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一想,遊光非要滅掉這陰兵,而不是要把他帶到喬坤跟前,確實是一番好意。

滅口,爲司馬貌滅了口。

只聽那陰兵說道:“我在陰間當差數百年了,早也膩歪了,陳歸塵,能認識你一場,也算值了,平時也沒有幾個朋友,能聽我絮叨,今夜,算是給你講痛快了。好了,你別在插手了,被遊光大人滅掉,還是很幸運的,如果是野仲大人來了,那才叫一個慘。陳歸塵,你記得給司馬大人送書啊——遊光大人,請動手吧!”

“慢!”

我又上前攔住,盯着遊光,道:“做人已經是死了,做鬼再被滅掉,可就永世都不能投胎轉世了!算是徹底死寂在無邊無境的黑暗中了。他這麼一個忠貞的性子,你真捨得要滅他?你就沒有別的法子了嗎?”

“讓開!”遊光陡起一掌朝我揮來!

手掌還未到跟前,一股刺骨的陰風便先裹卷而來!我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我急忙將金牙線抖擻飛動,朝着遊光的手臂絞纏而去!

遊光看着那金牙線,眼睛猛地睜大,手掌沒有收回來,仍舊是直挺挺朝我拍來,可是口中卻“呼”的吹出來一口濃郁的黑氣!

那黑氣轉瞬之間便涌到了金牙線跟前,金牙線本來在空中繃得又直又緊,被那黑氣迎面一衝,登時像是煮熟了的麪條,軟綿綿垂了下來!

我大吃一驚,連忙將手一抖,又把金牙線給收了回來,打眼一看,本來黃燦燦的線,此時此刻,竟然變得烏黑如墨,像是上了一層漆似的!

這讓我更是驚懼不已,十大陰帥,果然非同小可!

“波波!”

我大喝一聲,收了金牙線,重新握着皁白相筆,從兜裏抽出一張白紙來,而波波,也在急速之間,飛奔而出,化作一道綠芒,徑直奔向遊光!

遊光看見那波波,“咦”了一聲,急忙回身閃避,那波波擦着遊光的身子過去,撲了個空,可是舌頭卻飛快的彈了出來,在地上一觸,整個身體在空中借了力道,倏忽轉身,又調轉頭來,再次朝着遊光撲了過去!

“好靈物!”

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遊光嘖嘖讚歎了一聲,眼看着波波來勢兇猛,他也不躲,迎着波波,又是一口濃郁的黑氣噴了出來!

波波那綠色的小身子,瞬間便淹沒在那濃稠的黑氣當中!

但是,那黑氣卻猛然收縮起來,片刻後,波波的身子便顯露出來,一張嘴,長得極大,肚子也變得滾圓——原來是波波把遊光噴出來的黑氣給吞了下去!

“呃……”

黑氣全然消失了,波波卻吃飽似的打了個嗝,然後落在了地上,神情有些懨懨的。

這小東西,又撐了!

遊光萬萬沒有料到,自己噴出來的黑氣,會被波波給全盤吸收了,不由得也是一怔!

而趁着這個空檔,我已經咬破舌尖,用皁白相筆的筆頭,蘸着血,在那白紙上揮毫疾書!

剎那間,我將皁白相筆一收,捏着白紙,口中厲喝一聲:“遊光,生死符術!”

手指鬆開,輕輕一送,那白紙已經朝着遊光飄然而去!

遊光猛然回頭,瞳孔剎那間急速收縮,彷彿蛇睛!

“快收了它!”

眼看這生死符就要飄到了遊光跟前,那陰兵卻突然挺身而出,喝了一聲,然後迎着生死符撲來!

我這一驚,可是非同小可!

那陰兵的本事有限,根本擋不住我這生死符的一擊!

如果貼到了他的身上,也不用遊光出手了,直接就魂飛魄散了,灰飛煙滅了!

我趕緊撤了術力,急忙將那生死符往回收攏,那生死符飄在半空中,剛剛一滯,遊光便陡然出手,一掌打在了那陰兵的腦門上,那陰兵立時就往下癱倒,散落成了一道黑煙!

