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神乃是劍川之侍女神修,此時其觀得不足俊雅柔順,遂嘻嘻笑了將手故意推一把不足道:

「金足,吾家劍川姐姐,汝是無緣也,何不隨了奴家,兩下里卿卿我我,勝似那等主神一般日日修習不得安生呢!」

那女兒家行過來便要擁抱不足,驚得其一聲輕呼:

「啊也,姐姐何人,豈是小弟敢妄想者也。」


「哼!滑頭!」

那女神復預備了行出去,採摘果子去也。

那不足此時亦是長長吐出一口氣剛想就坐,忽然耳中一聲嬌滴滴聲音道:

「好個親姐姐,叫得熱鬧也,喚得肉麻也,好惡性人也!」

那不足差一點呼出聲來,只是假意緊張,不敢放肆。那劍川大神之侍女觀得不足之狀態,以為其懼於自家之玩笑,咯咯咯笑了倏忽而去。不足之眼目前其時卻然一女子婷婷裊裊飛身而入了其天門,飛入其丹田神界中。那不足一邊激蕩了心神,坐地胡亂撥弄琴弦,一邊卻將一絲兒識神入了內中丹田神界中。

「婉兒,果然是你么??」

「啊也,金足道友,吾之神魂雖復歸,然尚未有合一,因之神思受了兩道大神操控,方才不由惱怒者,乃是吾家之**上魂魄也。該是汝口中之謝婉兒是也!便是此時入得道友之神界中亦是吾家法體上魂魄使然,不過此乃是唯一可以躲過主神史惑之追查者!吾有此大自在,全然在閣下之助也。吾此時亦是知悉往昔虧得雪發主神救助,得以在仙修地為瀆神者大人之神仆,此刻終於功成而回。故此吾深表謝意!」

「啊也,主神不必客氣。婉兒乃是吾之至交,這般事兒,該是吾家應做者。」

便在此時,忽然一陣狂風罷,那史惑怒極而歸!

「可惡!汝藏身此地,難道吾便無有法兒將汝揪出么?」

那史惑正欲作法,忽然那劍川大神來歸,其冷笑道:

「史惑,雖然汝已然修成正果,然吾家此地亦非是由得汝隨意造次者也。汝不願聽吾家賢弟之琴音亦便罷了,怎得假意另有主神在此耶?」

「嗯?劍川,汝何意?明明方才吾人與那廝交手,其遁去了身形,吾掐指一算,知道其該在此地耶。汝……」

「哼,吾知之矣!汝已然身為主神,非是吾這般婊子、妓女可以配得上者。是!吾劍川不是正經人家女兒,生在歌舞坊,長在歌舞坊,修亦在歌舞坊,然汝亦不要忘記初臨時那般尷尬才是!」

「劍川!吾……」

「不錯,往事已矣!吾劍川不會死不要臉硬追了汝不放。」

那劍川怒罵而哭道。

「啊也,劍川,汝怎得誤會吾耶?吾不過乃是……啊也,吾乃是來此地稽查瀆神者此修者也,哪裡便是來噁心汝耶?」

「哦,汝終是道出此次駕臨之目的所在也!汝來此非是為吾劍川,乃是為了汝之父神!嗚嗚,奴家好命苦也!嗚嗚……總是遭人拋棄!吾明白也,吾不過一介婊子、一介妓女爾!嗚嗚……」

劍川如此這般一吵鬧,那史惑雖識神四顧,然畢竟其勿得空作法也。如此亦是不足可以無須以**能守護內中丹田神界中之主神,而暴露其自家行蹤也。

「哼!」

那史惑大怒,將身一起,立在雲頭,四顧罷,復往一邊神農百花苑疾馳而去。

劍川觀之大哭!絮絮叨叨怒罵不已。

「挨千刀的!難道吾家身子盡數奉獻了,吾家所居寶貝盡數奉獻了,便是吾家丫鬟,汝想要哪個便是哪個,這般仍舊拴不住汝之狗心么?」

「啊也,劍川姐姐,彼主神也,豈能這般怒罵無狀!況男人豈是這般侮辱得來者?該是溫文爾雅,細語溫婉才可以栓得牢靠也。再者說,汝男人無有上進心,何家女子願意得之?姐姐這般模樣非是恨極,乃是愛極也。既然如此,何不靜下來思量如何相處才好!」

