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姜亦閑緊隨葉晨風出現,聲音如擂鼓一般響盪九天。

「姜家高手!」

看著及時出現的姜亦閑等人,浴血激戰的白青天等人心中大喜,衰弱的氣勢也在這一刻恢復到巔峰。

「殺死來犯之敵,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一名名激憤的白家高手嘶聲大吼,像一隻只發狂的雄獅,向三大勢力高手發起了兇猛的反撲。

而實力超然的殺戮之王,靈魚,以及姜亦閑等人,也在這場混戰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瘋狂的收割三大勢力高手的性命,將他們的陣型完全衝散。

「計劃有變,撤!」

葉晨風等人與姜家高手的戰力太恐怖,感覺到局勢完全失控,夏侯龍德當機立斷,就想帶夏侯家族高手撤走。

「神罰之怒!」

大量夏侯家族高手全力撤退,葉晨風孤身一聲擋在了夏侯家族高手撤退的路線上,古極天雷,兩極古天水,死焱天火噴薄出他的身體,化成宛如海嘯般的神罰之力,轟擊向了數十名夏侯家族高手,延緩了他們逃跑的速度。

下一刻,殺戮之王出現在葉晨風身邊,控制剎那古鏡映射出無盡的剎那鏡光,攻擊向了全力抵禦神罰之怒的夏侯家族高手。

每一道剎那鏡光之後,都有夏侯家族遭到重創,當神罰之怒散去,除了夏侯龍德幾個人突圍逃走外,其他夏侯家族高手全都被殺戮之王操控剎那古鏡重創,倒在了血泊中,痛苦哀嚎。

葉晨風與殺戮之王聯手,重創了夏侯家族高手之際,嗅到濃濃危險氣息的森羅殿,碧玉宮,以及那伙神秘的黑衣高手也開始突圍。

就連遭到重創的九幽狼也捨棄白青天,姜亦閑,飛速的逃進了茫茫群山中消失不見。

「哥哥,你怎麼了!」

就在來犯之敵迅速退走,白家之威解除時,白子晴,白月看到一名身材挺拔,與她們樣貌有依稀相似的年輕男子倒在了血泊中,呼吸變得極其微弱,心中一緊,迅速跑了過去。

「天歌!」

白青天也在這時出現在年輕男子身邊,迅速向他嘴巴中喂下了兩顆天級魂丹,止住了胸口的鮮血,為他療傷。

「我沒事,不用為我擔心!」

奄奄一息的白天歌努力擠出一絲笑容,虛弱的說道。

「血河,靈魚,我們去幫星王前輩對敵。」

危機解除,葉晨風與靈魚、殺戮之王虛空飛起,幫姜星辰、白楓對付森屠、曾碧月,幫他們將這兩個大敵鎮壓。

「我靠,虛空飛行,那黃毛丫頭是戰獸皇高手。」

看著虛空飛走的靈魚,不少白家高手被她驚人的實力所撼,更有人直接爆了粗口,自信心倍受打擊。

「黃泉,局面已失控,我們速速突圍離開。」

曾碧月發現襲擊白家失敗,三大勢力高手被完全擊潰,立即傳音給全力防禦,十分狼狽的森屠,想要迅速突圍離開。

