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因爲……可能……”方逸被我問的遲疑起來,他沒有告訴我這是因爲我突然呼吸讓他意識癱瘓了,一時間忘記了給我過渡精氣了,所以我纔沒有吸出來。

他又不自在的輕咳了一聲,緩緩說道:“這次應該可以的。”

好吧!那就再試一次好了。

我深吸了口氣,再次踮起腳尖,圍上方逸的脖子,對着方逸的嘴巴親了上去,又是那種柔軟的觸感,屎滑的蛇頭……這次,我沒有再沉溺在方逸的最蠢和蛇頭帶來的瓷激感上。而是逼着自己集中精力吸回我的精氣,方逸放在我腰上的手輕輕的對着我腰上點了點,然後慢慢在我嘴裏吐了口氣,而我也立刻就往自己的肚子裏面吸了起來,這一次,我沒怎麼用力。但我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從我的嗓子眼兒緩緩的流進我的身體裏,蔓延到我的四肢,讓我全身都變得暖了起來,而且好像全身都充滿了力量。

我一喜,剛要開口告訴方逸我吸到精氣了,卻突然感覺到方逸不再朝我吐氣,那股暖流也很快就消失了,他把我又往他懷裏摟緊了一點,突然撬開我的牙齒,開始用力的吮吸起我的嘴脣了!

我一愣,頓時呆住了,難道方逸又反悔了?他想把那些精氣再吸回去?

例行公事啦!打賞、金鑽、推薦有什麼來什麼吧¥¥不要客氣!走過路過不要無聲過啊。。。愛大家,晚安,我要去看甲午戰爭時期中國人的日本觀啦。。。。 就在我愣神期間,方逸的呼吸變得沉重起來,他的動作變得強勢,急切,吻我的力道也在不斷的加重………(此處省略一萬字)我被他吻的一陣意亂情迷,身體也升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快感,然後就是一種不知名的渴望!似乎想要什麼,但似乎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麼!

我不禁又抱緊了他。急切的和他呼應,就在我們馬上要天雷勾動地火一發不可收拾的時候,我突然聽到有個讓我特別熟悉的聲音在叫我的名字“方媞!”

這個聲音讓我和方逸慢慢的停了下來,鬆開了彼此,方逸臉上有被打斷好事的不快,他冷冷的轉過頭,而我也跟着他轉過頭,朝着聲音的方向看過去。

我看到不遠處站着個穿着警服的男人,他正在看着我們,身材筆挺,臉部線條剛硬,看起來很帥。但他的目光很奇怪,有不可置信,也有驚喜,還有隱隱的類似於嫉妒一樣的表情。

“劉警官。怎麼哪都有你?”我聽到方逸突然開口說道,他的臉上帶着譏笑,眼神很冷,看起來十分不友好。

“呵,這恐怕就要問你了,我是警察,我出現在哪個地方,自然是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兒需要我們警察來調查幫忙,那你呢?唐唐江氏總裁,怎麼會正好在這種發生重大命案的地方?這些命案和你,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呢?”穿着警服的男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方逸冷哼一聲:“你覺得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難道是我殺了他們?你覺得我很閒?劉旭倫,上次看在我們同窗十幾年的份上我放了你一馬,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對我緊追不捨!畢竟……”方逸把我摟在他懷裏笑了笑:“我的性取向很正常,不喜歡男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可能喜歡你!”

“呵,這恐怕就要問你了,我是警察,我出現在哪個地方,自然是那個地方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兒需要我們警察來調查幫忙,那你呢?唐唐江氏總裁,怎麼會正好在這種發生重大命案的地方?這些命案和你,是不是有什麼關係呢?”穿着警服的男人不緊不慢的說道。

方逸冷哼一聲:“你覺得和我有什麼關係呢?難道是我殺了他們?你覺得我很閒? 總裁幫我上頭條 劉旭倫,上次看在我們同窗十幾年的份上我放了你一馬。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對我緊追不捨!畢竟……”方逸把我摟在他懷裏笑了笑:“我的性取向很正常,不喜歡男的,不管你做什麼,我都不可能喜歡你!”

我被方逸的話給下的呆楞當場。剛纔我是不是幻聽了?他說眼前這個很帥的警察喜歡他嗎?這麼帥的男人,居然是個同性戀?天吶,這是萬千女性多麼大的損失!

