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他所完全不曾設想過的局面。

嬴政口中的圖景,是歷代秦君都未曾有過的大野心,得於秦君,又高於秦君。

很……很有趣!

異人眸中流露笑意,他看着自己面前不遠處的嬴政。

嬴政身量不高,肌體不強,心智並不多麼順服,然而此時的異人對於自己的這個兒子,無比滿意。

有個好手段,有個好願景,說不定,歷代秦君一天下的大志,他真的可以完成呢!

異人笑着。

他不知道,背對着他的嬴政,此時的臉上是如何的一副清淡與不屑。

嬴政從來對這種事情沒有太強烈的執念。

所謂「一天下」,所謂宏圖遠景,所謂王天下……

呵,比得上永生么?

嬴政冷眼看着徐青城。

嬴政冷靜看待自己,看待異人,看待呂不韋,看待秦國、以及這世間的一切人。

真是無趣的一班人!

爭權奪利,逐利搶財,耽於物慾,不敢直面世間最宏大的力量,遇到了那種力量,竟然只想着壓抑其發展,以維護和鞏固自己略略高於氓隸庶人的地位。

多可笑!

徐青城直面嬴政的臉。

他看得到嬴政嘴角的玩味,看得到嬴政眸中的淡漠。

他一定有更加宏大的野心!

但,是什麼?

徐青城向前走了一步。

異人看着徐青城,皺了皺眉。

嬴政看着徐青城,目光中儘是審視。

我活不成了!

徐青城嘆了一口氣。

看到了這一幕,又生了探尋的心思,自己這次只怕是真的沒有活路了。

可是,有什麼關係呢?

徐青城向前又邁了一步。

他走到了嬴政的面前,蹲下身子問道:「那麼太子殿下,覺得想要王天下,需要以何等的政制呢?」

「應時而進!」嬴政慨然說道:「百五十年前。秦以變法則強。」

「百五十年後,商君法,並非不可用,但欲破滅六國,定天下於一,當下的秦法,是不夠的,即便勉強做到,也會因為不堪其重負而崩潰。」

「是故,欲要定天下於一,必先,變法!」

異人沒有什麼表示。

因為這也是他的想法。

他本來就覺得,以秦國的一國之力,破滅六國,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

他也是想要趕快集權然後求變的。

而發動戰爭,並且取得戰爭的勝利,攜大勝之勢,掃清自己集權道路之上的一切障礙,是他所能夠想得到的最簡單最便捷的辦法。

——想要王天下,則需變法;欲要變法,先需集權;若亟集權,就需打仗。

異人是這麼想的,也將要這麼做了。

不過,變法變成什麼樣子,他是沒有答案的。

或者需要富民以富國,或者需要繼續弱民以強國。

這是他目前所沒有頭緒的。

而異人所知道的,唯一可能有頭緒,甚至有實際的辦法的人……就是鞠子洲!

鞠子洲對於「國中之毒」的理解,對於施政務要,對於民心的解釋,都是極正確的。

只是……鞠子洲,不願意輔佐他!

鞠子洲挑了嬴政。

異人對鞠子洲很是不滿。

但他對人才是有容人之量的。

異人可以原諒鞠子洲對於自己的不敬。

只要,鞠子洲能夠為秦國獻出自己的智慧。

「秦法要如何變?」徐青城問道:「又要變為如何狀貌?」

異人看了一眼徐青城。

這是異人第一次覺得徐青城還算順眼。

「不知。」嬴政搖了搖頭:「我所學,只能支撐我回答到這一步,若是想要更多……」

嬴政坐了下來:「你需要親自去問我師兄,討要說法!」

徐青城皺起眉頭。

他猶豫了。

是的,猶豫。

他來到秦國,最初的目的就是為了見鞠子洲。

不過他並沒有向鞠子洲討要什麼「答案」的念頭。

他只有一腔怒火,想要發泄。

陳琅是徐青城為數不多的好友。

然而陳琅死去了。

死於商賈的背叛,死於踐行義理的過程。

到死,陳琅都堅信自己的義理是正確的。

但這正確的,這使他丟了性命的義理,是來源於鞠子洲的。

於是陳琅想要向鞠子洲討一個答案。

可,人死了,要來了答案,又有什麼用呢?

徐青城所以有滿滿的一腔怒火。

他想要打鞠子洲一頓。

所以他來見太子政。

而秦太子政,卻着實的給了徐青城一個驚喜。

他開始期待與鞠子洲的會面了。

但他同樣期待着自己可以暴打鞠子洲一頓。

自己與自己矛盾了,於是徐青城猶豫。

「多謝太子殿下。」徐青城躬身一禮,做出了選擇。

他很快就要死了。

無論是打鞠子洲一頓,還是向他尋一些正確,都有一個前提——見到鞠子洲。衛臨面上露出微微的好奇,心卻差點跳出來,他竭力控制著心跳,是漱心,漱心是以漱芳依為主,配以蝕心果等靈植煉製而成的秘葯。

經過提煉的漱芳依具有極強的腐蝕性,與同樣具有腐蝕性、專門腐蝕心臟的蝕心果混合,其產生的腐蝕性更是成倍增加。

加之漱芳依使人暈眩酥軟、麻痹的特性,能在無知無

《一路渡仙》第一百零一章反轉事實也果然不出他們所料想的,石昊並沒有花費他多大時間在這座洞府之中逗留,畢竟鯤鵬寶術才是最重要的,不過這裡面的所得的收穫,也已經讓石昊極為驚喜,甚至可以說是狂喜了。

一盞燈,一壺酒,這便足矣!

燈是神照青銅燈,以神血為燈油,本是鯤鵬照明之物,可對於這些人來說確實一件強大到沒

《完美之九葉遮天》第九十章收穫頗豐 舒易則是望著西北方向落有所思,那魔修從這個方向來,那麼說不定那邊的村莊可能也有危險。

「我們以西北方向前進尋找,如何?」舒易問道。

小隊其他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隨即點頭:「舒易師兄你說往西北方向就往西北方向吧。」

「好。」

舒易看著這些與他同行的人點頭之後便直接拿著劍快速的朝著西北的方向出發。

幾人朝著西北方向出發很快就看見了村莊,但是萬萬沒有想到卻是聽到了有人求救!

舒易立即腳尖輕點,憑空飛起,迅速朝著那呼喊聲所在方向去。

姑娘的呼喊聲傳來。

舒易快速身影移動,只見一個少女身邊似有數團黑氣包圍。

「救我救我救我!」

那姑娘好似被人掐著脖子,我見猶憐,她伸出手似乎想要逃,但卻是被人緊緊給束縛住了。

舒易沖了上去,卻發現他靠近不了,這股魔氣阻止他的動作。

緊接著下一秒那剛才還在喊救命的姑娘卻是朝著舒易發起了進攻。

舒易定睛一看,剛才還柔弱的少女變成了一個魔女,身上魔氣不斷湧現。

靈劍卻是已經飛出去向對方發出攻擊了。

動作絲毫沒有滯緩!

「臭小子,怎麼還想要壞姑奶奶好事?這個村子里的人都已經被我殺了,只要我再把她們的三魂七魄取走,我就完成了主人的任務。」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