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裏畢竟有着捅天幫的存在,在這裏,或許會更加安全。

如今的捅天幫發展很快,如今已經掌控了周圍的五大城池,擁有數百萬的鬼兵,可謂是強大至極。

當然了,要是碰上什麼鬼仙的話,那可就完全沒得打了。

永康城城主府內,這裏已經是捅天幫的老巢了,劉致澤因爲被酆都大帝的法力所傷,如今連魂魄都陷入了沉睡中。

唯有一顆心臟在不停的跳動着,而道君讓人把劉致澤的心臟好好保管着。

劉致澤的心臟被放置在了城主府內的水晶棺內,道君站在一旁靜靜的看着水晶棺。

他年約三十來歲,不過臉色卻是有些慘白,身體也是搖搖晃晃的,彷彿被風一吹就會倒下似得。

他就是道君沒錯了,因爲和冥帝的大戰,導致他的身體出現了極大的問題,數千年過去了,都還沒有恢復。

“咻!”劉致澤心臟忽然飛出了一道黑影,站在了道君的身旁。

“我才沉睡了一個時辰,爲什麼就變成了這樣?”他頭戴綸巾,手拿羽扇,不是諸葛亮又是誰呢?

他也是剛剛從沉睡中醒來,可是當他醒來後卻是發現劉致澤只剩下一顆心臟了,差點沒有當場被嚇死。

“臥龍,你猜對了,果然都是酆都大帝搞的鬼。”道君淡淡的說道。

“幸虧幻界還在這顆心臟上,否則的話,就真的白忙活了。”諸葛亮嘆息一聲,看向了道君,繼續道“道君,開戰吧!如今,就算我們不去尋酆都大帝,他也會來尋我們的。”

“好,那你就坐鎮這裏吧!這小子有着幻界和心塔的存在,想必在數年內就能夠重塑肉身了。”道君開口說道。

“是,恭送道君。”諸葛亮微微作揖。

道君點了點頭,直接化作一道黃色光芒沖天而起就消失不見了。

從今天起,整個冥界都不得安寧了。

首先是酆都大帝強行插手冥界的事情,並且發下了通緝令,緊接着,另外一邊,永康城捅天幫橫空出世,組成了一隻軍隊,號稱滅帝大軍。

這擺明了,就是針對酆都大帝而建立的軍隊。

擁有着數百萬的鬼兵,雖然都是小嘍嘍,但是再小也是力量。

而後,道君強行打開了陰陽兩界的通道,派遣了整個道門進入了冥界,決定要與酆都大帝爭鬥到底了。 道君的力量很強,這是大家都認可的,但是酆都大帝也很強,作爲冥界一把手,他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強者。

而再加上道君因爲數千年前與冥帝的爭鬥,導致身體患傷,估計他現在也不敢與酆都大帝明鬥了。

酆都大帝聽到這些消息後,他也沒有生氣更沒有着急,反而是把整個冥界的軍隊組織了起來,打算與人間道門來一場龍爭虎鬥了。

“致澤!(師傅)”兩天後,東方朔帶着東方家的人以及關瞳幾人來到了永康城內。

當諸葛若綿董橙橙等人聽到劉致澤的噩耗後,差點沒有當場昏迷過去。

如今,諸葛若綿只能趴在水晶棺上默默的注視着劉致澤的心臟而哭泣着。

“嫂子,你不要太擔心,道君說了,不出十年,澤哥會再次重塑肉身的。”南宮劍站在身後說道。

他和關瞳馬淵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畢竟劉致澤和他們的關係擺在那,要他們不傷心那是不可能的。

“橙橙,扶你師母下去休息吧!”關瞳嘆息一聲的說道。

董橙橙還算是很懂事的,聽到關瞳的話後,立刻扶着諸葛若綿就離開了。

一羣人看着水晶棺內的心臟,他們也是心情複雜。

“這個王八蛋酆都大帝,虧我們那麼相信他,他竟然就是最大的BOSS。”南宮劍忿忿不平的罵道。

關瞳馬淵無奈的搖了搖頭,他們也不知道啊,別說是他們了,就算連劉致澤都不知道,否則的話,也就不會鬧出這麼多的事情了。

“現如今道君已經開啓了陰陽兩界的通道,相信不久後趙龍和張伊也快下來了,到時候,咱們就多殺一些冥界之人爲少爺報仇吧!”關瞳望着天空說道。

“好!”三人點了點頭,就直接離去了。

第二日,酆都大帝組織的冥界大軍已經慢慢壓近了,據說已經到達梵文城了,即將進入永康城的地界了。

這一刻,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着大戰的來臨,他們也知道,這場大戰是避免不了的。

同時,人間再次有人進入了冥界,爲首的,正是劉氏一族的弟子,劉純帶頭,在身後,還有諸葛家,司馬家以及夏侯家。

當劉父看到劉致澤的心臟後,差點沒有被嚇死,還好他的心大,沒有當場心肌梗塞,同時劉父也在慶幸,幸好沒有把劉父帶下來。

否則的話,還不知道她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少爺,我們來晚了。”趙龍和張伊也下冥界了,兩人來到水晶棺面前後就直接跪了下去,痛哭流淚的,看他們的樣子好像也不是裝出來的。