她感覺再待下去,她和森屠都有可能栽到這裡。

「好!」

雖然心有不甘,但森屠也清楚大勢已去,果斷的捨棄兇猛攻擊的白楓,全力突圍離開。

但他轉身之際,他瞳孔突然收縮成最危險地針孔狀,他看到一道可怕的劍芒,攜帶著無窮的破壞力,向他劈來。

天空彷彿都被這一劍徹底撕裂,攪動著蒼穹一片混亂。

「星盾,防禦!」

感覺到突襲而來的這一劍的可怕,森屠立即控制星盾進行防禦,抵擋住了葉晨風極速劈來的一劍攻擊。

「撼神拳!」

靈魚腳踏神猿八影突然逼近,宛如末日天宰般的拳芒狠狠地轟擊在星盾上,可怕的爆發力量硬生生將受傷頗重,消耗明顯的森屠震退了數米。

「裁決七劍,破滅!」

葉晨風不給森屠一絲喘息的機會,破滅劍芒斬出,將天屏崩裂,遠遠望去,這一劍宛如一道不斷延伸的空間裂痕,破滅著空間。

嗅到葉晨風這一劍透出的死亡氣息,傷勢嚴重的森屠緊咬牙關,繼續控制星盾進行防禦。

「轟!」

破滅劍芒斬在星盾上,爆發出驚天之力,震得森屠節節敗退,全身的氣血翻滾起來,身體傷勢一再加重。

就在森屠不顧一切突圍時,殺戮之王出現在他突圍路線上,操控剎那古鏡兇猛攻擊,封死了他突圍的路線。

森屠遭到葉晨風三人圍攻險象環生,如果不是星盾防禦足夠強大,他早被葉晨風三人鎮壓了。

而曾碧月在這時,也使出渾身解數突圍逃跑。

「葉小友,靈魚小姑娘,先不要管森屠,我們合力鎮壓曾碧月,她應該被人控制了神智。」

姜星辰、白楓全力攔截曾碧月之際,姜星辰沖著葉晨風和靈魚大聲喊道。

「好!」

聽到姜星辰大喊聲,葉晨風和靈魚立即放棄攻擊森屠,圍攻向了曾碧月,全力將她壓制。

看到曾碧月有危險,受傷頗重的森屠一咬牙,沒有出手救援,而是自私的趁機逃走了。

「朱雀鼎,鎮壓!」

曾碧月攻勢被壓制之際,葉晨風控制朱雀鼎從天而降,鎮壓向了曾碧月,硬生生將她從半空中鎮壓向了地面。

「蓮花圖,給我滅!」

身體被朱雀鼎鎮壓,發瘋一般的曾碧月不斷向道寶蓮花圖中噴入精血,強行凝聚一朵朵毀滅蓮花。

但這時,殺戮之王出現,控制古道寶剎那古鏡,直接鎮壓了蓮花圖,將蓮花圖凝聚的毀滅蓮花全都粉碎了。

「天魔鬼索!」

曾碧月最大的殺器蓮花圖被鎮壓,葉晨風立即凝聚天魔鬼索,縛束住了曾碧月的妙曼的身體。

白楓連續打出陰陽道意,轟進了劇烈掙扎的曾碧月身體中,終於將她鎮壓。

集合眾人之力鎮壓曾碧月,姜星辰迅速取出了一顆迷魂丹,塞進了曾碧月嘴巴中,迷惑著她的靈魂和神智。

很快,這顆迷魂丹在曾碧月身體爆發了,強大的迷惑之力滲透進曾碧月受傷的靈魂中,讓她的意識越來越模糊。

最終,曾碧月陷入到深深地昏迷中,失去了知覺,被姜星辰帶回到了白家老宅。 「星王,這次多虧你們及時趕來,沒有你們出手相助,我白家根本無法渡過這次劫難,恐怕早已家破人亡。」