我先是一驚,繼而大怒,叫道:“遊光,我跟你拼了!”

吼聲中,我又加了術力,將那生死符紙猛然往前送去,仍舊是朝着遊光!

可誰料,那生死符紙先是一滯,然後又猛然往前一挺,接着就是“啪”的一聲響,居然在空中裂成了兩半!

爛了!

一道火光燒起,那符紙頃刻間便化成了飛灰!

我胸口彷彿遭了一記重錘擊打,一聲悶哼,鮮血,噴出了一大口!

“可惜啊,可惜。”遊光嘆息了一聲,道:“我還想領教一下你生死符的厲害,沒想到,你反覆用力,過急過烈過猛,先發後撤又發,生死符紙承受不了,自己毀掉了。”

現代殺手生存指南 我整個人都有些暈眩,確實如遊光所說,這全是我自己的責任,也怪那陰兵。

本來是急速往前的符紙,被那陰兵挺身而出,破壞了我的計劃,我只好大力收回符紙,結果遊光又滅了那陰兵,我又讓符紙往前——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到了最後,我反而自食其果,被自己的術給反噬了。

這下,可算是打不成了,我渾身的氣息,已然調轉不靈,再強行驅馳下去,必然是走火入魔!鬧個全身癱瘓也在意料之中!

我苦笑一聲,看着遊光道:“人算不如天算,你動手吧。”

“我只想跟你打一場,並沒有想滅了誰。”遊光說着,將手一招,那陰兵原本化作的黑煙陡然變成了一綹,鑽到了遊光的袖子裏。

我一愣,心中暗道:不對勁兒啊,如果那陰兵是被滅了的話,鬼氣應該是衝着我來啊,可是剛纔他化作的黑煙,就一直停在原地沒動!

而且,現在,遊光也沒有把這黑煙給吞噬掉,卻藏到了袖子裏!

難道……

我失聲問道:“你沒有滅掉他?”

“遊光平生滅鬼無數,少有漏網之魚,這一個,是少有中的少有。”遊光淡然道:“既然他做鬼差做膩了,回去交給司馬貌,送他投胎轉世去吧。如此能說故事,下輩子,投生做一個寫書的也好。”

我大喜道:“你怎麼不早說?我也不用跟你玩命了啊!”

“早說,不就不打了嗎?”遊光意味深長的一笑,道:“遇見麻衣陳家的人,卻不打,那又有什麼意思?”

我一怔,心中暗道,這個遊光,還真是有意思,讓人捉摸不透。

“天要亮了,我也該走了。”遊光道:“剛纔他的話很多,不過,你可以全都記牢,好自爲之吧,別再犯到喬坤的手上!”

喬坤?這個遊光居然直呼其姓名!

我剛發了個愣,就看見遊光整個身子開始往地下縮,一寸一寸,縮的極快!

就像是被融化了一樣!

“稍等一下!”我急忙喊道:“遊光大人,你爲什麼要幫我?”

遊光說道:“你問題太多了。” 說完這句話,遊光的身體就徹底消失了,留給我一個暫時還無法解答的謎題。

我搖了搖頭,苦笑一聲,自言自語的說道:“不是我喜歡問問題,每個人都不會喜歡存疑未解吧?”

仔細想來,遊光好像之前就已經幫過我一次了——在喬坤面前,他跟我動手,我被喬坤指責,他還替我說了話。

他明明是很得喬坤信任的,因爲他、野仲和喬坤都曾找過陳玉璜的麻煩,算是共同受過辱,所以同仇敵愾吧,但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他又幫我這個麻衣陳家的弟子呢?現在已然沒有了答案。

我略略失神了片刻,然後開始環顧四周——四周靜悄悄的,一個人影也沒有,一個鬼影也沒有,只有波波撐着渾圓的肚子,趴在地上,看着我,鼓着眼睛,一動不動。

“你這個吃貨,我看你遲早要撐死!那遊光吐出來的鬼氣,是那麼好吃的?”我笑罵了一聲,俯下身子,把波波給抓了起來,放回了口袋裏。

這時節,太白星沒有回來。

楊柳、邵薇、池農等人,也是一個人的音信都沒有。

應該不會有事吧?五行鬼衆基本上全都到了我這邊。

血鎮符被我控制着,太白星應該也不會搗亂,或許他是故意帶着衆人兜圈子,就不回來找我的吧,他等着衆鬼把我殺了,然後他好解了血鎮符的控制。

這個太白星,一定是這般想法!

