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殺手還沒有反應過來,另一邊,殺手隊長的屏幕上已經出現情況。

殺手隊長的屏幕直接連着小屋裏,只見厲鬼面前的警察還未行動,又有一隻手竟然從屏幕外伸出,一把將厲鬼身上的監視器取下!

殺手隊長手中的屏幕立刻黑屏,再也看不到任何內容。

“該死,那個屋裏果然還有別人!”殺手隊長有些氣急敗壞的說。

“其實一直以來,你們威脅的對象都不是警察而是另外一個平民!”莫非又開口解釋說,“至於對方是誰,我纔不會告訴你們!”

殺手聽了幾乎要吐血,恨不得立刻將莫非碎屍萬段。

“你們只需要知道,那個平民是我們可以信賴的人就好。經過兩個晚上,我們早已經確定一些沒有嫌疑的玩家。爲了勝利,很多人願意爲我們犧牲,來牽制你們的視線!”莫非又說。

“所以那個傢伙纔會不怕死,無論我們怎麼恐嚇都無動於衷!”殺手隊長立刻明白了原由。既然對方只是平民,只要有足夠的膽量,替死什麼並不是問題,反正也不會真的死,最多隻是遭點罪而已。

“這就是爲了誘使你們殺我而準備的計劃,最後你們果然上當,很聽話的將我給殺掉了。”莫非又解釋說,“當然,萬一你們白天並沒有在灰樓外監視,自然就找不到我頭上。

這時候我們就會用另一套計劃,誘使你們將警察身邊的平民殺掉!”

殺手隊長毫不懷疑莫非的話,從藍海辰之前的表現來看,他們完全有能力做到這一點。

自此殺手隊長終於明白,自己是怎麼樣再一次上了對手的當。

藍海辰靈活的利用花蝴蝶的能力,讓殺手們猶豫不決,始終被藍海辰牽着走。

之前殺手們一心提防狙擊手與醫生,從沒想到花蝴蝶也會有這麼大的威脅。

至於殺手得到的線索,在這個計劃面前已經變得無所謂。白天的時候墨雅確實已經得到線索,但很可惜,最終他們運氣不佳,沒有得到真的禮物。

但這也爲藍海辰提供了條件,執行今晚這一系列行動。

莫非解釋完他們的計劃,周圍的氣氛瞬間變得微妙起來。 富豪男友與小資女友 現在殺手的殺人能力已經被廢,眼前的殺手十分尷尬。

但殺手並沒有就此離開,而是依然站在原地,就像在等待什麼一般。

莫非正自奇怪,那殺手突然身子一動,似乎是要逃跑。

但就在這時周圍的灌木裏突然傳出一陣響動,然後就聽得“嗖嗖”兩聲,兩支箭矢閃電般向着那名殺手射出。

這殺手反應也快,第一時間閃身躲開。但箭矢的速度很快,殺手手臂還是不免中箭。

這時另一邊的草叢裏也突然傳出聲響,一個黑影突然出現,向箭矢發出的地點撲去!

“這是殺手?!”莫非見狀一驚,連忙起身想要幫忙。但他的身體還遠未恢復,剛一動就被一旁的殺手察覺。

“就你這樣還想搗亂?”殺手立刻跑到莫非身邊,飛起一腳踹到莫非的傷口上。

莫非慘叫一聲滾落在一旁的草叢中,捂着傷口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徹底失去了戰鬥力。