渾身是傷,但精神不錯的白楓坐在白家正堂中,看著挽救白家於危難中的姜星辰,發自內心的感激道。

「瘋魔,你應該感謝的人不是我,而是葉小友他們,如果沒有他們捨命相助,我姜家的處境不會比你白家好多少。」姜星辰搖了搖頭,將姜家的遭遇一五一十的道了出來。

「是他救了你們。」

白楓早有猜測姜家很可能也遭到了襲擊,聽姜星辰講述,他才知道,原來葉晨風才是幕後的英雄,是他解了姜家之危,才讓姜星辰可以抽身帶姜家高手及時趕來救援。

「前輩嚴重了,這是我欠白家的,理應償還。」葉晨風微微一笑道。

「這……葉小友,不知你和我白家有何交集?」

白楓看著葉晨風陌生的面孔,想不出白家對他有何恩情。

「老祖,晨風就是我當初給你提及,在殺戮之城遇到的那個天才。」看著白楓疑惑的摸樣,白子晴解惑道。

「原來是他!」

白楓眼睛一突,蒼白的臉上露出了濃濃的驚駭之色。

因為他清晰地記得,白子晴當初提及葉晨風時,他的境界好像只有玄獸宗境界,可短短十年間,他不但突破到一級戰獸皇境界,更擁有對抗五級戰獸皇的實力,這等驚人的蛻變,讓白楓都感到不可思議。

「沒想到當年小小的善緣,竟然改變了我白家的命運。葉小友,不知你有什麼需要,只要我白家能辦到,一定滿足你。」感慨萬千的白楓許諾道。

「前輩客氣了,在你看來當年小小的恩情,但對我來說卻是莫大的恩惠,幫了我很大的忙。」葉晨風不亢不卑的說道。

「好了,你們先不要客套了,說正事要緊,一切等我們真正解除危機,再慢慢感謝晨風也不遲。」姜星辰開口說道。

「好!」白楓也是洒脫之人,沒有再糾纏感謝之事,說道:「星王,不知你們查到企圖顛覆我星羅大陸格局的幕後黑手了嗎?」

「查到了!」姜星辰點了點頭道。

「這幕後黑手是不是星羅天城!」白楓眉頭輕輕一挑,問道。

「星羅天城確實也插手其中,但真正的幕後黑手並不是他們,而是三萬多年前,在星羅大陸掀起血雨腥風的真魔族。」姜星辰將知道的所有真相全都告訴了白楓等人。

「真魔族,他們又捲土重來了!」

白楓雖然沒有經歷三萬多年前那場浩劫,但卻從白家老人口中聽過真魔族的可怕,如果不是三萬多年那場浩劫,星羅大陸恐怕會走上巔峰盛世,比肩九品神國。

「真魔族這次顛覆我星羅天城的目的,是我們手上開啟星羅皇陵的鑰匙!」姜星辰點了點頭,說道:「而從目前的形式來看,森羅殿,碧玉宮的鑰匙應該都已經落入真魔族手上,再加上星羅天城掌握的兩把鑰匙,他們開啟星羅皇陵只差你我手上的兩把鑰匙了。」

「星羅皇陵,他們想要星皇的傳承。」白楓眉頭緊緊地皺在一起,低聲說道。

「不單單真魔族想要得到星皇的傳承,星羅天城應該也想得到,畢竟星皇當年可是斬殺過天域大能的存在,他的傳承估計涅槃境老怪物都會眼紅。」姜星辰道。

「看來你我要小心了,在未達到目的前,他們一定不會善罷甘休。」白楓語氣凝重的說道。

「嗯,不過有一人也許可以幫到我們,震懾大敵。」姜星辰道。

「你是說曾碧月!」

白楓何等的老辣,從姜星辰話語中立即猜到他話中之人。

「不錯,正是曾碧月!」姜星辰點了點頭,說道:「據我觀察,曾碧月與森屠的情況不一樣,」森屠是真的投靠了真魔族,或者說森羅殿根本就是真魔族留在星羅大陸的一枚暗棋。但曾碧月不一樣,她應該是被人控制了靈魂意識。」

「曾碧月可是五級戰獸皇,如果她真被人控制了靈魂,那她靈魂中的禁制恐怕非同小可,星王,你有幾成把握破了她靈魂中的印記。」白楓問道。

「這……我應該有兩到三成的把握,而你如果能幫我,也許有五成左右把握。」姜星辰沉思了一下,說道。

「前輩,不如讓晚輩試試,只要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不觸及自爆,晚輩有八成把握破了曾前輩魂海中的靈魂印記!」葉晨風突然開口說話道。

「真的?」

白楓沒有見識過葉晨風的手段,不知道他手段何等逆天,倒是姜星辰知道葉晨風手段,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晨風,一切就拜託了。」姜星辰囑託道。

