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那些『自由活動』的秀女走回來了。每個人的臉上都是那幅興奮的神色。

「皇上長得真好看。當他看向我的時候,我整個人都快昏了你知道嗎?」

「知道。我也是一樣。沒想到皇上長得這樣好看。」 本來全然散去,一片空靈之地,此時突地又起白霧,離開了石花陣,而石花女不知去向,這霧起詭異,難不成,三索之地,還有別的怪異不成。

大家小心地前行,此時,我心裏焦急一片,在三索府,耽誤時間太多,而我越來越覺得,帶着棺胎上路,確實是太過惹眼,所有的不懷好心的人們,或許明裏暗裏,都在盯着這個東西,而離荒城越近,這種擔心越來越強烈。

就在大家愣怔之際,突地,隱有鑼鼓之聲傳來,似乎挺熱鬧的。媽地,這個地方,怎地突然有了鑼鼓之聲,難不成,還在辦什麼事不成,而且這熱鬧的鑼鼓,似乎還是在辦一件喜事呀。

就在大家聽着這鑼鼓聲,互望之時,從薄霧之中,突地衝出一頂紅轎子,我的天啦,如鑽出薄薄的白霧一般,紅色特別地惹眼,而那鑼鼓聲,就是從紅轎子周圍傳過來的。

而衝出薄霧的紅轎子,不急不緩的,四個全身素白的男兒擡着,看男兒年紀,似乎不大,但介於小孩子和成人之間,紅轎子不急不緩地走過來,而鑼鼓聲,就是後面一羣白衣人打的鑼鼓聲,媽地,這羣白衣人,竟也是不急不緩地打着鑼鼓,但卻是詭異地看不清臉面,就這麼走着,這看樣子,是在辦喜事呀,但整個的氛圍,有着辦喜事的套路,卻怎麼也沒有辦喜事的那種熱鬧呀。

大家被這突然出現的紅轎子搞得愣在了原地,這他媽地什麼講究,此地,怎地突地辦起了喜事呀。

突然出現的喜事,讓大家不是喜,而是驚了。大小姐愣愣地看着,不知道這女人想什麼,或許她是在想,什麼時候,自己也能來這麼一場喜事吧。而桃紅,看到大小姐這樣,連着轉頭看了我好幾下,眉目泛紅,嬌羞一片。

我不是傻逼,可能一場盛大的喜事,是每個女人心中的夢吧,而每個女人,或許從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幻想着自己的白馬王子,真的能擡着八擡的紅轎子,風風光光地,讓自己完成從女孩子到女人的轉變吧。

但這個地方,真心不是想這個事,也不是辦這個事的地方。

我心裏急成一團,耽誤的時間太多,我怕我們的駐地出現麻煩,更怕我的工作不好交待。一路陰詭,總沒有喘氣的時侯,而莫明的感情的糾結,又讓我真的有時侯無可奈何,這世界,或許本來就沒有簡單的時侯。

而就在這時侯,紅轎子的一隊人馬來到跟前,而那擡轎的,媽地,詭異的是全是僵硬着,而且怪的是,居然全是白衣,與紅轎子形成鮮明的對比,辦喜事,媽地,怎地穿個白衣服擡轎子呀,老子心中一震,這他媽地是不是在辦喜事呀。

紅轎子停下,鑼鼓聲也住了。

我們發現了對方,對方也發現了我們。大家似乎都不用躲,也沒什麼好躲的,媽個比地,在這三索這個鬼地方,你躲能躲得了嗎,而且更重要的是,躲還沒處躲的。

紅轎子,大房子,白索地,生得去,死的來,不得見,終是空!

突地,竟然如唱兒歌一般,響起了這種聲音,聲音不是辦喜事的歡快的樣子,聽着,竟是無比的慘然,更是讓我覺得怪怪的,這他媽地,到底是誰要出嫁呀,似乎不願意,不願意就別去了唄,幹嘛搞得這樣慘然一片的。

突地,歌聲住了,轎簾一掀,開了,紅堂堂的,一個人走了下來,全身的喜服,紅豔豔的,這倒是象個辦喜事的樣子。

可這個人一站定,我的天啦,我幾乎驚得叫出了聲,我的周圍,也是一片的動亂,大家可能都是驚得目瞪口呆吧。

不是別人,我的天,居然是石花女!

