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體潔白,溫軟如玉。

郭傲表情難言,道:哥,這次在南蠻我遇到咱爹了。

郭奇的臉色一僵,然後眼眶微微有些泛紅,玉簡是用精神力探查的,郭奇探入了其中,良久才緩緩的從中醒轉。

眼淚硬是被憋了回去。

弟,爹說了,到時候去主域找天機宗就能見到他,哥哥我是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你一定要去將爹帶回來讓我看看。

郭傲點了點頭。

兩兄弟將手,緊緊的相握在了一起,兄弟之情,如血,如濃! 古老蠻荒之感的城池,永遠都是那般的氣勢磅礴,武舉城,這座佇立在大唐境內的古城,帶來了太多人才。

闊別不久,郭傲便再次到達了這裡。

在郭家的日子並沒有太久,兄弟兩人並沒有獨處多久,郭傲此次回來還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將自己童年到現在的那道夢魘給徹底斬斷。

有些人,天生就要對立,而這種對立必須要做出一個了結。

看到這熟悉的場景,郭傲三人並沒有在武舉城外待太長時間,直接消失在了遠處。

風沙吹過,帶起一陣蕭索——

武舉院之內,尋仇區,兩隊人馬對立著。

許紅塵,你不要欺人太甚了,我們同盟會不會慣著你!

霸道的聲音響起,一個威武少年郎揮舞著手間的大斧,指著前方一個紅衣青年,黑髮,俊朗的容顏仍然淡然的眼眸。

仔細一看,威武少年竟然是周凡,兩年之後,這傢伙長得更加的悍勇。

他身後還有著數道身影,細細數來,上官倩,青木,馮嵩還有因為一場劫道鬧劇和郭傲小猿結為好朋友的程力。

一個個的氣息都頗為不弱,尤其是這周凡竟然達到了地靈境界的實力,肯定是這兩年有著些天大的機緣。

周凡,我看在你哥哥周康的面子上不動你,並不代表我不敢動你。

許紅塵淡淡的道,眼眸如刀般的掃過了他身後的一眾人。

我和院長的約定已經過去,這些日子不動你們同盟會是因為我沒有時間,既然你們自己找刺激,那我自然要成全你們。

許紅塵,你少噴糞,老子可不怕你,儘管過來,老子就不信,你今天可以把我們同盟會給滅了。

周凡和他身後的一眾人都火冒三丈。

前不久雪幫雪家兄弟,雪無影和雪無名已經敗了,雪幫被天驕盟吞併,如今許紅塵騰出手就要收拾他們同盟會,眾人當然不會屈服。

他們中間的杜勝,已經被這許紅塵重傷,如今躺在自己的住處療傷。

新仇舊怨,兩大勢力已經到了無可調解的地步。

於是兩方的火併也勢在必得,如今正好到了爆發點,許紅塵也不再猶豫,直接帶人來了,今天就是同盟會的滅盟之日。

許紅塵的實力高絕,已經到了天靈境界,這裡的人全部都沒有他厲害,他自然勝券在握。

哼,許紅塵,要不是當初郭大哥被你趕出武舉院,你早就沒有今天這麼威風了!

上官倩怒斥道,一雙美眸帶著怒氣。

郭傲

許紅塵淡淡的在心裡過了一遍,臉上不屑之色更加的濃郁。

公主,你是在說那個傢伙,哼哼,螻蟻而已,連跟我交手的資格都沒有。



眾人都被許紅塵不屑的語氣給激怒了。

他們清楚的記得郭傲在臨走時候回來跟他們說的話,那就是,兩年之後,我會回來。

如今兩年已到,他們深深的相信郭傲,相信郭傲會回來,那個時候,許紅塵哭的時候就該來了。

好,周凡,我不跟你們爭辯,你們一起上,能打贏我,哼哼,我這天驕盟不要也罷,打不贏,今天同盟會解散。

一起上,這是最大的侮辱,但是在許紅塵的口中說出,周凡和他身後的人都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實力決定一切,許紅塵的確有這個資格說這個話。

