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了,美妙的讓他完全睜不開眼睛。

而他身上那一層柔和的金色光暈也隨之漸漸收斂,取而代之的,是柔和的藍色光暈蕩漾。

一根根藍銀草,開始從他雙手掌心之中鑽出,向四周延伸。

舞長空捻起一根藍銀草所化藤蔓仔細觀察,他眼中立刻閃過一抹驚訝。

這還是藍銀草嗎?藍銀草的草葉早已化為藤蔓,這是正常情況,粗如手指的藤蔓擁有著相當不錯的彈性,讓舞長空驚訝的是,他能夠清楚的看到藍銀草藤蔓中若隱若現的經絡。

因為,這些經絡根本就是發光的,散發著淡淡的金光,在發光的同時,就讓藍銀草散發著柔和的藍色,就像唐舞麟的身體一樣,而經絡本身散發出的可不是藍光,而是淡淡的金光。

同時,舞長空還發現,這藍銀草表面似乎還有一些細細的紋理,紋理很模糊,只有在內部經絡光芒達到最強的時候才能看到,就像是一些細小的印記,單在觀察細微的舞長空眼中,還是可以清楚看到。

果然,他體內的血脈還是引起了武魂變異,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應該是朝著好的方向在變異的。他那金龍爪,已經完全超越了他現階段的攻擊力,就算只能維持很短的時間而且還需要及近距離才能發揮,還是讓他的實力有著質的飛躍,只是不知道,他這血脈中的力量還能不能進一步進化了。如果可以的話,那就是另一番景象了。

正在這時,唐舞麟胸前,一道淡淡的金光閃過,小蛇金光鑽了出來,它的身體依舊顯得纖細,但體表的淡金色鱗片已經十分顯眼了,身長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增加到了十厘米左右,圍度也大幅度提升,有著接近唐舞麟小指粗細模樣了。在它的額頭正中,有一塊鱗片分外明顯。

和其他鱗片的淡金色不同,這塊鱗片是明亮的金色,當它伴隨著唐舞麟的呼吸閃爍的時候,每次光芒最明亮的時候,小金光混沌的眼神就會變得清澈一瞬。

金光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黃色光暈,再也不是以前那根本連看都看不到的微弱白色了。

進化了,果然進化了。

百年魂靈!

唐舞麟這個曾經的殘次品,終於在他自身血脈的力量和升靈台中的魂獸靈力影響下,進化成為了百年魂靈,也終於有了一些實戰的價值。

舞長空微微點頭,不錯,唐舞麟自身的短板得到了一定的彌補,只是不知道,他的魂靈進化后,魂技會產生怎樣的變化,能不能讓他在這方面有所加強。

身為老師,舞長空對於唐舞麟的優缺點看得再清楚不過了。

唐舞麟的優點很明顯,天生神力,天賦血脈變異的力量,令他能夠在同齡人中佔據不小的優勢。

但是,他的劣勢也是非常明顯的。

魂師實力持續提升依靠的還是武魂,武魂不強,終究不能走得太遠,身體力量、血脈力量固然有一定作用,但在魂師的歷史上,還從未有一位依靠這兩者成為真正強大存在的人。

唐舞麟想要繼續變強,那麼,他的武魂就必須要變強,魂靈是武魂的一部分,變強的意義自然也極大。

—————————————–

魂靈進化,這就是升靈的奧妙所在。嘿嘿。不知道大家是否喜歡。 同時,唐舞麟現在在實戰之中,武魂已經完全成為了附庸,他的藍銀草起到的控制作用不大,更多的都是當做繩索一般起到一些輔助作用。

這些問題舞長空都看得很清楚,但他並沒有跟唐舞麟說的過多,因為他很清楚,這孩子的悟性非常好,自己一定會發現的。

同時,他也想要看看,等到唐舞麟達到二十級的時候,血脈的力量對武魂會不會產生更多的良性影響。

現在看來,不用到二十級,答案就已經有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的武魂還是很值得期待的。

