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還不待我的大腦產生任何的反應,另一邊,一道無比熟悉,充滿了魅惑的聲音,便已經從我的身後,鑽進了我的耳中!

“楚風!我時間有限,長話短說……”從我身後傳來的細微聲音,是胡墨的聲音,而且和以前一樣,充滿了勾人的魅惑,與先前守墓人那冷漠的聲音,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胡墨?

沒錯,的確是胡墨,而並非是守墓人!

這是怎麼回事?

守墓人胡墨明明倒掛在穹頂,可這時候,守墓人胡墨的身影不見了,那出現在我身後的人,應該就是守墓人胡墨,可是,守墓人胡墨的聲音爲什麼沒有了之前的冷漠和陰森,反倒是變成了胡墨的語氣?

無數疑問,好像開閘的洪流那般,一瞬間便佔據了我的整個大腦,當然,我是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想出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可是,我身後的胡墨,卻是將她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訴了我……

“我是胡墨,這一點你應該清楚……我在那座墓殿中,和七尾大妖同化了,身體仍舊是我的身體,只不過,我的身體裏,卻封存着兩隻靈魂,分別是我和那隻七尾大妖……剛纔,我的身體被那隻七尾大妖控制,所以我變成了守墓人,而現在,我已經搶回了身體控制權,變回了胡墨!”

“如何區分我和守墓人,也就是那隻七尾大妖,你應該清楚,我就不多說了,現在,我要去幫陳泰擋住阿修羅,你最好儘快解決你的麻煩,不然的話,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

“還有……我和守墓人的靈魂雖然在爭奪我身體的控制權,但我和守墓人的靈魂已經算是同化了一半,至於最後誰會吞噬誰,現在還不好說,我想告訴你的是,我從守墓人的靈魂中,發現了一件祕密……平臺的盡頭,正對着水晶棺槨的牆壁上,有一道石門,那道石門是離開祖乙大墓的出口……拿到商王手記和白玉牌之後,立刻找機會離開這裏!”

我身後的胡墨一口氣說完了這麼一大番話,甚至於,她根本就不給我任何的反應時間,讓我去好好的消化一下她所透露給我的這些驚世消息,旋即,胡墨便化作一道殘影,從我身後飛奔而出,筆直的衝向了陳泰和阿修羅!

我的雙眼雖然跟着胡墨的倩影,落到了陳泰和張道一那邊,可是,我的腦細胞卻是在瘋狂的燃燒着……

胡墨的身體裏,竟然封存着她和那隻七尾大妖兩隻靈魂?

而且,胡墨和守墓人,也就是那隻七尾大妖,正在爭奪身體的控制權?

這消息似乎有些太過驚世駭俗了吧?

所有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

或者說,這是九尾仙狐一脈傳承的祕術?

畢竟胡墨和守墓人,都屬於九尾仙狐一脈的傳承者…… 我被胡墨道出的祕密,徹底的震撼到了,而另一邊,尚且不知道這些事的其他人,卻是因爲胡墨的突然出手,而產生了短暫的失神!

畢竟除我之外的所有人,還不知道胡墨身體裏所隱藏的祕密,他們只知道,之前兩不相幫的守墓人,此刻卻是突然站在了陳泰的身前,而且還大有要幫陳泰,與阿修羅一戰的架勢!

書歸正傳。

胡墨沉着俏臉,擋在了陳泰的身前,與阿修羅爭鋒相對,而另一個戰場,張道一和張銘等人,也下意識的停下了手,將目光鎖定在了胡墨的身上,包括白天虹在內,亦是如此!

“守墓人,看來,你是想站在楚風那邊,和我們爲敵了?”阿修羅咬着牙,猙獰的冷笑了起來。

如果是狀態巔峯的阿修羅,他未必會和胡墨廢話,恐怕早就和胡墨打起來了!

可如今,斷了半臂的阿修羅,戰鬥力已經是大打折扣,所以,他不得不謹慎一點,尤其是,在阿修羅的眼中,胡墨並不是胡墨,而是守墓人,作爲守墓人,實力未知,能力不祥,這一點,也十分讓阿修羅和張道一忌憚,故而,阿修羅纔會和胡墨產生言語上的糾纏。

胡墨並沒有說話,甚至,她的那雙美目之中,也沒有了以往的嫵媚,反倒是充滿了無盡的冷漠!

