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處,傳來蘇顏的叫聲。

「哦……」

又可以吃飯了,我心裡一激動,頓時身周霞光飛旋,無數靈力迸發而出,這吃飯前的喜悅居然就讓我突破進入天御境中期了,實力突飛猛進了一大步,而且這是自然而然的突破,力量與悟性都完全盈滿的情況下突破,吻合天地自然,力量自然也遠勝於其餘的天御境中期。

進入大廳,美味佳肴擺滿一桌,大家都明顯的能看到我的變化。

「不就是吃個飯嗎?」

唐闕然戲謔笑道:「居然突破進入天御境中期了,我們又沒說前期不準吃飯咯……」

我尷尬一笑:「一不小心就突破了,我都沒有注意到。對了,你們幾個似乎也都突破了啊,好多天沒有好好的看看你們了。」

沒錯,蘇顏幾天前就進入天御境中期了,而唐闕然、澹臺瑤都已然天御境前期,只是尚未締結劍心而已,就連境界最差的柳彤兒也已經地御境巔峰了,無愧於風起院一員的身份,大家確實也都相當的努力,比雲動院的那群人要厲害多了。

澹臺瑤醋兮兮的說:「你眼裡只有小顏,哪兒有我們啊?」

我說:「有有有,都有,特么的……還吃醋了。」

大家都笑了。

我又說:「闕然、阿瑤,你們兩個有沒有吃掉七靈雪月蓮啊?」

「三天前吃掉了,但是依舊還沒有締結道心,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唐闕然蹙眉道。

澹臺瑤也愁眉不展:「是不是我某些地方做得不好?雖然我主修陣法,但是境界實力太弱的話也寫不出高階陣法啊……」

蘇顏安慰道:「超過八成的靈修在踏入天御境的一段時間內都沒有領悟道心,不用太著急,這件事也是需要順其自然的,闕然你不是說過你有感悟到道心的雛形嗎?」

「嗯,是的,只是稍微觸碰到一點,隨後感應就不那麼強烈了。」

「努力修鍊,道心自然而然就會覺醒。」我說:「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沒有必要強行去追求,以闕然你五闕御風訣的強大,道心恐怕早就斧鑿上了靈風的痕迹了,放心吧,不會太久的。」

「嗯!」

……

結果,短短不到十天,唐闕然締結了道心,一門四品靈風道心,剛好契合唐闕然的修鍊法則,這門道心的出現又讓萬靈學院以及整個烈風域轟動了一段日子,如此一來,風起院已經擁有三門劍心了,而且最低都是四品,放眼四大武院都是首屈一指的,原本另外三大武院在傳承遴選之後還心存不服,想找回場子,但此時已經放棄了這個想法,與如今的萬靈學院抗衡,那簡直就是自取其辱,即便是最強的聖武學院,拿出南宮羽、牧鉉、方清淵這些天才來,遇到萬靈學院的風起院也只有被吊打的份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實力則在一點點的增進之中。

萬靈學院進入歷練時期,雲動院、洗鍊院以及五大院的高手都紛紛被派出執行任務,大部分都執行一些比較安全的任務,譬如生命牆內的守御、護送任務等,而有的也會走出生命牆,在比較危險的地帶接受歷練。

此時的生命牆外到處都是危機,暗族生命與雲之國的勢力都有可能出現,十分兇險。

但龍靈聯邦沒有打算妥協,而是派出大量力量巡弋在生命牆外,將境界範圍推移到生命牆外五百里,展現應該的強勢,畢竟所有人都知道,弱者只有被強者吞食的份,誰先示弱誰就輸了。

趙昊、宋騫等人都去執行任務了,而風起院則由於大家的修鍊進度而沒有去執行任務,一個個只是靜心修行罷了。

……

轉眼五天過去,一切都很平靜,直到我的傳音手環收到了一條來自於宋騫的傳音:「軒哥,大事不好!我和趙昊被追殺!」

「怎麼回事?」

我騰然起身,臉色凝重。

宋騫傳音,聲音中透著焦急,似乎正在趕路逃命的樣子:「我們這一行的任務負責護送五百斤的晶石前往生命牆外的星隕宗,但就在剛才,星隕宗的人忽然發動攻擊,把我們的導師斬殺了,有暗族生命出現,好像……還有個血巫級的存在,十分可怕,我和趙昊都在逃命,軒哥,星隕宗已經背叛靈修世界了,恐怕這一次我回不去了……」

