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年頭,有了錢,就可以造出勢來,有了勢,就可以得到更多的權,所以李龍軒想要從一名被拋棄的皇孫成功的成為皇帝,必須要賺很多很多的錢。

當然了,要養軍隊,要收買人心,更需要錢。

錢啊錢啊,現在雖然是日進斗金,但是以李龍軒所需要的,還是遠遠的不夠。

書案邊上,李龍軒的眉頭緊緊的皺了起來,思考著自己如何才能夠更快更好的賺錢,雖然說貴族是不屑為商的,但是那個貴族的手下不都有著一隻商隊呢?

正在李龍軒思考著如何將生意擴大化的時候,一名士兵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

「報!」

「何事?」

「黑鬍子大人已經兩天沒有來上班了!」

「什麼?」聽到黑鬍子竟然兩天沒有路面,李龍軒的眉頭不由微微的皺了起來,難道黑鬍子出事了?要知道矮人族可是這個世界上最勤勞的種族,在他們的世界裡面,根本沒有「曠工」這兩個字!

「走,去黑鬍子大叔的家裡看看!」李龍軒不由的說道,連忙向黑鬍子大叔的家裡而去。黑鬍子可是李龍軒欽定的製造局的局長,所有火器都是要經過他檢驗才能夠讓士兵使用,他可不能出事啊!

快步的出了們,向黑鬍子的府走了去。

來到黑鬍子的家,看門的幾名矮人族老人見到來者是李龍軒,趕緊引著去見黑鬍子。走進了黑鬍子的房間,只見他正躺在火炕上,呼嚕嚕的大睡著。

而黑鬍子的小媳婦在一邊著急的侍候著,見到李龍軒來了,趕緊跪下,一臉的惶恐。

為了照顧黑鬍子的生活,李龍軒特意選了個漂亮的矮人許配給黑鬍子。十四歲矮人族少女,大胸大屁股,那腰板更是大。總之一句話,大大大!

絕對是矮人族之中的絕世美女。

「起來吧,黑鬍子大叔這是什麼了?」李龍軒問道。

「殿下,殿下,您救救老黑吧,您救救我們家老爺吧,自從兩天前史萊克大人拿著幾罈子酒來,和老爺痛飲,之後老爺就一睡不醒了,起先我還以為是老爺是喝醉了,可是都已經睡了兩天兩夜了,我們家老爺是不是中毒了?」黑鬍子的小媳婦緊張的問道。

李龍軒笑了笑,難怪進來的時候發現一屋子的酒味啊,原來這傢伙是喝酒喝醉了啊,看來酒的提純技術更加的好了。

「夫人放心,黑鬍子大叔只是喝醉了,睡上幾天就沒事的,你放心吧。」李龍軒安慰道,雖然黑鬍子有些酒精中毒,但是這老頭可是大鎚子的實力,估計這點酒毒是傷害不到他的,等酒勁一過也就醒來了。

李龍軒高興的向外面走了去,能夠讓黑鬍子躺了兩天兩夜的酒,可不是一般的好酒,這酒估計得一壇幾千金啊。

要知道前世的那些好酒,幾百萬一瓶都不是問題。

李龍軒走出黑鬍子的家,向酒坊的方向走了去,方才靠近酒坊,就聞到了裡面傳來了濃濃的酒香,熏的人快要醉了。

李龍軒快步向前走了去,只見無數的人在忙碌著,見到李龍軒走來,紛紛停下來向李龍軒敬禮。

「你們都忙自己的去吧。」李龍軒微微一笑,道:「不必招呼我,你們都忙吧!」

酒坊的負責人聽到了李龍軒的到來,趕緊跑了來。這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老矮人,在造酒的技術上殺人沒有猿人猴人族厲害,但是也是非常的不錯的。

因為矮人喜歡喝酒,所以也有自己的一些造酒技術,再加上了李龍軒的辦法,那造酒技術雖然比不上猿人族,但是也差不多了。

「聽說你們已經造好了一批好酒了,我是來看看的。」李龍軒微微一笑,說道:「最近有沒有發生別的事情?」

「殿下,別的事情倒是沒有發生,不過第一批好酒已經被喝光了。」老矮人一臉無奈的說道。

「什麼?喝光了?」李龍軒大驚,這什麼可能?每一次造出來的酒沒有幾萬斤,但是幾千斤還是有的啊,什麼被人給喝光了?