我知道,這是胡墨故意僞裝的結果,因爲,胡墨想將錯就錯,繼續裝成守墓人,最起碼,這樣做能讓阿修羅和張道一產生忌憚!

果不其然!

胡墨出現之後,張道一這邊停止了對張銘等人的打壓,而阿修羅也停下了腳步,頗爲警惕的注視着胡墨。

然而,胡墨並沒有回答阿修羅的問題,她依舊一言不發的站在陳泰身前,只是,那張美豔的俏臉上,卻是已經佈滿了一層冰霜……毫無疑問,雖然胡墨沒有正面回答阿修羅的話,但胡墨的表情,已經闡述了她的立場,她,要保陳泰,如果阿修羅敢動陳泰,那胡墨也會毫不遲疑的出手!

可是,這樣的話,阿修羅就很尷尬了……

剛剛從陳泰手上斷臂逃生,正當阿修羅準備秀一下,狠虐陳泰一番的時候,半路卻突然殺出了一個胡墨,而且胡墨還是以阿修羅頗爲忌憚的守墓人身份出現的,這也直接導致阿修羅進退兩難,尷尬不已。

凝視着擋在身前的胡墨,阿修羅的臉逐漸的陰沉了下來……

我知道阿修羅忌憚什麼,他現在斷了一臂,戰鬥力大打折扣,如果和胡墨火拼,阿修羅絕對討不到好處,所以,在胡墨沒有動的前提下,阿修羅纔沒有主動向胡墨發動攻擊。

至於胡墨,雖然我不知道她到底有多強,但我猜測,應該和正常狀態下的陳泰差不多,和現在的阿修羅火拼,胡墨的勝算要大一些,只不過,胡墨現在正在和體內的另外一個靈魂爭奪身體的控制權,她也同樣不敢輕舉妄動!

對峙,也許是目前壓制阿修羅最好的辦法了!

可是,有人似乎並不想看到阿修羅和胡墨對峙的場面……

忽的,張道一厲聲陰笑了起來,“阿修羅,你現在狀態不佳,沒必要和守墓人硬碰硬,你可以等我把這幾條雜魚清理掉之後,我們再聯手幹掉守墓人,陳泰和楚風!”

毫無疑問,張道一的提議,是目前他們一方最有利的作戰方法,因爲,張道一能否戰勝張銘五人,已經成爲了扭轉戰局的關鍵!

“好!”阿修羅也不廢話,直接應下了張道一。

另一邊,見阿修羅沒有意義,張道一嘴角上的獰笑又濃烈了幾分,下一刻,便見張道一收回了停留在胡墨和阿修羅身上的目光,轉而落到了張銘等人的身上。

“雜魚們,準備迎接死亡的降臨吧!”張道一冷笑一聲,之後,他突然伸手入懷,掏出了一張畫滿了咒紋的金色符籙,“今天,就讓你們見識見識龍虎山符籙的真正威力!” 張道一從懷中掏出了一張金級符籙,頓時,那張金級符籙不僅將張銘等人,包括胡墨和阿修羅的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了過去,其中,也包括我!

我死死的盯着張道一手中的那張金級符籙,我發現,那張金級符籙上面刻畫的咒紋,要比普通的金級符籙更加密集,更加繁瑣,也許,這是一張超越了金級符籙,直追紫級符籙的靈符!

我很想出言提醒張銘等人小心,但我現在根本就無法開口說話,不過,好在張銘那邊也有識貨的人在……

“大家小心,那是一張威力強於金級符籙,弱於紫級符籙的靈符,而且從靈符上的咒紋來看,這張靈符應該是那種很特殊的靈符!”石乾坤目不斜視的注視着張道一手中的靈符,沉吟片刻之後,便出言提醒衆人。

“都說龍虎山的符籙乃是神州最強,本小姐今天就仔細領教一下龍虎山符籙的威力!”李靈兒抹了抹嘴角上的血跡,忽的,她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抹異樣的笑容,笑容之中,充滿了一種叫做“興奮”的情緒!

李靈兒和石乾坤話音剛落,石毅便看了看張道一,又扭頭看了看癱倒在地上,那具已經沒有了靈魂的祖乙屍體,忽的,石毅輕言的道:“各位,能不能爲俺爭取幾分鐘的時間?”

