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什麼?”

“是那個醜漢嗎?”

“好像是地獄中的惡鬼、邪神!”

衆人惶恐不安,紛紛議論。

轟隆!

下一秒,那牛頭怪脫水而出,月光下,那鐵塔一般的身軀足足有三丈高,寬闊的臂膀與肌肉,散發着令人膽寒的破壞力,長長的獠牙與手指間鋒利的指甲,讓他簡直就是一架天生的殺人機器。

三丈夜叉!

死亡的代名詞!

夜叉成長、突破極爲艱難,尤其是像黑三這種在夜叉中也屬於低劣的種族。

三丈夜叉,已可爲軍前效力,正式擁有軍籍!

爆發出來,擁有高達十萬斤的氣力,算得上一個初期大宗師了。

“你以爲你能毀滅我嗎?”

“不!”

黑三用力捶打着胸口,巨腳照着玄靜踩了過來。

玄靜哪想到這醜漢被砸碎了半邊腦殼還能如此神勇,這會兒也是嚇的三魂懼碎。

連忙施展身法,就要逃走。

然而,在如同高樓一般的黑三面前,他弱小的就像是大象腳下的螞蟻。

一葦渡江之法,再快,還能快得過三丈夜叉?

黑三隻是輕輕一個跨步,大柱一般的腿腳,如同一堵鐵牆,玄靜一頭撞在了上面,差點沒暈死過去。

啊切!

黑三猛然一個噴嚏,灘塗上便是驟起一陣惡風,玄靜頓時被吹的撞在了山崖之上,渾身骨頭都差點碎了。

“方丈,救我,救我!”

玄靜大難臨頭,連聲哀嚎求救。

“長老先支撐着,我正在冥思救策!”

然而玄空心中雖急,卻也不敢貿然出手。

黑三雖然論實力可以算是初期大宗師,但由於天生的橫體與猙獰的鬼相,玄空也是頭一次見此鬼物,他又素來自私,遂乾脆做起了看客。 玄靜心中痛呼。

早知玄空狡詐、貪婪,沒想如此關頭,他還能如此保守,真是令南林寺弟子無不心寒。

該死!

玄靜只覺面前一道巨大的黑影飛來,身軀一緊,竟是被黑三單手扣入了手心。

“嘿嘿!”

面對黑三海碗粗的血目,鋒利的獠牙,醜陋的笑臉,玄靜絕望了。

“黑爺,老衲錯了,求求你放我一條生路,我必爲你在南林寺建造法相,日夜焚香以拜。”

玄靜拱手相拜,苦苦哀求道。

“現在求饒不覺的晚了嗎?”

“老禿驢,你不是要送我進地獄嗎?”

“哈哈!”

黑三痛快至極,仰天大笑。

“我,我錯了,黑爺,放了我吧,我一把年紀了,保證不再出來礙你的眼。”

玄靜無恥的求饒了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哪裏還有半分高僧顏面。

“呵呵,是嗎?”

“去死吧!”

黑三手上力道一增,頓時玄靜渾身骨頭噼裏啪啦作響。

隨着他手上氣力漸增,玄靜骨頭盡碎,肝膽化血,七孔流出了鮮血。

啊!

黑三抓起玄靜,如同破爛一般砸在了玄空面前。

可憐的玄靜,重重砸在地上頓時化作了一攤碎泥。

哎呀!

衆人見南林寺又慘死了一位長老,紛紛搖頭痛惋。

原本很多站起身的人,又悄悄奔到秦羿身後重新跪了下來。

“長老!”

唰唰!

南林寺全體僧衆同時跪地泣拜。

“阿彌陀佛!”

“師兄,你的仇,我會替你報的,你安心去吧。”

玄空惺惺作態,從旁邊弟子手中接過袈裟,蓋在了玄靜的身上。

對他來說,玄戰死了是一個巨大的損失。

玄靜死了是活該,因爲當初競爭方丈時,玄靜達摩堂是站在玄智一邊的,這也是玄空剛剛執意不肯出手的原因。

“哈哈!“

“哈哈!”

衆僧悲痛欲絕,其中一人卻是仰天長笑不已。

此人正是玄智。

“哈哈,玄靜師兄真糊塗,爲此等小人賣命,還指望他施救,當真是以君子之心從了小人之志,可悲、可憐啊。”

玄智滿臉是淚,苦笑不已。

“放肆!”

“玄智,玄靜生前待你不薄,爲何發笑!”

“我笑你蠢如狗,你覺的我會把真正的舍利子交給你嗎?你做夢吧。”

玄智又是一陣大笑。

這話一出,玄空等人大驚。

“方丈師兄,我說的沒錯吧,並非是我說錯了,而是你的人出了叛徒,把聖物給了秦侯。”

“如今,他只怕是已經破解了聖物,要不然怎能一招擊殺玄戰,又助這妖孽重生?”

張正玄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叫道。

“聖物!”

“聖物!”

