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語氣!

「其實你長得實在太好了,」

凌展又轉回來話題由衷誇道,「不用化妝也特別美,不過我還是要跟你說,化妝還是要學的,你總不能一輩子不上鏡吧?」

說著,他掰著手指道,「照相合影,錄視頻,參加個什麼活動,以你的身份,以後生意做大了,還要上雜誌,上電視——這都得上鏡吧?」 顏沐不吭聲。

她又不是明星,上不上鏡她也不在乎,就算出鏡,拍的不好看又有什麼關係,她也不在乎好嗎!

「上鏡就必須化妝!就算你皮膚超好也得化妝!」

凌展嚴肅道,「不上妝,燈光一打,皮膚就會發暗,整個人都沒精氣神,看著跟一個木頭樁子似的,沒有任何光彩!」

說著還不忘嚇唬顏沐一句,「你想啊,你不是代表你自己,還代表你的家族、你的公司,你的男人!」

顏沐不得不承認,儘管凌展的聲音很好聽,她還是想拿起化妝棉堵住他的嘴巴!

真沒看出來,凌展還這麼話癆!

「真的!」

見顏沐一臉奇怪的神色,凌展連忙又道,「一定要聽我的,我可以教你,還可以教你的朋友,你那天帶去玉器店的朋友,她的妝化的也不好。」

納蘭淼淼?

顏沐知道他說的是納蘭淼淼后,默默為納蘭淼淼在心裡點了一根蠟,虧得納蘭淼淼還一向自我感覺良好……

原來在人家高端化妝師手裡,還看不上她的化妝技術。

「嗯,我可以把你介紹給我的朋友,」

顏沐笑眯眯道,「你可以先教她。」

「好的,」

凌展笑道,「我不收費了,那就讓她請我吃飯吧,嗯,還可以陪我一起逛街!」

「絕對沒問題!」

顏沐毫不猶豫就把納蘭淼淼給賣了。

又過了好一會兒,顏沐坐在椅子上都有點昏昏欲睡了,任由凌展在自己臉上塗抹描畫。

「好了!」

終於聽到了凌展這一聲,顏沐如蒙大赦。

「看看,滿意嗎?」

凌展把鏡子對向顏沐,他自己也看向鏡子,「漂不漂亮?是不是跟你平時有點不一樣了?」

顏沐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這還是她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化妝,超出了她對化妝的認知。

這……還是她嗎?

她都有點認不出來,鏡子里那個人是不是自己了。

怎麼說呢?

她以為化妝后,就是簡單比化妝前明媚一點,漂亮一點……但完全想不到,竟然會是換了一個人一樣的效果。

顏沐摸了摸自己的臉,為什麼覺得臉好像更小了一點?

「陰影的運用,」

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凌展看著鏡子笑眯眯道,「鼻樑也更顯高挺了對吧?」

顏沐點了點頭。

她的容貌本來屬於東方感的那種清秀,可是在凌展手下,硬生生被化出了一種混血兒的美感。

就連眼睛,似乎都是西式的那種凹的了,而且顯得更大!

「別動,」

凌展笑道,「最後一項,畫龍點睛!」

說著,他嫻熟地飛快替顏沐弄上了一雙美瞳。

顏沐的一雙眼睛,立刻變成了有點類似琥珀色的那一種,配上混血兒的容貌,感覺真跟換了一個人一樣!

「哇!」

顏沐嘆為觀止,「你這不是化妝,是變魔術吧?」

大變活人的那種。

「這是藝術,」

凌展顯然也很開心,「小沐,你真的長得太好了,你生來就帶著萬眾矚目的光環。」

猝不及防的誇獎讓顏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連忙站起身:「我們出發吧!」 「你還沒換衣服,」

凌展指了指她身上的衣服,「這一身和妝容不配。」

「嗯?」

顏沐真服了他了,「我只帶了兩身衣服,另一套跟這套是一個款式,休閑套裝,穿著舒服。」

凌展搖搖頭,轉身從他的行李箱里拿出一個袋子:「已經猜到了,我提前幫你準備了,你換上吧!」

說著很紳士得微微一欠身,「我在外間等你。」

等他走出房間,顏沐鬱悶拎起那個袋子,看了一眼后,又忍不住被凌展的細心驚到。

連配飾都是一套的,給她準備好了!

顏沐無語望天。

拎過來換好后,對著鏡子照了照,顏沐悄悄舒了一口氣,還好,這裙子款式很是大方。

配飾也十分講究,並不繁雜。

從上到下都整理好后,顏沐打開了房門,走到了客廳:「這下總能出發了吧?」

「非常棒!」

凌展眼中一亮,笑道,「小沐,如果你不是君梟的女朋友,我都忍不住想要追你了。」

顏沐在心裡默默想,這貨原來不是彎的?

還追她……

一想到如果自己有一個比自己還要妖嬈還要懂化妝打扮的男朋友,顏沐默默咽了一口老血。

「從現在開始,我叫你M語名字吧,」

凌展道,「你M語名字叫什麼?」

顏沐:「……」

雖然她在西語專業,但她真沒西語名字!

「沒有?不會吧?」

凌展下意識用M語嘰里呱啦地嘀咕了一句。

顏沐當然聽得懂他的吐槽,忍不住一笑:「真的沒有,我用不著那個所以沒想著起過。」

說著想了想隨口道,「要不你就叫我——米珊爾?」

這名字在M國也是爛大街的名字,她估摸著估計跟教科書里的小明,小紅差不多了吧?