舞長空從來都不認為藍銀草是弱小的武魂,別忘了,在斗羅大陸傳說之中,史萊克學院初代史萊克七怪中的最強者,也被譽為人類魂師歷史上的最強者,真正被驗證成神的那位存在,就是以藍銀草武魂開始的。就是憑藉藍銀草的幫助,他一步步走向神壇。

在過去兩萬年之中,除了傳靈塔創始者,同樣也是傳奇大能的另一位有可能跨入那個領域之外,還從未有過其他人達到過那個層次。

所以,藍銀草,未必就一定弱。

唐舞麟身上的光芒開始漸漸收斂了,小金光張了張嘴,像是打了個哈欠,然後一低頭,就鑽進唐舞麟的身體消失無蹤了。

進化基本是完成了,唐舞麟身上光芒收斂,陷入沉睡之中。

魂靈進化會導致一系列變化,關係到武魂提升,也關係到魂師自身。武魂提升必然會導致魂師的整體提升,無論是力量、反應、速度、魂力,還有身體強度,都會有所增加。

這個過程需要時間,所以唐舞麟才會如此疲憊。

這一覺睡得好香啊!當唐舞麟第二天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只覺得一種前所未有的舒暢傳遍全身。

自從突破金龍王的第一道封印之後,他就始終覺得自己身體漲漲的,直到現在,這種脹痛的感覺才算是徹底消失了。而且他驚喜的發現,自己的魂力又提升了一截,雖然還沒有到十五級的程度,但比平時修鍊還是要快的多了。

看來,昨日一戰有不小的收穫啊!

「醒了?」突兀的聲音嚇了唐舞麟一跳,他這才發現,在自己宿舍的椅子上,舞長空就盤膝坐在那裡。

「舞老師,您……」唐舞麟驚訝的看著他,瞬間明白,昨天晚上,一定是舞老師守了自己一夜。心中暖意升騰,趕忙從床上下來。

舞長空看了看他,道:「洗漱一下去吃飯。你的魂靈進化了。可以試試魂技有什麼變化。」說完,他站起身,拍了拍唐舞麟的肩膀,向外走去。

魂靈進化?魂靈進化!魂靈進化!

唐舞麟整個人都獃滯了,魂靈一直是他心中的痛,每次和夥伴們切磋的時候,眼看著人家都是百年的黃色魂靈,而自己卻只有十年的白色,他怎能不難受?他也是有好勝心的啊!

昨天聽謝邂說升靈台有可能提升魂靈品階,他還沒有太過認真,畢竟,這有點太傳奇了。

可舞老師不會欺騙自己!

光芒一閃,藍銀草武魂調動而出,腳下一圈光環也隨之升起。

原本的白色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正是一圈閃爍著柔和黃色光暈的魂環啊!

黃色,百年!百年魂環!

小金光鑽了出來,依舊是匍匐在唐舞麟的肩膀上,唐舞麟抬起手,金光爬了上去。看著它明顯的變化,唐舞麟的眼前頓時有些模糊了。

曾幾何時,自己因為這小金光痛不欲生,三年苦練鍛造攢下的錢,就買了一個殘次品,那時候,他甚至一度絕望了,是多麼堅強的毅力才能讓他一直堅持下來啊!時至今日,終於否極泰來,金光不再是廢物,它,進化了!百年魂靈。這意味著,自己的第二魂技不需要再購買魂環,憑藉金光就能夠進化成功。省下的錢讓自己未來購買突破第二道封印的靈物更有把握了。

想到這裡,唐舞麟長出口氣,整個人都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纏繞!」他低喝一聲,一根根藍銀草頓時朝著周圍擴張開來,將房間內的桌椅以及一切能夠纏繞的東西全纏繞了起來。