「殿下,您跟我來。」老矮人無奈的說道,領著李龍軒向酒坊旁邊的一間房子走了去,只聽見裡面傳來一聲一聲打呼嚕的聲音。

推開門走進去,上百的矮人橫七豎八的倒在地面上,嘴巴留著口水,正在呼嚕嚕的睡大覺呢,而在這上百矮人漢子的中間,一匹無良的長滿了鱗片的黑驢,正在張開四腿,做著CHUN夢呢。

「這頭驢什麼也在這裡?」李龍軒不由的問道。

「這幫兄弟都是他帶來的,您說他能夠不在么?」老矮人一臉的無奈,李龍軒對矮人族的待遇實在是太好了,所以經常有矮人來酒坊蹭酒喝,這次史萊克更是帶著幾百矮人,直接將新釀出來的酒給喝光了。

「這頭驢!」李龍軒真想向前,狠狠的踩這頭驢一腳,這頭驢可是吃·喝·嫖·賭,五毒俱全,真不知道他真的是一頭驢還是一個披著驢皮的老流氓。

「殿下不要著急,這次我們是用你的辦法試驗的釀了那麼一些,酒的質量果然是非常好的,所以我們酒坊已經正式的採用了殿下您的釀酒辦法,從明天起,酒坊將源源不斷的生產出高質量的美酒來。」老矮人說道:「明天後天,你就能夠喝到美酒了。哦,對了,這酒剛剛生產出來會帶著一點毒性,所以要沉澱一段時間才能夠喝。」

對於自己這種身體好的人而言,剛剛生產出來的酒不會傷害到自己,但是李龍軒畢竟是普通人,所以老矮人還是特意的提醒一下。

「嗯,好的,我現在真的想喝到美味的酒啊。」李龍軒微微一笑說道。 「走起,送酒送肉去咯!」

一大清早的,李龍軒就帶領著一支上百輛車子的隊伍向寒骨城外面而去,車子上裝著幾百個大大的酒缸,酒缸子裡面都是剛剛釀出來的美酒。

當然,還有一些肉和瓜果。

每個月,李龍軒都會親自給士兵們送酒送肉,犒勞犒勞辛苦訓練的士兵們,這可是讓士兵歸心的一個很好的辦法啊,李龍軒自然不會錯過了。

而且這次,李龍軒還帶著新釀出來的美酒,打算去向寒鐵生他們好好的炫耀炫耀。

一想到寒鐵生他們喝到美酒的那種饞樣,李龍軒不由的暗暗偷笑了起來,馱著李龍軒的史萊克大怪驢不由的鄙視的看了他一眼,慢悠悠的在前面領隊。

很快的,車隊就出現在了軍營邊上,裡面正在傳來一聲一聲的廝殺之聲,正是軍人們在奮力的訓練著。

正所謂平時多流汗,戰時多流血,寒鐵生的這幫手下,可是整個軍界最精銳最刻苦的軍隊,一聲一聲的怒吼之聲,充滿了殺伐之意。

「嘭嘭嘭……」

一聲一聲的槍聲響起來,是士兵在進行SHE擊訓練。

守衛的士兵見到李龍軒的到來,趕緊進去告訴寒鐵生,半分鐘的時間不到,寒鐵生騎著一隻棗紅馬快速的向前而來。

一身的鐵甲,寒光凜凜,好在那棗紅馬是體型夠巨大,力量足的好馬,不然絕對被壓的倒在地面上。

「小子,有沒有興趣跟著我去看騎兵槍擊訓練啊。」寒鐵生笑眯眯的說道,臉上帶著一絲得意之色。

李龍軒不由的白了這傢伙一眼,要是沒有老子的槍,你的騎兵只能拿著槍進行槍擊訓練?你得意個毛啊你。

「走吧,我倒要看看你把我的兵練成了什麼樣了。」李龍軒微微一笑說道。

「什麼你的兵?那是老子是兵,老子才是總司令!」寒鐵生眉目一皺,道:「小子,你記住了,那些是老子的兵!」

「行行行,你是你兵!」李龍軒懶得理這位便宜的舅舅加岳父,你女兒都快要成老子的女人了,你的兵還不是本殿下的兵?

