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那三個傢伙也已經追到了離百合不到二百米遠的地方了,他們看到百合的速度慢了下來,嘴巴裡面說著咒罵的話,朝著百合不緊不慢的追著。

就在這時候,林洛低聲的說道:「把我扔到地上,你自己摔倒。」

百合聽到林洛的話,愣了一下,腳步稍微停頓了一下,這時候,林洛的頭重重的碰在了她的聖女峰上,百合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軟,重重的把林洛扔了出去。

林洛的身體落在地上的時候,正好碰在了一塊石頭上,撞在了他的腦袋,他的嘴巴張了張,但是沒有叫出聲來。

百合的身體也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她又急忙爬了起來,冷冷的看著追上來的三人。

「小婊-子,看你往哪裡跑?」三人追到了百合的身邊,看著百合,冷笑著說道。

「就是,老大,把這小子的腦袋拿去換東西,這一個妞就做我的老婆吧。」一個傢伙說著話,走到了林洛的身邊,踢了他一腳,看著身後的兩人說道。

「老三,小心。」就在這時候,這傢伙身後的倆人齊聲的叫道。

可惜,他們的叫聲已經晚了。

林洛的身體突然從地上跳了起來,手裡面拿著上官玉兒送自己的匕首,狠狠的插進了那傢伙的前胸,同時,林洛的心裏面默念了一句:「六獄煉魂鼎,出來。」

六獄煉魂鼎從林洛的意識裡面鑽了出來,頂蓋快速的揭開,發出了一股吸力,把眼前這傢伙的靈魂吸進了它的裡面。

「老三。」剩餘的倆人叫了一聲,身體同時動了,倆人手裡面的棍子帶著風聲向著林洛砸了過去。

這時候,一直站在旁邊的百合的身體也動了,她的手裡面拿著一把窄小的寶劍,向著其中一人刺了過去。

由於只剩下了倆人,他們合作的威力就減弱了很多。

林洛施展開了星武九式,擋住了倆人的合力一擊,而百合的寶劍則是深深的刺入了其中一人的心臟。

六獄煉魂鼎歡快的發出了一聲清脆的叫聲,發出了一股吸力,把這傢伙的靈魂也吸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面。

剩餘的一個傢伙就是那個最前面動手的傢伙,在三人裡面,他的修為也最高,看到兩個兄弟翹辮子了,他怪叫了一聲,手裡面的棍子朝著地上點了一下,他的身體就如同一隻猿猴一樣飛了起來,接著向著後面的一棵樹上落了下去。

林洛的身體也隨著那個傢伙的身體飄了過去,就在半空中,他朝著那傢伙打出了一掌,一股滂湃的真氣從他的掌裡面發了出來,向著那個傢伙的身體擊打了過去。

那個傢伙的身體在半空中被林洛的真氣擊中了,但是他冷哼了一聲,身體落到了那棵樹上,接著他的雙腿在樹榦上蹬了一下,他的身體就又向著附近的一棵樹上飛了過去。

林洛的身體這時候已經落在了地上,他的神識瞬間釋放了出去,幻化做一把實質性的寶劍,向著那個傢伙的腦袋狠狠地刺了過去。

那個傢伙在自己的身體即將落到那棵樹上的時候,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然後他的身體半空中落了下來,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林洛快速的來到了那傢伙的身邊,猛的踢出一腳,踢中了那傢伙的腦袋,那傢伙的白眼翻了翻,暈倒在了地上。

百合也快速的來到了林洛的身邊,蹲下了身體,伸出了自己的手,摸了摸那傢伙的鼻子,站了起來,朝著林洛點了點頭。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在那傢伙的身體上快速的點了幾下,才又在他的太陽穴上點了一下。

那傢伙慢慢的睜開了眼睛,看著眼前的林洛,他的臉上露出了一股絕望的神色,但是他神色很快的就恢復了平靜,冷冷的看著林洛。

」我只問你一句話,你要是老老實實的回答,我就讓你痛痛快快的去和你的兄弟見面,不然我讓你生不如死。「林洛也冷冷的看著那傢伙,冷冷地說道。

那傢伙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裝作沒有聽到林洛的話。

林洛冷笑了一聲,伸出了自己的手,在那傢伙的腳心點了一下。

一會兒的時間,那傢伙的臉上流出了冷汗。

林洛朝著百合點了點頭,兩人坐在了那傢伙的身邊,冷眼看著那傢伙。

終於,那傢伙的嘴裡面發出了一聲呻-吟聲,接著他的身體也在地上滾來滾去。

」你還是老老實實的說吧,不然我這裡還有好多好玩的等著你呢。「林洛看著那傢伙,冷笑了一聲又說道。

那傢伙終於說話了:「我說,我說。」

林洛聽到那傢伙的話,伸出了自己的手,在那傢伙的腳心又點了一下,那傢伙的臉上露出了一股如釋重負的表情。

「說吧。」林洛看著那傢伙說道。

「我們兄弟三人是別人請來的,至於是誰,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黑市的人。」那傢伙終於說了出來。