「你們先逃,別放棄!」

「嗯!」

我馬上傳音給步璇音說明一切,堂姐震怒:「大膽包天的星隕宗,竟敢殺我萬靈學院的人,簡直是自尋死路!」

下一刻,石冼無比堅定的聲音回蕩在萬靈學院的上空:「所有萬靈學院成員聽令!立刻終止一切修行、一切任務,星隕宗背叛靈修世界,殺我萬靈學院導員與學生,所有幻光境以上成員立刻廣場聚集,即將開啟一部九階傳送陣法,前往星隕宗平叛!」

一時間,所有人都振奮起來。

風起院五人毫不猶豫的電射而去,以最快速度趕赴中心廣場。

就在我飛馳出風起院的那一刻,只見遠方空中一道金色陣法衝天而起,十分巨大,洞徹雲霄,陣陣天音迴旋在陣法一旁,瞬間發動傳送大陣鎖定星隕宗,這才是我萬靈學院的真正底蘊,而此時,無數學生趕來,一個個神色憤怒,而步璇音、石冼、羅賢三大靈導師也幾乎瞬間趕到,加上許多靈導士,足足有超過兩千人一起步入陣法之中。

「嗡嗡嗡……」

陣法轟鳴,強大的力量裹挾著我們每一個人,金色光芒暴漲!

「轟轟轟~~~~」

巨響聲中,我們的身軀瞬間離開了萬靈學院,下一刻便全數降落在星隕宗內,只見遠近不斷有金色光芒閃爍,石冼踏步空中,渾身沐浴衝天金色光輝,宛若天神降臨一般,聲音巍然:「星隕宗叛變,但凡星隕宗門人,殺無赦!」

遠處,星隕宗的大殿內衝出了上百門人,一個個神色猙獰,而另一個方向的山門處則衝上來密密麻麻的暗族生命,腐屍、屍衛連成一片,十分駭人。

「殺!」

步璇音一掠而過,指尖迸發出曦光,千米外轟然炸開一個百米半徑的烈焰球體,成百上千的暗族生命幾乎瞬間就化為飛灰了了,一時間原本被暗族生命震懾處的學生們紛紛振奮起來,怒吼著沖向了對手!

「瘋了!」

星隕宗的人一個個厲喝道:「萬靈學院的人都瘋了,給我斬殺,全部斬殺!犯我星隕宗,必須死!」

「上了!」

我飛身踏上古老的青石台階,看著前方一群窮凶極惡的星隕宗門人,他們揮動兵刃,將各種意境的武學揮灑而來,氣勢雄渾,這個宗門敢背叛就說明有背叛的資本,看起來確實不錯,地御境之上的門人都有十多人了。

但我無懼!

劍訣催動,一瞬間周圍徹寒一片,月刃發動攻勢,冰川如林!

「轟轟轟~~~~」

靈力凝化為無數冰川摧枯拉朽的碾壓而去,連綿不絕的劍意形成了一個冰川巨幕擠壓下去,水寒劍心烈然,光芒大漲,頓時那些門人紛紛身軀爆碎而亡,甚至在冰川如林的鎮壓下,後方的古老寶殿也一起被摧毀,木屑與石頭崩碎,這一幕已然慘不忍睹。

「殺!」

洛言、洛宛、尚榮等雲動院的學生怒吼衝殺,以橫掃之勢鎮殺星隕宗的門人,勢不可擋!

「吼!」

一聲巨吼,是一名幽影級的死亡生命體,手握一柄銹跡斑斑戰斧,速度快若閃電般的轟在了洛宛的側面,頓時震得洛宛後退,口吐鮮血,實力十分懸殊。

「姐!」

洛言大吼,但卻被兩名星隕宗長老纏住,長老手握風雷,不斷撕扯雷霆狂攻,讓洛言根本分身乏術。

我疾速攻殺而至,一劍震開幽影的戰斧,低喝道:「洛言,不要分心!」

「好……」

洛言返身專心與兩名長老搏殺,擁有四品劍心確實不凡,區區一個後輩力擋兩名長老而不落下風。

……

「嘶嘶……」

幽影口噴粘液,手中戰斧嗡鳴,死死的盯著我,大約是已經把我列為獵殺目標了。

幾個月前,我除非變身白修羅,否則難以戰勝幽影,但現在不同了!

催發劍心,鎮壓幽影!

殺!