只是一旁的關瞳馬淵受不了這兩人哭哭啼啼的樣子,一人一腳,直接踹飛了他們。

在城主府的議事大廳內,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掌控着如今永康城的八百萬人與鬼,他們都是被道君安排來主持這場大戰的人。

而在下方,關瞳馬淵等人一人不差的全部都在,甚至連心塔內的數位將軍也在這裏。

他們都已經被諸葛亮釋放出來了,畢竟已經到了決戰的時候,也該開始讓他們活動一下了。

塤中歌 “如今敵軍壓近,不知道各位有沒有什麼辦法?”蒼蒼道人看着下方的數百位強者問道。

能夠站在這裏的,不是和劉致澤有關係的,就是一些無品抓鬼師甚至是極少的極品抓鬼師。

“蒼蒼道人,我們直接幹吧!”南宮劍大叫道。

“不能,據我所知,這次酆都大帝組織了一千萬的鬼兵,而去還有着數百位神品抓鬼師,如果真的打起來,恐怕我們也討不到好。”蒼蒼道人說道。

“對了,蒼蒼道人,我記得我家少爺在山水城還有着一位老丈人,我們不妨聯繫一下他,讓他突襲敵軍後方,就算消滅不了他們,至少我們也能讓他們折兵損將。”關瞳開口說道。

“那行,這方面就交給你了,其他人還有沒有意見?”蒼蒼道人繼續問道。

“會長,要不,我們和他們玩游擊戰吧!”一個道門的老人說道。

這一場議會一直開了一天一夜,都沒有停過,基本上數百人都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而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也在沉思着。

然而,就在這時,道君卻是直接把劉致澤的心臟給帶走了,道君帶着劉致澤的心臟直接回到了人間,轉而去到了崑崙山。

據說,崑崙山在數萬年前,是瑤池聖母的道長,道君把劉致澤的心臟帶到這裏來,無非就是想利用這裏的仙氣治療劉致澤。

當道君把劉致澤的心臟放入了瑤池之內後,他才離去了。

如今劉致澤還沒有與幻界正式融合,一旦兩者正式融合,估計就能夠打敗酆都大帝了。

現在道君也只有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給劉致澤,因爲這是劉致澤的責任。

陰陽兩界的大戰一開,就直接打了數年,三四年的時間過去了,酆都大帝沒有消滅永康城的勢力,而永康城的勢力也沒有殺入酆都城內,兩方勢力就一直這麼耗着。

直到第五年,冥界戰場開放後,十殿閻羅正式迴歸,可是當他們迴歸後才知道,如今的冥界已經不是當初的冥界了。

這次勝者是閻羅王,原本他是應該要替補冥帝之位的,可是因爲如今冥界的格局,直接被酆都大帝鎮壓了。

其餘九殿閻羅見此,二話沒說,轉投永康城,也正是因爲如此,才讓局勢有了一邊倒的優勢。

九殿閻羅的加入,讓捅天幫的實力更強了,短短三個月的時間,捅天幫收復了十殿閻羅的地盤,現如今只剩下一座酆都城了。

捅天幫沒有遲疑,再次向着酆都城而去,正式開啓了大決戰。

八千萬鬼兵以及數百萬道門修者,同時向着酆都城而去,這是多麼壯觀的一幕啊。

就在第五年過去的第五個月後,人間崑崙山,一道身影直衝雲霄,沒入了天空消失不見了。

酆都城內,酆都大帝坐鎮在酆都殿內,他絲毫沒有因爲捅天幫的勢力打入了酆都城而着急,反而是嘴角微微的揚了起來。

“酆都大帝,出來受死。”一聲大喝響起,酆都城直接被攻破。

捅天幫的人同時把酆都殿圍的個水泄不通。 “會長,發起進攻吧!”有人向着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大叫了起來。

此刻酆都殿就在眼前了,只需要越過眼前的大門,就能直接向着酆都大帝而去了。

而去只要酆都大帝一死,整個冥界才能再次恢復平靜。

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相視一眼,他們向着灰濛濛的天空看了一眼,最終點了點頭。

大叫道“發起進攻,消滅酆都大帝。”

“好!”