“你胡說什麼!”穿警服的男人看到我遺憾的目光盯着他看,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怎麼回事。臉色一下子紅了,有點氣急敗壞的感覺。

廢后靈心 方逸看他炸毛的樣子似乎很開心,他繼續道:“怎麼,難道我說錯了?要是你不喜歡我,何必從小到大都和我作對,我做什麼你都要插一腳?不過以後,我勸你還是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我的事兒和你無關,你也不要一而再再而三挑釁我,否則……別怪我不念同學情誼!”

“同學情誼?這個東西我們有嗎?”那個警察也冷笑一聲:“我對你的事兒沒什麼興趣!我只是擔心方媞!這次,我不會再任由你傷害她了!”

“同學情誼?這個東西我們有嗎?”那個警察也冷笑一聲:“我對你的事兒沒什麼興趣!我只是擔心方媞!這次,我不會再任由你傷害她了!”

他說完。擔憂的看着我,而我則被他說的一頭霧水,什麼也沒聽明白。他到底是誰?爲什麼說他擔心我?他又爲什麼說方逸傷害我?

就在我失神的時候,方逸突然把我拉住就走,他的臉上一片冰冷,帶着警告的意味朝那個警察瞪了一眼:“我們的事不用你管!最好不要多管閒事!”

方逸帶着我走之後,我回頭看了一眼,發現那個警察還想要追過來,但被方逸帶的幾個保鏢給攔住了,他焦急的好像在喊着什麼,不過因爲沙灘上很吵,我並沒有聽清。

方逸帶着我走回放鞋子的地方。他沒說什麼,直接蹲在地上,把我的腳在他懷裏擦了擦,然後幫我穿好了鞋子。

我看到他潔白的襯衫被我的腳弄髒,有點不好意思,但心裏還是因爲他的動作而泛着甜蜜,我朝他開口問道:“剛纔那個人是誰?”

方逸把自己的鞋子穿好站起來,從口袋裏掏出溼巾給我擦了擦手又把他自己的手擦乾淨之後。牽着我走,一邊走一邊給我解釋:“他叫劉旭倫,從小學到大學一直和我一個班,估計是見不得我一直比他優秀吧,老是找我茬,不過我還是挺佩服他的,算是個不錯的警察。”

“那他認識我嗎?我聽他的意思他好像認識我?”我疑惑道。

“你希望你們認識?你喜歡他?”方逸朝我問道。我看出來他是不想回答我的問題故意轉移話題,不過我還是順着他,說:“怎麼可能!方逸,我只喜歡你一個人!”

誰知道方逸聽完我的話,也沒有變的多高興,只是皺了皺眉說很晚了,該回去休息了,就帶着我上車回家了。

回到家之後,我就直接拿着睡衣去浴室洗澡了,洗完澡之後,我發現方逸居然還在我房間裏…….

……………………………………………………………………….

大結局:從這裏開始會講一段江澤和方媞的幸福生活,但這種生活很快被劉旭倫打破,儘管江澤對方媞嚴密控制不讓她和其他人有接觸,但劉旭倫還是通過等方式告訴了方媞事情的真相,方媞得知方逸已死很傷心,不願意相信,但劉旭倫唐考等人讓她不得不相信,她因此更加恨江澤。。。。。與此同時,臨產孕婦依然在不斷失蹤,劉旭倫讓方媞懷疑是江澤所做,但後來真相大白,這件事其實是劉旭倫所做。他受到了羌靈子的矇蔽。。。。。所以才幫助羌靈子抓這些臨產孕婦煉化怨嬰王,怨嬰王是把馬上要生產的孕婦虐待致死而生下的鬼嬰,之後不斷的讓他吸收怨氣,他便成爲鬼嬰王。此時。劉旭倫也想起了自己的一切,他其實是江澤的前世,叫元磬,上一世,羌靈子深深的愛着他,而他則愛着方媞的前世花蕊,羌靈子十分恨花蕊,有一天意外得到了可以讓人穿越時空的靈珠。便趁機帶着花蕊一起穿越到了江澤所在的時空,元磬爲了找到花蕊,也想辦法穿越到了這個時空,但卻在找到羌靈子的時候被她封印了記憶。並且控制了他。最終,劉旭倫變回了元磬,和江澤聯手打敗了羌靈子,劉旭倫找回了花蕊,和她一起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時空,從此過着幸福的日子,而江澤也找回了母親的魂魄,送她重新投胎了!他和方媞解除了誤會,也再次在一起,他們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婚禮,一年後,生下了一個可愛的寶寶,他的名字叫江小白。。。。。