劍招連綿不絕,密集的冰川撕開戰斧的防禦,連續鋪墊了七八劍,將戰斧完全震開,瞬間形成了氣勢鎮壓,那幽影哀嚎一聲,雙臂破碎,轉眼間就被劍意給撕碎了!

「嘭……」

滿地爛肉,十分噁心。

轉身看去,蘇顏、柳彤兒與一名幽影搏殺,而堂姐和石冼、羅賢則在鎮壓兩名血巫級強大存在,這一場戰鬥十分慘烈,但萬靈學院穩佔上風! 「萬靈學院這群多管閑事的混賬!給我殺,此次就算是計劃失敗也要讓萬靈學院付出代價,讓他們知道域外是誰的天下!給我殺!」

一名身穿藍袍的血巫臉龐上充滿屍斑,戾氣滿滿,手中一柄血色權杖旋轉死亡規則力量,身周黑色死氣散發,十分恐怖,但那些幽影、屍將、屍衛等死亡生命體卻對這種濃郁的死氣趨之若鶩,紛紛拚命的將其吸入體內,隨後發狂般的瘋狂怒吼,密密麻麻的攀岩而上,殺上了星隕宗的山門。

「堵住他們,來多少殺多少!」

石冼手掌揚起,金色馭力暴漲,擒龍手變得無比巨大,轟然落下,將一群死亡生命體碾碎。而在石冼的帶領下,十幾名靈導士各自施展力量,一道道冰霜、火焰、風刃等意境咆哮而出,特別是沈步雲的煙雲腿法,撕裂了星隕宗山門的大門,瞬間就將數十名死亡生命體焚為灰燼了,十分了得。

有堂姐和石冼、羅賢鎮守山門,暗族生命們註定是攻不上來的。

我急忙將一道靈識貫入傳音手環,詢問宋騫:「小騫,我們到了,你和趙昊現在怎麼樣?」

「軒哥,我們逃到了星隕宗上方山峰上的藏經閣了,往下看能看到你們……但是我們過不去,星隕宗有四個長老在追殺我們,趙昊已經受傷了,還有幾個同學也受了重傷,快來!」

「嗯,等著,別放棄!」

宋騫的聲音十分戰慄,那是一種面對死亡的恐懼感,我抬頭看去,星隕宗所在的山脈一道青峰矗立,大有衝天之勢,而藏經閣就築在青峰上。

「吃貨,你找到宋騫了?」

混戰之中,蘇顏渾身籠罩著火焰意境而來,絕火劍心十分灼人。

「他在藏經閣。」

「我們跟你一起去!」

「好!」

轉眼之間,風起院外加洗鍊院一共二十多人跟著我飛馳沖向了青峰,沿途一些星隕宗門人想要抵擋,但幾乎都在瞬間就被我們斬殺,實力太過於懸殊了,星隕宗的門人天御境就沒有幾個,而能締結劍心的更是屈指可數。

……

「轟~~~」

空中一聲巨響,藏經閣的一半直接湮滅了。

幾名鬚髮皆白的老者一臉戾氣,其中一人掌心裡握著星空靈力,是一名星御境初期的強者,正是他一掌碎掉了巨大的藏經閣,臉上滿是恨意,道:「就是這幾隻螻蟻引來了萬靈學院的大舉進攻,可恨可怒,一定要給我宰掉他們!」

「是,掌門!」另外幾名長老都殺氣騰騰,此外還有不少星隕宗門人也跟著他們,一個個手握刀兵,氣勢洶洶。

遠遠看去,碎滅的藏經閣只剩下一小半了,正在瘋狂疾速的從山巔上墜落下來,而從埠的殘破廢墟之中就能看到幾人,正是宋騫、趙昊等人,一共七八個人的樣子,都是萬靈學院的學生。

「去死吧!」

一名長老狂嘯,手中長劍化為一道風暴席捲而去,天空轟鳴,氣勢驚人。

就在長老的劍意即將粉碎藏經閣的那一刻,「刷」一道冰寒劍意橫掃,直接碰撞在他的劍氣風暴之上,轟然一聲巨響堪堪的截住了他的殺招。

「兵鑄山,去!」

我一邊縱身飛馳在山脈之上,一邊手掌心裡神器光芒閃爍,兵鑄山極速分解為百萬兵刃,形成了一道連綿不絕的長矛衝天而起,凌空再度瓦解,宛若一張巨型護盾一般的拖住了下墜的藏經閣,很好的保護住了宋騫、趙昊等人。