殺手見狀默默點頭,立刻跑向旁邊的灌木中,去幫助那邊的女性殺手。

女性殺手早在莫非剛剛復活時便意識到問題嚴重性,莫非之所以費心爲他們解釋前因後果,很可能是在等待同伴,想將眼前的殺手擒住查看身份。

女性殺手哪能讓這種事發生,立刻悄悄過來,隨時準備幫忙。

果然沒過多久,江雨煙趕到莫非身邊。她見到面前的殺手想逃,立刻放出箭矢阻止,女性殺手見狀也立刻現身,想趁機將江雨煙抓住。

女性殺手很清楚,眼前這個發出箭矢的人一定有特殊身份! 女性殺手想的很好,但現實的情況卻往往不隨人願。

女性殺手剛一撲過去,江雨煙立刻反應過來。她快速出手,抓住女性殺手的衣服就將其甩到一邊。

女性殺手嚇了一跳,沒想到江雨煙居然反應居然這麼快,想起身但卻爲時已晚。

只見江雨煙快速棲身而上,壓在女性殺手身上幾下就將女性殺手徹底制服。女性殺手嚇得魂飛魄散,怎麼也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好在這時另一名殺手及時趕到,掏出匕首就向江雨煙刺去。江雨煙見狀連忙躲開,抄起旁邊地上的石頭就向襲擊者扔去。

那殺手同樣沒想到江雨煙的反應如此迅速,腦袋立刻被結結實實打個正着。江雨煙隨即起身後退,掏出自己的匕首靜靜看着眼前的兩名殺手。

殺手們剛剛在江雨煙手裏吃過虧,哪裏還敢輕易再上,同樣站在原地與江雨煙對峙,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一對二嗎?如果只是一個我還有把握勝利,兩個的話恐怕會很危險……”江雨煙看着面前的兩名殺手心想。

她不是藍海辰,沒有到藍海辰那種四五個人近不了身的地步。因此此刻必須小心翼翼,不能讓殺手發現自己的身份。

而另一邊的殺手們也很緊張,很顯然他們也沒有完全的把握對付江雨煙。同時莫非還在身後,天知道那傢伙什麼時候能恢復過來。

就在這時女性殺手的耳機裏突然傳來殺手隊長的聲音。

“你們快退走,警察他們開始行動了!”

此時殺手隊長依然躲在小屋周圍的灌木中,只見警察和另一名玩家突然從屋中走出,快步向江雨煙所在的方向跑去。

無論他們是不是去幫忙的,殺手隊長都不能讓女性殺手兩人繼續待在那裏。

女性殺手兩人對視一眼,同時開始向後退去,一點點離開江雨煙的視線。江雨煙見狀沒有追擊,她明白窮寇莫追的道理,這時候上去恐怕會吃虧。

就這樣雙方各自散開,江雨煙來到莫非身邊,扶起莫非快速退出這片區域,消失在灌木中。

沒過多久,江雨煙帶着莫非跟藍海辰和小丑匯合。此時莫非已經能勉強行走,他看着眼前的其他人,苦笑兩聲開口說道:

“沒想到啊沒想到,我們廢了這麼大的勁,付出我的身份暴露的代價,居然也沒有揭開殺手的身份。”

很顯然,莫非對此並不是很甘心。

“至少我們已經將殺手的殺人能力和線索廢掉了,不是嗎?”藍海辰聽後拍了拍莫非說,“其實這也不怪我們,誰能想到那些殺手反應這麼快,居然立刻派人趕過去幫忙。”

