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街頭突然出現一輛馬車。

南宮玥探頭看去,見馬車上寫著一個大大的「蘇」字,頓時心中一喜。

一定是表哥們來了!

等到馬車在百味齋門口停下,南宮玥就看到小表哥一蹦一跳的出了馬車,後面二表哥跟大表哥緊隨其後。

南宮玥不自覺的笑了起來,探頭出去,喊道:「大表哥、二表哥、三表哥!」

三人聽到喊聲齊齊抬頭看去,只見一個小姑娘正趴在窗邊沖他們揮手。

小姑娘梳著兩個平鬢,兩邊各別了一隻粉玉製成的桃花,下面還綴著一串粉色的流蘇,真是要多可愛有多可愛。

「小玥兒!」蘇清華立刻蹦跳著喊道。

「小表哥,快上來!」南宮玥也笑著喊道。

老大蘇青風看到這一幕,轉身看了看周圍的行人,見所有人都駐足看著趴在窗邊的小姑娘,頓時擰起了眉頭。

他一巴掌拍在蘇清華頭上,低斥道:「先進去!」

蘇清華抱著被打的腦袋,委屈的看向黑面大哥,抱怨道:「進去就進去,你打我做什麼?」

「還敢多嘴?」老二蘇青陽淡淡的開口道。

見兩人竟站在一邊,蘇清華立刻老老實實的閉了嘴,轉身跑進百味齋。

哼!沒人性的大哥二哥!

等他將來當了將軍,看誰還敢打他的頭!

不用小二指引,蘇清華三兩步就上了二樓,來到花好月圓的雅間外。

這時,花好月圓的房門突然「唰」的一聲打開,蘇清華抱著腦袋猛地往後一跳。

「小表哥!」

卻見南宮玥正站在門裡,笑盈盈的看著他。

蘇清華乾咳一聲,放下手,笑著道:「小玥兒你怎麼趴在窗邊啊?太危險了!你下次可別那樣了!」

「我只是看看街上的景色!」南宮玥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出來的時候,蘇蔓千叮嚀萬囑咐,讓她穩重一點矜持一點,結果全忘了。

「小玥兒來了多長時間了?」

兩人正說著話,蘇青陽溫文爾雅的聲音突然響起。

南宮玥抬頭看去,卻見蘇青陽一身儒雅的月白色長袍,手中拿著一柄象牙扇子,正款步走來。

在其身後,蘇青風一身暗沉的深色長袍,板著臉像是個剛從沙場上下來的玉面將軍。

再看看跟前的小表哥,瀟洒爽朗的氣質。

南宮玥不僅嘖嘖稱奇,她得這三位表哥將來還不知道要便宜那個姑娘呢!