伴隨著魂靈的進化,唐舞麟發現,自己的藍銀草明顯變得粗壯了幾分,更加堅韌。而且,消耗的魂力也更小。

在他發動技能的同時,他發現,自己的意識之中似乎出現了一道金色,和小金光一模一樣的金色。

這是以前所沒有的。

「金光,這是什麼?你……」

沒等唐舞麟說完,金光突然一低頭,猛的躥出,攥緊了他釋放出的眾多藍銀草之中的一根。

頓時,那根藍銀草在呼吸之間就變成了淡金色,上面還覆蓋著一層細密的鱗片。

這是……

魂靈與武魂的融合?是啊!小金光不再是殘次品了,它可以幫助我戰鬥了。

唐舞麟拉拽了一下那根金色的藍銀草,頓時發現,它不但比一般的藍銀草堅韌得多,更重要的是,它本身的力量感也比其他藍銀草要強。唐舞麟意念所及,這根金色藍銀草似乎就像是他生長出來的肢體一般,其力量之強悍,猶如手臂延伸。雖然不可能有右臂釋放金龍鱗片時那種強度,但也和左臂的力量相差無幾了。

這就是百年魂靈啊!這樣程度的藍銀草,纏繞無疑變得真的開始有意義了。

唐舞麟臉上流露出會心的微笑,猛的歡呼一聲,衝出房間。

腹黑總裁的出逃小嬌妻 這會兒時間還早,外面的天色才蒙蒙亮,他洗漱之後,就衝到了外面操場上盡情的狂奔起來。

進化了,我的魂靈進化了,我和大家一樣,都擁有百年魂靈,百年魂環了!

他在自己心中瘋狂的吶喊著,任由狂奔帶來的疾風吹拂在身上,彷彿正在將所有的陰霾全部吹散。

魂靈進化,不只是讓他的實力提升了,更是讓他的心神也得到了充分的放鬆,體內魂力運轉變得更加順暢,血脈的力量、武魂的力量,就在這種奇異的狀態下潛移默化的融合著。

宿舍大門處,歐陽紫馨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她看到的,是一個張開雙臂以高速狂奔在操場上的少年。這一刻的他,充滿了瘋狂的味道,但又有一種說不出的狂野。

他這是怎麼了?歐陽紫馨看著他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這個小傢伙,還挺有意思的嘛。

不知道跑了多長時間,知道看見那一道粉色身影進入跑道,唐舞麟的步伐才放慢下來。

「學姐,早上好。」一改平日的靦腆,唐舞麟主動和歐陽紫馨打了個招呼。

他的大眼睛一場明亮,因為狂奔,面頰紅紅的,充滿了青春的活力。

「學弟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歐陽紫馨好奇的問道。

唐舞麟微微一笑,道:「沒什麼啦,就是修鍊有所突破,所以特別高興。」

歐陽紫馨笑眯眯的道:「那不錯哦,繼續加油。嗯,這樣才像是孩子的樣子嘛,別總是那麼沉悶,跟老頭子似的,你還不到十歲吧。」

孩子?唐舞麟愣了愣,心中突然有種彆扭的感覺,原來在她眼中,自己就只是個孩子罷了。

天色漸亮,跑的渾身發熱,唐舞麟來到食堂大快朵頤。甲餐吃起來那種融合能量的感覺就是舒服,在美食的作用下,他心中的一絲鬱悶迅速隨著美味被消化了。好心情是不是也對加速提升修為有幫助呢?

————————————

求推薦票、求月票。 「說說你們自己對昨天升靈台的感覺。」舞長空站在講台後,淡淡的向教室中的五名學員說道。

張揚子今天眼圈有些發黑,顯然昨天晚上沒睡好。王金璽也是如此。不一樣的是,張揚子是因為鬱悶,而王金璽則是做噩夢了,他忘不了被人面魔蛛刺穿身體時那種極致的寒冷,發自靈魂深處的寒冷,那一刻,他真的覺得自己的生命即將終結,那恐怖的感覺,令他難以忘懷。

謝邂的臉色也不太好,昨天的浴血奮戰,受了那麼多傷,當時不覺得,晚上回去一休息,腦海中總是出現一隻只青狼朝著自己撲來,根本沒辦法靜下心來冥想,才到半夜,就從床上滾到地上驚醒過來。

古月的臉色還算正常,看起來並沒有什麼不同。

唐舞麟是唯一表情亢奮的了,魂靈進化,還有什麼比這個更讓人開心的呢?