看在你是本殿下便宜的親舅舅外加老岳父的份上,本殿下就不跟你這老傢伙計較了。

一人駕馬一人駕驢向軍營裡面而去,很快就來到了騎兵訓練場上,只見無數的騎兵在快速的駕著馬,進行槍擊訓練。

「啪啪啪……」的槍聲響起來,一個個的人形靶子被擊中,然後換下另外一批靶子,讓另外的騎兵SHE擊。

「啪啪啪……」

百發百中,這幫傢伙都是神槍手類型的啊,這要是在戰場上,絕對能夠讓敵人感到膽戰心驚。

「什麼樣?我訓練的騎兵厲害吧?我這隻騎兵,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哈哈哈……」寒鐵生得意無比的說道。自從用了李龍軒的武器和訓練辦法之後,這幫士兵的實力,那可真不是一般的快速增長啊。

現在寒鐵生有信心,只要對手不是魔法師或者大劍師組成的軍團,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現在自己手裡的軍隊,絕對是這個世界上最強悍的軍隊。

寒鐵生整個人也不由的有些飄飄欲仙了起來。統領著這麼一隻強悍的軍隊,這得是多麼幸運,多麼榮耀的一件事啊。

「確實是一隻強悍的騎兵啊。」李龍軒不由的說道:「這騎兵拉出去,橫掃整個帝國,不在話下!」

「不過還是有些可惜,哎,要是這些士兵全部換上火烈馬,那騎兵的實力,將會增加不少,要是全部換成了火烈馬,橫掃整個大6都不是問題啊。」寒鐵生嘆了一聲,道:「可惜了,可惜了,這麼好的騎兵,卻沒有好的裝備。」

「火烈馬?很貴嗎?」李龍軒一拍胸口,道:「貴點不要緊,買火烈馬的錢,本殿下包了!」

「你包了?」寒鐵生用看白痴的目光看著李龍軒,到:「你以為火烈馬是你想買就能夠買得到的么?那玩意兒,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那就搶,別人不賣,我們還不懂得去搶么?」李龍軒滿不在乎的說道:「我們現在有槍有實力,只要看上的,我們都可以搶回來,大不了以後多付點錢給他們就好了。」

李龍軒的強盜邏輯又開始上腦了。

「殿下,就算搶,也沒有地方去搶啊。」旁邊的軍官連忙解釋道:「殿下,火烈馬是馬和火烈獸的後代。這火烈獸是一種全身長著紅色鱗片的猛獸,樣子像是一頭猛狼,是一種魔獸。」

「就是那種矮矮的跟條短腿狗一樣的魔獸?我去,馬的那玩意兒那麼大,火烈獸要是和馬那個啥,火烈獸還不得被爆死啊。」李龍軒不由吃驚的說道。聽到李龍軒的話,旁邊的那幾名軍官差點笑出聲來。

看來李龍軒並不知道火烈馬啊,不過這也不奇怪,火烈馬騎士團已經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了,近百年來,整個大陸的火烈馬都沒有到一百匹。

一百年都沒有一百匹,那數量得是多麼的稀少啊。據說只有獸王身邊還有著一隻十人的火烈馬騎兵,那已經算是非常少見的了。

「是公火烈獸和母馬的後代,殿下也應該見過火烈獸,那可是身材嬌小的猛獸,除了某種特殊的情況外,母馬只能是它們嘴裡面的食物,所以這兩種生物的後代,是非常稀少罕見的。」

「也就是說,雖然是兩種不同的生物,但是依然可以結合,生下後代?」李龍軒疑惑的問道,似乎前世的老師告訴過他,不是同一種生物是不可能產下後代的啊。

這不科學啊,這絕對的不科學啊!