「你是從哪裡接到這個任務的?」林洛看著那傢伙又問道。

那傢伙的嘴巴張了張,突然,他的上下牙齒咬在了自己的舌頭上,狠勁的一咬,一股鮮血從他的嘴裡面冒了出來,向著林洛噴了過去。

林洛的身體沒有動彈,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向著那傢伙的嘴角點了過去,可是已經晚了,那傢伙慘叫了一聲,暈倒在了地上。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摸了摸那傢伙的手,這才發現他已經用自己的真氣震斷了自己身體的經脈,人已經沒有了生命力了。

一直盤旋在林洛身體上面的六獄煉魂鼎又一次發出了歡快的叫聲,又把一個高手的靈魂吸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面。

「六獄煉魂鼎,回去。」看到百合的眼睛裡面看著六獄煉魂鼎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林洛的心裏面又默念了一句。

六獄煉魂鼎消失在了百合的面前。

百合睜大了自己的眼睛看著消失的六獄煉魂鼎,對著林洛問道:「這是什麼神器?我怎麼感覺到有點恐懼。」

林洛朝著百合笑了笑,說道:「這個,以後我會告訴你的,現在我們去看看那個送子娘娘廟吧。」 林洛把三哥人的屍體堆放在了一起,拿出了化屍粉灑在了他們的身上,看著三個人的屍體化作了一攤黃水,他才和百合離開了這裡,向著那座送子娘娘廟趕去。

來到了這座送子娘娘廟跟前,林洛站在這座廟的面前,看了一會兒,他突然伸出了自己的雙手,朝著那座塑像狠狠的打了過去。

一陣巨響響了起來,那座塑像化作了一攤黃土,朝著廟的四方飛了過去。

等到漫天的塵土落了下來的時候,在林洛和百合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洞口。

林洛走到了洞口前面,看了一眼洞口,朝著百合招了招手。

百合走到了洞口,沒有等林洛說話,就直接的跳到了裡面。

林洛無奈的搖了搖頭,也跟著百合的身後跳了進去。

這個洞口並不深,但是裡面卻是很寬敞,林洛跳到裡面的時候,百合已經朝著前面走了將近十米遠了。

「怎麼樣,前面有什麼動作嗎?」林洛朝著百合喊了一句。

「沒有什麼東西。」百合說著,繼續朝著前面走去。

林洛只好緊緊地跟在百合的身後,繼續向著前方走去。

走了不到二百米的地方,倆人感覺到自己的身體開始在走下坡路了,但是兩人的身體沒有停住,繼續往前走著。

就這樣,兩人不知道走了多少米,也不知道走了幾個下坡,最後,倆人的腳步終於停住了。

眼前是一座巨大的洞,洞裡面點著幾根有碗口粗的蠟燭,不知道從哪裡有一股微風吹過來,把蠟燭的燭火吹的左右亂擺。

林洛和百合走進了洞裡面,這才看清楚洞裡面竟然全部是一個一個巨大的木頭箱子。

林洛和百合相互看了一眼,百合從自己的懷裡面掏出了一把匕首,走到了一個箱子面前,撬開了箱蓋。

箱子裡面的東西讓林洛和百合的臉上也露出了驚異的神色,這裡面裝著的,竟然是滿滿的一箱藥材,由於裡面放著乾燥劑,所以裡面的藥材沒有一點變潮。

林洛看了一眼百合,示意她再打開一個箱子。

百合又撬開了一個箱子,裡面還是藥材。

看著這些藥材,林洛的臉上露出了笑容,這些藥材可都是珍品,要是煉製丹藥,那不知道能夠煉製出多少丹藥。

「哈哈哈哈哈。」突然一個聲音從洞裡面傳了出來。百合的神色一變,朝著洞口的一角撲了過去。

「你們終於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那個洞口傳了過來,接著一個看上去不知道有多大歲數的老者從那裡站了起來,看著朝著自己撲來的百合說道。

