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力度,要真是八十歲的老頭,可能真的會被一腳踹死。

鹿一凡『摸』了『摸』鼻子,神秘一笑,幾枚銀針嗖嗖刺入了這名小偷的『穴』道里。

在即將踹到鹿一凡身上之時,這小偷驚悚的發現,自己的身體一動也不能動了。

「正好拿你來試試這銀針的威力。」鹿一凡笑著喃喃道。

鹿一凡用銀針封住了這人的『穴』道,這人滑稽的像是時間停止了一樣,保持一個動作一動也不能動了。

另外一名小偷見狀,也顧不得按住身下的美『女』了,揮舞著拳頭沖鹿一凡襲擊而且。

「還敢來?沒看見他什麼樣嗎?」鹿一凡冷笑了一聲,又是三枚銀針憑空飛出,刺入了這小偷的『穴』道內,封住了他的『穴』道。

兩人都滑稽的停滯在了原地,鹿一凡不急不緩的將銀針取了回來,撿起地上的錢包還給了唐夢瑤。

「老爺爺,謝謝您。」唐夢瑤感『激』的說道,不過在感『激』的同時,她總感覺這老爺子有點兒眼熟。

沒管唐夢瑤,鹿一凡走到兩人面前,笑著道:「剛剛說了,自廢雙手,這筆賬就可以既往不咎,但是現在,不好意思了!」

銀針蹭蹭蹭在他們身上一通『亂』扎之後,鹿一凡解除了他們的『穴』道封鎖。

倆小偷只感覺自己的手無論怎樣都使不出一絲一毫的力氣,連抬手的能力都沒有了。

「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風臨門 一名小偷驚駭的問道。

「廢掉了你們的雙手而已,哦,對了,順便還廢了你們的老二。以後就是再漂亮的姑娘脫光了站在你們面前,你們也硬不起來了。

吃偉哥都不好使!」鹿一凡輕笑道。

這次倆小偷真的是急眼了。

手廢了倒還好,尼瑪,二哥廢了,這輩子就少了一大樂趣啊!

「你等著!」兩名小偷拿出一個類似於呼叫器的東西,按了下去。

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一位彪形大漢出現在了衚衕里。

鹿一凡見他肌『肉』臌脹,真氣外放,觀察出了他是一名武林中人,修為應該是在真氣境初期。

他搖了搖頭,微笑道:「就這點能耐,也敢在我鹿尼瑪面前囂張?」 彪形壯漢來到鹿一凡面前,身後兩名小偷說道:「海哥,就是他搶了咱的生意,還用邪『門』歪道搞壞了我倆的手,還有老二!」

趙明海看了鹿一凡一眼,冷冷道:「火車站這一帶是我趙明海的地盤,敢在我地盤上撒野,你活膩歪了吧?

妞兒留下,錢留下,你再自廢雙手和老二,我可以饒你不死。。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ШЩЩ.⑦⑨XS.сОМ。」

「海哥,老二就算了吧,看著老頭年紀差不多都**十了,廢不廢都一樣。」其中一名小偷道,

聞言,這把鹿一凡給氣的呀!

什麼叫廢不廢都一樣?

「老子的二哥比你的頭都硬!今天老子心情不好,還要去趕火車,不要再來惹我!」鹿一凡怒道。

趙明海見鹿一凡居然無視自己的存在,臉上的兇相更加猙獰,手攥成拳道:「老頭兒,知道你練過兩手功夫,不過,你大概不知道世上還有真氣這東西吧?」

話音剛落,趙明海身形一閃,已經來到了鹿一凡的面前,拳頭之上,已然閃爍出淡淡的白『色』氣息。

真氣境初期修士,也只能做到將真氣附著在拳頭或者腳上攻擊敵人而已。

鹿一凡搖了搖頭,負手而站,儼然一副長者的氣勢。

他不躲不閃,意念一動,在趙明海根本看不清的瞬間,幾枚銀針已然刺入了他的體內。

幾枚銀針的末端,被鹿一凡用絲線一般的真元牽引著,若非修仙者,根本看不到這種真元做成的絲線。

鹿一凡意念瘋狂涌動,真元絲線也跟著動了起來。

只見趙明海手舞足蹈的轉身,像是電影里的木偶一般,跳起了機械舞。

「怎麼……怎麼會這樣?快停下,停下來!」趙明海看到自己的身體,完全不受控制,心裡第一次產生了巨大的恐懼,嘴裡不停的喊叫著。

「糟了,火車快趕不上了。」鹿一凡看了一眼時間,沒再繼續,停止了對趙明海的控制,只是廢掉了他的氣海。

趙明海感受到自己修為被廢,驚悚的問道:「你是跟誰『混』的?來這兒是想搶地盤嗎?」

鹿一凡著急趕火車,只是匆忙留下一句:「我跟我孫子『混』的!你要是不服,一個星期後,去東街找我孫子鹿一凡吧!