「放心吧前輩,我會儘力而為!」葉晨風點了點頭,保證道:「事不宜遲,我現在就去破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

「好!」

說完,葉晨風在姜星辰和白楓,這兩個跺跺腳,星羅大陸抖三抖的高手陪同下,來到了鎮壓曾碧月的密室中。

「晨風,需要我們兩個做些什麼嗎?」姜星辰站在密室外輕聲問道。

「不需要,兩位前輩只需守在密室外,不要讓任何人打擾我即可!」葉晨風搖了搖頭,說道。

說完,他緩緩地走到了雙眸緊閉,陷入深度昏迷,安靜躺在一張白玉床上的曾碧月身旁。

「這曾碧月真的活了好幾千年嗎?為什麼還如此的年輕漂亮。」

看著眉如彎月,眼若寒星,顧盼之間嬌艷動人,勾人心魄的曾碧月,葉晨風也不由得發出了感嘆之色。

尤其是她破損長裙間透出如玉般的肌膚,圓潤的雪白更是勾走了葉晨風的眼睛,讓他情不自禁多看了幾眼。

不過很快,葉晨風就摒除了雜念,取出了一根長長的銀針,小心翼翼扎進了曾碧月腦袋中,慢慢的觸及隱藏在她魂海中的禁制。

反覆感應,試探了數次,葉晨風感覺,曾碧月靈魂中的禁制雖強,但卻不會觸及就爆,放下心來,收走了銀針,將手掌貼在了她天靈蓋上,藉助噬神腦的力量,小心翼翼吞噬曾碧月魂海中強大,蘊含魔性的靈魂印記。

控制曾碧月靈魂意識的禁制威力極大,手法玄妙,但對噬神腦來說卻毫無威脅可言。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過,曾碧月魂海中的靈魂印記被噬神腦一點點吞噬了。

守護在密室外,姜星辰,白楓焦急等待了一炷香時間,葉晨風就從密室中走了出來,緩緩地說道:「幸不辱命,曾前輩靈魂中的印記被我破解了,等她醒來應該就可恢復如常。」

「什麼……這麼快!」

聽到葉晨風的話,姜星辰,白楓瞪大了雙眼,像看怪物一般看著葉晨風,發出了失態的驚呼聲。 夜,越來越深,充斥著悲泣氣息的白家老宅漸漸恢復了平靜。

控制噬神腦吞噬了曾碧月魂海中的靈魂禁制,葉晨風來到白家為他精心安排的一處幽雅的廂房中休息。

葉晨風服下了一顆天級魂丹,剛剛進入空冥狀態,煉化強大的藥力恢復,一陣輕微的敲門聲響起,饒醒了葉晨風。

「子晴?她這麼晚怎麼來了。」

感覺到白子晴的氣息出現在屋外,葉晨風立即打開了屋門,將身穿柔滑絲綢長裙,玲瓏曲線完美襯托,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柔滑似玉,但臉色十分憔悴,眼睛紅腫的白子晴請到了屋中。

「子晴,你怎麼了?」

看著哭腫眼睛的白子晴,葉晨風關心的問道。

「晨風,求求你救救我哥哥,他快不行了。」

白子晴緊緊咬了一下嘴唇,突然跪倒在地上,淚流滿面的懇求道。

「子晴,挽救你哥哥性命不難,但想要讓他恢復如初,不留下任何隱疾確有些困難,可能需要耗費不少珍稀之物。」葉晨風輕輕將跪在地上,小聲抽泣楚楚可人的白子晴扶起來,輕聲說道。

「晨風,我知道我的要求可能有些無禮,但我哥哥是我白家未來的希望,如果你能讓他恢復如初,我白家可以付出任何代價,我也能用我的一切報答你。」白子晴迎著葉晨風的眼睛,楚楚可人的說道。

「你報答我?」葉晨風看著白子晴精緻漂亮的臉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