“要是當時在場的是你的話,就可以一次拿下他們兩個了,真是可惜。”江雨煙搖頭說。

“蒙面有這麼厲害嗎?”小丑聽了十分吃驚。

“至少那兩個人是絕對對付不了他的。”江雨煙點點頭說。

“所以那個時候你到底在哪裏啊,不快點趕過去。”莫非也看着藍海辰問。

“在那個嫌疑人周圍,我覺得總得有人看着她才行。”藍海辰擺擺手,顯然也有些後悔。

“所以那個嫌疑人從頭到尾都沒有行動?那是不是可以排除她的嫌疑了?”莫非聽後說。

“也不能完全排除,畢竟從頭到尾,我們就只見過兩名殺手,保險起見還是不要輕易下結論的好。”藍海辰搖頭說。

“真是倒黴,也不知道這一趟下來到底值不值。”莫非搖搖頭找了個地方坐下,被殺的感覺很不好,他需要再休息休息。

“稍微等一下吧,今晚才過了一半,我們還有機會。別忘了,我們還有驗人能力沒有使用呢。”藍海辰說。

於是接下來衆人稍作休息,藍海辰和江雨煙主動去兩邊做警戒。

藍海辰找到一棵樹爬上去,一邊小心看着周圍一邊打通江雨煙的電話。

“喂,怎麼樣,是不是可以確認了?”江雨煙接起電話後立刻說。

“基本可以了,長時間的懷疑終於得到確認,我也沒想到居然是真的。”藍海辰點點頭回答說。

“是啊,我也沒想到。要不是你跟我說,我怎麼也不會想到莫非居然是狙擊手!”江雨煙也等等頭說。

莫非是狙擊手,這一點其實藍海辰很早就開始懷疑,只是一直沒有證據。

早在第一晚的時候,藍海辰讓莫非站在高出吸引殺手的注意。當時藍海辰並未摸清殺手的脾氣,對殺手行爲的預估也沒有多少把握。

可那時候莫非居然就敢聽藍海辰的,站在高處去冒險。尤其是事後證明,莫非已經在懷疑藍海辰並未將花蝴蝶的印記拿出,這一切就更值得懷疑。

因此當時藍海辰就隱隱約約覺得,莫非有可能是狙擊手。

而真正讓藍海辰認真對待這問題,還是昨晚結束以後。昨晚藍海辰費盡心機,想讓狙擊手現身與他們匯合。

但從始至終,他們沒有得到狙擊手的絲毫信息。就連殺手都已經反應過來並假扮狙擊手出現,真的狙擊手難道會意識不到?

這一點讓藍海辰十分懷疑,到最後不得不再次將注意力放到莫非身上。

莫非究竟是不是狙擊手?怎麼樣才能得到答案?

於是在今晚,藍海辰表面上是在對付殺手,但真實的目的卻是調查莫非,想看看莫非到底是不是狙擊手!

因此在整個計劃的背後,還有另一套計劃與之匹配,專門用來查驗莫非。因此莫非得到的很多計劃細節,其實都是假的!

最後的結果果然如藍海辰所料,莫非就是狙擊手,他只是一直在隱瞞自己的身份。

“太奇怪了,這個莫非到底爲什麼要隱瞞真實身份?這麼做對他有什麼好處?”江雨煙奇怪的問到。

“這件事其實想來也簡單,很可能與腐女有關。別忘了,他們對我一直不懷好意,我們直到先在也還不明白,他們讓徐淵過來到底是爲了什麼。”藍海辰猜測說。

一提到餘音,江雨煙的心情更加糟糕。事到如今,江雨煙甚至覺得餘音的威脅比遊戲本身還要大。

面對那麼一個初代玩家,他們不得不隨時小心提防,生怕被對方算計! 也因爲餘音的關係,藍海辰從一開始面對莫非的時候,就從來沒有放鬆過警惕。

雖然莫非此刻看起來是站在藍海辰一邊,但真實情況大家全都心知肚明,藍海辰絕不會輕易相信對方。

“事實證明我的謹慎沒有錯,這個莫非果然一直在瞞着我們。想想昨天晚上的計劃,他早就知道那麼做根本沒有用,卻還是裝模作樣的配合我們。

要不是我及時警覺,莫非指不定想把這個身份隱瞞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幹什麼!”

藍海辰說到這裏,心中不由得感到一陣後怕。這個莫非或者說是餘音,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過看莫非的表現,他現在應該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經暴露。”江雨煙這時又開口說。

等到的永遠,是你 “他應該沒有發覺,否則我多少能夠感覺出來。”藍海辰點點頭說,在刻意觀察的情況下,莫非想要隱瞞藍海辰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我的計劃表面上都是在針對殺手,莫非不會往那方面想的。”

藍海辰的計劃其實非常簡單,就是利用殺手殺死莫非的機會,從而檢驗莫非的身份。

其實莫非手中的紙條上,根本就沒有江雨煙的印章,所以如果莫非不是狙擊手,被殺手殺死後便不會復活!

這也是爲什麼,藍海辰這麼肯定莫非是狙擊手的原因。

而爲了讓莫非不對此起疑心,藍海辰也是煞費苦心,編造了一系列謊言。

首先就是警察那邊的情況,當時小丑和莫非都在殺手的掌控中。藍海辰如何讓莫非相信印記在自己手裏,而不是在小丑手裏?