若是單打獨鬥,今天他們沒有一絲的機會,但是群毆的話,周凡的眼中有著絲絲厲芒。

今天不管怎樣,他都要拼上一拼。

行!兄弟們,那我們就一起上!周凡大吼一聲,地靈境氣勢爆發首當其衝,朝著許紅塵飛射而去。

青木,上官倩等人也毫不猶豫,全部拿出了自己最拿手的招牌招數。

青木的青木分身已經到達了極致,一分幾十個分身,異常凌厲,鋪天蓋地的朝著許紅塵衝去。

許紅塵淡笑著,眼前的一切彷彿都不是問題。

紅塵飄落,紅塵之法,掃紅塵!

天地間彷彿在此刻降下無數血紅之花,然後花花相扣,時間彷彿就定格在這一刻。

許紅塵嘴角的淡笑冷意綻放。

敵人都不在他的眼中,天地間彷彿發生了爆炸,每一朵血紅之花的落點都異常的巧合凌厲。

在那個瞬間,天靈境強者的威勢全部綻放。

噗嗤!噗嗤!

數朵妖異血紅之花陡然綻放開來,噴血後退,一招退盡同盟會所有強者,青木的分身全滅。

所有人的臉色都異常的難看,誰高誰低一看便知。

劉洪和大長老在不遠處觀戰,眉頭緊鎖,說實話,這許紅塵的性格也讓他們頗為不喜,這幾年做的事情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突然劉洪眉頭舒了舒和大長老同一時間回頭相視。

這個氣息,好像是他

沒錯,呵呵,這下子有好戲看了。

劉洪捋著自己的鬍子淡淡的笑了,剛剛他感應到了,眼前的場景估計會有些變化了。

如何,你們一起上,也不是我的對手,只是我不想下狠手,哼哼,同盟會今日就解散吧。

同盟會一陣沉默,壓抑不堪,但是許紅塵的威壓實在是太大。

上官倩緊咬自己嘴唇,眼神當中滿是不甘。

許紅塵,你還是這麼打的口氣,讓同盟會解散,你要問問郭某同不同意吧。

在氣氛緊繃之時,一道張狂的大笑從虛空當中響起。

同盟會這邊,周凡青木上官倩等人微微一愣,就是大喜,他們抬頭,果然看到了那道他們不知道思念多久的身影。

郭大哥!郭傲!

許紅塵陰沉的看著郭傲,眼神深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陰沉之色轉變為嘲諷,許紅塵冷笑:郭傲?哼,手下敗將,還有臉回來,臉皮還真是厚的很呢。

郭大哥,這個傢伙已經將杜勝重傷了。

郭傲一聽臉色也隨之掛上了森然。

許紅塵,你敢動郭某的人,今天郭某會讓你付出代價,出手吧,我今天讓你先出手。

狂傲的冷哼一聲,郭傲冷眸看著許紅塵。

找死!許紅塵的臉色變為白色,彷彿已經受到了屈辱。

郭傲,你別這麼狂。

別廢話了,你的機會不多,一會兒郭某還不知道有么有這樣的耐心。郭傲冷冷的說道。

許紅塵手上厲芒閃閃,怒斥道:既然你如此想找死,那就來吧。

紅塵道,紅塵降臨!

許紅塵修鍊的是紅塵之道,縹緲之道,天地之威難測,他的道更加的神秘難測,斬斷一切情絲的人才可能逃脫,但是這個世界上卻沒有這樣的人,所有人都要被紅塵所累。

滾滾紅塵朝著郭傲纏來,要將郭傲困在道道紅塵當中,讓他不得超脫,要對她的武道之心造成阻礙。

紅塵囚籠異常可怕,許紅塵之所以一上來就用最厲害的招數對付郭傲,那是因為對方的確是觸怒他了。

天之驕子,天驕盟之主,有誰敢像郭傲這樣,違逆他。

面對紅塵囚籠,郭傲淡淡的冷笑,一絲未變,直接朝著許紅塵飛射而去。

許紅塵冷笑,雙手間印記結起。

鎖命格!