等見着他了,再好好算賬!

那個山洞裏,早就沒有什麼聲息了。

到底是誰在裏面驚叫了一聲,不得而知,還是過去再瞧瞧究竟吧。

都是被夜遊神們耽擱了。

我看了看時間,還差半個小時,就到早上六點了。

我的身子,由於生死符的反噬,再加上一夜的辛苦、疲憊,十分難受。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一步一步往那山洞裏走去。

洞口很小,還有茂盛密集的植被擋着,我扒開了它們,然後爬了進去。

進來之後,走了幾步,才發現,這洞穴竟然是越往裏面越寬闊的。

洞穴裏沒有多少光,但是對我來說,有沒有光,其實都無所謂,夜眼,不懼黑暗。

又走了段時間,我突然瞥見前面遠處像是有個人影在空中晃盪。

漂浮在空中那樣,一蕩一蕩的。

那背影還有些熟悉,我仔細一瞧,竟似乎是藍雨涵!

不對,不是漂浮在空中——我突然看見她的腳下還墊着一大塊石頭,她是站在那石頭上的!

而山洞裏的巖壁上,垂下來一根藤蔓,她正準備把脖子往裏面套呢!

這是要自殺?

爲什麼呢?!

我吃了一驚,正想大聲喊她,卻突然聽見一聲厲喝傳來:

“誰?!”

我頭皮一麻,緊接着就看見兩道一高一低的人影,在藍雨涵身後飄忽而起!

兩個,一男一女,高的爲女,低的爲男!

那高個子的女人,披頭散髮,瞪着眼睛,舌頭伸出來一尺多長,垂在胸前,晃晃悠悠的,讓我陡然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是吊死鬼!

五行爲木!木部衆鬼中的一類!

而那矮個子男的,生的極其醜陋,尖額頭,寬下巴,小眼塌鼻子,招風耳朵豁子嘴,渾身上去看上去都完好無缺,只是那臉色奇怪,白的一點血氣都不帶,脖子上倒是有一道紅印,仔細一瞧,卻是血印——利刃割出來的血印!

也是個鬼祟!

而且這是個拿刀抹了脖子的金鬼!

我心中猛然一陣驚悸!

實在是沒有想到,這種時候,這個山洞裏居然還藏着兩隻鬼祟!

他們居然沒有到外面參加那場混戰?

還有,藍雨涵在這裏做什麼?

是被這兩隻鬼給害了,引誘的要上吊自殺嗎?

歷來都傳說,吊死鬼不好託生轉世,想要託生轉世的話,必須要再害一個人也吊死,所以經常有吊死鬼引誘人自殺的,難道藍雨涵就碰到了一個?

我根本就來不及多想,因爲那兩隻鬼祟已經叫了起來,那金鬼叫嚷道:“是人!是活人!這個是我的!”

“等一下,你個笨蛋!你急什麼急?!”那吊死鬼嗚咽不清的說道:“你沒看出來嗎?這個人,好像能看見咱們?”

“啊?”那金鬼一愣,然後又叫道:“不可能!要是能看見咱們,不早就跑了?還站在那裏幹什麼?咱們剛纔喊了一聲,他都沒有反應!看見個屁啊!”

“他現在不是在瞅咱們嗎?”那吊死鬼說:“你看他眼睛瞪的大大的,是不是在瞅咱們?”