東街以西,凡哥第一!」

鹿一凡隨口喊了句口號,拉著唐夢瑤就往車站趕。

可趙明海聽了那句口號,卻是心中震驚無比。

東街位於江東最東邊的位置,「東街以西」,那不就是指的整個江東嗎?

他的意思是,自己孫子是整個江東的老大?

這老頭居然一招就能將自己修為廢掉,那他孫子該多厲害?

看著自己呆立的老大,一名小偷小心翼翼的問道:「海哥,咱們要去東街找回場子嗎?」

趙明海哭喪個臉,劈臉給了他一巴掌:「艹你麻痹的,誰讓你惹這大爺的?他是咱們能惹得起的嗎?

下星期準備一份大禮給東街的凡哥送過去,要不然火車站咱也沒法『混』了。」

……

……

在最後一刻,鹿一凡和唐夢瑤終於如願以償的趕上了火車。

上了火車后,唐夢瑤看鹿一凡的眼神那叫一個親切啊!

就好像……

就好像大灰狼看小白羊一樣!

「小姑娘,你別這麼看著我,老頭子我有心臟病,害怕。」鹿一凡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道。

「爺爺!我說怎麼看你眼熟呢,原來你是一凡的親爺爺!」唐夢瑤一口爺爺,叫的那叫一個嘴甜。

「小姑娘,爺爺可不是『亂』認的。」鹿一凡無語道。

這不差了輩了嗎?

老子雖然現在八十歲,但是過兩天就十九歲了啊!

「不,你就是我爺爺,一凡是我老公,你不是我爺爺,誰是我爺爺?」唐夢瑤堅持道。

重生嬌妻有靈田 「停!stop!打住!一顆屎摳死蜜?我孫子什麼時候成你老公了?據我所知,他還沒『女』朋友。」鹿一凡道。

「果然是一凡的爺爺,說話的語氣都跟一凡一樣。好吧,我承認是我倒追一凡的,不過我倆的事是遲早的。這次我去麗江,就是為了一凡。」唐夢瑤認真道。

「你去麗江旅個游,怎麼就為了一凡了?」鹿一凡徹底無語了。

「哎,別提了……」

原來,唐夢瑤的親爺爺,也就是唐家的族長唐建國生了重病,眼看就要不行了。

代理族長,唐夢瑤的二叔趁此機會要求她跟同樣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雲家長子云空聯姻,說是想拿她的婚姻給唐老爺子沖沖喜,另外結合雲家,統一江東。

實際上唐夢瑤知道,他二叔唐國華這麼做,不過是為了搶奪族長的位置罷了。

「我逃婚出來,去廟裡算了一卦,算卦的師傅告訴我,我的真命天子會出現在麗江。今天我去了一凡家一趟,發現他沒在家,所以就猜他應該是去了麗江。」唐夢瑤道。

「哈哈哈哈哈,小姑娘,你想法太幼稚了,那種封建『迷』信你也信?圖樣圖森破啊!」鹿一凡尷尬的笑道。

我去你麻痹的,什麼廟算的這麼准啊!

連老子去哪兒都能知道!

改天必須去那求一道「後宮符」,讓神仙保佑我後宮佳麗三千!

「不信能怎樣?我反正不能回家,回家他們就『逼』我嫁給雲家那個猥瑣男。」唐夢瑤嘆氣道。

稍頓,唐夢瑤又盯著鹿一凡問道:「爺爺,您是一凡的親爺爺,你看我倆合適不?」

說完,唐夢瑤規矩的在卧鋪上坐好,還整理了一下衣衫和頭髮。

「我看你倆一點兒都不合適。」鹿一凡趕忙道。

「為什麼啊?」唐夢瑤失望道。

「實話告訴你吧,我那孫子,『花』心的很!他可不想只有一個『女』朋友!他想要幾個,十幾個,甚至是好幾十個!」鹿一凡誇張的說道。

「沒結婚前,有多少『女』朋友都不犯法吧?我對我自己有信心,我能競爭過那群小碧池!」唐夢瑤笑道。

鹿一凡捂著頭,抓狂的『摸』了『摸』頭髮。

這妞兒怎麼就不死心呢?