“你要幹什麼?”張銘刻意退到了李靈兒和石乾坤的身後,利用二人的身體,遮擋住了張道一的視線,而後才用那種極低的聲音問向石毅。

“俺想用湘西祕術,嘗試去控制祖乙的屍體,將它變成俺的傀儡……畢竟那是商王祖乙的屍體,戰鬥力應該不會弱,如果俺能控制它,說不定,合俺們衆人之力,能夠打敗張道一……”

石毅此言一出,張銘頓時愣在了當場!

不僅是張銘,包括隱約能夠聽見二人說話的我,都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和錯愕!

似乎,我們已經忘記,石毅是湘西祕術傳人的身份了!

正所謂,湘西祕術,趕屍最強!

石毅的物理戰鬥力不如張銘,靈異道術又不如我或者李靈兒和石乾坤,洞察力和警覺性也沒有陸茗軒高,但是,石毅是湘西傳人,他的趕屍術和巫蠱術,卻是我們之中,甚至是洞府內所有人之中,最強的,尤其是趕屍術!

而所謂趕屍術,便是馭屍,控屍,更何況,石毅這次進入祖乙大墓的最終目的,就是爲得到祖乙的屍體,然後將其煉化成他的傀儡,幫助他返回湘西,挑戰洞神,解救成爲落花洞女的姐姐!

可惜,我現在不能說話,不然我一定舉雙手雙腳贊成石毅的作戰方法!

當然,就算我不發表任何意見,張銘也不會拒絕石毅,因爲,石毅的提議,的確是目前對我們最有利的提議!

當即,張銘便毫不遲疑的點了點頭,用力的拍了拍石毅的肩膀,低聲沉言道:“好!我們儘量拖住張道一!”

言罷,張銘突然扭過了頭,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而,他卻並沒有對我說任何話語,只是朝着我輕輕的點了點頭,可是,就張銘轉身的那一瞬間,我分明從他的眼神之中,讀出了一抹決絕的神色,就好像……他是在抱着必死的決心,去打這場戰鬥!

說實話,張銘轉身的那一瞬間,他的眼神,深深的震撼到了我,更讓我想起了進入祖乙大墓之後,我做過的那個夢,我夢見……張銘死了! 我怔怔的望着張銘的背影,心中卻是五味雜陳,我現在唯一能做的,便是爲他們祈禱,也爲正在我體內,與祖乙之魂大戰的白起祈禱,我只希望白起能快點結束戰鬥,還我自由……

只見張銘邁着堅決的腳步,緩緩走到了隊伍的最前方,分別對另外幾人耳語了幾句,當然,我雖然聽不到他們之間到底在說什麼,但我知道,張銘一定是在告訴他們石毅的計劃!

我的思緒還停留在張銘轉身那一剎那之時,忽的,前方不遠處,張道一的聲音,卻是不適時宜的傳入了我的耳中。

“在制定作戰計劃嗎?”張道一的聲音之中充滿了蔑視和不屑,“本座會讓你們知道,在絕對力量面前,任何計劃,都只是空談而已!”

張道一話音剛落,忽的,他突然發出了一聲暴喝,下一刻,便見張道一猛的將那張怪異的符籙貼到了他的胸口處,瞬息之間,一道璀璨的金色光芒恍若佛光普照那般,直接將張道一的身體籠罩在了其中,就好像是爲張道一鍍了一層金燦燦的膜那般,不僅絢麗奪目,更是詭異非常!

然而,就在張道一週身閃現出了璀璨金光之後,李靈兒和石乾坤幾乎是同一時間的發出了一聲驚呼,“是不滅金身符!”

“張道一這老賊身上,竟然有不滅金身符!”石乾坤驚慌失措的失聲喊道:“這可是傳說中的禁符,雖然是金級,但卻擁有堪比紫級的能量,只要開啓符咒,施術者便會獲得金身庇護,傳說,這種符咒能讓人刀槍不入,水火不浸!”

“石家的後輩倒是還蠻有眼力的。”張道一戲謔的撇了石乾坤一眼,彷彿胸有成竹那般的說道:“不滅金身符,不僅能讓我獲得刀槍不入,水火不浸的強悍霸體,更能強化我的攻擊力,我所揮出的每一拳,一旦打在你們身上,那你們就會承受好似一柄厚重鈍器的攻擊……”

張道一話音未落,李靈兒便厲聲冷喝道:“張道一,你竟然煉製禁符,你真的想讓龍虎山成爲圈子裏的公敵嗎?”