「嗯,弟弟,汝真是上天賜予吾劍川者也。」

那劍川雖仍舊哭哭啼啼,然心境亦是不同。

便是這般那不足只是一地兒勸解不已。

劍川身邊丫頭數位仔細琢磨不足話語,深覺有理,不自禁盯視了不足猛瞧,便是那俏臉兒亦是泛紅也。

劍川觀之,不由鼻中輕輕一哼。其中之酸醋便是自家亦是驚訝不已。(未完待續。。) ps:主各位書友新的一年事業有成,收穫真愛!

待得不足回歸居處,那會長神神叨叨行過來道:

「金足賢弟,此間岳星上怕是要有大事變也!」

「嗯,會長大人,此何意?」

「乃是此顆星辰上忽然又復現出一道主神來,如此此大光明神國居然有三大主神在!此亘古罕有也。」

「怎得有三大主神便出事耶?」


「太古時有大聖言道,主神三分,三界危!」

「此哪兒跟哪兒喲?雖然方才之大戰殃及池魚,然畢竟岳星上盡皆仙神之屬,豈有那等大事變也!再說史惑主神乃是吾家劍川姐姐之相好,不過其乃是彼二人爭吵也!哪裡有甚麼危局之類耶?大人心憂天下,此善者也,然此次豈非是杞人憂天耶!呵呵呵……」

「啊也,金足賢弟,汝且冷眼觀視,主神是否會三分耶?」

第二日,那不足拜辭了劍川,隨了神約商會之一干人眾往去大光明神國中交付舟楫中之物事去也。而其時那劍川與那史惑已然復和好如初也。

「弟弟往去勿得相忘,得閑來此星上瞧一瞧汝家姐姐可還活著?」

「啊也,姐姐,真是豈有此理?吾家主神乃是眾神之所信仰者也,其會丟棄姐姐不顧耶?姐姐往後便有大富貴得享,小弟為姐姐喜呢。」

一邊史惑聞得斯言,心下里大讚此修之好言語。

而後不足等飛舟起處漸次遠去。

「金足賢弟。汝來操舟吧,好令得其遁速再快些。」

會長大人道。

「是!」

不足應道。然觀夫數修賊兮兮偷笑,那不足怪而問曰:

「諸位師兄,怎得偷笑耶?」

「嘿嘿嘿,會長久在外廝混,此次歸去見大嫂,卻然心中有愧哩!」

「胡說!甚麼心中有愧!吾等男人,何人不在外有三兩個相好?爾等這般說吾,心上可是安妥耶?難道亦是要吾一家家去解釋么?」

「啊也,會長大人。吾等不過隨意說說罷了。豈可當了真去!倒是金足兄弟此次一身乾淨,吾等需提防其告狀哩?」

「某家險些讓主神吃醋弄死,哪裡敢往去諸位嫂嫂處告狀耶?」

「哈哈哈,如此誰人都是一樣呢!」

眾哈哈大笑。

大約又復年許時光。飛舟落在一顆名喚作神約神宇之星辰上。此一顆小星爾。然富麗堂皇。為諸般大小星辰之艷羨者也。

此一顆小星宇,人人富足,家家堂皇。那飛舟停留一處平川上。而後一隊隊衛士行過來立定,有數十力士一法袋一法袋將那商貨卸下飛舟,一干大修圍攏來,一法袋一法袋倒將出來,清點過去,乃罷。而後便有大修將一干所增石塊分發,便是不足亦是有一份在手。

「金足賢弟,不如隨了老哥哥去吧,亦好讓汝之嫂嫂替汝張羅個娘子。干吾等此一行,乃是命在腰上,誰知道何事便亡歿耶?故娶了一家婆姨,留得后才是真!」

「多謝會長大人,小可此時就不去府上叨擾也,過幾日定然會前去拜訪呢。」

「呵呵呵,也好!」


那不足觀視得彼等一干十餘修俱各隨了自家妻兒往自家行去,亦便嘆息去了一家客棧。

一應妥當,那不足坐地勤修。將一律識神入去內府丹田神界中,那主神其修已然魂魄合一,觀視得不足入內,那主神道:

「吾仍舊願意隨了主上行那婉兒未盡之功業!此一次卻乎非是強迫者也。」

「多謝婉兒!」

那不足誠懇道。

「不知吾該當如何做耶?」


「先是汝可往去一地,獨立興建神國,以等吾之號令。」

「善!如此明日吾便行出汝家丹田神界,往去開闢神國也。」

「善。」

婉兒之主神體終是遠去,那不足唉聲嘆息,感慨往昔之謝婉兒已然不在也。思量到莫問師姐大約亦是如此,不自禁神態頹然沮喪。而那謝婉兒亦是大變,其多了幾份婉兒之隨意,卻乎少幾分主神之莊重與肅穆。臨去之時候,其偷眼兒觀得不足之頹然狀,心間亦是暗自嘆息。

不過數月,忽然便有數修帶了武裝護衛圍攏了此間客棧。

「裡面之所居眾修聽著,乖乖兒行出來,不得稍有異動,否則刀箭無眼,死傷無論!」

那不足聞得此一聲音,心下里暗叫一聲不好,知道若是針對了自家,定然乃是那神農百花苑內中大光明神火鎮壓處,李代桃僵之計策穿幫也。遂急急思量對策,然此時既然無有大神等降臨,遁逃尚不至於。於是亦是尾隨了一干客子,悄然行出來。

「爾等卻來這邊站定,不得隨意交談!」

有一官家大聲吆喝道。

「是!」

眾人一聲諾,俱各往去一邊。便在此時忽然又修將身飛起,大喝一聲:

「惡賊,吾與爾等拼了!」

言罷,其雙手大開,一天劍雨灑下,慌得一干修眾,急急施法相抗。那不足一邊逃至一位大神之護罩下,一邊心裡卻然鬆了一口氣。然忽然便呆住。

「啊也,人啊,只需禍事東移,不幹自家是非,哪裡管他人死活!由此觀之,人,多性私也!」

一陣兒乒乒乓乓對攻,那神修拚命時,居然逼得此間護衛大退,繼而其長身而起,疾馳而去。

「逆賊,私放囚徒,其罪孽之大無復加焉!哪裡走,吃吾一刀。」

忽然憑空里一聲霹靂,一道閃了耀眼光芒之光刃劃破虛空,堪堪兒將那廝劈為兩半,長空中血雨腥風,駭得地下一干人修戰戰兢兢。

「沒事也,自家歸去吧。」

有修大聲道。於是眾俱各抖抖索索往回而去。

「此地之事端,報上總會長知悉可也。」

「是!」

於是眾家漸漸散去。唯獨那不足其時卻乎心神激蕩,知道此事明明便是自家,不過誤打誤撞,僥倖得脫爾,遂連夜拜訪一干同舟弟兄,道是其得了一處神葯之藏身處,急需往採摘,告辭而去。

不足遁走七十六俢眾家兄弟之脫身地域。開始布置其大陣,這些年來身具之神材法料一一將出,一座龐**陣漸趨合攏。

先不說不足之布陣,且說那劍川大神其修,此時正將一片心眼兒盡數放在自家之漢子身上。女兒家之驕傲亦使其得意洋洋,畢竟自家漢子乃是主神也!雖三界無極,眾生無可計數,然為主神者不過百數人也!故亦是無怪乎其修得意也。

「主人當年好心收留吾家姑爺其修,今日卻不就成就一番大功業么?」

劍川之居第,一女修笑吟吟謂其主上道。

「哎呀,時間真是飛逝,當年之情形仍舊曆歷,那可人兒史惑落魄之模樣仍宛若眼前,一身血污,破破爛爛之法袍幾乎碎裂無狀,更加驚懼得乃是其所受一刀直從肩膀深入,劃破其體骨呢!呵呵呵,當時吾都覺其無救也,誰知其生命力頑強,居然漸漸醒來。」

那劍川一邊飲茶,一邊笑吟吟道。

「是!還是主上精心伺候,調製丹藥,傳功相助,吾家姑爺才歷百年便恢復如舊,且其功力更勝往昔呢!」

「呵呵呵,那時其整日價纏了人家,卻是誤了人家修為也。」

「主上何必自家修習,有了姑爺主神之大,便是三界何處不能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