心中一狠,鹿一凡又說道:「我那孫子特別沒良心,楊嬋你認識吧?哎喲,小姑娘那叫一個慘啊!被我孫子給整懷孕了,完事還讓人去做流產。我為這事,差點把他打死!」

對不起了老楊,我只能拿你出來當墊背的了。 唐夢瑤聞言先是一愣,然後問道:「楊嬋被一凡搞懷孕過?」

我家楊嬋還是個黃花大閨女,但是為了擺脫你,今天我鹿尼瑪就只能撒這個謊了!

反正撒謊又不會懷孕!

「哎,你說說這個一凡有多人渣!把人家楊嬋搞懷孕了,陪人家去醫院做流產,完事還不讓人楊嬋打麻藥,這把人給疼的嗷嗷叫喚啊!

要是你跟了他也一定會是這個下場。

所以啊,夢瑤啊,你可長點心吧!」鹿一凡感嘆的說道。

我都把自己說的這麼人渣了,我看你還怎麼辦!

唐夢瑤摸了摸下巴,做思索狀,之後,她極其認真道:「這就是你這個做爺爺的不對了。」

納尼?

hat?

楊嬋懷孕流產了,特么關我這個做爺爺的啥事?

又不是我搞懷孕的?

雖然我孫子就是我……

「這關我什麼事兒啊?」鹿一凡無奈道。

「都是你們這些長輩對於小輩性(和諧)教育的缺少,才造成這種結果的。

放心吧,爺爺,我是從西方留學回來的,這方面的事情我比你懂!

以後我會教好一凡,讓他學會做好安全措施的,退一步說,就算他不帶套,我也可以吃藥,反正只要一個人做好措施就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

唐夢瑤的話,像五雷轟頂一樣,轟的鹿一凡呆立在了當場。

他現在滿臉都是「黑人問號」表情包的表情。

喂!

唐夢瑤!

你重點搞錯了吧!

不是安全措施,是懷孕,流產,人渣!懂嗎!?

鹿一凡深吸一口氣,盯著唐夢瑤的胸(和諧)部,咬牙切齒道:「我孫子特別喜歡胸大的女孩子!

胸越大,他越喜歡!

而且他還很變態,喜歡讓人家女生用胸去夾他的丁丁,狠狠摩擦!

雖說你是C罩杯,在華夏國已經算很大了,但是我孫子連D罩杯的女生都不給個正眼,E罩杯才勉強看在眼裡,F、G、H罩杯的那才叫好看!

反正胸比頭還大的女孩,他才喜歡!」

我說的夠誇張了吧?

哼哼,這下你沒招了吧?

唐夢瑤點了點頭道:「嗯嗯,這點爺爺您說的很對,一凡在這方面確實變態了點。又不是人人都像楊嬋的胸一樣,那麼老大!

不過……為了一凡,我琢磨著是時候去韓國隆個胸了。」

敗了!

鹿一凡是徹底被唐夢瑤打敗了!

他都把自己的形象毀成這樣了,這妞兒怎麼還是痴心不改啊?

「爺爺,您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啊?沒事吧?」唐夢瑤關心的問道。

「沒事兒,就是有點兒心塞,我去上鋪躺會兒就好了。」鹿一凡擺擺手,無語道。

這時,坐在對面中鋪的年輕小伙兒開口了:「大爺,您這麼大歲數了,腿腳也不方便,來我這兒睡吧,我到上鋪去。」

鹿一凡看了他一眼,微微一笑客氣道:「呵呵,謝謝你啊,不過,不用了,我的腿腳說不定比你還好呢!」

小夥子笑了。

這麼大歲數還吹牛逼?

哎,不領情就算了唄,反正吃虧的又不是自己。

但是下一刻,小夥子眼珠子驚駭的都瞪出來了。

只見鹿一凡輕輕一個縱身,身體呈現橫向360度翻滾的高難度動作,一下子「飛」到了上鋪上。

這一手把小夥子看的是目瞪口呆。

這特么是八十歲的老大爺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