「剛到!綠萼給我下去買冰糖葫蘆了,我無聊就開窗看了看。」

蘇青陽點點頭,道:「先進去吧!」

四人進了雅間,小二連忙又為眾人換了一壺新茶水,並端上了一些點心。

「小玥兒你怎麼將我們約在這兒?」蘇清華是個口無遮攔的,:「你直接去我家多好!家裡已經收拾好了,而且還特地給你留了一個院子呢!」

「還給我留了院子?」南宮玥一下子瞪圓了眼睛,徵詢的看向蘇青陽。

蘇青陽用扇子敲了一下蘇清華的頭,沒好氣的道:「就你話多!」

「二表哥,你們真的給我留了一個院子啊?」南宮玥驚喜的問道。

「原本是打算給你一個驚喜的!全被這小子給破壞了!」蘇青陽又恨鐵不成鋼的敲了蘇清華一記。

蘇清華闖了禍,被打了也不敢吱聲,只偷偷的往南宮玥身邊湊了湊,離蘇青陽遠了一些。

「這讓我說什麼好?」南宮玥苦惱的皺起了眉,歪頭想了想道:「三位表哥給我留院子,一定是希望我去住,等娘親回去的時候,我就跟著一起去好了!」

「也是我們考慮不周!」蘇青陽搖搖頭,道:「你一個女孩子家,不好獨自住在別家,等以後再說吧!」

。 天光放曉,青木若何一行人等還在休息。一直到昨日半夜,青木若何對於那幾隻的怪物的研究才算是結束。等到這十人來往沙灘邊緣,搭建好了營帳之時,天色便已經亮了。

其實眾人也並不怎麼需要睡覺,可為了照顧他們認為正在仙根境的青木若何和極度需要溫養洞天靈性的才如毅,也是不得不停止了今天的搜索,先讓這兩人睡飽再說。

「這位師弟,在宗門裡沒怎麼見過你啊。」許多的師弟都已經休息了,唯獨剩下馬師兄跟季師兄在值守。而玄天聖體卻依舊是精神奕奕,此時正坐在營帳外看著天上的白雲發獃呢。

「我是紫微天的,只是跟著何若晴來青木桃源做客而已。如今他接了任務,我又不認識其他人,就只能跟著他出來了。」對於馬師兄這個人,青木若何跟玄天聖體與他的接觸其實並不多。所以到現在為止,馬師兄還沒怎麼跟玄天聖體說過什麼話。

「原來如此。」馬師兄點了點頭,而後就沒有再問什麼了。雖然青木若何怪得很,但馬師兄也明白這事兒,不適合多問。

而後,玄天聖體便又是陷入了無聊之中,以至於他竟然去用手拋開了身前的沙子,在那裡堆沙子玩兒。這一幕,看的馬師兄和季師兄也是極度的無語。

「這是什麼?」然而玄天聖體拋著拋著,便是發現了一隻金燦燦的貝殼,貌似能換一些個靈石。

「這東西的殼子一般都會被磨碎,然後做成顏料,裝飾宮殿。」馬師兄無奈,好心的跟玄天聖體解釋了起來。這東西雖然他也沒真的見過,但留影寶珠和各類書籍中他也是看到過相關的描述。

「值錢嗎?」玄天聖體有些好奇,雙手一用力,便是將這貝殼掰了開來,發現裡頭居然還有一堆的小珠子。

「對凡人來說挺值錢的,但對於修士來說,什麼也不是。」馬師兄被玄天聖體給問的想要翻白眼,但依舊是客客氣氣的說到。

「那就做個留念好了,以後帶回去粘起來收好,還挺好看的。」玄天聖體點點頭,打算把這東西變成他回憶的一員。

就這樣兒,玄天聖體無聊了一天。直到第二天早上,青木若何跟才如毅他們才終於睡醒,而玄天聖體此時,卻是正提溜著一隻奇怪的蟲子,搖晃個不停。

馬師兄的眼神奇怪,就這麼無語的看著玄天聖體,誰能想到這小子雖然看起來普普通通,結果卻這麼厲害,和幼稚….

