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小姐妹聊的正酣,但是會議室里的氣氛卻不見得怎麼好。

「現在我們所處的境遇非常危險,國外比我們搶先一步發布這個實驗成果知道意味著什麼嗎?這不光光意味著我們的努力白費了,甚至意味著我們內部打入了姦細,今天出賣的是一個項目,那麼明天呢,他能做出什麼事情來,誰能保證?這是一件極其嚴肅的事情,所以,所有的主創,和有機會接觸到資料的人都在這裡了。

你們說說,你們認為是誰將消息傳出去的。」

周錚打量著周圍人,直接將這麼一個巨雷朝著而他們砸了下去,然後,坐在位置上,只需要關注每一個人的表情,從中去尋找漏洞。

蕭言坐在位置上,背脊挺直,紋絲未動,沒有去提問的心思,也沒有去回答的心思,看著最是剛正不阿。

反而是坐在尾端的一個人冷哼了一聲。

「還查什麼,不是都查出來是從蕭教員的電腦里發出去的信號么。」

說話的人坐在最後,低著頭,瓮聲瓮氣,聲音里明顯有著不忿。

所有人的目光都隨著這聲音落下看向蕭言。

蕭言沒有辯駁,任由眾人的視線打量著自己,但是眼神沒有意思的閃躲,看起來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樣。

周錚看向蕭言,「你有話說沒?」

「沒有。」

因為這是事實,也是目前最強有力的證據,他總是有一萬張嘴也沒有辦法給自己辯駁。

那乾脆,什麼都不說好了。

其他人都竊竊私語了起來。

「不會真的是蕭教員吧。」

「不是吧,他這麼做有什麼好處?」

「誰知道,不過,蕭教員是中途加入,資料失竊,也是在蕭教員加入之後吧。」

「是啊。」

這些討論的聲音漸漸大了起來,彷彿一點也不擔心這話被當事人聽到會是一個什麼樣的感覺。

就連周錚都因為這些話太過於刺耳有些聽不下去。

當初他們篩選懷疑人的時候,的確從人品考慮過,所以,這裡能接觸到機密內容的其實沒有多少的,但是也值得懷疑,現在將這些人聚集在一起,產生的化學反應倒是讓他們都沒有想到的。

但是在看蕭言,他依舊面不改色,一點也不為這些話不悅或者有其他的情緒。

周錚正了正臉色,不太想被一個小輩就這麼給比下去了。

但是,不得不說,蕭言的心理素質是真正的厲害。

最後還是錢子良聽不下去,重重的一拍桌面。

「幹什麼幹什麼,喊什麼?」

蕭言不多話,平時跟他們這些算得上基層的人沒有什麼過多的接觸,所以他們都只是聽說過蕭言的大名,但是對於本人但卻沒有太多直觀的了解。

反而是錢子良,這位獨挑大樑這段時間,是真的讓眾人見識了什麼是壞脾氣,所以,現在錢子良一發火,竟然讓周圍都安靜了下來。

就連剛開始挑起話頭的男人,也一聲不吭了。

錢子良用手敲擊著桌面,才開口。

「這事情,和蕭言沒關係。」

周錚這才看向錢子良,「為什麼這麼說?」

「從一開始,蕭言就沒有接觸到那部分的資料,他一直只負責研究現在沒有攻克的部分,而被國外搶先發布的部分是要和後面的部分相輔相成在完成,但兩者也沒有什麼技術上的聯繫,所以,我也就沒有拿給蕭言看過。」。。 「老闆娘……我……」

蘇沫望着櫃枱上那套平平整整的制服,自己雖然已經有一個多月沒來上班了,但制服卻依然乾乾淨淨。

在自己離去的這段時間裏,老闆娘也從來沒有忘記過他,依然為他洗凈並保留下了這件制服。

想起在過去兩年的時間裏,面前這個女人,與其說是自己的老闆,倒更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樣。

從最開始蘇沫毛手毛腳,連算賬都能算錯,到後來成為了一個熟練的便利店員工。

他,已經把這裏當成了自己的另一個家。

記得有一次自己的妹妹半夜突然發高燒住院,蘇沫湊不齊醫藥費,萬般無奈之下,只能給老闆娘打去了一個請求預支下個月工資的電話。

當時老闆娘二話沒說,就把錢打了過來。

等到下個月發工資的時候,她也絕口不提蘇沫曾找她預支工資的事,依然將工資如數發給了他。

以至於到了現在,蘇沫仍然沒有還清自己欠老闆娘的那筆錢。

「你一個人帶着妹妹,也挺不容易的,還談什麼錢不錢的。」

老闆娘大手一揮,就此免了蘇沫的欠款。

長此以往,她對於蘇沫的照顧,也是蘇沫之所以肯一直留在便利店裏,甘心當一個小員工的原因。

如今,望着這個在平行世界中,除了自己妹妹以外,陪伴自己最久的女人。

蘇沫的那一聲「再見」,遲遲也沒能說出口。

「小蘇,愣著幹嘛?快換上衣服啊!」老闆娘催促道。

「哦!哦!」

蘇沫不假思索地套上了便利店員工制服,全然忘記了開口,直接動手幫忙收起了銀。

天色漸暮,這一整個下午,他在F市中待的最後一個下午,依然留在了便利店中,重複著自己兩年多以來的工作。

這一瞬間,他甚至忘記了A市英雄總部的邀請,忘記了自己身為一個官方超級英雄的身份。

趴在兜帽中的屠夫默默看着蘇沫的工作,一言不發。

「帕克的暑假也結束了,已經回去上學了。」

店裏空閑的時候,老闆娘像是聊天似的對蘇沫說道。

「是嗎?那他……」

「他以後恐怕就不能來店裏幫手了,畢竟他現在也是F市英雄分部的官方英雄了。蜘蛛俠嘛,每天又要上學,又要抓壞人,怎麼還能來我這家小店裏幫手啊……」

老闆娘苦笑了一聲,手也有了些微微的顫抖。

蘇沫回頭一看,柜子中原本屬於彼得帕克的員工制服,現在正平躺在裏面。

「小蘇,以後,就又和以前一樣咯,還是你值早班。」

「那個,老闆娘……我……」

蘇沫支吾著,想要開口說出自己即將離開F市的事情,但話到嘴邊,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說出。