「是的,烈火獸和母馬,能夠生下實力強悍的火烈馬!」

「你們確定?」

「確定!」

「媽的,看來老子的組建一支火烈騎兵才行了!」李龍軒聽了,不由的有些熱血沸騰了起來,別人組建不起來,他還組建不起來?不就是要讓母馬生下火烈獸的後代么,對於李龍軒而言,簡直就是太簡單了。

簡單,非常的簡單! 不就是讓母馬懷上火烈獸的後代嘛,簡直就是沒有太大的困難啊!生孩子不就是那種事了?只要母馬和火烈獸不是天生的不孕不育症,李龍軒就能夠搗鼓出火烈獸來。

自然形成的做不來,難道還不能搞人工受JING了?李龍軒的嘴角不由的露出一絲邪惡的笑容來。要知道人工授JING技術在前世可是非常的流行啊,上到人類,下到豬狗,都可以用人工授JING來繁育後代。

當然了,在這個時代還沒有那麼先進的技術,但是,就算是用原始的工具,也一定能夠搞的出來。

一顆子彈擊穿男人卵再擊入女人的身體裡面都能夠懷孕,李龍軒就不相信了,自己直接將火烈獸的JING子打入母馬的身體裡面,還不能搗鼓出幾頭火烈馬了?

「快,快,把軍隊裡面的軍醫都給我叫來,還有,準備好幾隻母馬,和幾頭火烈獸,我有急用!」李龍軒哈哈大笑,道:「你們就等著騎上火烈馬吧!」

「殿下,你真的有辦法?」

「殿下,軍中無戲言啊!」

「小子,你又想搞什麼?」寒鐵生問道。

「還能搞什麼,當然是要搞火烈馬了,我呸,本殿下是要弄出一批火烈馬來給你們搞。相信我,連槍這種東西我都弄出來了,更不要說火烈馬了。」李龍軒信心滿滿的說道。

雖然對於李龍軒的話,所有人都保持著一種懷疑的態度,但是大家都知道李龍軒不是個簡單的人,連忙去將軍隊裡面的軍醫都叫了來。

同時,另外的一些人立馬去挑選一些身體健康,沒有懷孕的母馬和身體健康的公火烈獸。

母馬很容易找到,軍隊裡面就有不少,光是上次戰爭得到的,就有十多萬之多。而火烈獸,卻有些難辦了。

不過寒骨城之中應該有的買,火烈獸這種生物是魔獸,生性殘忍兇猛,體型就好像是長著紅色鱗片的小狗,所以很多的貴族將它們當狗養。寒骨城那些貴族家裡應該有。

李龍軒向寒鐵生要了一個軍帳,然後開始準備一些需要用的東西。這裡沒有玻璃針管,李龍軒只能找一些竹子,製造一些比較簡陋的注SHE器。

忙活了一會兒,一個用竹子造的注射器就現在在了李龍軒的手裡,看著手裡的竹子注射器,李龍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成不成,可就要看你了,一定要成啊,一定要成啊。」

很快是,數十名軍醫就來到了軍帳裡面,一個個緊張的看向李龍軒,李龍軒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啊,這個時候竟然召見眾人,這些軍醫都有些疑惑。

緊接著,李龍軒將人工受JING的概念和理論跟這幫軍醫說了一通,所有的人聽了,都非常的震驚。

因為李龍軒所說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譚,根本就是不可能啊!要不是李龍軒的身份擺在那,估計要有人跳出來罵他斯文敗類,罵他離經叛道的了。

對於這個時代而言,李龍軒所說的那些東西,簡直就是太過於夢幻了,根本就沒有人相信啊。更不要說這些有著不少醫學知識的老軍醫了。

「殿下,你說的這些,雖然我們有些道理,但是也太駭人聽聞了,而且還要我們幫忙取那東西,這……這是不是太那個啥了。」一名軍醫老臉一紅,長這麼大,還真沒有干過這麼羞人的事情。