「按照昨天脫離戰場的順序來,張揚子!」看大家都沒有主動發言的意思,舞長空直接點名了。

「是!」張揚子有些尷尬的答應一聲,站起來道:「昨天我的表現簡直是糟糕透了。舞老師,我錯了。」

舞長空擺了擺手,「用不著跟我承認錯誤,命是你自己的。你現在還有認錯的機會,如果昨天真的是在魂獸森林之中,你現在只是屍體,甚至是屍骨無存。說你的感覺。對升靈台的,也可以是對你自己的。」

張揚子面部肌肉尷尬的抽動了一下,「升靈台的世界太真實了,在裡面我根本感覺不到任何虛幻的成份。所以,剛進入其中的時候就特別好奇,我爬樹是想要看到更遠的地方,而且,我的武魂有一定的滑翔能力,我覺得在樹頂上我就能夠朝著多個方向飛去,同時也能夠更好的觀察周圍的一切。」

「所以,剛開始的時候,我沒什麼錯。我錯在對敵人估計不足,自己又自大這方面。沒有觀察清楚周圍的情況,貿然出手,成為了眾矢之的,從而被清除出戰場。」

「下次再去升靈台,我一定格外小心,儘可能的保全自己。爭取生存更長時間。」

說完這些,他重新坐下。

舞長空沒有評價,轉向王金璽,「你呢?」

王金璽苦笑道:「舞老師,我現在別的都記憶的不太深刻,只記得從頭頂上方落下的那張臉,然後就是那種彷彿凍結靈魂的冰冷,它們就像是我的夢魘,一直纏繞著我。我也不知道下次再遇到會怎麼樣。」

舞長空道:「你現在需要放鬆心神,過幾天會漸漸變好的,你的情況比較特殊,人面魔蛛是極其罕見也是極其強大的魂獸,百年修為就能夠獵殺千年魂獸的存在,死在它手上不丟人。但你記住,下次再碰到這種魂獸,第一時間按下救援信號器。這次,你在升靈台中被它直接擊殺是有危險的。」

舞老師在安慰人?這可是極其罕見的啊!

「謝謝老師。」

舞長空轉向古月。

古月道:「升靈台是一個很真實的世界,我彷彿真的進入了一片遠古的大森林之中,我想,我喜歡那裡,非常喜歡。戰鬥中,魂獸很真實,一切都和真的似乎沒什麼區別。」

「就這些?」看到古月重新坐下,舞長空眉頭微皺道。

古月點了點頭。

舞長空道:「那你給我解釋一下,你是如何找到唐舞麟的?」

古月愣了愣,「或許是碰巧吧。」

「碰巧?」舞長空雙眼微眯,「謝邂碰上唐舞麟可以說是碰巧,因為他們出現在升靈台內的時候距離本就不遠,而且謝邂是雜亂無章的跑到唐舞麟附近的。但你不是。你距離唐舞麟並不近,當你發現千年晶體熊之後,立刻就認準了方向逃跑,逃跑的方位就是唐舞麟所在位置。更讓我認為不是湊巧的是,你的逃跑路線會隨著唐舞麟的位置變化而調整。這就不可能是湊巧了吧。」

古月沉默了,唐舞麟也很驚訝的看向她的方向,她能準確的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

昨天的情況他並不完全清楚,但謝邂為他擋住群狼他是看到的,古月怎麼離開的就不知道了。

「是的,我有一些元素控制的小手段,可以在夥伴們身上附加,能夠讓我較為清晰的找到他們。我覺得和舞麟在一起最安全,所以,才優先選擇去找他的。」這是古月的解釋,聽起來略微有些牽強。