「你拿的什麼啊?」青木若何出來透氣,卻發現其他的師兄和師姐們早就醒了。其一眼看到玄天聖體手上的玩意兒,當即就是問了出來。

「不知道,但是挺好玩兒的。」玄天聖體將那蟲子晃來晃去的,隨後一撒手,任由那蟲子往沙子里鑽。待到其跑出許遠之後,又是使勁的一拽,把它從沙子里重新的飛到了手中。

「…..」馬師兄一臉的無語,這玩意兒已經被玩兒了一晚上了。真不知道眼前這其他宗門的小子,到底是覺著有意思,還是單純的腹黑,居然連一隻沒什麼靈智的蟲子也要玩弄。

「應該是靈獸吧?」玄天聖體將這東西抓回來以後,又是拎著它的尾巴搖晃了起來,將這玩意兒給嚇的不清。

「還有嗎?我研究一下兒。」青木若何一聽是靈獸,便是想要仔細的研究一下兒。

「剩下的都死了,你研究活的吧。」玄天聖體似是玩兒膩了,隨手就將這靈獸扔向了青木若何。

「危險!」馬師兄見狀,馬上就是對青木若何提醒到。結果下一刻,青木若何確實徑自的伸出手來,一下子把那靈獸抓在手中,直接用靈氣壓的它連嘴都無法張開。

「…..」馬師兄發現自己好像是多慮了。

青木若何也不啰嗦,自須彌戒子里取出了一把餐刀,直接就想要劃開這傢伙的肚子。然而下一刻,玄天聖體手中的繩子就是一拽,把這小東西給救了。刀子一亮出來,這小靈獸當即就被嚇的渾身打哆嗦。

「是不是欠揍?」青木若何轉頭向著玄天聖體看去,笑呵呵的問到。

「不逗你了,拿去用吧。」玄天聖體倒也不在意的青木若何的笑容,直接連繩子帶靈獸的,一起給了青木若何。

「我看你就是皮癢了。」青木若何翻了個白眼,把這小靈獸提溜起來,就要痛下殺手。這小蟲子,見狀,當場就被嚇哭了。

而後,只是兩刻鐘的時辰,這小玩意兒就成了一堆的甲殼和爛肉,被青木若何給嫌棄的扔在了一旁。甚至於,青木若何還洗了洗手,嫌這小東西的血臟。

「不愧是你。」玄天聖體撇了撇嘴,對於青木若何下手的利索,可是前所未聞。青木若何只是一刀,便直接切下了之前那小靈獸的腦袋,讓它不曾死在痛苦之中。

但那小靈獸的腦袋,看著自己的身體被青木若何一刀一刀的剖開,也是死在了驚嚇之中。不過比起恐懼,它總覺著青木若何對它的侮辱更多一些。因為,它覺著青木若何不吃它,是認為它的肉不好吃。靈獸的思維,就是這麼奇怪…..

「昨天這些東西集集群之時,都有一些什麼表現?」將手擦乾淨,青木若何看了一眼玄天聖體,面無表情的淡淡問道。

「也沒什麼,就是聚成一群以後,這玩兒意兒特別的凶,沖著我們就過來了,看起來應該是吃肉的。等著我將它們全殺了以後,剩下的這一隻就顯得很老實、膽小了,應該是覺著膽子破了。」玄天聖體仔細的回憶了起來,對青木若何緩緩的講著。

「嗯….,這東西裡面有沒有類似於總指揮的角色,就是老大、宗主之類的?」青木若何想了想這小玩意兒死前的表現,看起來靈性和智慧好像還不錯。

「還真有。」玄天聖體點了點頭,肯定的答到。

「而且,它們好像還使用了類似於功法一樣的東西,只是特別的粗糙,而且威力不大。單獨一隻被拿出來,也就是仙根境到化靈境的水平。」玄天聖體又回憶了一下兒,跟青木若何詳細的說著。