穿着着大紅的喜服,落地,朝我們這邊淡然地看了過來。

老子心中的震動,真的不亞於初進這三索之地的陰詭了。在無情洞裏見過石花女交過手後,幾經變故,一直沒再見了,媽地,現在,怎地突然就要嫁人了。

嫁人也正常,卻幹嘛弄得這麼陰詭的,而且似乎還不情不願的。

石花女的表情淡然一片,似乎與喜事不搭邊一般,自己嫁人,似不與自個相關一般。而我半張着嘴,腦子實在轉不過彎來,這他媽地太奇怪了呀,一段不見,你石花女這是要改寫人生呀。

“二姐,怎麼啦?”旁邊的大小姐突地一聲大叫,跟着向前走了幾步,大小姐一直記掛着她的這個二姐,剛纔還說過幾次,說二姐怎就不見了,現在見了,卻是這番的模樣,日了狗了,這他媽地逆轉得太快了。

石花女不知是聽到了,還是沒聽到,只是微微地轉了下頭,看着這邊,我的天,居然是對着大小姐一笑,那笑,好複雜呀,我搞不清楚,在我的印象中,這石花女,嘴中常掛的,就是男人不是個好東西,而且我的印象是一直停留在陰詭上,這他媽地,現在居然會笑了。

“二姐,嫁人,嫁給誰呀,我怎就不知道呀。”

大小姐的眼裏,似乎有了淚,搞不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心裏是記掛着大小姐的,我輕聲地說:“或許你二姐相通了,再不願過這種生活了,找個好人嫁了,這也挺正常的,再說,最後能找個好歸宿,那還真的是喜事一件呀,我們得祝福她纔對呀。“

我的本意是寬大小姐的心,哪知大小姐一聽我這話,眼淚卻是刷地下來了,先前沒有流淚,現在我一說,倒真的流下淚來了。

大小姐抽泣着說:“不會的,定有什麼緣由的,二姐不會的,當初師尊有嚴令,三索府內,不能嫁人的,要嫁人,除非是你想死,這個咒語,一直沒有解除,所以在們屋族,男的不娶,女的不嫁,這幾乎成了一種定規,而且千百年來,誰也沒有違反過,如果你一定要嫁人,那你就真的是不要命了,這二姐,絕對是碰到事了,不知是什麼事,能讓二姐舍了性命呀。”

我一聽,心頭髮冷,這他媽地是個什麼破規定呀,這完全是背離人的基本生活嘛,人的感情生活,那可是一大頭呀,沒了感情,用句古老的話說,那和鹹魚有什麼分別,還他媽地這幾千年沒有破,草,那還不把人給逼死呀。

大小姐說了這番話,而對面的石花女一直淡淡的,整隊人馬也都是停着,沒有再行動,似乎,就是專來這給我們看的,媽個比地,嫁個人,還搞得這麼大的動靜呀。

“你守身如玉,我也不知道你是爲誰守了,姐算了,姐這輩子都沒有什麼值得說的,死了就死了吧。”石花女突地淡淡地說出這句。

媽個比地,這談生死,也太淡定了。

大小姐哭得稀里嘩啦的,媽地,這是搞什麼呀搞,這嫁人,本是喜事,卻是和死亡連在一起,這喜悲之間的轉換也他媽地太快了,這是什麼人設定的規則,媽地,這不是要把人逼瘋麼。

大小姐哭着說:“二姐,我不知出了什麼原因,大姐還在一索的無情花中,現在,就你和我了,現在,你要嫁人,你真的想清楚了嗎,你是真的願意嫁給他嗎,他是誰呀,而且,如果這個人對路,我祝福二姐,但如果是別的什麼原因,二姐說出來,我們一起解決呀,還有,二姐嫁人,必失真身,從此成爲陰魂,二姐,你這是何苦呀。”

我一下聽明白了,卻原來,這三索的姑娘要嫁人,不是真的要死,而是從此沒了陰身,成爲遊魂,也就是說,從此不是三索的人了。看來,這嫁人,還真的需勇氣的。

石花女沒有動,也沒有馬上說,而是過了一會,突地說:“嫁什麼人,到時侯你知道了,你會知道的,我們還會碰面的。”

大小姐越發地淚流得兇了,“二姐,是真的出了什麼事嗎?

石花女突地一笑說:“沒什麼,出了什麼事,有二姐在,你只管走你的就是了,不是要到荒城嗎,我們還會在那碰面的。”

石花女突地提到了荒城,老子心裏也是一驚,看來,這個古怪的嫁人,還真的和荒城有着聯繫的。

我突地高聲說:“石花女,如果你真的要嫁人,麻煩說聲呀,你這不明不白地走了,我們也不安心呀。”

石花女見我說話,也是一笑說:“記得對無妹妹好點,對了,這三索,你們可以出去了,沒事了。”

媽地,難不成,這石花女還真的幫我們擺平了什麼呀。

而此時,石花女說完這些話,轎子又起動了,石花女走了。

我們不好攔,我真的搞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事,所以也不便出手攔的,但看石花女這樣子,恐怕這事還真的和我們有關係。