爲了讓莫非放心,藍海辰刻意編造了一個謊言,說他們已經找到一名值得相信的玩家,代替小丑去欺騙殺手。

整個過程幾乎與莫非告訴殺手的一樣,莫非以爲那是爲了誤導殺手,其實真正目的則是誤導莫非。

只有在小丑生命不受到威脅的情況下,莫非才會相信印記在自己手裏。

但真實情況呢?其實從頭到尾都根本沒有什麼值得相信的玩家,小屋裏的另外一個人,就是藍海辰自己。

當時小丑握着印記坐在屋中央,藍海辰就躲在一個類似櫃子的地方,偷偷觀察着一切。

殺手並沒有親自進入屋中,只靠厲鬼根本無法發現藍海辰的存在。而小丑掌握着印章,自然不會害怕殺手的威脅。

親愛的產科男神 而莫非也順理成章的相信了藍海辰,認爲印記掌握在自己手裏,便安心的被殺手殺死。

但其實這一切都是假的,都是藍海辰爲了試探莫非而故意做出的假象。

如果萬一莫非不是狙擊手,真的被殺手殺死,藍海辰會努力贏得遊戲,讓莫非舒舒服服的活過來的。

“那咱們現在怎麼辦?莫非擺明了在欺騙我們,我們不能一點應對之策都沒有。”江雨煙忽然擔心的開口問,“要不咱們乾脆直接把莫非弄死,省得他在威脅我們。

狙擊手雖然不能被殺手殺死,但卻可以被投票出局。只要我們設下陷阱將莫非冤枉死,莫非就不會再有機會幹別的。”

江雨煙的話不無道理,大家都是平民一方的人,藍海辰又有小丑幫助。想冤枉死莫非並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是具備可操作性的。

畢竟現在小丑也已經知道,莫非在故意隱瞞身份。藍海辰的計劃想要完成,是無法瞞着小丑的。

藍海辰思索了片刻,最後還是沒有采納江雨煙的建議。

“先不要輕舉妄動,殺死莫非固然可以暫時安心,但不要忘了,幕後真正的人可是腐女。

所以殺死莫非是沒有用的,與其現在殺他,不如留着,看看這些傢伙到底想幹什麼。”藍海辰回答說。

“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如此一來我們就要時刻小心提防着那傢伙,會不會影響我們的遊戲進程?”江雨煙想了想說。

“我感覺在短時間內,莫非應該不會對我們不利。畢竟他在遊戲裏與我們是同一陣營,應該也想獲得勝利。

真正需要擔心的,反而是殺手快要死光之前,那段時間纔是最危險的。”藍海辰說到這裏不由得一陣感嘆,他一開始怎麼也沒想到,除了遊戲裏的對手,自己居然還要提防這麼多。

“那麼接下來,我們還是要將精力放在對付殺手上?”江雨煙問。

“對,至少現在看來,殺手仍然是我們的頭號威脅。而且現在機會難得,我們,應該乘勝追擊,爭取找出殺手的身份,並將他們殺死!”藍海辰點點頭說。

目前女性殺手的嫌疑人只剩最後兩個,藍海辰相信只要再努力一下,找出對方的身份並非難事。

“還有,那個殺死莫非的殺手是不是也被你射傷了?身上應該還有傷口吧?”藍海辰忽然又問。

“對,他的手臂被我射傷了,短時間內絕對好不了。”江雨煙很肯定的回答說,然後她似乎又想到了什麼,猶豫了一會兒後再次開口。

“對了,還有一點很值得注意,就是那個殺手身上應該還有別的傷。”江雨煙又說。

“別的傷,什麼意思?”藍海辰不解的問。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對方身上似乎不止有我造成的一處傷害,他的腰部應該還有別的傷。”江雨煙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說,“當時我在跟他們打鬥時,似乎無意中掃到過對方的腰部。