非常對不起大家,這本書爛尾了,我知道很多人要罵我,對不起對不起!浪費了大家的時間和金錢了!我接受所有指責和批評。這本書被我寫毀了,後面我想圓回來也有點圓不回來了,而且我最近實在太忙,真的沒時間寫了!再次對不起! 是夜,電閃雷鳴,狂風怒吼,閃電一道一道的狠狠的擊在雲城背後封頂崖上,肆意的轟鳴聲,就像要把整個崖底擊穿了一樣。

雲城,沐家,是皓月國最富有的地方,旗下生意遍佈四國各地,而整個雲城都是沐家的地界,府邸坐地上萬頃。

雲城城主夫人君子兮是皓月國的長公主,自嫁入雲家後,有三子一女。

本是讓人羨慕的雲城裏,這幾日卻處處籠罩着悲傷的氣息。

而今天,也是整個皓月國最讓人震驚的日子。

皓月國太傅之嫡女女蘇紫陌在大街上被還有一天就要成婚的三王爺君

天臨當衆退婚,並說明要娶的人是她的妹妹蘇紫雲,一時間,蘇紫陌的事情滿城風雨。

蘇紫陌本就是一個不能修煉玄氣的廢物,在蘇家,處處被人凌辱,在加上三王爺退婚一事,蘇紫陌不堪欺辱,一氣之下,撞到了蘇家大門上,雖然沒有死,但也只剩下半口氣。

在蘇家不管不問的情況下,蘇紫陌突然被雲城的人帶走。

一個流傳在沐家的詛咒實赫然兌現,沐家大公子,未來的雲城城主沐雲軒在三天前一睡不起,經醫師診斷,已經身亡,今天便是他下葬的日子。

爲了能破解咒詛,沐家遵循了巫祝族長的辦法,選擇了最古老的“冥婚”。

而他選擇的冥婚的對象就是蘇紫陌,兩人的生辰八字都很符合巫祝族長需要的破解咒詛的生辰八字。

而這一段冥婚,也很快在皓月國傳開。

凌霄殿裏,原本富麗堂皇的大殿裏,處處掛滿了白布,在雷鳴電閃的夜晚,更是增添了一份陰森的氣息。

君子兮一身素白衣裙,一張傾城傾國的容顏上,淚跡斑斑。

她的身邊坐的沐鈺楓,一身黑色衣袍,眼睛深邃神又帶着沉痛的悲傷,鼻樑高蜓,嘴脣性感,也是品貌非凡。

“轟……!”

雷聲震耳,君子兮害怕得縮了縮肩膀,緊緊的靠在沐鈺楓的懷裏。

大殿中央,站着一個手持金杖的披着滿頭灰白頭髮的中年男子,一雙混濁的眼眸,一直緊張的看着電閃雷鳴的夜空。

“子虛道人,今晚的雷聲特別驚人,而且非同尋常,而你一直緊張的盯着夜空看,可否告知本座,依子虛道人之言,咒詛是否能破解?”

沐鈺楓緊張又凝重的問道。

“回聖主,本道也在細心觀察,今天晚上的夜非常的不同尋常,聖主請耐心等待片刻,那蘇家小姐和大少爺的生辰八字非常吻合,如果本道人觀察不出錯的話,這一次,沐家的咒詛一定能破解。”

“那就勞煩子虛道人,一定要讓這萬惡的咒詛破解,還我的軒兒。”

君子兮泣不成聲的說道,心裏恨極了這個人沐家長子活不過二十的咒詛,歷經百年,沐家長子沒有一個是能逃過的。

“夫人請放心,我們巫祝世世代代受沐家恩惠,這一場冥婚,彙集了天時地利,今天晚上又是至陰至陽的日子,在加上蘇小姐特殊的命運,一定能破解沐家咒詛的。”

-本章完結- 聽子虛道人這樣一說,沐鈺楓和君子兮的臉上,看到了希望,只要咒詛一解除,他們的兒子就能復活了。

夜越來越沉悶,風也越來越大,雷聲更是一個接一個的,誤讓人以爲,這是天公發怒了。

封頂崖,坐落在雲城後面,這裏地勢險峻,又是一塊風水寶地,因爲歷代沐家長公子死了以後,都會葬於封頂崖,由於每一個長公子死了以後,都會陪葬大量的寶藏,爲了防止盜墓者,封定崖是最好的選擇。

後邊是懸崖峭壁,崖深不見底,前面又有云城的護衛把守,一般人想要盜墓,那就等於自尋死路。

在一座用大理石鑲嵌着的墳墓上,墓碑上刻着沐雲軒之墓。

墓的左側邊,有一道石階通往墓裏。

“轟隆隆……!”