百合的身體這時候已經靠近了老者,她嬌叱了一聲,手向著老者的胳膊抓了過去,緊緊地抓住了它。

老者的胳膊動了一下,就如同泥鰍一樣,從百合的手裡面把自己的胳膊收了回來。

百合的臉色變了變,手又向著老者的胳膊抓了過去。

老者的身體突然轉了一圈,百合的一抓就被他躲了過去。

「百合,回來。」林洛看著老者的動作,朝著百合叫了一聲。

百合聽到林洛的喊叫,身體向著林洛這邊走來。

「小丫頭的身手有點意思,先不要走,接我一招。」老者說著話,也沒有見他的身體咋樣動,身體就擋住了百合的身體。

百合嬌叱了一聲,一腳向著老者的身體踢了過去。

老者看著百合的動作,笑嘻嘻地說道:「丫頭還挺狠的。」說著話,他的手朝著百合的腳腕上點了一下,百合發出了一聲慘叫,她的身體就重重的向著林洛飛了過去。

林洛伸出了自己的手,抱住了百合的身體,一股巨大的力量從百合的身體傳到了林洛的身體裡面,林洛的身體不由得向著後面退了幾步,才穩住了自己的身體。

「小夥子,可以,我們再來玩玩。」老者說著話,身體飛了起來,如同一直蒼鷹一樣,雙手成爪,向著林洛的頭抓了下來。

林洛的雙手畫了一個奇異的圓圈,他懷裡面的百合就向著一邊飛了過去,接著他的身體奇異的扭動著,老者的一抓,就被他躲了過去,接著他的雙手成掌,向著老者的肩膀打了過去。

老者的嘴裡面發出了一聲「咦」聲,身體抖了一下,林洛的雙掌就如同打在了一團棉花上。

林洛的身體向著旁邊移了一步,左腳又向著老者踢了過去。

老者的身體向後退了一步,躲過了林洛的這一腳,看著林洛笑著說道:「小子,你是那一個長老的徒弟,我怎麼沒有印象誰能夠交出來你這一套功夫。」

林洛站在原地看著老者,沒有說話。

「天一是你的師傅嗎?也不對,你現在的修為最起碼和他差不多,他教不出來你這樣的徒弟,那還有誰,難道你是那個老傢伙的徒弟。」說著話,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股淡淡的殺氣。

「你說錯了,我不是丹王宗的人。」林洛看著老者冷冷地說道。

「我沒有說你是丹王宗的人,我只是問你是誰的徒弟。」老者聽到林洛的話,臉上的殺氣消失了,他看著林洛又說道。

「我是上官無畏的徒弟。」林洛看著老者,說出了自己的師傅,但是他的全身的真氣都運轉到了自己的雙拳,只要老者有什麼異動,他的兩拳就會毫不猶豫的打出去。

「不要那麼緊張,上官無畏,這小子現在竟然收了你這樣一個徒弟,真的讓我羨慕呀,不過他好象教不出來你這樣的徒弟。」老者說著,搖了搖頭。

「你知道我師父?」林洛聽到老者的話,奇怪的問道。

「咋不認識,這小子小的時候最愛做的事情就是在我的肩膀上騎大馬,你說我認不認識他。」老者說著話,撅起了自己的嘴巴。

「那你這裡是?」林洛說著話,朝著地上的那些箱子指了指。

「這些東西可都是丹王宗的,你就不要想了。」老者看到林洛的動作,就立刻對著他說道。

「可是,你老究竟是做什麼的?」林洛看著老者繼續問道。

聽到林洛的話,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神色,他突然看著林洛說道:「小子,我們再來練習一下。好久沒有和人動手了,今天竟然和你們兩個小傢伙動手都超過兩招了,還沒有把你們放翻,看樣子真的老了。」

說著話,老者突然朝著林洛打出了一拳。

林洛的身體動了動,躲過了老者的拳頭,順勢就向著老者狠狠的踢出了一腳。

「小子,可以。」老者說著,化拳為掌向著林洛的腳上砍了下去。

林洛的腳收了回來,身體退了一步,看著老者說道:「老人家,我不想糊裡糊塗的和你打,你總得說清楚你究竟是誰,為什麼和我打這一架呀。」

「小子,你先不要問這些,我們打過了你要是贏了我,我就告訴你我是誰。」老者說著話,伸出了自己的手,又準備向著林洛打去。

「老爺子,你是害怕我們知道你的身份以後出去說吧,我可以向你保證,我們出去絕對不說一個字。」百合站在一邊,一直看著老者,這時候她突然說道。

老者聽到百合的話,臉上露出了尷尬的神色,他轉身看著百合問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我怎麼不知道呢,以前前輩的大名可是赫赫有名的,現在雖然已經不在江湖上行走了,但是前輩的威名誰不知道呀。」百合說著話,朝著老者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老者聽到百合的話,他咧開了嘴巴笑了笑,突然臉色又變得難看了起來。

