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關鍵也是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痛的存在,剛剛還在挨打,這會又叫囂了起來。

「不怎麼樣。」

葉宇冷哼一聲,再次一腳把關鍵踢飛。

「草!」

關鍵怒了,可也僅僅是罵了一聲,不敢再有任何怨言,生怕再得罪了這位殺神,繼續揍他。

「哎。」

陶力只是嘆息一聲,該勸的他已經勸過了,能不能逃出關家的追殺,就要看那客人自己的本事了。

「關鍵,你個廢物,收個門店都這麼墨跡,難道真的要等我們孟家出手嗎?」

就在這個時候,飯店的大門被打開,一個年輕人帶著三五個保鏢走了進來,皺著眉頭說道。

可當他看到飯店內的情形,眉頭皺的更深了。

「怎麼回事?你怎麼被打了?難道陶力這個沙比請了外援?」

關鍵一看到這個人,立刻就委屈的哭了起來,「岩哥,你快幫幫我啊,是這個混蛋打的我,不是陶力請的人,他就是來這裡吃飯的客人。」

孟家?岩哥?

難道這貨就是關悅茹的結婚對象孟岩?

「你是誰?知道你打的是什麼人嗎?」

孟岩看著葉宇,長的倒是挺帥氣,可穿著的普普通通,身上也沒有上位者的氣質,一看就是一個屌絲。

這樣的人來燕都撒野,簡直就是活膩了。

「什麼人?不就是一個要搶佔人家店面的惡霸嗎?」

葉宇冷冷的說:「你難道想為他打抱不平嗎?如果是的話,那要掂量一下自己的本事了。」

「草,找死。」

孟岩冷哼一聲,一揮手,就讓他帶來的那幾個保鏢沖了上去。

「岩哥,他很強,我們再叫點人……」

關鍵想要提醒孟岩,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呢,就看到那個衝上去的保鏢已經盡數被葉宇放倒在地上,不是胳膊脫臼,就是腿脫臼,直接便失去了戰鬥能力。

看到這一幕,孟岩的嘴巴直接驚訝成一個O型。

那些保鏢可都是他精挑細選的武學精英啊,竟然被對方一個照面給全部解決了,這他嗎的,也太誇張了點啊。

「額!」

陶力直接捂著額頭,一陣汗顏。

這孟岩他認識,是燕都孟家的公子哥。

而孟家,可是燕都第三個檔次前列的存在。

這客人竟然把他的人也給打了,這是要逆天嗎?

「你叫孟岩?聽說你要娶關悅茹?」

葉宇拍拍手,走到了孟岩的面前,冷冷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你究竟是誰?」

孟岩錯愕的問道。

他跟關悅茹的婚約只是兩個家族內的決定,而且隨著關悅茹逃婚,已經不了了之了,只有關家的人還惦記著這樁婚事,並沒有傳開,外人應該不知道才對啊。

難道是關鍵泄露的?

孟岩看向關鍵,關鍵也是一臉疑惑。

他同樣不明白,這麼機密的事情,葉宇為什麼會知曉?

「我叫葉宇,關悅茹的老公。」

葉宇淡淡的說:「這次來燕都,就是想告訴你,離我老婆遠點,不然見你一次我打你一次。」

什麼?他是關悅茹的老公?

孟岩傻眼了。

雖然關悅茹逃婚了,可她畢竟還掛著自己媳婦的名頭,是自己的未婚妻。

而且關悅茹長的還那麼好看,是自己垂涎的對象,現在竟然蹦出來一個老公,那不是在打他的臉嗎?

「胡說!」

關鍵也傻眼了,瞪著葉宇呵斥道:「我妹妹怎麼可能會結婚呢?即便是結婚,也應該跟我們家族商量,絕對不可能會嫁給你這麼一個屌絲。」

多寶佳人 關悅茹是大家族的人,她的婚姻沒有自由,需要聽從家族的安排。

如果敢私自結婚的話,那就違反了家族的規定,會按照家規被活活打死。

關鍵明白這點,所以覺得不太可能。

而關悅茹在聽到葉宇的話之後,小心臟砰砰的跳個不停。

他,他竟然說我是他的老婆,這幸福,來的也太突然了。

「關鍵,滾回你們關家,把這個消息告訴你們家主,我不日就會去你們家迎娶小茹,讓他們準備一下。」

葉宇淡淡的說。

「至於你,回去跟你們家主說一聲,把和小茹的婚約解除了,否則,我不介意去踏平你們孟家。」

「你,你,你。」

孟岩氣的說不出話來。

他可是關家的公子哥,什麼時候被人如此指著鼻子教訓了。

可他又不敢反駁,以剛剛葉宇的身手,他根本就打不過對方,衝上去就是找死。

「至於這家店鋪,我葉宇收購了,以後你們再敢來找事,他們就是你們的下場。」

葉宇指著旁邊被他卸掉胳膊腿的保鏢,淡漠的說道。

全德烤鴨如此出名,他要想把自己的玉宇酒店進軍到燕都來,從全德烤鴨開始,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你要收購我這家店?」