“禁符?公敵?”張道一看了李靈兒一眼,忽的,他肆意的狂笑了起來,“你們都會死在這裏,又有誰會泄漏這個祕密呢?更何況,我堂堂龍虎山掌教,圈子裏的擎天巨柱之一,就算你們僥倖或者離開了這裏,到了外面,又有誰會相信你們所說的話呢?又會有誰,會爲了你們幾個後輩,來和我龍虎山爲敵?就算是天機家族的陸天機,也未必敢因爲這些莫須有的事情,而與我龍虎山正式開戰!”

聽了張道一的話,我的心頓時一沉……的確,就算我們活着離開了祖乙大墓,並且將這些事情對完宣揚之後,又有多少人會相信我們呢?

天機家族的陸茗軒?

石家未來的繼承人石乾坤?

在圈子裏,其實二人也只是小輩罷了,如果真的和張道一硬慫,未必會有多少人相信陸茗軒和石乾坤,畢竟張道一的身份,地位,輩分,勢力和實力,都擺在那裏,張道一在圈子裏的影響力,可沒那麼簡單!

再說李靈兒,雖然她年紀輕輕,便成爲了李家家主,可如今的李家,人丁單薄,又怎麼能和如日中天的龍虎山相提並論?

又會有多少人願意相信李靈兒的話?

人心,其實才是世界上最難以預料,難以衡量的不確定!

“你們的廢話似乎說的太多了!”周身佈滿了金色光芒的張道一冷冷的揮了揮手,低吼一聲道:“準備受死吧!”

言罷,張道一便邁開了步子,緩緩的朝着張銘等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張道一的腳步很沉穩,也很慢,彷彿胸有成竹,又好像是貓捉老鼠那般,總而言之,張道一所表現出的一切,都只說明瞭一件事,他根本沒有將我們放在眼中!

望着不斷接近的張道一,李靈兒,石乾坤和陸茗軒三人都沒有再開口,很顯然,我們這邊在士氣上便已經先輸了一陣!

可是,還有兩個人,似乎並沒有被張道一的氣勢所震……那就是張銘和石毅!

此時,石毅在衆人身體的掩護下,已經摸到了祖乙屍體的旁邊,隨後,石毅咬破了舌尖,將至剛至陽的舌尖血蹭在了手指上,又用那根手指不斷的在祖乙的屍體上刻畫着某種巨大而且繁瑣的符紋,全神貫注的他,根本就沒理會張道一和那所謂的不滅金身符!

而張銘,這傢伙天生就是匪氣十足的江湖豪傑,在他心中,根本沒有所謂的怕與不怕,任何事,任何人,沒廢話,幹就完了!

當即,張銘迎向張道一,當先朝前踏出一步,粗厚的嗓音頓時出現,咆哮般的怒吼出了簡單而乾脆的兩個字,“戰吧!”

戰吧!

沒錯!

這纔是張銘的性格!

話音剛落,我的眼瞳之中,便映出了張銘挺起亮銀槍,朝着張道一怒衝的畫面!

當即,張銘的豪氣也在不經意之間,鼓舞起了我們這方的士氣,李靈兒,石乾坤和陸茗軒三人也爲張銘的豪氣所感染,紛紛跟隨着張銘的腳步,朝着張道一衝了過去!

張銘,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四戰張道一的大戰,直到這一刻,纔算是真正的打響!

場中。

張銘舞動着手中的亮銀槍,那杆亮銀槍猶如白龍,狂暴而靈敏,好似在一瞬間化作了無數槍影,將張道一的金身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李靈兒的八極拳剛猛無比,直接配合張銘舞出的漫天槍影,正面硬撼張道一!

石乾坤則是利用他靈活的腳步,繞到了張道一的背後,一招掃腿,毫無保留的轟向張道一!

還有陸茗軒,也不知道何時,陸茗軒的手中多出了一柄泛着寒芒的匕首,她就像是隱匿在暗處的刺客,配合着三人的攻勢,不斷的遊走於張道一的四周,伺機而動!