玄空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

“沒錯,玄空,你做夢也想不到吧,玄智大師給你的是假物。”

“你披着一身佛皮,骨子裏卻是貪婪成性、奸詐無恥。這些年荼毒百姓,禍害師門,早已是天怒人怨,就你這等廢物,還妄想得到高僧聖物,便是蒼天也不答應。”

“今夜,安南谷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秦羿面色一肅,振臂高呼,聲若雷霆,每一句話都像是尖刀一般,直刺玄空的心臟。

“你,你胡言亂語,舍利子是我的,是我的!”

“我手中的纔是真的。”

玄空摸出舍利子,顫聲惶恐道。

“是嗎?”

“看舍利!”

秦羿從口袋裏摸出舍利,衆人只覺眼前一亮,但見他手握聖物,佛光萬丈,一道道萬字符光暈遊離,散發着無上佛威。

“舍利子!”

“這就是真正的舍利子嗎?”

衆人齊齊大呼。

“這,這怎麼可能?”

玄空望着半空的舍利,再看看自己手中這顆光華不顯的玩意,心頭一陣絕望。

“阿彌陀佛!”

玄智朗聲唸誦佛號。

原本看押他的武僧,齊刷刷的全部跪在地上,參拜聖物。

“玄空,認命吧。”

秦羿笑道。

“哎,方丈,時也命也,千算萬算,秦賊還是得到了天意啊。”張正玄也是絕望的死了心。

他相信秦羿已經得到了舍利子的佛法靈氣,這才擁有了近乎神煉一般的神通。

“哈哈!”

“哈哈!”

玄空舉着手中的舍利子,像瘋子一樣痛苦的大笑了起來。

“假的,假的!”

“鬧了半天,你們竟然敢欺騙我!”

“我要它何用?”

玄空拿起舍利子照着地上狠狠砸去。

就在他砸下的瞬間,秦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終於等到了出手的機會。

但他也算漏了一點,那就是前面大戰,他的真氣耗的一乾二淨,如今好不容易,有了取捨利的機會,他卻使不出勁。

而黑三剛剛蛻變爲三丈夜叉,仍然沉浸在熱血沸騰之中,腦子根本轉不過彎來。

機不可失,一旦舍利子被摔碎,靈氣四散,就全毀了。

想到這,秦羿心中前所未有的惶恐不安,生了絕望之意!

就在希望破滅之際,一道黑影劃過,舍利子已經落入了旁人之手。

奪走的人,不是別人,正是玄智。

知道這枚舍利子是真貨的,除了秦羿,便只有玄智了。

玄智當初能與玄空競爭方丈,而且又能力戰南雲滇系羣雄,奪下舍利子,本身修爲亦是高絕,僅次於玄空。

他當然不會錯過此等良機,任由寶物損毀。

“玄智,你,你什麼意思?”

玄空沒想到還有這出,頓時就蒙圈了。

玄智深深吸了一口氣,雙手高舉舍利子過頭頂,一步步的走到秦羿跟前,單膝跪地拜道:“玄空無道,毀我南林寺千年聲譽,玄智懇請侯爺爲天下掌法,滌盪污濁,重振正氣!今獻上神龍寺祖師爺無上禪師佛身舍利,還請侯爺爲天下計,收下聖物!”

秦羿暗自吸了一口氣,恢復了平靜。

“聖僧請起,你今日獻寶,於我是天大之恩,於正道亦是無上福報。”

“請起!”

秦羿大喜,連忙扶起玄智。

天意!

蒼天助我!

秦羿內心狂呼,若是玄空是有德之人,今夜他便是死無葬身之地,便是不死,至少二十年內,再也無法撼動南林寺的地位。

玄空若是得了舍利,破解祕密,吸收佛法靈氣,便可成爲神煉高手。

而他幾近廢人,賭輸了這一把,便是輸了一切!

此時一波三折,饒是他也是心是一波三折,激越不已。 從踏入安南谷地,每一步都是一波三折,每一環都是不容有失。

秦羿是在拿前途、生命在賭一個突破的機會。

但現在他賭成功了。

這步險棋,最終應在了玄智身上,這也是秦羿沒想到的。

當他從玄智手中接過舍利子時,眉心突突跳躍,帥印在印堂嗡嗡作響,那是帥印與舍利子相互感應之兆。

沒錯,這就是真正的聖物舍利子,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

“聖僧,多謝了!”

秦羿望着玄智,伸手拿過舍利,沒有二話,直接印入了眉心。

只有藏入了鬼帥大印,他才能確定舍利子徹底屬於了自己,再也無人能奪走!

“怎麼回事?”

“玄智,你在搞什麼鬼?”

玄空心頭涌現一種不祥的預感,大驚失色問道。

“玄空老賊,你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手握真舍利而不自知,因爲你的愚蠢無知,拱手讓給了秦侯吧?”

玄智狂笑道。

“你,你是說,你給我的是真舍利,我被秦賊騙了?”

玄空身形猛然一踉蹌,面色大變,惶然問道。

“沒錯,玄智大師對你一片忠心,大師一生光明磊落,而你呢?私心太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而我和大師只是稍微演了一齣戲,便教你拱手讓出了真正的舍利子。”

“你不是想要舍利嗎?來,給你!”

秦羿哈哈大笑,隨手一揮,手中那枚佛光大作的舍利子扔給了玄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