這一刻,無論是鬼兵還是人間來的人,都是激動不已。

五年了,足足打了五年,總算是打入酆都殿了。

就在他們跨國酆都殿大門的時候,天空中忽然劈下了無數道閃電,直接劈死了數萬鬼兵以及數千修道者。

“這是什麼?”感受到那些閃電的強大力量後,所有的鬼兵都忍不住後退了兩步,不敢在靠近了。

畢竟誰靠近就是死。

“哼!一羣土雞瓦狗,誰給爾等自信敢進入酆都殿的?”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從酆都殿內響了起來,衆人擡頭望去,就見一個巨大的人頭出現在了酆都殿的上空中。

這個人頭不是別人,正是酆都大帝。

“酆都大帝!”衆人看到酆都大帝后一個個的開始咬牙切齒。

冥界的所有事情都是酆都大帝惹出來的,從捅天幫興起,再到九殿閻羅轉投捅天幫,一直到至今。

“該死的酆都大帝,快快出來受死。”南宮劍在人羣中大叫了起來。

“就是,酆都大帝快快出來受死。”無數的修道者和鬼兵都跟着大叫了起來。

“酆都大帝,你的氣運已到盡頭,儘快投降吧!”蒼蒼道人說道。

“哼,想讓本帝投降,那也要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酆都大帝大喝一聲。

就見他大手一揮,整個酆都城內颳起了一陣陣的強風。

這股強風有如龍捲風一般,直接吹在了數千萬的鬼兵之中。

“啊啊啊……”一時間,無數的鬼兵被這強風吹的魂飛魄散,連渣子都沒有剩下一絲。

“後撤,趕緊後撤。”蒼蒼道人和靈亮道人大叫了起來。

如果不後退的話,估計所有人都得折在這裏了。

“啊啊……”然而,還沒等那些鬼兵修道者後退,那股強風就已經開始席捲整個酆都城了。

一時間,死傷無數,繼續這樣下去的話,就算是幾億的鬼兵估計也承受不起這樣消耗吧!

“轟!”然而,就在這時,整個酆都城的上空落下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把整個酆都城都包裹在了其中,原本正在被強風席捲的鬼兵和修道者,這纔得到了安全。

衆人驚愕的看向了天空,這是怎麼回事呢?

然而,這時,就見一道身影慢慢的從灰濛濛的天空中走了出來,他揹負着手,冷眼望着酆都殿內。

他不是劉致澤又是誰呢?

“澤哥(少爺)(致澤)。” 寵婚晚承,總裁的天價前妻 所有認識劉致澤的人都大叫了起來。

沒想到這麼關鍵的時刻,劉致澤竟然出現了,簡直就如同救醒一般的存在。

梟爺霸寵:重生系統女神 “嗯?該死的螻蟻。”酆都大帝的聲音再次響起,很明顯他這話是對劉致澤說的。

劉致澤嘴角微微揚起,看着酆都殿內,開口道“不是我對號入座,而是你特麼的這樣誹謗我,我小心我去告你。”

“哼!找死。”酆都大帝冷哼一聲,一隻金色的大手從酆都城內飛了出來,直接向着劉致澤而去。

“少爺(澤哥)。”所有人心頭一顫,這可是酆都大帝啊,法力深不可測,他的法術豈是劉致澤能夠接下的。

然而,就見劉致澤大手一揮,那隻金色的大手就直接被拍散了。

臥槽!!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驚愕的看着劉致澤。

一揮手擊散了酆都大帝的法術?劉致澤現在有這麼厲害嗎?

“什麼?你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強了?”就連酆都大帝都驚叫了起來。

他也是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這一切都要拜你所賜,如果不是,我根本就無法融合幻界,如果不是你,我根本就無法融合心塔和八陣圖。”劉致澤冷冷的說道。

當初,他被道君丟在了崑崙山的瑤池內,經過了五年的時間,他把幻界徹底的融合在了心臟內,不僅如此,就連八陣圖和心塔都已經被他全部融合了。

“你……你融合了幻界?”酆都大帝震驚的叫道。

“是的,所以,酆都大帝,出來受死吧!”劉致澤大喝一聲,一拳打出。

“轟!”星空破碎,整座酆都殿都變成了一座廢墟。

一道身影坐在大殿的椅子上,正目瞪狗呆的看着劉致澤,他不是酆都大帝又是誰呢?

劉致澤身影一閃,直接出現在了酆都大帝的面前,面帶微笑,彷彿絲毫都沒有把酆都大帝放在眼中似得。

“你該退位了。”劉致澤淡淡的說道。

“不……我是命運,我不可能被你打敗的。”酆都大帝大吼一聲,一揮手,直接向着劉致澤打去。

劉致澤身體一側就躲過了酆都大帝的手,反手一巴掌拍了出去。

“啪!”酆都大帝直接撞在了椅子上。

“爲什麼?爲什麼你會變的這麼強?”酆都大帝滿臉的不敢置信之色。

“因爲我現在已經不屬於陰陽兩界了。”劉致澤冷笑道。

“不屬於陰陽兩界?不可能,仙界已經崩碎,你不可能進入那一層次的。”酆都大帝不敢相信的大叫道。

“哦?原來你也知道仙界已經崩碎的事情,那麼請問,你是否知道,人間崑崙山至今還有通往仙界的入口呢?”劉致澤淡淡的問道。

“什麼?通往仙界的入口?”酆都大帝臉色一變。

“酆都大帝,別裝模作樣了,說白了,你就是從仙界下來的吧!原本冥界本不可能擁有兩位至強者的,如果不是冥帝被道君打入了輪迴,你如今估計還躲藏在暗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