看到蘇沫臉上的這副表情后,老闆娘先是一愣,隨後又猛地笑了起來。

「哈哈哈,也是……」

咔噠。

老闆娘點着了一支煙,放在嘴裏吸了起來。

即便不用蘇沫開口,她也大致猜出來了,蘇沫接下來會說什麼。

「小蘇,你現在,也加入了英雄分部吧?」老闆娘怕蘇沫為難,率先開口問道。

「嗯,不過不是F市的英雄分部,而是A市的英雄總部。」

蘇沫略帶歉意地說道,原本是極其令人振奮的消息,此時從他嘴裏說出,卻顯得無比苦澀。

「哈哈哈,小蘇,這麼好的事,你怎麼還不高興呢?」

老闆娘豪爽地笑着,同時用力拍了拍蘇沫的肩膀,讓他振作起來。

「老闆娘,我……我以後,可能就不能再來您這兒打工了……」

蘇沫結結巴巴的,最終還是將這句話說了出來。

「哈哈哈,這是好事情呀!英雄總部,那你以後應該就是和鋼鐵俠、美隊、大古還有那個叫龍捲的小女孩一起工作了吧?那可都是電視上才會出現的名人呢。

哎,小蘇,看來我以後能常常在電視上看到你了呢。」

老闆娘繼續笑着說道,全然沒有像是蘇沫那樣的難過,反而是一臉的期待。

「可是,老闆娘,以後,您的店裏……」

「放心吧,不會缺人手的,實在不行,我就和我老公倆人兩班倒唄。」

老闆娘無所謂地說着,又深吸了一口煙。

「老闆娘,謝謝……謝謝你一直以來的照顧了。」

蘇沫發自內心地說着,隨即向老闆娘深深鞠下一躬。

「小蘇啊,你有着更廣闊的未來,哪兒能一輩子在我這裏打工嘛?遲早都是會離開的,不用覺得有什麼對不起我的,以後多抓些壞人。我會一直在電視上看着你的喲。」

老闆娘嘿嘿笑着,又用力拍了拍蘇沫的肩膀。

直到她望着蘇沫離去的背影時,兩大滴清淚,才從她的眼角滑落。

「小蘇,以後要常回來看看我呀。」

她哽咽地喃喃自語着,口中的煙,此時已到盡頭……

再度推開家門時,蘇希已經沉沉地睡了過去。

原本沙發上,曾坐着雪女的那個位置上,念動力俠此時正穩穩地坐在那兒。

這一幕不禁讓蘇沫有些恍惚,直到第二天他從睡夢中清醒過來時,也沒有忘記昨日與一眾老友告別時的傷感。

「哥哥,我們下午就要去A市了嘛?」

蘇希滿臉的激動,對未來他們即將在英雄總部的生活,也是滿懷期待。

「嗯,馬上就要去A市了,加入英雄總部!」

蘇沫振作了起來,摸了摸妹妹的小腦袋。

相比起昨日的哀傷,怎樣去迎接明天,才更為重要。

蘇沫大口大口地吃起了飯,蘇希忽然開口問道:「哥哥,我們的飛機,是幾點的啊?」

這一問,蘇沫猛地愣住了!

昨天陳鶴只和自己說了個大概,而自己甚至還連飛機究竟是幾點的,也不知道。

根本沒人和我說這個啊!

蘇沫心下一凜,旋即打開手機,就準備自己買幾張下午飛去A市的機票。

正當這時,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傳進了他的耳畔。

咚咚咚。

與之同時響起的,是一個溫和的男聲。

「您好,請問這裏是蘇沫先生的家嗎?」 已經和林天成有了肌膚之親之後,雷焰焰這丫頭倒也不再那麼羞澀了。

她主動要求林天成給自己施展拿捏之術,因為她想儘快突破到金仙期中期境界,這樣的話,她就可以擺脫鍾泰那老淫賊的魔爪了。

「天成你放心,這一次我一定儘力配合你。」

林天成卻搖了搖頭,因為雷焰焰胸部能產生的電量已經被林天成給充完了,想要繼續充電,就只有施展拿捏之術的第三個步驟——配合一定的針灸之術。

如果林天成現在就提出這第三個步驟,只怕會讓雷焰焰對自己起疑心。

到時候自己可就麻煩大了。

這件事情還得放長線釣大魚,不能操之過急。

林天成幫雷焰焰緊了緊胸前的輕紗,重新幫她穿好了衣物,「這件事情你不必擔憂,三日之後我一定會讓你突破到金仙期中期境界。」

林天成現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在農場主應用的黑土地上種植好仙元果。

等到第三天的時候,仙元果自然會成熟。

到時候只需給雷焰焰服下,她的實力自然就能突破到金仙期中期境界了。

雷焰焰也感到非常納悶,看林天成這架勢,他似乎是不準備再對自己施展拿捏之術了。

可是林天成都已經說了,自己也不好強求。

繼續催促下去,反而會讓林天成誤以為自己是有多麼的需要。

林天成抓起被褥的一角準備躺下,「天色也不早了,我們趕緊休息吧!」

雷焰焰卻突然把被褥扯了過去,並且對林天成呵斥道,「你想幹什麼,你別忘了,我們只是逢場作戲,你的床在外房。」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