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小王爺的臉色都變了,他的容顏帶著恐慌,蒼白著臉道:「你……你說我還有兩年的生命?」

「嗯,」楚辭點了點頭,「害死我們的,便是二皇子,你說我和他有沒有深仇大恨?」

小王爺的身體都僵住了。

無盡的恐慌侵襲著他的整棵心。

讓他驚恐的睜大眼睛,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如果是之前,也許他還不可能相信楚辭的這些話。

可現在,他對楚辭已經有了一個盲目的程度。

覺得這個世上沒有什麼事,是她不會的。

她既然說她會算命,那必然也是真的!

「夜溫玉那狗雜種,居然想害我!」他氣的渾身顫抖,雙眸都迸發著怒意,「等我找到機會,我先弄死這狗雜種!」

他們是堂兄弟啊。

這狗雜種居然想要害他!

楚辭淡笑著坐在了椅子上,為自己斟上了一杯茶水:「時間不早了,我要睡了,你可以滾了,明日再過來。」

也許是楚辭這聲音,讓小王爺從憤怒中走出來,但他此刻的臉上還帶著怒容。 「這明顯是對方的第二步動作,也就是說,對方在知道計劃失敗后,就直接展開的計劃。」

「對方一直在觀察我們。」

「而對於觀察我們的最好地方,就是……」

王野目光轉到方家珠寶店對面二樓上,將沒說出的兩個字補充完:「那裡!」

一瞬間。

王野目光,跟流雲拓、方俊祥倆人目光對視。

王野的一雙眸子里,冰冷,毫無感情,只有淡淡殺意。

方俊祥、流雲拓倆人見事情敗露,本就心虛想要離開,下意識朝後看的時候,應上王野這一雙眼睛。

瞬間,靈魂顫慄。

他們甚至感覺,他們剛剛所面對的,不是人應有的眼神,而是從十八層地獄而來,打算索命的鬼王。

嗖!

王野速度極快。

在確定方俊祥他們所在方向的一瞬間,王野將瞬間朝方家珠寶店對面二樓所在地方而去。

「走!」

流雲拓、方俊祥倆人,見王野朝他們這邊所在方向而來,就想逃離。

但王野速度要比他們想象中快上許多。

王野躥到方家珠寶店外面的一瞬間,身體躍起到一個令人難以想象的高度,站在了對面二樓的窗欄上,直接鑽入到對面二樓。

而方俊祥、流雲拓二人,僅僅只是剛剛起身而已。

「流雲拓。」

王野看著方俊祥身旁的流雲拓,當看到倆人在一起時,王野那感覺連接不上的線索,此時完全連起來了。

下毒的人是方俊祥,而流雲拓是給方俊祥提供毒藥的人。

流雲拓當時前往方家珠寶店,必須要讓方家珠寶店賠償丟失的那塊帝王綠,原因也是要刁難方霏霏。

方俊祥對方家的防偽標誌很是了解,但讓方俊祥仿出一個一模一樣的出來,方俊祥沒那本事,也是流雲拓幫助的。

「好巧,流大師,方老闆。」

王野朝方俊祥、流雲拓二人打了個招呼,方俊祥、流雲拓二人,看著跟他們打招呼的王野,臉色複雜

震驚、怒意、恐懼……

方霏霏直接開車,帶著方俊祥、流雲拓倆人,一起來到方家,當著方寸山的面進行對峙。

有了劉管家一直以來收集的證據,以及王野抓來的流雲拓,人證物證具在,方俊祥哪怕想要抵賴,也無法做到。

方俊祥被逐出方家,流雲拓被劉管家帶人送至官方,方家的這件事情,算是結束了。

「方老先生。」

王野將目光放到方寸山身上,朝方寸山開口道:「如今,既然我已將方家的事給調查出來,那事先承諾的條件,您應該要兌現了吧。」

方寸山曾經說過,只要王野在七天之內,能幫忙將方家的叛徒找出,就將方寸山所知道的一些線索告訴方寸山。

「劉管家。」

方寸山示意一下,劉管家明白方寸山意思,帶著房間中一行人全部離去,只剩下方寸山、王野二人。

就連方霏霏,也都被帶了出去。

方寸山抿了口茶:「你父親當年是白手起家的。」

「那麼厲害?」

王野聽到方寸山的話,驚訝了一下,白手起家是很難的,自己的父親卻能白手起家,要比自己師姐都厲害了。

同時,王野心中,對接下來得到的信息,也越發期待起來。

方寸山既然這麼說,那代表,方寸山肯定知道自己父親、母親的名字的。

王野從小到現在,可是連自己父母叫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雖然是白手起家,但這其中,若不是有你母親的幫助,你父親也做不到這一點。」

「我母親?」

王野口中發出疑惑的聲音,王野對自己父母的身世,都不是很了解。

「對。」

「你母親,是省府大家族的女兒,省府趙家,趙珂。」方寸山臉上流露出回憶的神色:「當時,你父親雖然是白手起家,但其中,也利用了很多你母親家族的關係,才能令你父親的事業發展的很快。」

「後面被趙家知道,趙家當代家主見你父親確實是個可塑之才,也沒再刁難你父親,反而在後面幫助了你父親很多,甚至,你們王家,當時在被省府中的人針對時,趙家也在支持你父親他們。」