不得不說,張銘四人的合力之擊,威勢的確驚人,甚至連我都產生了一種錯覺,張道一,不會勝的那麼輕鬆,甚至,張道一有可能真的會敗在他們的手上!

然而,面對張銘四人密不透風的攻勢,張道一放聲狂笑了起來,“來的好!”

張道一話音剛落,他突然動了……

那種幾乎超越了肉眼的速度,我只能憑藉“天人合一”的狀態,勉強捕捉到他的運行軌跡而已!

只見張道一身影一閃,整個人好似化身成了下山猛虎,反身朝着身後的石乾坤直衝而去!

面對石乾坤的掃腿,張道一毫無懼色,更是完全無視了石乾坤的掃腿,那雙鐵拳快捷無比,筆直的轟向了石乾坤的胸口!

嘭!嘭!

兩道悶響聲幾乎是同時響起!

第一道悶響聲,乃是石乾坤的腿,狠狠的掃在了張道一腰間所傳來的聲音……而第二道悶響聲,則是張道一的鐵拳,毫無保留的轟在石乾坤胸口的聲音!

雖然二人的攻擊幾乎是同時命中對方,可是,結果卻有着天壤之別!

“啊!”石乾坤發出了一聲慘叫,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直接倒飛出了數米遠,這才停止滑行,身體也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反觀張道一,好像石乾坤的攻擊根本就沒對他造成任何的影響,一拳轟飛了石乾坤之後,張道一徑直轉身,準備再對李靈兒和張銘下手……然而,就在張道一轉身的一剎那,一條倩影,卻是突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沒錯,正是李靈兒! 只見李靈兒腳步沉穩,纖纖玉掌之中,彷彿蘊含着無匹的強橫力量,當即,李靈兒不假思索的迎着張道一,狠狠的揮出了一掌,她全力而爲的這一掌,直接印在了張道一的胸口處……

八極拳本就霸道狂猛,如今李靈兒又是全力而爲,破壞力自然不可小覷,可是,李靈兒的玉掌穩穩的印在了張道一胸口的之後,卻並沒有出現那種張道一被轟飛,甚至是被震退的畫面,而是……

籠罩在張道一身體外圍的那一層金光,在被李靈兒轟中的同一時間,立刻激起了一陣絢麗的金色光屑,恍若是張道一身上的灰塵,被李靈兒一掌震飛那般,而張道一本人,則是若無其事的站在原地,甚至,他連腳步都沒有挪動分毫!

李靈兒目瞪口呆的凝視這張道一,彷彿不敢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似的!

當然,張道一可不會給李靈兒機會感嘆,當即,張道一手掌揮出,那雙被金光覆蓋的手掌,直接拍在了李靈兒的香肩上!

啪!

一道清脆的響聲傳來,李靈兒整個身體便應聲暴退,足足退了十幾步,差不多推到了石毅的身邊,李靈兒才堪堪的穩住身形,捂着肩膀,劇烈的穿着粗氣,就好像她的氣息都被張道一這一掌轟到絮亂!

由此可見,張道一這一掌的力道是何其強悍,當真如同張道一之前所言那般,就好像是重物鈍器,直接砸在李靈兒身上一樣!

僅僅看了李靈兒一眼,我的目光便從李靈兒的身上跳轉回到了戰圈之中,因爲,這時候,張銘和陸茗軒同時出手了!

陸茗軒好似暗夜刺客,輕盈的繞到了張道一的身後,當即,陸茗軒毫不遲疑的揮起了匕首,直接斬向了張道一的後頸……

嘭!

陸茗軒手中的匕首穩穩的命中了張道一的後頸,只不過,那柄鋒利的匕首卻並沒有對張道一的身體造成任何的傷害,它只是斬去了張道一身體之外的一部分金光碎屑而已,總的來說,陸茗軒的匕首對張道一造成的傷害,和李靈兒的八極拳差不多!

當即,張道一頭也不回,直接揮出一拳,這一拳,無比快速,乾淨利落的命中的陸茗軒的小腹,當場就將陸茗軒轟的倒飛了出去!

轉瞬之間,李靈兒,陸茗軒和石乾坤三位青年天驕,毫無任何抵抗之力的便被張道一轟飛!

不得不說,李靈兒三人敗的很慘,也很徹底!

也許是因爲祖乙大墓之中無法使用道術的緣故,如果能夠發動道術來剋制一下張道一的“不滅金身符”的話,李靈兒三人也未必會敗的這麼慘!

