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太賢拂拂須回道,「各個傀儡流的宗門都有不同的傀儡法陣,但相同的便是都不外傳,默師弟想要學只怕要看機遇了。」

李默點點頭,但已打定主意若有機會一定要學到傀儡法陣。

隨著傀儡們一路入山,經過座座牌坊,條條山道,直到抵達了一座大山腳下,接著沿山道而上直抵山頂。

朝上望去是一大片浮島區,其上群山如海,風吹如潮湧,其間隱隱可見巍峨的宮殿群落。

山頂上有著一條橫跨長空的天梯,連接在最近處的一座浮島上。

諸人沿天梯而上,待抵達浮島入口時早有一群傀儡弟子等候著,如此一路沿大道深入,直到抵達一座金碧輝煌的宮殿前。

白玉為磚,金珠鑲牆,雕鐫飛禽走獸之形,雲海升龍之態。

根根寶柱屹立,道道門闕相映,直是一派巍峨景象。

此時宮殿大門緊閉著,門外站著一些老者。

這些人明顯分成兩撥,左邊這撥三人,每個人都氣勢十足,負手而立,色態倨傲,其中一個鷹目老者最為顯眼,兩鬢花白,其目如刀。

右邊這撥雖有八個,一個個也是道骨仙風,但氣勢上卻顯得要弱上不小。

「太賢兄也來了,這三位看得眼生吶,該不會是你們古鐘門的新人吧?」

右邊隊伍中一個相貌和善的黑衣老者問道。

這一開口,眾人便都望了過來。

「本門哪有這樣的福氣呀,這位小師妹秦可兒是寒煙門的新人,這兩位是她朋友。」郭太賢介紹道。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黑衣老者便羨慕道,「寒煙門果是人才輩出,非我等小門派可比呀,如此年紀輕輕就能踏境神通,堪稱千古無一。」

「子孝兄此話差矣,我看這位小師弟和小師妹在資質上可不比可兒師妹遜色呀,不知是哪宗哪派的新人?」

旁邊一個瘦臉老者擺擺手道。

「前輩過獎了,我們是燕山國的人。」

李默拱拱手道。

「原來如此,燕山國近年來也是俊才輩出,倒是不希奇了。」

瘦臉老者微微頷首,右邊諸人皆是連連稱是,這時左邊那鷹目老者卻冷笑一聲道:「寒煙門近年的姿態倒也是越來越高了,九玄天的重要會議卻派個剛剛到這裡的小師妹來參加。」

老者一說話,眾人立刻禁若寒蟬。

那無形中釋放出的威壓暗藏著一股駭人的力量,足見此人修為高深,猶在諸老之上。

郭太賢小聲說道:「他是五都山的孔泰和,向來視貴門中人如眼中釘,小師妹最好不要和他起正面衝突。」

李默幾人便都明白過來,左邊一撥人雖然人少,但都是大隱世門派的人,因為這會議每個宗門只派一人過來,因此才顯得人數少。

早在離開寒煙門的時候,榮帆便說過商天國各宗門的勢力。

其中五都山在商天國勢力中排行第三,一向以九玄天馬首是瞻,仗著對方撐腰屢次挑釁寒煙門,妄圖坐上第二的位置。

相比之下寒煙門則和諸多小宗派關係甚好,因為宗門發展良好,這第二把交椅倒也穩穩的坐著。

秦可兒便道:「小妹雖資歷尚淺,但是即得師哥們託付重任,自不敢懈怠。若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還請諸位前輩指點。」