電閃雷鳴更勝之前,大雨如注,每一聲雷響,都讓人感覺到了死亡的來臨。

一道巨大的白光從天而降,注入沐雲軒的墓裏。

“嗯!”墓室裏一副能容兩人的漆黑髮亮的棺材裏,並未蓋棺蓋,隱隱約約能聽到一個女人嚶嚀的聲音。

蘇紫陌扶額頭,她的頭好痛,她這是怎麼了?她明明正在和合資人談合作的條件,頭怎麼就突然痛起來了呢?

感覺到了一閃一閃的光芒,蘇紫陌慢慢的睜開眼眸。

“嗯!”蘇紫陌惺忪着眼眸,微微凝眉,她這是在什麼地方?

一偏頭,一個身穿大

紅色衣袍的俊美男子猛的映入眼簾,是睡在自己的身邊的,還留着只有古代人才有的長髮。

蘇紫陌猛的瞪圓眼眸,一雙杏眼了滿是驚恐,猛的起身,紅被上的一些古古怪怪的東西也被掀翻,蘇紫陌根本就來不及看。

“棺材?”蘇紫陌看了看自己睡的地方,是棺材無疑,如果自己是在做夢的話不要那麼真實好不好啊!這個場面真的很滲人。

蘇紫陌猛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背。

“痛,痛,痛……!”蘇紫陌甩着被自己掐紅的手,“她媽的,這貌似不是在做夢啊!”

突然發現自己手上拿着一張紅紙,蘇紫陌拿正一看,上邊赫然寫着兩個大字,嫁殤。

“嫁殤,這不是冥婚纔會出現的詞語嗎?”

突然,身邊的男子微微動了起來。

蘇紫陌瞬間像被釘住了一樣,呆愣的看着男子慢慢的醒過來。

當男子那雙深邃誘人的眸子猛的睜開時。

“啊……!救命啊!炸屍了……。”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高亢恐懼的聲音,讓沐雲軒俊眉緊蹙,更帶着一絲不耐煩。

“你,你,你別過來,你要是趕過來我就打死你……。”

蘇紫陌指着沐雲軒,她,她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夢也不會這樣真實的。

“該死的女人,閉嘴。”沐雲軒低吼,再次皺了皺眉頭,他們就緊挨在一起,他用得着過去嗎?不過……,沐雲軒四處看了看,心裏已經猜測到了事情的原委,深邃睿智的眼眸不由得看向正驚恐失色的女子。

-本章完結- “閉嘴?讓我閉嘴,我打死你你這個衣冠禽獸。”

蘇紫陌拿起一個類似瓷瓶的東西,猛烈的砸向沐雲軒,用力過猛,瓶塞被甩了下來,而沐雲軒爲了躲避,又微微仰頭,哪知巧的是,瓶子中的液體如數倒進了沐雲軒的嘴裏。

“咳咳……。”

奇怪的味道讓沐雲軒有想吐的感覺。

“你,你沒事吧!這會不會是毒藥啊?”

看着沐雲軒難受的樣子,蘇紫陌突然有些後怕,這種意外也太巧合了吧!

猛的,沐雲軒揚起頭來,一臉的紅光滿面,雙眸如猛獸一眼看着蘇紫陌。

看着那天生麗質的容顏和那一張一合的紅脣,沐雲軒只覺得一股熱浪直襲腦門頂。

蘇紫陌害怕的縮了縮身體,想逃,動了動腳,這才發現兩個人的腳是綁在一起的。

“你,你想幹什麼?”

