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也不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能夠像到哪裡去!

這樣的鬼話騙孩子都不可能,偏偏拿出來騙他們。

當真是鬼扯一樣的言論!

皆都是聰明人,自然是不會相信一言半語了!

「就算是厲大少爺同厲權老爺相似!厲少夫人不同他們相似吧!」夏熙冷漠的瞥了她一眼,平聲道:「這根本就不是攔截厲少夫人的理由吧?」

夏熙的話句句咬理,就差直接質問出白家所包藏的禍心了。

不過,她想著還有白映晴,畢竟她也活的不容易,又是幫助過顧彤的,這才壓住一口氣,沒有再說話,她瞥了一眼白大奶奶,明顯在問,你倒是說話呀!

白大奶奶自知理虧,尷尬至極,再想要說服她們,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因為,最根本的原因,就是非常鬼扯的存在。

白家所說的,沒有半分的依憑,拿到哪裡都是上不了桌面的。

終於說到了正題上,白家大奶奶皺了皺眉,道:「我們也不是不讓他們相見,而是怕打擾白素休息了……」

其實,說這句話的時候,白大奶奶也在做一個所謂的權衡。

情況已經發展到現在的地步,她自然不難發覺,她們是來者不善了……

所以,她在權衡,該不該讓她們見到白素了。

很明顯,對於白家大奶奶而言,這無疑是一件鬧心的麻煩事。

攔阻她們不見白素,自然有白大奶奶的理由,否則她也不會這樣堅決了。

然而,真的鬧僵了,倒霉的終歸還是白家,甚至潘家也脫不了干係。

顧彤和夏熙當然深知這一點,所以才抓住這件事情死死不放手,全然是一副堅定的態度!

而且,她們的配合有序,各自唱著自己擅長的戲碼。

摧毀著白家的自信心,一點點的衰弱,直至現在,陷入了進退維谷的地步。

想必,現在白家也明白,固執己見是沒有用了。

若是不讓其見到白素,這件事情肯定是沒有辦法善了了…… 「媽,要不……」白家家主站起身來,勸阻的說上一句。

他不是旁人,正是白映晴的親生父親,白素的親哥哥了,包括這一次邀請他們接白素回歸,都是他提出的想法。

別怕,總裁! 「要不什麼?」白大奶奶有些惱怒,暗自壓制著怒焰。

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知道白家家主,在其中的關鍵作用了。

若非是他刻意而為之,事情也不會這樣的失控……

「要不……就讓她們看看吧……白素也睡了,不礙事的……」白家家主的心,明顯是偏的,而且,也是必須要偏的。

畢竟,他能夠分得清楚親疏,更能明白其中的利益關鍵。

況且,無論按照哪一種說法,他都不想得罪厲家的大少爺!

沒錯,現在是白大奶奶掌權不假,可是她的權利也有終結的一天,遲早還是要還給白家家主手中的。

僅就現在而言,白家家主所握的權利,也是不可小覷的!足以跟白大奶奶抗衡了。

若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同厲家成為同盟,他今後的日子,肯定會好過很多。

「你……」白大奶奶險些被他氣瘋了,怒瞪眼睛,道:「你不怕你妹妹受刺激嗎?」

「妹妹的身體不好……是沒辦法的事情……可是,這母子相見,也是早晚的事情……解鈴還須繫鈴人呀……」白家主一句話將其堵死了。

既然早晚都是要見的,也不差這點時間了。

即便是白家拖延,也起不到根本作用,直至最後,若是她們徹底翻了臉,硬闖進去,慘敗的結局是誰也無法承擔的。

當然了,這些話中還有一句暗藏的警告,更是變相告訴白大奶奶。

若是想要得罪厲家,那她就繼續執持己見,不讓他們見面好了!