紅塵大道朝著郭傲直接鎖去。

轟!

意料之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所有人都驚駭的看著郭傲的拳頭落在了許紅塵的肚子之上。

那滾滾紅塵,郭傲竟然直接穿過了,沒有對他造成一絲絲的阻礙。

許紅塵,我的道不是紅塵可以測量的,在學院裡面呆慣了,外面的世界怎麼樣,你一點也不知道,井底之蛙。

肆意著笑著,郭傲一拳將許紅塵轟了出去,然後以著迅雷的速度趕上了那道彎成了一隻蝦的身影。

扯住了許紅塵,強行停了下來,郭傲抬手在許紅塵的臉上扇了起來。

啪!

我叫你欺負人!

啪!

我叫你兩年前趕我走!

啪!

我叫你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啪!

知不知道,我早就想扇你了!

眾人皆石化了,所有人都看著這位縱橫武舉院的霸主竟然面對郭傲毫無還手之力。

這一切都像是夢幻般的場景,他們都知道,從此許紅塵再也不是學院的霸主了。 許紅塵被郭傲提在手裡面動彈不得,臉上被一下又一下的抽著巴掌,而且他感覺郭傲並沒有動用任何的靈力,這是一種屈辱,一種心頭上洗不掉的屈辱。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要做好被報復的準備,郭傲不是什麼善茬,你許紅塵當年留在他心頭上的創傷,他今天就要用更強烈的方式還給你。

許紅塵天靈境界的實力並不弱,但是此時他全身提不起力氣,那是因為郭傲動用了自己的無相之力強行鎖住了許紅塵的體內神龍骨。

玄關崩潰,許紅塵自然絲毫靈力也使不出來。

抽臉的時候,郭傲雖然沒有動用靈力,但是他的肉體力量同樣強悍,不一會兒,許紅塵已經滿嘴是血。

抽在臉上痛在心裡,許紅塵的心境在此時蒙上了一層灰紗。

郭傲停止的時候,他眼神晦暗,絲毫都沒有反應,就從那虛空當中直直的下落,最終倒在了那地面之上。

天驕盟的人紛紛潰散,臨走之時看著郭傲看凌空天神般的身軀,眼中充滿著敬畏。

天屆多年霸主許紅塵在這一天被郭傲徹底擊潰,郭傲強勢歸來。

郭傲俯視著下面的一切,包括天驕盟有人將那具猶如行屍走獸的許紅塵帶走,他也沒有阻止。

許紅塵這幾年的行徑太過惡劣,許多本可以有所成就的大好俊傑就是因為反抗與他而被他廢掉了大好的前程。這樣的人郭傲沒有留手,運用他高傲的性格,徹底的摧毀了他的武道之心,這樣的手段比殺了他都難受。

在眾人崇拜的眼神下,郭傲飄然落下,笑著看著這些兩年未見的夥伴們,心中似有千言萬語需要傾訴。

天驕盟看盟主許紅塵落敗,紛紛作鳥獸散。

若是不出所料,今後這學院的天屆再也沒有天驕盟這麼一說,而同盟會通過今天的戰鬥也是宣布了強勢崛起。

兄弟朋友重新相逢又是好一陣的寒暄敘舊。

此時小猿也到來,魔霸天也不例外,魔霸天這些年游盜的經歷也讓大家開盡了眼界,這許多驚險刺激的故事也讓他和郭傲的這群朋友們打成了一團,尤其是周凡這小子更是成為了魔霸天的鐵杆粉絲。

不過這倒沒有出乎郭傲的預料,周凡這傢伙,當初郭傲就看出來了,暴力因子盡顯,兩人也算是臭味相投。

晚上月明星稀,所有人都進入了修鍊狀態,雖然打敗了天驕盟,周凡一伙人要拉著郭傲喝酒,但是郭傲還是以修鍊為重拒絕了他們,不知道怎麼了,喝了一些酒之後,人未醉,卻老是想到那道絕代身影。

獨自一人跑到這武舉院的最高處仰望星空,調節心性。

獨自一人,難道不寂寞?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