大家默然,大小姐也是沒法,總不能去阻攔了她吧。

大家默默地上路,而突然,後面一聲冷笑傳了來。

我的天,居然是枯骨,冷笑着,而在他旁邊的羅衫女,也是冷笑一片。

枯骨突地說:“別猜了,這事,我知道”。

聽到枯骨這話,大家一片愕然……

複製粘貼搜索:磨鐵中文網鄒楊懸疑熱血季《荒城迷靈索》。唯一正版絕無彈窗廣告更新更快更全!不想電腦及手機崩潰的親們,去看正版對眼睛最好!書友羣號:468402177,有驚喜! 蔣玉嫻聽著秀女們的談話,吃飯的動作慢了下來。

對面的蘇雯瀾見狀,為她夾了一筷子的菜。

「這道菜挺好吃的,我瞧著大家都很喜歡。你也嘗嘗吧!」

蔣玉嫻輕輕地笑了笑:「好吃的菜自然都喜歡吃。那我也得仔細嘗嘗了。」

蘇慕玉眨眨眼睛,疑惑地看著兩人。

「好吃嗎?」

這種菜有什麼好吃的?比起蘇府來說差遠了。

蘇雯瀾和蔣玉嫻相視而笑。

「每個人口味不同。你不喜歡吃,不代表著別人不喜歡吃。」

蘇雯瀾說完,瞧見蘇慕玉的碗里還有這麼多菜,蹙眉。

「下午還有其他的課程,你不吃飽怎麼行?」

「可是,我確實是吃不下。」

蘇慕玉有些委屈。

秀女的菜並不好吃。相比蘇家精緻的生活,她在這裡並不適應。

首先是卧室的問題。五個人在一個房間里,氣氛還怪怪的。要麼不說話,一說話就有種皮笑肉不笑的感覺。然後就是用膳。對蘇家來說,膳食是姑娘們最講究的地方。蘇老夫人又疼孫女。可以說,蘇慕玉的嘴早就養叼了。

「吃不下也得吃。你慢慢吃,多塞點進去。這裡不比家裡。秀女的膳食還會繼續維持這個樣子。你不吃就得餓著。難道還能餓一個月?」

「我以前在外地,那裡的生活並不好。我雖是官家小姐,但是為了維持家裡的生活,那也是要跟著丫頭們做綉品去賣些銀子才能維持生計。」蔣玉嫻說著自己的事情。「這樣的清苦在我看來不算什麼。」

「對不起。」蘇慕玉紅了臉頰。

「不不不,我沒有別的意思。慕玉姐姐吃不慣是正常的。其他的貴女也沒有吃多少。等會兒拿點銀子去打賞,從御膳房那裡換些糕點來吃。我剛才瞧見有些秀女就是這樣的。」

蘇雯瀾終究捨不得蘇慕玉委屈。聽了蔣玉嫻的話,算是答應了這件事情。

中午有休息的時間。蔣玉嫻先回房休息。蘇雯瀾帶著蘇慕玉去御膳房。

在快要到御膳房的時候,蘇雯瀾讓蘇慕玉在亭子里等著,她單獨去一次就行。

蘇慕玉看著遠處的風景。

百花爭艷,各有各的美。就像是現在的處境。那些貴女性格各異,容貌各有千秋。哪怕她和姐姐算是出眾的,仍然算不得其中最好看的。想著做這後宮的女子,也不知道會有多少苦澀和艱辛。反正她是不願意留在這裡一輩子的。

「這裡不美嗎?為何你愁眉苦臉的?」

「美是美,就是悶了點。」蘇慕玉只當姐姐在和自己說話,心裡的話脫口而出。

說出來后,察覺到了不對勁。姐姐去了御膳房,沒有這麼快回來,那麼這個和她說話的人是誰?