「是什麼來頭?」幾名長老怒吼。

「毀了它!」星隕宗掌門低喝一聲:「其餘人,跟我去鎮壓這些萬靈學院的人,這些學生都是天才,滅殺他們也等同於是為我們星隕宗隕落的天才們報仇了!」

「殺!」

火光咆哮,一柄優雅而精緻的巨劍橫亘在天地之間,正是蘇顏的妃焱,她的九霄炎龍舞居然練到如斯境界,凝聚出這麼強橫的意境,一時間,兩名長老直接被妃焱的意境所震退了,蘇顏手持利刃,身周泛起火焰霞光,斗篷飛揚起來,煞是好看,一劍落下,將兩名長老一起逼退。

唐闕然連續數次射箭,箭矢飛梭,射殺了幾名星隕宗的弟子,目光凜然道:「小顏拖住了幾個長老,我來壓制他們,彤兒從山峰迂迴上去救宋騫、趙昊等受傷的人,步亦軒你去招呼那個星隕宗的掌門,我們幾個要戰他都很勉強。」

「嗯!」

這星隕宗掌門星御境初期修為,已經可以堪比武神榜尾榜人物了,比我強悍了一整個大境界,十分不好應付。

而似乎掌門也盯上了我,掌心裡握著雷電,怒吼一聲從天而降,手掌之中化出萬千道雷霆肆虐而下,氣勢凜冽!

「啊……」

兩名洗鍊院學生受到波及,瞬間就渾身焦黑、口吐鮮血倒退。

不假思索的縱身離開了險峰,我凌空飛馳,腳踏一道道冰霜軌跡,水寒劍心能支撐我飛馳數百米,我和掌門的戰場絕不能是這裡,否則大家都會很危險。

「你就是傳承序列步亦軒?給老夫去死吧!」

身後,炸雷般的聲音響起,星隕宗掌門怒吼聲中一道掌力墜落下來,鎮壓感十分凌厲,縱然我擁有二品水寒劍心也依舊十分吃力,渾身的毛髮都快要炸起來了,腦袋裡嗡鳴作響,好像的雷電意境,這老傢伙真是不簡單!

抬頭看去,密密麻麻的雷電交織,化為一道巨大雷掌轟落,頓時頭皮發麻,太恐怖了!

氣勢一沉,我順勢墜落下去,同時左手張開,金色馭力咆哮,抓起不遠處青峰上生長的古木來阻擋雷掌降臨,頓時一棵棵古樹轟然被雷光撕碎,那星隕宗掌門的臉龐更加清晰凌厲,眸光冷冽,帶著無比的殺意。

不行了,以我擒龍手的修為根本沒法與石冼相比,更加無法抵擋得住這種程度的猛攻。

左手悍然對著空中張開,無數符文漫天飛舞起來,紋骨光芒大盛,蘊養在紋骨內的經年龍龜蘇醒,滄桑古老的氣息瞬間充斥空氣之中,符文交織組成了一面巨大的金色龜盾橫亘天地之間,「轟轟轟」連續數聲,龜盾炸開,而星隕宗掌門的掌力也被消耗得七七八八了。

「嗯?」

他須髯張開,無比憤怒,雙眼血紅的看著我,冷笑道:「果然不愧是傳承序列的頂級天才,可惜還是要死,你以為我星隕宗是你們想滅就滅的嗎?萬靈學院仗勢欺人,必遭天譴!」

此時我已然落在了星隕宗後山的古老叢林之中,腳踏樹冠轉瞬疾馳後退,一邊說道:「你們星隕宗勾結暗族,殺害我萬靈學院的人還有臉說我們仗勢欺人?」

「放肆!你懂什麼?」

他氣得渾身顫抖,一股恐怖氣息激蕩而起,道:「他們不是人……來自靈界的軍隊一天內就攻陷了附近的十幾個宗門與古山,難道我星隕宗能獨立抗衡不成?如果不歸順暗族就被遭致滅頂之災,那個時候你們這些頂尖武院為什麼不出現?現在倒是來討伐了,可笑可笑!」

星隕宗掌門再度抬起手臂,怒吼聲連連,雷電肆虐在叢林之間,將一棵棵古樹撕碎,空間瘋狂扭曲,在他的駕馭下,雷電彷彿有了靈性一般,居然化為一道道雷霆尖錐轟落而下,十分駭人,這個老傢伙絕對是個真正的高手!

必須全力一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