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不可能啊!我發現不了的邪物,實力絕對比我高,它應該沒有必要躲起來。

“高先生,你們現在在哪?我現在就過去!”

“我們就在齊婉晴家的樓下!”

美女的至尊保鏢 “好的!等我!”

秦巖站起來,帶着李天霸和慕容雪菡上車直奔齊婉晴的家。

坐在車上,秦巖好奇地問:“天霸,雪菡,你們在齊婉晴家的時候發現其他邪祟了嗎?”

李天霸搖了搖頭。

慕容雪菡也搖了搖頭:“主人,沒有啊!”

既然他們三個都沒有發現,秦巖覺得齊婉晴肯定是他們走後又被不乾淨的東西上身了。

十幾分鍾後,秦巖又來到了齊婉晴所在的小區。

秦巖看到一棟樓前圍滿了人,好像發生了什麼大事。

這棟樓正是齊婉晴所住的那一棟嘍。

擠開人羣,秦巖撩起警戒線走進了裏面。

“高先生,唐小夢!”秦巖一眼就看到駝背和唐小夢。

駝背和唐小夢轉過身和秦巖打招呼,然後駝背就直接將秦巖拉到了齊婉晴的屍體面前:

“秦大師,你看看,她是被什麼上身了?”

齊婉晴的屍體上蓋着一大塊塑料布,頭和上半身都被矇住了,兩隻腳露在外面,鞋已經不知道哪去了。

秦巖點了點頭,蹲下身子撩開塑料布向死去的齊婉晴望去。

шшш☢ тTkan☢ ¢o

齊婉晴的死狀和趙赫的死狀一樣,半邊臉凹陷下去了,鼻孔和嘴裏殘留着血跡。

秦巖念動咒語,伸出食指和中指點在齊婉晴的眉心上。

一道柔和的陽氣順着齊婉晴的眉心鑽進了齊婉晴的體內。

但是秦巖並沒有發現齊婉晴體內有鬼氣或者是妖氣,反而在齊婉晴的體表發現了一絲屍氣。

這屍氣特別特別少,少到秦巖差點沒有發現。

如果此刻是天師以下的人來檢測,絕對不會發現。

秦巖現在也明白駝背爲什麼發現不了了,因爲駝背只是一個道師,實力實在是太差了。

奇怪?怎麼會是屍氣?難道是殭屍把齊婉晴從四層樓上面推下來的?

如果真是殭屍,它根本沒有必要這麼做!直接掐死齊婉晴不就行了嗎?

秦巖準備問一問唐小夢,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

“秦大師,怎麼樣?”

看到秦巖站起來,駝背好奇地問。

“她沒有被上身,我沒有感覺到鬼氣和妖氣,只是感覺到一點點屍氣!”

“什麼?屍氣?這不可能吧?”

駝背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唐小夢,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你和我說說吧!”

秦巖覺得齊婉晴不像是被鬼類上身後跳樓自殺的,反而像是被人推下來的。

如果不是因爲唐小夢是齊婉晴的姨姐,如果不是因爲唐小夢之前請她幫齊婉晴抓鬼,秦巖甚至覺得唐小夢有嫌疑。

“當時是這樣的!我姨妹突然尖叫一聲,就從陽臺上跳下來了!”

“就這麼簡單?”

“是啊!”

秦巖聽得出來,唐小夢在撒謊,但是秦巖不明白唐小夢爲什麼要撒謊。

在這裏,秦巖也不好拆穿唐小夢。

畢竟他們還有交情。

秦巖聳了聳肩,對駝背和唐小夢說:“兩位,看來我也無能爲力了!你們再請其他人吧!”

秦巖轉過身準備走,駝背攔住秦巖,指了指不遠處的車說:“秦大師,你等一等,你跟我來一下,我有件禮物要送給你。”

“禮物?還是算了吧!”

“這怎麼能行,如果上次不是你,我就死在一家殭屍的手上了!”

