往後躲便是,讓其他人去送死,只要大家安全就好。」

一聽此言,所有巨靈士兵都面露怒容,他們不服管不假,可若說不怕死,沒人敢跟他們比。葉銘這麼說,他們都感覺受到了侮辱。

葉銘繼續說:「所以既然準備這麼做,操練不操練又有什麼關係呢?兄弟們放心,我保證大家一樣能拿軍功,能領獎賞。」

「將軍!」黑大漢一聲咆哮,「你可知我們為何離開巨靈軍?」

葉銘淡淡問:「為何?」

「戰場上,我們都是殺敵的勇士,我們不怕死,不怕沒收軍餉,可我們不能忍受軍功被人奪走,不能忍受我們的將軍為奸人所害,更不能忍受那些無能之人指揮我們!所以我們不服管,我們放浪形骸,可骨子裡,我們仍是兵,上陣殺敵,不退不畏!」

黑大漢字字如鐵,砸在地上,葉銘暗暗點頭,他看著眾人,問:「如果我給你們軍功,給你們精良的準備,給你們尊重、機會,你們可願給我忠誠?」

「我願!」

漢子們的聲音,出奇地奇整,彷彿一個人喊出來的,然後他們緩緩跪在地上:「參見將軍!」

葉銘笑了,這正是他想要的結果,比預料中的還要好,他高聲道:「聽令!今晨開始操練!」

「得令!」眾人大吼,聲震河山。

放縱了三天,花費十億巨資,這群人終於徹底歸順,他們訓練起來比普通士兵還要認真,還要刻苦。葉銘十分欣慰,他將朱雀皇朝的朱雀烈火戰陣進一步完善,使其更適合巨靈一族,頓時就讓威力提升了數倍。

葉銘知道自己撿到寶了,這些巨靈戰士體能強悍,資質也較普通人強。經過幾天的觀察,他從中挑戰出八十一人,這八十一人至少也是下品寶體的資質,少數人甚至擁有聖體之資。這八十一個人,幾乎都是武宗,每個人的力量都超過一千萬斤。

對於這八十一人,他單獨傳授龍象功,並取出一滴龍象真龍,將之分成八十一份,每人一份服下。在龍象真血的幫助上,再加上巨靈一族的體質非常適合修鍊這門功法,於是這群人的修為突飛猛進,只要時間足夠,他們就能將龍象功修鍊到八重,甚至第九重,力量至少會增加一倍。

下屬們在修鍊,葉銘也沒閑著,就這幾天功夫,便成功突破,成為六級武師。境界上的突破,他並無多少歡喜,因為剛得到消息,大軍會在三日後整備,前往玄天大世界。正如之前的傳言一樣,這次是朱雀太子姜太上領兵。

「六級武師還是太弱了,要是遇到武君,我想取勝都難。」他自語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