。 另一邊,聶敢當也帶著飛虎軍將攔在身前的雍軍盡數斬殺。

瞧見司馬護被猿戈殺死,他不禁高興地叫道:「好!」

隨即便掠了過去,一刀斬下了司馬護的頭顱,用一桿長槍挑了起來,跳到望台上振聲大呼——

「司馬護已死,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洪亮的聲音如同狂風呼嘯,傳遍整個戰場。

此時,雍軍軍陣已經被廉成、小青、赤虎帶著飛虎軍殺穿。

小部分雍軍將士甚至已經崩潰,轉身逃躥。

再加上在之前的戰鬥中,被廉成帶領著五隻異獸及飛虎軍斬殺不少,此時兵力上陷入了明顯劣勢,一聽將聶敢當的大喝聲,便有不少人扔下了兵器,跪地投降。

雍軍雖然是天下精銳,卻也是人,也怕死。

何況,此前便有雍軍被雲國俘虜而後被贖回的事例,這些雍軍的拚死之心就更薄弱了。

開始是小一部分人跪地投降。

隨即便彷彿傳染一般,越來越多的雍軍將士扔下兵刃,跪了下來。

不過十幾息,戰場上剩餘的近萬雍軍便跪下了七八成。

卻是也有小部分雍軍完全沒有投降之意,仍在抵抗。

見狀,廉成毫不留情,帶著飛虎軍迅速將這一部分頑固的雍軍斬殺乾淨。

至此,聶敢當與廉成對視了眼,才稍鬆口氣。

接著,兩人便指派將士探查周邊敵情,又分出部分人就地防衛,這才讓其餘將士與隨軍民夫打掃戰場。

打掃戰場的首要目的自然是尋找己方受傷未死的將士,進行救治。

其次便是搜集、整理有用物資——主要是地方的糧草輜重。

最後則是處理俘虜,以及敵我雙方的屍體。

雲軍將士將雍軍俘虜雙手別到背後,以特殊的手法緊縛,然後又用繩索將百人連成一串,驅趕到一處。

廉成粗粗估計算了下,發現此戰俘虜的雍軍可能有七八千,便問:「這些俘虜要如何處置?」

聶敢當笑道:「此事君上、國相與我早有商議——日後我們便是收服故土,也有不少工程需要做,用這些俘虜正合適。」

廉成道:「這麼多俘虜,只怕不好看管。」

「無妨,雷雲山那邊早就打造了許多副腳鏈,普通的雍軍俘虜,只需戴上一副腳鏈,便是想跑也跑不遠。

再派出少量將士看管,便可以驅使他們幹活了。」

聽了聶敢當這番話,廉成才點點頭,再無疑慮。

這時聶敢當卻又道:「此戰我們雖然殲滅了司馬護的兩萬多人馬,但若不能解決白仇率領的十萬大軍,恐怕仍不能收復故土。」

廉成道:「熊大人既然答應出手一次,我們只需找到與白仇所部決戰的機會,相信便可一戰勝之。」

「說的不錯。」聶敢當點頭,「從之前收到的軍情密報看,此時白仇所部恐怕已經進入了青川府。

在他知曉司馬護全軍覆滅前,多半是要攻打靈犀關的,這便是我們的機會。」

廉成皺眉,「我軍之中的雍軍姦細尚未查探出來,想要封鎖消息恐怕不容易。」

聶敢當微微眯眼,道:「這有何難?令全軍將士不得外出,相互監視。

此法即便不能一直封鎖消息,卻也能瞞得一時。

再放出飛禽,送信至雷雲山,請熊大人出山去往青川府便是了。」

···

雲谷。

雲瑤來到了涼亭中,向正趴著享受電流的熊起躬身抱拳,道:「小熊大人,剛收到軍情密報,白仇率領十萬雍軍追擊錦國殘軍,進入了青川府。

不出意外,白仇所部應該會攻打靈犀關。

我等認為,這是與白仇所部決戰的好機會,因此想請小熊大人出山襄助。」

說這話時雲瑤心裡很忐忑,生怕熊起不承認先前的許諾。

然而熊起本就在等著雲國擴大勢力,好幫它尋找更多的神級血脈、天賦,又怎會錯失這次機會?

聽了雲瑤的話,它直接點頭,然後探爪寫道:「找人帶路。」

雲瑤看了面色一喜,當即道:「雪瓊姐知曉前往青川的近路,而且她是融靈六階,雖然修鍊的不是風之靈力,但趕路速度也不慢。」

熊起點頭同意了。

至於聶雪瓊這邊,自然也沒什麼問題,考慮到軍情緊急,聶雪瓊只是換了身衣裳,穿上一身皮甲,便和熊起離開了雲谷。

當然,為了避免為這邊的雍國暗探知曉,一人一熊並沒有從谷口走,而是從一側山麓秘密離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