秦巖盛情難卻,跟着駝背來到車邊。

“秦大師,你進來!”駝背坐到車上對秦巖說。

秦巖原本準備在車外面等,看到駝背招手,只能坐到了後座上。

但是剛坐到後座上,秦巖發現駝背的屁股後面鼓起一個長方形的形狀,看起來就像是一條尾巴。

因爲狐小媚坐在沙發上的時候,屁股後面也會鼓起同樣的形狀。 這是?

秦巖疑惑無比地擰起了眉頭。

高先生的屁股後面怎麼會長尾巴?他是人不是妖啊!

獨寵閃婚契約妻 莫非高先生是什麼妖精假扮的?

想到這裏,秦巖悄悄地從褲兜裏拿出一張現形符丟在駝背的身後,然後在心中念動咒語。

現形符無火自燃,駝背現出了原形。

只不過秦巖看不出假駝背是什麼妖精,因爲它假扮駝背的時候,爲了不被發現,將駝背的皮活生生剝下來,然後鑽進駝背的人皮中。

這樣做可以屏蔽它身上的妖氣。

秦巖此刻只能看到一個動物在駝背的皮裏面來回蠕動,將駝背的皮撐的向不同的地方鼓起。

那種感覺就像在人的身上套上塑料袋。

人活動的時候,將塑料袋撐出了不同的形狀。

“秦巖,你看,我……咦?”

假駝背將一個盒子捧到秦巖的面前,當它剛準備送給秦巖的時候,突然發現自己的雙手變成了蹄子。

手指上的皮膚就像洗碗用的手套一樣垂落下去。

“你是誰?”

秦巖挑起眉毛,翹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同時眼中寒光閃爍,充滿了殺意。

既然駝背的皮被人活生生地剝了下來,那說明駝背已經死了。

秦巖此刻既自責又憤怒。

自責的是駝背因爲自己死了,憤怒的是對方殺掉了駝背。

“想不到我這樣你都能發現!”

假駝背“嘿嘿嘿”地笑起來。

它伸出手抓住胸口上的人皮,用力向兩邊一拉,只聽見“嗤啦”一聲,駝背的皮被扯成了兩半,一隻黃鼠狼從人皮中跳了出來。

黃鼠狼搖身一變,妖氣縱橫,它變成了一個慈祥的老頭。

老頭紅光滿面,滿臉微笑地看着秦巖,左手放在腰後,右手摸着下巴,坐在後座上大聲誇讚起秦巖:

“真是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難怪我那徒子徒孫會死在你的手中!”

聽到老頭的話,秦巖眯起了眼睛,眼神陰冷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說:

“你是黃瑞年?”

秦巖之前只和黃仙姑等黃鼠狼精結過怨,黃瑞年是黃仙姑的長輩,所以他一下就猜到對方是黃瑞年。

黃瑞年這麼長時間沒有來找秦巖,秦巖都把他忘了。

“不錯!老朽正是黃瑞年!”

老頭“哈哈”大笑起來,如實相告。

“黃仙姑死了,槐老也死了,難道你就不怕你是下一個?”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秦巖明知道自己落進了對方的陷阱,依舊不緊不慢地說。

他覺得唐小夢有可能也死了,而且唐小夢有可能和駝背一樣,都是被剝皮而死。

雖然唐小夢最近和秦巖的關係不是特別友好,但是秦巖一想到唐小夢被剝皮而死,他就無法淡定了。

相對於駝背,秦巖更心痛唐小夢。

因爲他和唐小夢相處的時間很長,與駝背相處的時間較短。

“我當然怕啊!只不過我做了一個十全十美的陷阱,別說是你,就是李天霸和慕容雪菡今天都要死。”

黃瑞年信誓旦旦地說,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

秦巖雖然不願意相信黃瑞年的話,但是他知道黃瑞年說的是真的。

黃瑞年這麼長時間都沒有采取行動,他肯定一直潛藏在暗中,靜靜地等候着時機。

“當初槐老來找你的時候,我早就回來了。但是我怕不是你的對手,所以就假裝沒有回來。”

“槐老性子急,爲了給他的分身報仇,就急匆匆地來了。其實當時我就在你們身邊。”