「前輩,我們出去以後就把這裡的事情忘記了。」百合看著老者說道。

老者點了點頭,說道:「你這丫頭說的話挺中聽的,這樣吧,你需要什麼東西,我會儘力滿足你的。」

百合沒有說話,笑眯眯的朝著地上的那些箱子看了一眼。

「好吧,我替丹王宗看了幾十年這些東西,現在我已經把我的誓言完成了,今天又遇到了你們兩個投脾氣的小傢伙,這些東西,你們自己看,能夠帶走什麼你們就帶走吧。」老者看著百合的眼神,自然知道她的想法,於是長長的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到老者的話,林洛和百合的臉上都露出了驚喜之色。

「小子,不過我有個提議,你看怎麼樣?」老者這時候又把自己的身體轉到了林洛的對面,看著他說道。

「什麼提議?」林洛聽到老者的話,笑著問道。

「和我比試一場,只要你能夠擋住我的十招,我就送你一個更好的東西。」老者看著林洛說道。

林洛想了想,問道:「不管我用什麼辦法,只要能夠擋住你的十招就行?」

「是的,不過這個丫頭可不能幫你。」老者聽到林洛的話,點了點頭說道。

「那好,我們就在這裡比試嗎?」林洛說著話,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

「就在這裡,但是有個要求,不能把這裡的箱子打爛,誰打爛算誰輸。」老者看著林洛說道,眼睛裡面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老前輩,這樣吧,我和你再打個賭,我只要能夠抵擋住你的二十招,你就把這裡的東西全部送給我,要是我輸了,我就把自己押給你,怎麼樣?」看著老者的笑容,林洛也微笑著說道,看他的表情,就如同一個小狐狸面對著一塊鮮肉一樣。

「送你一半可以,這是我能夠做到的最大的限度,你要是同意,我們就賭。」老者想了一會兒,看著林洛說道。

「好,我同意了,開始吧。」林洛說著話,身體飛了起來,雙腿向著老者踢了過去。

「你會不會尊重老人。」老者說著話,身體後退了一步,躲過了林洛的這一腳。

林洛的身體一動,接著又是一拳向著老者砸了過去,可是老者的動作比他還要快一步,林洛發現自己的拳頭還沒有打到老者的身上,他的拳頭就要打到自己的身體上了,無奈之下,林洛的拳頭改變了方向,迎向了老者的拳頭。

「轟隆」一聲巨響傳了出來,林洛的身體向後快速的退了幾步,才站穩了自己的身體,老者則是笑眯眯的站在原地看著林洛。

林洛對著老者連連的點了點頭,然後大喝了一聲,施展出了八卦掌,向著老者攻擊了過去。

老者看到林洛的攻擊,嘴巴撇了撇,說道:「小子,你這樣可是贏不了我。」說完話,還是徑直的一拳向著林洛打了過去。

林洛無奈的收回了自己打出去的一拳,又和老者的一拳碰在了一起,又是一聲巨響,林洛的身體又向後退了幾步,而老者還是穩穩的站在原地。

「兩招。」百合在一邊叫了一聲。

「小子,你這樣估計就連我第三招都招架不住。」老者好象沒有聽到百合的話,而是看著林洛說道,說完還是一拳直直的向著林洛打了過去。

林洛看著老者打來的這一拳,心裏面暗暗的叫了一聲:「好快。」他把動態神瞳施展到了極點,才勉勉強強看清楚了這一拳的軌跡,他的身體扭動了一下,勉勉強強的躲過了這一拳,順便一拳向著老者的前胸打了過去。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好奇的神色,他沒有說什麼話,擋住了林洛的這一拳,接著他又是一拳向著林洛打了過去,不過這一拳的速度比起來前一拳來還要快上一點。

林洛的身體退後了一步,在退後的時候,他的身體又是扭動了一下,躲過了老者的這一拳。

老者臉上的好奇更加的濃了,他的雙拳同時打了出去,同時不斷的變幻著,在林洛的面前幻化出了一片拳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