可是,張道一同樣被剝奪的道術的使用權,嚴格的說,大家應該都是處在同一起跑線,對此,我只能說,這是實力上的絕對差距!

張道一的強,真的超出了我的認知範圍!

我很難想象到,如果在外面,張道一可以使用道術的話,那他該強到什麼地步?

然而,就在這時候,我們這邊擁有最強物力戰鬥力的張銘,出手了!

張銘手持亮銀槍,威風凜凜,猶如古代的將軍那般,無數槍影更是直接刺向了張道一!

嘭嘭嘭……

一連串的炸響聲絡繹不絕,不斷的從張道一的身上炸響開來,僅僅是一瞬間,張道一的身上差不多就已經被張銘舞出的槍影,刺了十幾槍!

要知道,張銘可是單憑肉體的力量和速度,硬生生的將亮銀槍舞到了這種漫天槍影的程度,由此可見,張銘的速度和力量,已經達到了一個無比恐怖的程度,那些刺在張道一身上的槍影,幾乎都是實質的長槍,而並非是虛幻的槍影! 然而,張道一雖然被張銘怒刺十幾槍,但是,張道一的身上卻並沒有出現任何的血痕,甚至連傷痕都沒有出現,包括張道一的衣角,都沒有損傷分毫!

難道說,張道一硬抗了張銘那猶如狂風暴雨般的進攻之後,仍舊毫髮無損嗎?

我的心頭纔剛剛冒出這種震撼的疑問,我的視線便開始在張道一的身上仔細的搜尋了起來,因爲,我不相信,也不願意相信,強如張銘,竟然也無法傷到張道一分毫!

我死死的盯着周身佈滿金光的張道一,終於,我發現了張道一身上的變化……那道本來應該依附在張道一身上的金色光芒,此刻在張銘的轟炸之下,已經開始產生了絲絲的裂痕,就像是細小的蜘蛛網那般,依附在了張道一的身上,確切的說,是出現在了剛纔被張銘用長槍刺中的地方!

張銘的攻勢,並不是一無是處,而是真正的對張道一身體外的金身,造成了實質性的損傷!

可是……強如張銘,竟然只能做到這種程度嗎?

張道一的強大,真的是深深的震撼到了我!

這一次,我算是真正的大開眼界了,也真正的明白,靈異世界爲什麼要存在於現代世界的陰影之下了!

別的不說,但說張道一的“不滅金身符”,如果這種符籙出現在世人的眼前,那麼,絕對會造成現實世界中的恐慌,爲了維持現實世界的秩序,所以,我們這些術人和異士,都必須要生活在現實世界的陰暗之中,因爲,我們不能破壞現實世界中的平衡!

還是那句話,你不相信,並不代表它不存在!

其實許多無法用科學解釋的事情,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只是普通人沒有注意到,又或者是,我們這些術人,不想讓普通人注意到而已……

比如說,當年轟動一時的上海吸血鬼事件,重慶紅衣男孩事件,還有成都殭屍事件,哈市的貓臉老太太事件,這些都是多年前轟動一時的爆炸性新聞,也許在普通人看來,這只是單純的巧合或者是人爲製造,但在我們術人開來,其中卻另有玄機……

書歸正傳。

張道一硬抗下了張銘的一輪攻勢之後,當即便發出了一道狂妄的笑聲,“這本是我保命的手段之一,想不到,卻被你們這羣雜魚逼了出來,對此,你們應該感到榮幸纔是!”

張道一很狂妄,但他的確有狂妄的資本,因爲這“不滅金身符”,連我們之中,物理戰鬥力最強悍的張銘都無法攻破!

張道一狂笑了一陣,但他並沒有攻擊張銘,而是站在原地,彷彿貓抓老鼠那般,戲謔的望着張銘。

然而,張銘的火爆脾氣,早就深深的刻在了我的心中,在我的印象之中,張銘就是衝動,魯莽,好戰的代言人,可是,這一次,面對張道一赤果果的挑釁,張銘竟然無動於衷,甚至連眉毛都沒有挑一下!

只見張銘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腕一抖,亮銀槍頓時綻放出了一朵槍花,當即,張銘暴喝一聲,再次挺起了亮銀槍,又一次朝着張道一發動了衝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