「好。」舞長空卻並沒有追問,而是轉向謝邂,「該你了。」

謝邂道:「我也很喜歡那個地方,森林裡獵殺魂獸的感覺爽爆了。那種環境特別適合我們敏攻系戰魂師,如果我的速度能夠再快一些的話,生存能力就會更強。最後拼殺那些青狼的時候也特別爽。我盡量避開要害,能夠戰鬥得更久。這種戰鬥方式我早就學過,但苦於沒地方練習,這次我是真的體會過了,避開要害的重要性也明白了許多。」

最後輪到了唐舞麟。

唐舞麟沉吟了一下,道:「其實,我們這次能夠擊殺千年晶體熊是很僥倖的,當時的情況,哪怕有一點差錯,我們就無法完成。森林的感覺很真實,雖然知道是幻境,但深入其中,還是不知不覺的會當成是真實的,尤其是受傷的感覺也很疼痛,和魂獸戰鬥的真實感對實戰提升非常有幫助。在這種地方修鍊,我想,我們能夠成為真正的魂師。我覺得,我們未來還要進一步加強配合。只有配合默契,才能藉助集體的力量來對抗比我們更強的魂獸。」

聽完了五個人的發言,舞長空點了點頭。

「這次的升靈台曆練,如果讓我給你們打分的話,張揚子,零分。王金璽,一分。古月,五分。謝邂,五分。唐舞麟,四分。」

張揚子對於自己的低分早有預感,王金璽也是一樣。但當舞長空說唐舞麟只有四分,不如古月和謝邂的時候,眾人不禁都流露出了驚訝之色,如果不是他擊殺百年獨角龍和千年晶體熊的話,恐怕兩人都會先戰死啊!

「唐舞麟,知道為什麼你的評分比他們低嗎?」舞長空目光灼灼的看著他。

唐舞麟低下頭,思考起來。聽到打分結果的時候,他也是楞了一下,他也覺得自己應該是最高分才是。可是,聽了舞長空的詢問,他再仔細想想,漸漸明白了舞老師的意思。

「古月比我分高,是因為她串聯了那場合擊,是她精妙的元素控制,才讓我們最終能夠擊敗晶體熊。謝邂的得分高,是因為他為了保護我,拚死擋住群狼。」

舞長空道:「不完全對。如果不是古月在你化為晶體落地的時候用自己的身體接住了你受到重創,你直接就摔碎了。雖然不會在現實中死亡,但你必將承受類似於王金璽這樣的痛苦,出現一定的危險。所以,如果再算小分的話,古月是最高的。至於謝邂,他的得分比你高,不是因為他最後救了你,而是因為,他對魂獸的熟悉程度超過了你。你的扣分,是在於,擊殺晶體熊的時候被結晶化。如果你對晶體熊這種魂獸有所了解的話,就會知道,它在臨死之前,會有一次晶體魂力爆發,越是強大的晶體熊,最後爆發的時候,覆蓋範圍就會越大。但顯然,你是不知道這一點的,這是知識的匱乏。」

————————————-

求月票、求推薦票。 「當時的情況下,如果你能夠無損的擊殺晶體熊,那麼,以你們三人的情況,就算面對一群青狼,也有突圍而出的機會,也用不著古月和謝邂犧牲自己。他們的犧牲,全都是因為你。」

舞長空的聲音聽在唐舞麟耳中顯得格外冰冷,他萬萬沒想到,原本自己引以為傲的一戰,事實上竟然是這樣的?

是啊!如果這是真實的戰場,就因為自己的失誤,導致整個團隊的崩潰,隊友全都為了自己而死。這還能說得上是一場勝利嗎?

舞長空淡淡的道:「所以,接下來,你需要加強對魂獸的了解和學習。不要以為現在魂獸稀有,這種學習就沒用了。正好相反的是,了解魂獸特性,對你們將來的修鍊會大有好處。根據研究顯示,人類魂師所擁有的魂技,百分之九十都是曾經的魂獸擁有的。多了解魂獸的能力,就相當於多了解你們未來的競爭者。同時,也能夠讓你們在升靈台這個專出頂級強者的地方能夠生存更久。」

「你們應該已經體會過了,在升靈台之中堅持的時間越長,得到的好處也就越大。所以,你們要走的路還很長。」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