「殿下,小老兒雖然算不上名醫,但是手裡還有那麼幾分本事的,您說的這些我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啊。」另外一名軍醫不由的說道。

「殿下,這真的能成?」

「殿下,你的這個辦法也太驚世駭俗了。」

「……」

「我知道你們都在懷疑我,但是這種事情不去試一試什麼知道呢?反正試了也沒有壞處,只要成功的培養出火烈馬,我給你們加軍餉。」李龍軒微微一笑,道:「不!今天參與實驗的,從今以後每個月多三個金幣的軍餉!」

「要是能夠成功的培育出火烈馬,你們可就是功臣了,以後每個月二十個金幣的軍餉,絕對不是問題。」

一聽李龍軒的話,這些軍醫都紛紛點了點頭,好吧,就算是胡鬧一場,能夠得到每個月多出三個金幣,他們也做了。

很快的,健壯的母馬和健康的公火烈獸就帶到了李龍軒的帳篷外面,當然,還有洗乾淨的豬大腸,李龍軒開始指揮著這幫軍醫,開始造火烈馬。

忙活了整整一天,直到大晚上李龍軒方才停了下來,已經給幾十隻母馬注入了火烈獸的JING子了,能不能成功,就看半個月之後了。

對於今天的工作,李龍軒還是非常的滿意的,沒有想到自己也有成為專家的時候,嘿嘿……

「這五十五匹母馬,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照看,把每天的情況都給我記錄下來,每天都要派人送到我的辦公室去,明白么?」李龍軒對幾名馬夫說道:「給這五十五匹母馬喂上好的草料,我們的希望可都是寄托在這五十五匹母馬的身上了。」

要是自己能夠組建一支火烈馬騎兵團,帶著火烈馬騎兵橫掃世界,那得要多拉風就有多拉風啊,李龍軒不由的歪歪了起來。

雖然信心滿滿的,但是李龍軒明白,能不能真的弄出火烈馬來,還得看一個月之後的情況,不過總的來說,應該是能夠弄的出來才是。畢竟就算是瞎貓也有碰到死老鼠的時候嘛,李龍軒就不相信了,自己廢了那麼大的力量,竟然還不能造出幾匹火烈馬來。

只要能夠有成功的,就根據李龍軒的這個辦法進行,不久之後,一定可以裝備出一隻強悍的火烈馬騎兵團的。

相對於李龍軒的信心滿滿,別的人可沒有那麼自信了,在他們看來,李龍軒這種辦法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因為在外人看來,李龍軒這是在胡鬧。是的,就是在胡鬧,要是他這種辦法能夠成功,火烈馬還那些稀少,還那麼珍貴?

簡直是不可能的嘛,火烈馬可是馬中之王,不是人力能夠創造出來的。 孟縣,距離寒骨城不遠的一個縣城。

孟縣的縣長是李大雄,李大雄姓李,算是皇族中人了,也是開國高祖的後代,不過經過幾百年的發展,他這一支距離本家嫡系是越來越遠了,已經是屬於不在族譜上的一類人了。

沒辦法,雖然祖祖輩輩都是王爺,但是王爺的後代太多了,一個一個分封下來,等到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時候,已經只是一個大地主了。

落魄的王族子弟,落魄的貴族。

這樣的情況,在任何一個家族都有的,每一個家族都有顯赫的人,每一個家族都有落魄的人。

不過李大雄很幸運,因為他很懂得鑽營,在三十歲的時候弄到了孟縣縣令的職位,管理著一縣之地。

不要小看這小小的縣令,這可是真正的跨入了帝國官員的行列了,相信自己再混那麼幾年,把前面的路鋪好了,自己的兒子繼承自己縣令的職位,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啊。若是遇到亂世,說不定還能夠爭霸一方呢,想想李大雄就一陣的興奮。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