陶力愣住了。

他怎麼看對方也不像是能夠買得起他這店的人啊。

這個店面雖然在郊區,而且也不是很大,可這裡是燕都,寸土寸金的地方,單單是他這個店面的地皮,恐怕都要好幾百萬,再加上他們這裡是商鋪,價格恐怕要千萬。

而且是收購的形式,就要把他們這裡的廚師什麼的也都算進去,恐怕沒有一千五百萬下不來。

這也是他心理的價格,如果關鍵能夠出一千五百萬,恐怕陶力早就把店掛在他們家名下了。

「對。」

葉宇點點頭說:「如果我不來收購的話,以孟岩和關鍵的尿性,恐怕你這店根本開不起來,所以我覺得我們兩個合作比較好。」

「以後他們再敢來這裡鬧事,你一個電話,我保證會把他們打殘廢。」

「小兄弟,你確定要收購?」

陶力還是不相信葉宇的財力,至於他的身手,陶力已經見識過了。

當然,也僅僅是見識了他的身手,可萬一他的實力不足,不能跟關家和孟家抗衡,即便是收購了這家店,恐怕也開不下去啊。

得罪了關鍵和孟家,就等於說是得罪了他們兩個家族。

單單是一個家族,他陶力就開罪不起,更何況一次性開罪兩個家族了。

所以他必須慎重考慮,葉宇要是真的收購,他就拿錢走人,免得惹是生非。

「確定,你給估個價吧。」

葉宇堅定的說。

燕都這麼多金的地方,如果沒有玉宇酒店的入住,豈不是可惜了。 「我這裡是商鋪,而且面積也不算小,拋開廚師……」

還不等陶力說完,葉宇就打算他道:「廚師也要,不然我怎麼把店開下去啊?」

「廚師也要?」

陶力愣住了,有些為難的說道:「葉兄弟,並不是我不想把廚師也轉讓給你,實在是現在是非常時期,而且你剛剛把關鍵和孟岩給打了,這店根本開不下去的。」

「哦?你是怕他們鬧事?」

葉宇瞭然的說,然後轉向孟岩和關鍵問道:「以後你們還敢來鬧事嗎?」

「哼!」

孟岩直接冷哼一聲,「敢打了我的人,我不管你背後有誰在撐腰,都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至於這家店,我敢保證,只要它不落入我們孟家或者是關家的手裡,就永遠也別想開下去。」

「是嗎?」

葉宇冷笑起來,「那我就打到你們服氣,心甘情願的同意讓我開店為止。」

區區一個關家,一個孟家,還敢來阻止自己的事情,也太不自量力了。

說話的時候,葉宇就一步步的走向了孟岩。

「你,你別過來,我已經打電話叫人了,你要是敢打我……」

壓根不等他把話說完,葉宇上去就是一腳,把他給踹倒門邊,和關鍵摔在一個地方。

然後冷冷的說:「現在還想阻止我開店嗎?」

「不,不阻止了。」

孟岩直接就被嚇破了膽啊。

嗎的,這人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實力竟然如此強悍。

不過不要緊,他已經聯繫家族的奇門守護者,那人已經在路上了,馬上就會過來,到時候一定要讓葉宇好看。

敢打老子,必須要讓他付出慘重的代價。

「這樣不行,沒有任何憑證的話,萬一你們反悔的話,我找誰去說理去啊?」

葉宇沉吟起來,「陶老闆,你去拿寫紙筆過來,我要讓他親自寫下來,不能找這家店面的麻煩。」

陶力見識到葉宇的彪悍,非常聽話的把東西取過來。

孟岩雖然心有不甘,可此刻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只能老老實實的按照葉宇的要求寫下不找這家店的麻煩,並且簽上了自己的名字。

「只是簽字不行,還要畫押。」

葉宇冷冷的說。

畫押?

可這裡沒有印台啊。

葉宇也考慮到這個問題,就沖著他淡淡的說:「把自己的手指咬破,用血來代替印台。」

「額,我讓別人去買印台可以吧?」

孟岩試探性的問道。

咬破手指,那麼疼的事情,他怎麼可能會做。

然而葉宇一瞪眼,直接搖搖頭。

「關鍵,把你的手指咬破,借我點血用用。」

無奈之下,孟岩就把注意打到了關鍵的身上。

「岩哥,不要吧,很疼的。」

關鍵委屈的說:「要不讓那些保鏢咬破手指,我們用他的血?」

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反正葉宇又沒有說用誰的血,兩人幸災樂禍的從保鏢那裡取來血,簽字畫押,把白紙黑字交給了葉宇。

葉宇瞄了一眼,就把東西遞給了陶力說:「這個東西你先保管著,以後他們再來鬧事,直接拿出來就好。」

「反正他們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在燕都要是敢做出出爾反爾的事情,肯定會敗壞自己的名聲。」

「你!」

孟岩一聽這話就傻眼了。

如果下次再來找事,被人揪住小辮子,宣傳出去的話,那他的名聲就真的廢了啊。

萌妻女神:霸道狂少放肆 在燕都,一旦你的名聲臭的話,就沒有人再去跟你玩。

而沒人跟你玩,就證明著你得不到一些內部消息,得不到消息,就掙不到錢。

這關係就太大了。

不過孟岩轉念一想,也就沒有太當回事,畢竟他們孟家可是有著奇門世界的人在撐腰,只要那人來了,不但能夠把葉宇暴走一頓,讓他出氣,還能夠把那證據給奪回來,到時候這家店,還不是他說的算。

想到這些,孟岩就沒有再去計較,而是冷冷的注視著葉宇,就如同是在看待一個死人。

「現在咱們繼續商量收購的問題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