這話不卑不亢,郭太賢等人便都紛紛點頭。

孔泰和嗤笑一聲,卻也沒多說下去。

等了好一會兒宮門都未見開啟,柳凝璇便不免小聲嘀咕道:「師哥,這九玄天也真會擺架子,到了這麼久沒個茶水伺候也罷了,就站在門前乾等,真象等候皇帝上朝的臣子一樣。」

李默點點頭道:「這確實讓人不舒服,不過這些師哥們都沒說什麼,我們也沒必要當出頭鳥,再等等吧。」

柳凝璇便聳聳香肩,耐著性子繼續等著。

如此又過了一陣,宮殿大門才緩緩開啟,露出一條通往宮殿大廳的道路來。

沿大道而入,待抵達大廳時,便遙見廳中上座坐著一個烏衣老者。

「此人名叫夏侯觀,入半界已有三百年,九玄天對付邪道的事情都是由他來負責。」郭太賢小聲介紹道。

「我們就在殿外等著吧,免得那孔泰和借題發揮。」

李默說道。

秦可兒點點頭,跟著郭太賢等人進了大殿。

李默二人便在殿外一側等著,那位置也恰可聽清楚殿內的談話。

夏侯觀居高臨下的看著眾人,淡淡一笑道:「剛才入定了一會兒,忘記了時間,還請諸位師兄們別介意啊。」

「我們也是剛到,沒等多久。這一年多未見觀師兄,師兄的修為又漲了一大截,照這麼下去只怕不出十年便能夠抵達中期境界。」

孔泰和大聲說道。

夏侯觀長笑一聲:「泰和兄的眼光是越發毒辣了,老朽半個月前剛剛將神通提升到了三等境界。」

「那真是要恭喜觀師兄了。」孔泰和大喜道。

眾人亦是面露驚訝,李默在殿外聽得清楚,微微眯著眼。

這突破七輪九脈而獲得的神通是神通境者強大的根本,通過對神通的修鍊可以不斷提升神通的力量,最高可以達到九等之境。

而神通每一等級的提升都可以大大增加其力量,甚至發生質的變化。

但他的神通領悟卻是遙遙無期,如今聽到對方神通到達三等,更不免暗嘆一聲。



… ?「好了,諸位師兄弟都請入座吧。」

看著眾人震驚的神色,夏侯觀滿意的笑道。

「寒煙門是左席第一位,可兒師妹過去吧。」

郭太賢小聲道了句。

秦可兒點點頭,大步走到左席第一位坐下。

另一邊,孔泰和坐在右席第一位上,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

夏侯觀一眼落到秦可兒身上,問道,「這位小師妹是寒煙門的新人?」

「秦可兒拜見觀師兄。」

秦可兒站起身來。

「不愧是助我們九玄天打下疆土的大門派,年輕俊才當真令人眼前一亮。」

夏侯觀微微一笑。

「只是如此重要的會議,寒煙門卻派個新人過來,未免也太不給觀師兄面子了。」孔泰和陰陽怪氣的說道。

夏侯觀一擺手,笑道:「誒,和師兄此言差矣,咱們也都是年輕過來的。既然小師妹來了,那就安穩的坐下吧。」

話落,他肅然說道,「在信函里諸位已經知道了有邪道擊殺金甲守衛的事情,不知諸位對此有何看法?」

「邪道真是越來越猖獗了,連天門的金甲守衛都敢下手了,如此肆無忌憚,咱們正道若不出手那豈非被人看扁?」

孔泰和沉聲說道。

「有實力擊殺天門四個金甲守衛的必定是食鬼道的人,但問題是食鬼道的魔頭都是神出鬼沒,難以找到蹤跡。」

郭太賢憂慮道。

李默在殿外聽得清楚,而關於食鬼道之事榮帆也早解釋過。

邪道宗派很少有象皇級玄門或者大隱世門派這般存在,多半是曇花一現,即使依靠邪惡功法提升修為但宗門裡的神通境玄師也都極少。

因此為了對抗正道,所以多是一國甚至是幾國的邪道聯合在一起,構造成較大的邪道組織,食鬼道就是其中之一,是由商天國、燕山國和九川國三國的一些邪道聯合組成的組織。

雖然三個國家曾經不止一次聯合圍剿食鬼道,但因為食鬼道的魔頭行蹤詭異,又找不到其老巢所在,因此也頗為頭疼,一直未能有完善剷除的方法。

這時,夏侯觀說道:「今日我把大家請來便是因為在前幾天本門馴養的飛獸在周邊巡邏發現了食鬼道魔頭的蹤跡!」

「太好了,老朽可是按捺不住要與邪道大打一場了。」

孔泰和興奮道。

夏侯觀微微一笑道:「而且對方出現的地方想來諸位都猜不到,那便是——莫道山。」