她看向說話人的方向,見到了一個坐著輪椅的俊美男人。

「見過皇上……」

蘇慕玉連忙跪了下來。

「看來輪椅就是朕的標誌。哪怕是沒有見過朕的人,只要看見坐著輪椅的人在皇宮裡行動,那就是皇帝沒錯。」

當初的四皇子,現在的皇帝揚起溫和的笑容。

「你是哪家的?」

蘇慕玉紅著小臉:「蘇家。」

「護國侯蘇家?」皇帝來了興緻。「蘇榮華是你什麼人?」

「他是我大哥。」蘇慕玉見皇帝這麼溫和,沒有那麼緊張了。

「原來如此。」皇帝打量著她。「你是蘇家的小女兒。我見過你姐姐。你們長得有幾分相似。」

「姐姐比我好看。」蘇慕玉揚起笑臉。

「你在這裡做什麼?一個人在宮裡亂走,不害怕嗎?」

「我在等我姐姐。她馬上就回來了。」蘇慕玉想到因為自己挑嘴才會撞上皇帝,也不知道會不會讓皇帝厭惡。

她有些擔憂。

可是看見皇帝這樣溫和,又覺得這樣的擔憂沒有必要。

她聽說過,皇帝是很看重大哥的。

「反正也是等人,不如陪朕下盤棋吧!」

旁邊的小太監非常有眼力勁兒。在皇帝說出這句話時,他已經朝旁邊的太監招了招手,然後把棋盤拿了過來。

皇帝出行,肯定不止他一個人單獨行動。只是他也沒有大肆宣揚,只帶了兩個小太監。而那兩個小太監隨身攜帶的箱子就像是百寶箱,裡面全是皇帝最常用的東西。

蘇慕玉的棋術雖不如蘇雯瀾,卻比蘇雪瑜那個臭棋簍子強多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皇帝走了過去。

「小女子棋術不精,希望皇上不要嫌棄。」

皇帝輕笑:「你大哥說了同樣的話,可是卻殺得朕片甲不留。」

「小女子不是大哥,也不是大姐,我沒有他們那麼利害。」蘇慕玉羞愧。

「這樣不是更好。正好保全了朕的顏面。要不然……朕多沒面子?」

蘇慕玉發現與皇帝聊天是件輕鬆的事情。

她並不是一個擅長交談的人。每次與兩個姐姐在一起的時候,她總是最沉默的那個人。

可是皇上沒有讓她覺得緊張,反而很溫和。這跟想象中的不一樣。

蘇榮華也是個溫和的人。可是面對著他,蘇慕玉有時候喘不過氣來。

「蘇姑娘果然是謙虛。瞧瞧這棋藝,明顯是得到名家指點的。」

蘇慕玉柔弱地說道:「沒有。姐姐棋藝好,我跟姐姐經常下棋,這才學了點皮毛。」

「那也說明蘇姑娘聰明。只是在下棋的過程中就學了這麼多,可見你本身的棋藝就不錯。」

「皇上謬讚了。」

蘇雯瀾前往御膳房,眼瞧著前面就是御膳房了,卻被一人攔住了身影。

她抬頭看向面前的人,挑眉:「你怎麼在這裡?」

「與你心有靈犀。知道你會來這裡,故意在這裡堵你的。」

蘇雯瀾失笑:「胡說。我也是臨時決定要過來。就算有眼線,也沒有這麼快通知你。」

「所以,我們這是心有靈犀。本來只是去宮裡的藏書閣,沒想到會看見你。我就一直跟在你的身後。而你直到剛才還沒有察覺我。可見你的警惕性並不高。要是換作對你不利的人,只怕已經吃虧了。」

「是。多謝世子爺教導。」 秦驍看著面前的少女,將她摟入懷裡。

「你做什麼?」蘇雯瀾惱羞。

「不喜歡你做秀女。」

雖然只是個湊數的,但是想到她是其他男人名義上的女人,還是不爽。

更何況她要在深宮裡生活一年時間。就算他提前和皇帝說好了,不許打她的主意,還是有些不放心。

他的瀾兒這麼好,那小子真的不會動心?、

更何況秦黎辰的動作越來越大。他很快就要領軍去鎮壓他了。那人如此狡猾,短時間內根本擺不平。

「放開。」

蘇雯瀾推了一下。

秦驍紋絲不動。

「見過世子爺。」

經過的小太監見到兩人,連忙行禮。

秦驍鬆開蘇雯瀾,銳利地看向小太監。

「你看見了什麼?」

小太監顫抖地說道:「奴才什麼也沒有看見。」

蘇雯瀾瞪了秦驍一眼,對那小太監說:「你走吧!管住你的嘴就行了。」

「是是,多謝小姐。」

小太監走後,蘇雯瀾冷道:「你不會是故意的吧?」

「當然不是。我怎麼會故意做這種事情?」秦驍滿臉無辜。

「這裡是通往各個宮殿的必經之路。你在這裡抱我,不是想傳話到皇帝的耳里?」

蘇雯瀾嗤道。

「什麼都瞞不過瀾兒的眼睛。我這是在提醒他。畢竟他政務繁忙,要是忘記了我們的約定,我就要傷心了。」

「我要去御膳房。你不是要去藏書閣嗎?忙你的事情吧!」

蘇雯瀾走了幾步,見秦驍還跟著自己。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還有什麼事情?」

「好不容易才看見瀾兒,想陪你多說幾句話。反正藏書閣的事情又不急。我先陪你去御膳房。」

蘇雯瀾看著秦驍。

他的笑容太溫暖,彷彿觸及到了她靈魂深處的某根弦。

「嗯。」

「小心。」秦驍擋住她的額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