現在,夏熙都已經發怒了,根本不怕事情鬧大,足以見得,他們是有備而來。

白大奶奶聽得懂話,更明白其中的暗指,道:「哎……厲少夫人也是這樣想的嗎……」

就是這麼一聲嘆,她好像老了不少,所有的精神頭,全部都被消耗沒了。

其實,這是一句非常多餘的問話。

若是顧彤不是這樣想的,幹嘛直接殺到白家,且還上演這樣一齣戲碼呢。

歸根結底,一切都源於她想要見白素,並且還想要探查出白素髮病的原因。

白大奶奶早就應該想到的,只是心存僥倖,想著厲家應該不會鬧上門來,所以才會固執己見,如此這般的繼續鬧上一遭。

殊不知,最後竟是坑了自己!

顧彤微微一頓,道:「婆母身體衰弱,又突然犯了病,為人子女,誰能放心得下呢?我焦急要與婆母見面,難道還有錯誤不成?」

幾句話噎得白大奶奶理屈詞窮,臉色更加難看,額頭上的抬頭紋都揪在了一起。

事已至此,藏著掖著完全沒必要了,他們現在屬於是撕破了半張臉,還留著半張臉的狀態。

這樣的情況下,顧彤還不如趁熱打鐵,在另外留著的半張臉上,做些文章呢! 這樣做,可以保全兩家的顏面,還能達成目的。

顧彤權衡了所有的事情,既要顧全大局,又要見到婆母,在她的心裡,就這麼點事情,不值得大動干戈,鬧得誰也不認識誰為止,畢竟這裡是婆婆白素的娘家,她如此做,主要也是考量到婆婆的顏面。

白大奶奶微微一嘆,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卻也並不覺得自己輸得冤枉了……

面對,厲家少奶奶這樣的女中豪傑,事情能夠成為這樣,就已經很不錯了。

白大奶奶深知,顧彤是一位有勇有謀的人,做起事來能伸能縮,反應極快,且不達目絕不會罷休的。

「正天……你帶厲少奶奶去看看吧……」白大奶奶終於無奈的鬆了口,口中的正天,正是白家家主了。

「是。」白家家主白正天心中一喜,趕忙道:「這邊請吧……」

「謝謝,大舅。」 太古戰帝訣 顧彤禮貌的回應一聲,可是其中卻暗藏著,對其的表示了。

白正天是白素的親哥哥,若是按照親戚關係來說,理應喊一聲大舅的。

然而……

厲焱還未曾認祖歸宗,也未見過這位舅舅。

所以於情於理,顧彤暫時還沒有理由改口!

如今的這一句改口,算是承認了吧。

白正天心中一喜,卻也瞭然了顧彤的意思,更加慶幸自己當初做出的決定了。

果真……

厲家新回來的夫妻二人,並不亞於當初厲權和白素的默契配合,與他們相較,這兩個小輩,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絕對有能力統領厲家。

沒準還能讓厲家更上一層樓,重新輝煌起來!

選擇……

當真是最為重要的事情。

白正天做出的正確選擇,變相得到了厲家的信任,這可謂是一把雙刃劍,能夠改變諸多的東西了。

各懷心思的幾個人前行著,不知不覺之間,就已經抵達了一間別院的房子外面了。

這一間房子很特殊,只因,它是在主宅外面,且還是在院子裡面,就好像是家中庫房一樣的存在。

這裡,就是白素居住的屋子了!

顧彤微微皺眉,道:「我婆母就住在這裡?」

這個人煙稀少,偏僻至極,沒有人注目的地方,誰來照顧婆母呢。

白家就是這樣照看婆母的嗎?

白正天面露為難,道:「白素曾經受過刺激,為了避免她再次受傷,所以就搬到這裡來了……」

刺激。

又是刺激!

若是這樣說,那麼曾經受過刺激的事情,應當是真實的了。

顧彤抿了抿嘴,卻沒有說話,全然是一副正在思量的態度。

其實……

若是換做別的事情,就算是順藤摸瓜,她都可以疏理清楚。

然而,偏偏她卻不太了解白素,更不知道婆母曾經的事迹、習慣、性情如何,這些她知曉的很少。

所以,暫時不能妄加評判了!