“幸虧我比較謹慎,否則的話,現在的我絕對不會坐在這裏,肯定就像槐老一樣魂飛魄散了。”

黃瑞年一邊說着,一邊指了指秦巖的槐木劍。

“但是今天不一樣了,馬家和毛家在帝都打起來了,馬家無奈之下,將派在你身邊的人抽回去了。”

原來馬騰飛和馬澤洪爲了秦巖的安全,暗中派了一個天師保護秦巖。

只不過秦巖不知道。

聽到黃瑞年這樣說,秦巖對師伯和師傅特別感動。

“除此之外,我還聯合了從九窈古墓中跑出來的三個殭屍!它們三個對付李天霸絕對沒有問題。”

“至於慕容雪菡,一個小小鬼靈,根本不足掛齒!”

說到最後,黃瑞年哈哈大笑起來,樣子得意到了極致,也猖狂到了極致。

秦巖總算明白對方爲什麼敢對自己下手了。

現在沒有了馬家的保護,還多了三個屍王級別的殭屍,自己這一邊的確危機重重。

最重要的是,即便黃瑞年這邊的實力比自己這邊高出許多,但是黃瑞年已經步下了陷阱。

而且根據秦巖的推測,這陷阱絕對不是一般的陷阱。

不得不說,黃瑞年準備的很充分。

“秦巖,受死吧!”

黃瑞年大喝一聲,剛纔還慈祥和藹的面容,在頃刻間變的猙獰恐怖,拿起手中的盒子向秦巖當頭拍下。

盒子自動打開,露出了一朵妖異的鬼花。

鬼花就像吃人的巨蟒一樣,張開花瓣向秦巖吞下。

這種鬼花叫噬魂花,可以吞噬人的三魂七魄,乃是冥界地府嚴令禁止的鬼花。

看到噬魂花,秦巖在心中破口大罵起來:

黃瑞年這個王八蛋,原來送我的禮物是噬魂花。

秦巖念動咒語,拿出槐木劍向噬魂花刺去。

噬魂花就像人一樣,脖子一歪,躲過槐木劍,張開巨口咬在了秦巖的頭頂上。

秦巖當即覺得自己的三魂七魄就像被什麼吸住了一樣,不聽使喚地從頭頂上往上鑽。

就在這時,“轟”的一聲,秦巖的懷中突然亮起萬道光芒。

正是紀姥送給秦巖的油燈。

“啊!”

噬魂花淒厲地慘叫起來,然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凋零了。

“這……這居然是天魂地魄萬古燈!”

黃瑞年睜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自言自語起來。

天魂地魄萬古燈?名字好霸氣啊!只是不知道這燈到底有什麼用。

秦巖將天魂地魄萬古燈收好,準備回去了好好研究一下。

上次讓靈兒幫着看了一下,靈兒也不知道什麼法器,秦巖也就沒有再關注。

“秦巖,不要以爲你躲過了噬魂花,就能躲過我,我乃是妖王!”

黃瑞年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 秦巖立即向後退開。

但是因爲他坐在車裏面,撞在了車門上,根本無法躲開黃瑞年的攻擊。

“砰”的一聲,黃瑞年一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在心中暗呼起來:完了,被這一掌打中,不死也要丟掉半條命。

黃瑞年可是妖王,他只是一個道師,和黃瑞年整整相差兩個等級。

可是令秦巖想不到的是,黃瑞年這一掌拍在他的胸口上,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痛感。

秦巖愣住了,黃瑞年也愣住了。

他們一人一妖擡起頭對視了一眼,分別從對方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難以置信。

這是怎麼了?秦巖爲什麼沒有受傷?

黃瑞年在心中驚駭無比地想。

秦巖也一樣,既驚訝又好奇地想,奇怪,我爲什麼沒事啊?

秦巖不由想起上一次槐老偷襲他的情景。

當時槐老用盡辦法都無法傷害到他。

嗎的,我就不相信我弄不死他!黃瑞年在心中大吼一聲,再次揮掌向秦巖胸口拍下。

“砰!”黃瑞年一掌拍在了秦巖的胸口。

秦巖沒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