我清楚的記得,那傢伙一副很害怕的樣子,似乎不想我碰到那個地方。而且我也隱約聽到了痛呼聲,雖然很小但絕不是錯覺。

而且我懷疑那裏應該是一處舊傷,並不是新造成的傷口。畢竟我並沒有傷過那裏,傷口不可能無緣無故的冒出來。”

“居然是這樣?”藍海辰聽後陷入沉思,如果是這樣的話,這應該會成爲藍海辰分辨殺手的一條關鍵線索。

“那個殺手有沒有發覺這一點,對方意識到你發現那個傷口了嗎?”藍海辰又開口問。

“應該沒有,對方應該沒有意識到這一點。當然,這只是我的感覺,並不能完全肯定。”江雨煙回答說,“要不我們讓所有玩家拍一下照片,來看看誰是殺手?” 讓所有玩家拍照片,聽起來確實是個不錯的辦法。但藍海辰想了想,最終依然沒有采用江雨煙的想法。

“恐怕這一招是對付不了那些殺手的。”藍海辰搖搖頭說。

“爲什麼,你是怕他們作假?”江雨煙疑惑的問。

“是的,別忘了殺手可是還有三個人,如果是拍下傷口的照片的話,他們完全可以互相作假,我們根本發現不了。”藍海辰解釋說,“而且這樣一來也會令那些殺手警覺,恐怕會得不償失。”

“那我們怎麼辦,要用什麼方法才能對付他們?”江雨煙又問。

“我已經有了一些想法,咱們先回去,跟其他人一起商量。”藍海辰回答說,最後又特地囑咐一句,“對了,千萬不要露出什麼馬腳,讓莫非發覺不對。”

“放心,我不會讓他看出來的。”江雨煙回答說。

於是兩人裝作警戒完畢都樣子,回到莫非與小丑所在的位置。

小丑見到兩人回來,不動聲色的看了藍海辰一眼。藍海辰暗暗點頭,算是給了小丑答覆。

“居然是真的,莫非真的是狙擊手……”小丑見後心想。早在白天的時候,藍海辰對他提起這一點,這次還有些不相信。

現在經過證實,小丑不得不承認,藍海辰的猜測是正確的,也改變了對莫非的看法。

雖然小丑並不瞭解餘音與藍海辰的那些事,也不瞭解莫非爲什麼要這麼做。但這並不重要,他只要知道莫非並非一個可靠的人就可以。

“這下倒好,平民一方的玩家這下全部集齊了。只是沒想到會是以這種方式……”小丑無奈的心想。

“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發現?”莫非見到藍海辰也開口問,看上去像個沒事人一樣。

“沒有發現就是最好的發現,這說明我們還沒有被殺手盯上。”藍海辰暗叫虛僞,但還是笑着回答說,“不過剛纔蛇果想到了一個新線索,我覺得我們可以利用一下。”

於是藍海辰將江雨煙想到的新線索說給小丑和莫非聽,兩人聽後也很感興趣。

“那按照你的思路,我們應該怎麼辦?”莫非開口詢問。

“那些殺手不傻,我覺得普通辦法肯定很難騙過他們。所以,我想用這一招……”藍海辰將自己的計劃說出。

“這樣啊……”小丑聽後思索了片刻,“現在留給我們思考的時間已經不多,恐怕就只能用這種辦法了。”

“那我們就立刻開始行動,看看那些殺手到底上不上勾!”藍海辰點點頭笑着說。

於是計劃開始,沒過多久,玩家們的手機再次震動起來。

殺手隊長正躲在暗處思索接下來的行動,在殺手隊長看來,藍海辰等人斷然不會這麼簡單罷休,而是一定會繼續想辦法探查殺手的身份。

畢竟現在殺手已經沒有殺人能力,是個絕好的機會。在殺手隊長看來,最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利用傷口,就像第一晚一樣。

殺手隊長想要看看,藍海辰這些人到底會用什麼手段,去查驗殺手身份。

“現在最大的不確定性,就是警察的驗人能力還沒有使用!”殺手隊長心想,“只要這個能力還未使用,對方的威脅就一直很大,不能有絲毫放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