當然了。

即便是這樣的情況,顧彤也能猜測出一些問題所在了。

因為,白家也知曉宮清婉的事情,更是要小心提防她的報復了。

這種情況下,他們不免會選擇,將白素隱藏起來,避免宮清婉對其傷害了。 若是按照這樣看起來,倒也是一件好事。

「婆母,曾經受過什麼樣的刺激呀?」

顧彤沒有避諱這個話題,而是直接詢問出了口。

全然是一副疑惑的態度。

「這個……」白正天垂了垂頭,道:「就是厲家的一些事情導致的吧,都是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情了……」

他輕描淡寫一兩句,強行要把這個話題掀過去,並未有想要多說此事的心思。

「那也總要有些具體事情吧。」顧彤並未鬆口,而是繼續詢問著。

對於她而言,這件事情無疑是非常重要的。

最起碼,她能夠在短時間之內,了解清楚婆母的基本情況。

也算是一種對症治療的手段了。

白正天微微一沉,道:「若是說起來,便同宮二夫人有些關係了……有些事情,想必不用我說……你肯定也是明白的……」

當初。

厲權娶了兩位妻子,其中的二夫人,還是那樣的彪悍、難纏,另外一位會是如何的凄慘,就可想而知了。

若是仔細想想,也不難尋找出其中的問題了。

而且,更有一種尊重的成分在裡面。

在白正天還不能確定,白素是否想讓自家小輩知道這些事情之前,自然是不會多言半句的。

這就好像是尊重妹妹的隱私一樣!

顧彤『嗯』了一聲,難得的沒有多言的意思。

白正天趁熱打鐵,幾乎在同一時間,快速的開啟的房門。

他開門的樣子非常的熟練,就好像是經常過來探查情況一樣。

白素好歹是他同父同母的親生妹妹,若是可以照顧,白正天自然也會義不容辭的。

『吱嘎–』

大門被推開了一個不大不小的縫隙。

白正天躡手躡腳的順著其中走了進去,並且對著外面的顧彤揮了揮手。

顧彤緊跟其後進入室內,率先入眼的就是萎靡的氣氛……

不大不小的房間,最為恰當的形容詞,就是凌亂不堪了。

所有的東西,全都被摔在了地上,室內亂七八糟的,都沒有下腳的地方了。

而另外一處的大床上,蜷縮著一位被捆著的女人,她絕美的不成樣子,哪怕是已過中年,卻還是能夠看出她美艷的氣質。

她雙眼就好像利劍,狠狠地盯著門口,嘴裡發出猙獰的聲音:「啊!啊!啊!」

「小素,別怕,是哥哥,是我……」白正天心中一凜,源自於本能的上前沖了幾步,道:「放心,有哥哥在,哥哥不會傷害你的……」

白素搖了搖頭,好像一個小孩子一樣,想要把自己強行蜷縮起來,躲在一個舒適的區域中。

「哎……」白正天嘆了一口氣,道:「小素這樣已經很久了……好的時候還能認識人,壞的時候,誰也認不得……就是一副痛苦的樣子……」

有些苦楚是源自於白素潛意識裡面,她想要躲避,問題才會越發的嚴重。

曾經因為這個問題,白正天也請過無數的心理醫生前來治療。

可是最終的治療效果,都是並不理想的…… 醫生們都說,這是源自於白素自身的問題,她自己把自己封閉起來,不想清醒,所以就會處於這樣的狀態了。

真的瘋了?

顧彤微微皺了皺眉,道:「如此看來,確實有些嚴重呀。」

可不是非常嚴重嘛!

若非是特別嚴重,怎麼可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呢!

對此,白正天也算是醫生請盡了,可還是沒有半分效果。

白素處於拒絕的狀態,非常不願意配合他們的治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