“廢話!”那金鬼說:“咱們又沒有讓他瞅,他怎麼會瞅得見?哎,不對!你是笨蛋啊,這兒不是還有個人要上吊自殺嗎?他肯定是看見這個女人了,所以要過來瞧瞧!”

“別忙。”那吊死鬼說:“讓我上前去看看究竟。”

說話間,那吊死鬼就朝我飄了過來。

在這種時候,我根本無法跑,也不能跑啊。

藍雨涵眼看着就要上吊了,我怎麼能見死不救?

更何況,此時逃跑,不是不打自招,讓他們知道我能看見他們嗎?

再者說,想跑我也跑不動啊,現在我這破身體,從內到外,傷痕累累的。

波波也指望不上了,差點沒撐死!

只能靠自己了。

於是我定了定神,慢慢又往前走去,目光直接穿過那兩個鬼,根本就不多加停留,裝作什麼都沒有看見似的。

我這麼往前一走,那吊死鬼正迎頭過來,突然一愣——然後就橫在了路當間,擋着我,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一刻也沒有停留,直接走了過去,穿過那吊死鬼的身體走了過去。

一陣徹骨的淒寒,把我給凍得渾身發抖,我也不忍着,“嘶”的倒抽了一口冷氣,假模假樣的罵了一句:“怎麼突然這麼冷啊?凍死老子了!”

一邊說,我一邊繼續往前走去。

那矮個子男鬼大喜,叫嚷道:“你看,他瞧不見咱們!這個是我的!你不能再跟我爭了!”

“別忙!”那吊死鬼又說道:“讓我再試試,女人的感覺一向是很靈敏的,我明明感覺他能看見咱們。”

“試試也白試!”那男鬼不滿的嘟囔着。

而那吊死鬼又飄到了我身前,舌頭一伸長,直接伸到了我的臉上,在我臉上舔了起來。

這一下,把我給噁心的——我胃裏是翻騰如倒海,恨不得馬上把這吊死鬼給滅了,然後趴到地上嘔吐幾回!

但我強行忍住了。

現在動手,兩個惡鬼,以我的狀態,不是對手,得死在這裏。

我強迫自己的腦子裏只出現一個念頭——這是狗舌頭,是條可愛的狗,伸着舌頭在舔我,哇,這狗的舌頭好長好長啊。

可即便是這麼想,我的臉也忍不住抽搐起來。

我現在都有點恨自己是陰陽法眼了,幹嘛要看見這種令人作嘔的東西呢?

我使勁拍了一下自己的臉,自言自語似的說道:“怎麼臉上也這麼涼?奇了怪了?哎!藍雨涵,你幹什麼呢!?”

我快跑幾步,繞過那吊死鬼,拼了命地跑到了藍雨涵身邊,一把把她從那石頭上給抱了下來。

終於不用被那舌頭舔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剛纔閉住呼吸了半天——藍雨涵的身上有股清香,讓我精神一震!

不過……這妮子,怎麼這麼沉?!

我氣喘吁吁的坐在地上,渾身的骨頭都像是散了架。

一來是我的內外傷着實不輕,二來是沒有知覺的人,都沉重。喝酒喝的爛醉如泥,還有屍體,都沉,死沉死沉的嘛。

藍雨涵的眼睛是閉着的,長長的睫毛上下交叉,鎖着一雙眉目,白皙乾淨的臉,毫無血色,呼吸時斷時續,我在他額頭上摸了一把,滾燙滾燙的!

我心中不由得“咯噔”一聲——情況不妙啊!

這必定是遭了這兩個惡鬼的毒害!

恍恍惚惚之中,走上了要上吊自殺的路子!

“你看!”那個男鬼又叫道:“他是真看不見咱們。”

吊死鬼說:“我還是覺得奇怪。”

“別你覺得了。”那男鬼說:“剛纔你就搶了我的人,這次,不准你再搶了!”

吊死鬼不滿道:“我什麼時候搶你的人了?”

“就這個女人!”男鬼尖叫道:“是我先發現她的,也是我一直在引誘她拿刀自殺的,要不是你橫插一槓子,她至於到現在還沒死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