「莫道山?」

眾人直是大吃一驚。

李默二人在殿外聽到,亦不由對望了一眼。

按榮帆所言,每年都有類似的集會,也就是各宗門派人來碰碰面,關於對付邪道的事情大多也沒定論。

但如今簡單的集會因為九玄天的人發現了食鬼道諸人的身影,再加上又和莫道山牽扯到了一起,事態一下子變得嚴重起來。

不過,這卻又是一件好事,如果能夠和這麼多人一道去莫道山,那麼至少能去探探莫道山的虛實。

「這麼說起來食鬼道的人是不惜擊殺了金甲守衛趕到莫道山去,如此放肆行徑,只怕背後必有陰謀。該不會他們是圖謀莫道山的寶藏吧?」

郭太賢推斷道。

「就憑那群邪道魔頭豈敢染指天王級的陵墓?」

夏侯觀搖了搖頭,卻又道,「不過這些邪道去那裡必定是有重要的原因,而我們既然發現了他們的蹤跡當然不能坐視不管。」

眾老者小聲議論,皆是點著頭。

接著,夏侯觀又道,「以往食鬼道都是零星一兩人出現,但這次發現的可是有好幾人,無論是將他們擊殺還是將他們拿下問出食鬼道老巢所在,那都是大功一件。」

「觀師兄所言甚是,那為防事情有變我等應該立刻出發。」

郭太賢說道。

眾人皆是點點頭,就在這時,孔泰和突而說道,「大家都知道食鬼道的厲害,那一個個都是老魔頭,修鍊邪功惡法,不可小窺。咱們大多有和這些魔頭交手的經驗,自是不懼,但是——」

他目落到秦可兒身上,抬高聲音道,「惟獨小師妹是剛到這裡,到時候若真跟食鬼道的魔頭對上,萬一有個好歹,怕是咱們難以向寒煙門的師兄們交代了。」

「這姓孔的果然要找茬。」

殿外,柳凝璇哼哼道。

李默點點頭,心知論口舌秦可兒卻不會落下風,她到底是郡守女兒,打小見慣了官場上的事情。

果不其然,孔泰和話一落,秦可兒便鎮定的答道:「小妹沒有和師哥想的那麼弱不禁風。」

「話怎麼講都可以,但小師妹的實力咱們也沒見過,師哥我可是好意擔心吶。要不這樣吧,咱們先走一步,小師妹就回去告訴你的師哥們讓他們跟來就是。」

孔泰和故作一臉擔憂的道。

殿內諸老心頭雪亮,若秦可兒真回去報信,那必定落個笑話。

秦可兒又豈不知道他的算盤,便道:「有勞師哥擔心了,不過臨走前帆師哥說過由我全權代表宗門,今次既然來了,那麼這莫道山之行無論有多危險我都會跟去,絕不會丟了師門的顏面。」

這時,夏侯觀笑道:「小師妹年輕不大,膽色倒卻不俗。不過我看和師兄的擔憂也不無道理,既然小師妹執意要去,若不然……和師兄你便和小師妹切磋一下好了,若然小師妹的修為當真不俗,那咱們也沒有什麼可擔心了。」

「好個夏侯觀。」

李默聽得眉頭一皺,這老頭看起來甚為和善,但現在終於露出了狐狸尾巴,果是和孔泰和一路想要打壓寒煙門。

孔泰和大笑道:「觀師兄這提議真不錯,只不過,怕是小師妹沒有膽子和老朽一戰啊。」

他聲音故意拖得長長的,斜著眼瞥著秦可兒,不無輕蔑之色。

幾個大隱世玄門的老者也都是一副坐壁上觀的態度,看看秦可兒是否敢應戰。

郭太賢等人雖是擔心,但這場合卻沒辦法插上手,畢竟夏侯觀即使明顯針對寒煙門,但這道理卻又說得通。

而且他們這些小宗派更沒有實力敢對抗九玄天,唯有看看秦可兒如何處理。

秦可兒還未搭話,孔泰和又信手朝著殿外一指道,「若然小師妹沒這膽量,也可以把你兩個朋友叫上,以三對一也可。」

秦可兒肅然答道:「沒必要,就由我來領教一下和師哥的高招吧。」

「好,果是有膽色。」

孔泰和直是大笑。

夏侯觀微微眯著眼,拂著長須道,「即是切磋,我看就以三招為限吧,諸位以為如何?」

「三招好,就三招。」

郭太賢立刻接下話來,眾老便也都點著頭。

李默則眉頭一皺,夏侯觀故意以三招為限,表面上是以和為貴,但是這卻透露了孔泰和擁有三招之內必敗秦可兒的實力。

「師哥……」

柳凝璇也是機靈得很,又豈不明白這三招的用意,不免擔心的詢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