弄不清楚狀況的蘇紫陌臉上佈滿了驚恐,防備的看着沐雲軒,不斷的想掙脫腳上的束縛。

沐雲軒用力的搖了搖頭,身體裏的燥熱讓他痛苦難耐,急需要釋放出來,作爲男人,他不會不在這是怎麼回事?他們居然在這裏放了……,該死的,這藥力太強了,沐雲軒心裏暗罵。

猛的,有些失去意志沐雲軒就像一頭飢渴的猛獸,把蘇紫陌按倒,整個人瞬間撲在蘇紫陌身上,瞬間,沐雲軒感覺自己的身體得到了極大的安慰,軟香溫玉,讓他理智全失。

速度快得蘇紫陌根本來不及反應,人已經被沐雲軒死死的壓住了。

“流氓,登徒子,你放開老孃,你要是敢對老孃用強的,你就死定了,你這個混蛋……唔……!”

最後的聲音,被那冰涼的紅脣淹沒。

那健碩的身體,任蘇紫陌用盡全身力氣,卻推不動半分。

蘇紫陌看着盡在咫尺的俊臉,猛的瞪大眼眸,瞬間,有些不知所措,她這是要被強……嗎?

腦海裏突然涌出一股的陌生的記憶,讓蘇紫陌此刻完完全全的忘記了反抗。

蘇紫陌從小到大的生活,還有今天發生的事情,就像放電影一樣,原原本本的出現在她的腦海裏。

不會吧!她蘇紫陌不會是趕上了穿越小說裏的穿越時空了吧……?

大約半個時辰以後,蘇紫陌眼神空蕩的盯着墓頂,看都沒有看沐雲軒一眼,這樣的蘇紫陌,讓沐雲軒的心裏受到了極大的打擊,他是誰啊?雲城的長公子,爲來的雲城聖主,這個女人竟然敢無視他。

這一刻,蘇紫陌知道自己不是在做夢,而這一切都是真實的,她穿越了,她真的穿越了,而且還穿越到了一個被冥婚的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

終於,沐雲軒虛脫般的睡到了一邊,渾身的舒坦讓他暢爽淋淋。

重重的呼吸了幾下,沐雲軒偏頭看了看雙眸仍舊空洞無物的蘇紫陌,那天生麗質的容顏上,暈開了淡淡的紅暈,在紅色的映襯下,更加的美輪美奐。

美人,他見過無數,卻沒有眼前的她讓他震撼,她的反應超乎了他的想象。

正在他想說話之際,只見蘇紫陌默默的,面無表情的起身,隨意的披上大紅色的嫁衣,那光滑如水的肌膚,冰清玉潤,那些紫紅色的印記,讓他的心莫名的振奮起來。

-本章完結- 穿好了衣服,蘇紫陌平平靜靜的跳出了棺材,極力的忍着身體裏的不適。

沐雲軒看着蘇紫陌不哭不鬧,非常的意外,要是一般的女人,遭遇了這種事情,早就哭得死去活來了,沐雲軒看着她淡定的表情,心裏升起了探究,忍不住好奇心,沐雲軒出口問道:“你……。”

卻被蘇紫陌突然冷冷的打斷他的話。蘇紫陌回頭,冷笑又嘲諷的說道:“我還以爲你是一夜七次郎呢?原來你也不過如此嘛!”

諷刺的話語,嫌惡又鄙夷的表情,讓沐雲軒瞬間激怒到了極點,心裏剛剛升起的惻隱之心瞬間消失殆盡,她居然說他……那方面不行。

陰沉沉的聲音傳遍整個墓室。

“女人,你有膽再說一遍。”

“呵呵!”

輕快的笑聲如銀鈴般好聽,迴盪在墓室裏,靜靜的又彷彿帶着絲絲的嘲笑。

“我從來不和有老年癡呆症的人說兩次同樣的話。”

說完,看着沐雲軒的表情瞬間冰冷到了極點,那冷冷的眼神中,帶着深深的恨意。

“今天的這一切,如果有機會,我蘇紫陌再此發誓,會連本帶利的向蘇家和你們沐家一一討回來的,冥婚,嫁殤?呵呵!虧你們想得出來。”

蘇紫陌一字一句說得極其的認真,眼眸裏帶着極深的恨意,蘇紫陌都不知道,那恨意是來自前身還是她自己,不過她的心裏更加確定一點,她真的穿越了。

一瞬間,沐雲軒怔了怔。

蘇紫陌轉身,拖着沉痛的身體,一步步往外走去。

沐雲軒牙齒呲的咯咯響,緊握着雙拳,忍住想要殺人的衝動,那句老年癡呆症他雖然動是什麼意思,但其中的含義卻不難猜出來,可是冥婚,亦是他沒有想到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