「不過,有人要支持,有人不要支持,你們趙家,就分成兩派,最終,趙家選擇不支持的那一派,聯和省府中的其他家族,將趙家選擇支持的那一派解決掉了。」

「趙家如今存活下來的,都是不支持王家的那一脈,很多問題,你都能前往趙家得到消息,只是,他們會不會告訴你,就不一定了。」

「我知道了。」

王野點頭,聽到這個消息后,並沒喜悅,反而是微微皺眉。

既然趙家中,如今都是不支持自己父親的那一脈,那自己前往趙家,趙家的那些人們,肯定不待見自己,更不用說,將他們知道的消息告訴自己了。

這是不能奢求的。

不過,王野相信,憑藉自己接下來的努力,一定能從對方口中得到消息的。

「多謝方老爺子了。」

王野跟方寸山道了聲謝,方寸山看似沒說什麼,卻提供了一個巨大的線索,令王野知道,自己除了跟蘇婉卿結婚後,還有什麼可以了解信息的渠道。

「不謝。」

方寸山擺了擺手:「都是合作,既然你完成了我給你的要求,那我將這些事告訴你,也不算什麼。」

「對了。」

方寸山盯著王野,繼續說道:「除了這個線索外,我還有一個線索要告訴你。」

「什麼?」

王野聽到方寸山的話,臉色瞬間激動起來,難不成又是一個關於王家的線索?

「楊俊生活著的時候,曾跟何磊他們倆人,一人湊了一百多人,想要用來對付你,雖然說,楊俊生已經死了,但這兩百多人,何磊卻不一定會不用。」

「所以,你接下來要小心了。」

「嗯!」王野眼眸瞬間冰冷下來,朝方寸山微微頷首:「多謝方老爺子提供消息。」

又跟方寸山聊了幾句,王野就離開了房間。

王野離開后,方寸山盯著王野離開的門口,心中思索著。

王野的手段是什麼? 懶懶的瞥了他一眼,蘇韻重新將視線放到自己的手機上,根本連搭理他的興趣都沒有。

洛遠航知道,她這是在故意忽視他們,便不再這個事情上糾結,繼續說下去,「這些天,我跟薇薇已經很認真的想過了,我們三個人之間的感情問題,實在不應該牽扯到工作中來。之前你畢竟也幫過不少的忙,不管是我們對不住你,還是你對不住微瀾,都不去計較了。我們撤訴,也不再追究,你以後愛去哪裏去哪裏,大家兩清,可以嗎?」

「羅律師,你覺得呢?」不理會他,反而轉頭問向身旁的律師。

那個羅律師一直沒說話,只是作為一個旁聽者,不時用紙筆記錄一下,現在聽到蘇韻問她,停下筆來看着她,「蘇小姐,當然不可以。」

「這是我們之間的事,輪不到你來決定!」洛遠航登時變了臉,然後沖着蘇韻說,「你從哪裏找來的這種沒水平的律師,我看就是個冒牌貨,什麼都不懂!他知道什麼是為你好,做什麼對你有利嗎?你知不知道真的上了法庭,你根本沒有勝算的,現在對你來說,絕對是個最好的結果!」

「是嗎?我倒是要感謝你們了?」冷笑了一聲,她抬起一隻手朝着羅律師的方向,「這位,是新生的律師顧問,是最專業級別的,你說他是冒牌貨?你又算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只知道盜取別人勞動成功,還沾沾自喜自以為是的可憐蟲?!」

「你……」

饒是洛遠航再三忍耐,但是被這樣的痛罵,他臉上也是掛不住了,「蘇韻,你別太過分!」

「過分?到底是誰過分!說的真是好大度啊,還我對不住微瀾,不去計較了?我倒是要問問你,計較什麼?我哪裏哪一點對不住微瀾了?這些年,我泡在實驗室的時間有多少,為了採集最好的原材料,又跑過多少地方,做過多少實驗?微瀾拿着我的勞動成果,又獲得了多少利益?!你,你們,又從我身上得到了多少好處?我真的很想問一問,你來告訴我,我是哪裏對不住微瀾了?」

她厲聲的指責,讓洛遠航張口結舌答不上來,只能支支吾吾的說,「你,我……」

輕哼一聲,蘇韻繼續說,「還有,我真的很噁心你這個公司的名字。我忙碌了那麼久,竟然是為你們兩個賤人鋪磚墊瓦,想想我都想吐!」

「蘇韻你嘴巴放乾淨點!」江時薇氣得怒罵。

然而蘇韻只是嗤笑了一聲,「我嘴巴再怎麼不幹凈,也沒有你做的那點事兒臟!」

說完,她拿起包包,打算站起身來,「羅律師,我們走吧!這裏實在是臭氣熏天,我不想再待下去了。」

「等一等!」

眼看着她要走,洛遠航顧不得那麼多了,畢竟他來這裏的目的還沒達到,猛地起身一把抓住了蘇韻的手腕,「我約你不是跟你吵架的,我們和解不好嗎?」

「不好!」冷冰冰的盯着他,眼眸凌厲的跟刀子似的,視線從他的臉上,緩緩的下滑,落到他抓着自己的手上。

「……」洛遠航遲疑了下,咬着后槽牙又追問一句,「不管怎樣,你能不能告訴我,配方是不是真的有問題?」

他很緊張,也很擔憂,如果所有的配方都有問題,那影響的就不會只是這一批貨,而是所有!所有一切!包括微瀾的未來!

鑒於此,就算是拉下臉,厚著臉皮,他也得問清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