「那好,米珊爾,」

凌展敗退道,「反正就隨便用一下,等回去我好好幫你想一想,想一個配得上你的好名字!」

等到終於出了酒店上了車,顏沐才覺得喘出了一口氣。

療養院沒在市區,在F國一座很有名城市的近郊,一路行來風景如畫,確實是一個療養身體的好環境。

「這裡就是一座小莊園,」

遠遠看到療養院時,凌展在車裡給她介紹,「後來我們萊特家族,哦,就是凌家買了下來,把它改造成了私家療養院。」

說著,怕顏沐不明白,又補充了一句,「當年凌家初到M國時,改了M語的稱呼,在M國,都是叫萊特家族,不過我更喜歡我的母語姓氏凌,我大哥也是。」

「你跟你大哥關係很好?」

聽他幾句話不離他大哥,顏沐不由笑著問了一句。

不知為何,她突然想到了萊特寧島的島主尼克和他大哥韋斯,兩個人性格都很奇特,卻是生死相托的親兄弟。

看多了電視里豪門中兄弟相殘的戲碼,看到這種血濃於水的手足情深時,顏沐都難免有點欣賞。

「對啊,」

凌展奇道,「我跟我大哥都是在我爺爺膝下長大,又是一母同胞,自然關係會很親密,有什麼奇怪的嗎?」 「不是,」

顏沐笑道,「我看豪門小說看多了。」

凌展一愣,繼而明白了她的意思,忍不住哈哈大笑,接著笑意一斂:「不不,小沐,也不是都如此,各種因素,會造成各種不同的相處關係,跟是不是豪門無關。」

難道窮人家裡就沒有兄弟反目的嗎?

凡是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相爭,利益越大,這種競爭就會越殘酷,古代皇室更是到了手足相殘的地步。

但凌展說的也對,這其中也很複雜,不能一概而論。

顏沐一笑,對凌展觀感更好了一點。

她發現,凌展思維並不古怪,很多時候冷靜縝密的,也十分理性……就是喜好小眾了一點!

到了大門口,兩扇大門緩緩沿著滑軌打開,裡面駛出來一輛電動的精巧代步車。

開車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留著講究的絡腮鬍子。

「這是米珊爾,」

凌展很自然地一攬顏沐的肩膀道,「我的朋友米珊爾,陪我一起來看爺爺的,羅可,爺爺他還好嗎?」

被他稱作羅可的絡腮鬍男子微笑著點了點頭,精銳的眼光在顏沐身上一掃而過。

「歡迎你,美麗的女士,」

羅可沖顏沐擺擺手,用M語客氣招呼道,「你一定是個善良可愛的天使。」

說著又向凌展道,「老萊特家主的病情還算穩定,但前兩天有一點感冒的癥狀,不過現在已經穩定了。」

「嗨!」

顏沐也沖他微笑打過招呼,跟著凌展一起上了車子。

療養院並不小,裡面花草也很是漂亮,園藝一看就很出色,最漂亮的是一片彩霞般的鬱金香。

一路走來,顏沐幾乎沒看到什麼人,這裡好像是十分清靜,醫生護士也都極少看到。

「私家療養的地方,」

凌展心思很細,似乎看出了顏沐的疑問,又主動介紹道,「沒有外人,但這裡保安一級棒!」

說著沖顏沐遞了一個眼神。

顏沐立刻會意,知道他的意思是說,這裡被他父親也監控著情況。

儘管看不到人,但會有很多隱秘的攝像頭記錄這裡每天的一舉一動。

那位羅可將凌展和顏沐帶進一個白色大理石的小樓前時,微微一躬身,然後無聲退了下去。

凌展帶著顏沐一起走了進去。

小樓里光線有點暗,精緻的走廊里掛了不少畫,還時不時有一些花架放了鮮花。

但是不協調的消毒水的味道,還是絲絲縷縷鑽進人的鼻孔,讓人感受到了一種黯淡沉重。

走到一個房門前時,正好房門打開,一個身穿白大褂的醫生拿著一個文件夾走了出來。

「凌先生。」

一見凌展,那醫生沖凌展點了點頭招呼一聲,不見客氣也不見熱絡,很是公事公辦的一臉平靜。

很明顯,凌展要過來的事情,他們這裡的人都已經得到了消息,見到凌展並不意外。

看到凌展身邊的顏沐,那醫生也只是沖她點了點頭,見凌展擺手,這醫生也沒多說就退了開去。

凌展推開門,回頭看向顏沐。

顏沐一時說不准他是什麼樣的眼神,那一刻凌展的眼神讓她不由動容。 擔憂痛苦像是一抹烏雲凝聚在他眼中,但一絲掙扎的希望,又宛如地火一般從他眼底噴薄而出。

顏沐都不忍跟他對視了。

萬一她救不了那位老人,凌展眼底的那一絲希望之火,只怕就跟兜頭澆了一盆冷水一樣了。

「我先看看病人,」

顏沐小聲道,「看完再說。」

凌展垂下眼瞼點了點頭,率先走了進去。

一走進屋裡,那股消毒水的味道就更濃了,讓人有點不適。

「小展!」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