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焯焱接回小龍之後,就一路逃奔跑到了窮鄉僻壤的仙游鎮準備養好傷后東山再起,殺回去為妻子報仇。

可誰想到大名鼎鼎的天字型大小殺手烈虎,居然在逃跑途中把錢包也給丟掉了,父子二人躲在仙游鎮連最基礎的生活都難以為繼,就更別提療傷報仇了,小龍這個年僅八歲的孩子,提前承擔起了照顧父親的責任。

更多的細節,羅俊楠也懶得打聽,反正郭焯焱擺明了就是要單槍匹馬殺回去為妻子報仇,他是死是活跟他羅俊楠沒關係,四十萬美金收養一個小屁孩子……怎麼算都是羅俊楠賺了的。

郭焯焱一瘸一拐地走了,郭小龍就被羅俊楠拎小『雞』似地帶進了工地,大眼瞪小眼。

「我爸到底跟你說了什麼?」郭小龍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咬著牙關朝羅俊楠問道。

「根據我跟你爸達成的協議,這不在我回答你的範疇之內。」羅俊楠微微一笑,說道:「你只要知道,從現在開始,你歸我管了,我要你往東你就不能往西,老老實實聽我的話,忘記你在這之前經歷的一切!」

「不可能!」郭小龍倔強地抬起了頭,「我爸一定是去給媽媽報仇了,我要跟他一起去!」

「就你這小胳膊小『腿』的,去了也是送死。」羅俊楠打了個哈且,揮揮手說道:「省省力氣吧,你爸這一次過去都是九死一生,這傻子都已經做好必死的準備了,你真想讓你郭家的香火從你這兒斷掉嗎?」

「我爸不是傻子!!」郭小龍怒吼道:「你才是傻子!我爸有自己的信仰,有自己的堅持,他是英雄!!!」

「好吧好吧,不是傻子,是英雄……是英雄行了吧?」羅俊楠一掌拍在了郭小龍的腦袋上,「年齡不大嗓『門』不小,真是呱噪!趕緊睡吧,我還得去給你爸張羅『葯』物呢,不過我可警告你,你要是跑掉了,我是絕對不會去找你的,死在外面也跟我沒關係!」

「……你是個大『混』蛋!」

「好好好,我是『混』蛋好了吧?趕緊睡,再唧唧歪歪老子揍你了!」. ?按照郭焯焱的要求,羅俊楠連夜跑遍了整個大壩縣縣城,才總算是湊夠了郭焯焱需要的那些『葯』物。{.}

第二天清晨六點多鐘,羅俊楠從工地一位民工的手裡借來了一輛二手的東風摩托車,帶著一大包『葯』物去了那幢瓦屋。

郭焯焱仔細清點了羅俊楠送來的這些東西,卻把目光瞄上了羅俊楠開來的這輛二手摩托車,「這車不錯啊。」

「從別人那裡借的,這麼好的車,我可開不起。」羅俊楠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郭焯焱,可郭焯焱卻笑嘻嘻地說道:「把車借給我吧,這裡住不下去了,我得換個地方療傷。」

「有借無還還叫借?」羅俊楠伸了伸懶腰,當然沒把一輛從別人手裡借來的二手摩托放在心上,他瞥了一眼已經穿戴整齊的郭焯焱,問道:「這趟回去,把握有多少?」

「十分之一吧。」郭焯焱沉默了片刻,笑了起來,「如果計劃周密的話,可能會有十分之三的成功幾率,當然,更大的可能,是我這一趟過去就再也回不來了,如果是這樣,小龍就拜託你了,不要再讓他走上我的老路。」

「放心吧,『交』給我。」羅俊楠無聲一笑,他發現自己有些佩服郭焯焱了。

很少有人能在明擺著送死的局勢下英勇向前的,郭焯焱算是條漢子,就憑這點,羅俊楠就願意把車送給他……

和郭焯焱揮手道別,目送著他開摩托車帶著一包『葯』物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羅俊楠微微嘆了口氣,信念和堅持嗎?從這一點來看,郭焯焱還真跟他是一路人,當初如果不是有強大的信念支撐,恐怕他也早已成了那世界的一員了……

搖搖頭將這些雜念從自己腦海當中驅逐出去,羅俊楠回了工地,卻沒想到就在他離開的一下下,工地上又出事了。

回到工地北『門』『門』口的羅俊楠遠遠就聽到了一陣吵鬧聲,不是當地村民過來打砸了,而是工地上的保安們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前文說過,羅俊楠知道王振濤想把他鎖在籠子里后,就知道興宏保安公司不會輕易地將他開除,因此也不把分公司派來的總隊長楊瑞放在眼裡,手下的保安們漸漸形成了以他為核心的獨立小隊。

別看這段時間楊瑞一直沒什麼太大的動靜,每天『陰』沉著臉過來北『門』轉悠一圈就走了,但實際上楊瑞一直在絞盡腦汁地想找羅俊楠的麻煩,在他看來,就算不能趕走羅俊楠,也能仗著自己總隊長的職務便利,讓羅俊楠頻頻吃癟!

今天早上運氣不錯,羅俊楠一大早就開著摩托車出『門』了,偏偏這時候東『門』的幾個保安和北『門』的幾個保安因為早上吃飯的問題發生了語言上的衝突,隨後就演變成了肢體上的衝突,直到相互鬥毆的人群壯大到二十多人,楊瑞方才姍姍來遲。

對於羅俊楠手下的這批保安,楊瑞早就心生不滿了,這群保安一開始對他這個總隊長還算客氣,但到了羅俊楠公開給他甩臉子之後,這幫鬼『精』鬼『精』的保安也漸漸不把他這個總隊長放在眼裡了……

這次有了這麼好的機會,楊瑞當然不會輕易的放過。

他背負著雙手來到兩幫人打架的中心地帶,緊鎖著眉頭斥道:「怎麼回事?誰先動的手?都給我停下!!」

畢竟是總隊長,這點影響還是有的,打的不可開『交』的兩幫人紛紛停了下來,這邊指責那邊不該罵人,那邊指責這邊不該罵娘,反正都裝出了一副『我是無辜』的表情,錯誤全在對方身上。

本來遇到這種事情,楊瑞應該秉公執法,各打五十大板這件事情就算揭過去了,畢竟當事雙方都動了手,各執一詞指責對方的不對,真要調查起來肯定是困難重重,不如取個折中的法子,讓兩邊都安生下來。

可誰想到楊瑞還真就那麼『混』蛋,擺明了就是把矛頭對準了北『門』的保安,一張口對著北『門』保安就是一通臭罵,完了之後還當場表示北『門』保安隊缺乏紀律『性』,這是犯了大錯了,要罰扣北『門』所有保安十天的工資以示懲戒。

這麼一來,楊瑞可就捅了馬蜂窩了,這些北『門』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那天晚上和羅俊楠去打砸的時候,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地,由此可見一斑。

楊瑞這麼明顯地偏袒東『門』的保安,北『門』的小夥子們不幹了,當下就跟楊瑞推搡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誰趁『亂』在楊瑞臉上掄了一拳頭,當場打的楊瑞鼻血狂飆,於是,問題更加嚴重了……

羅俊楠從外面回來的時候,楊瑞正拿著一張滿是血的紙巾堵著鼻孔,臉『色』鐵青地大吼著,「媽-的,是誰打的?給老子站出來!他媽今天要不把你們這幫小兔崽子收拾服帖了,老子就不姓楊!!」

北『門』的保安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眼珠子裡頭都冒著火焰,顯然是被楊瑞的話給氣得火冒三丈。

畢竟,如果不是楊瑞不懂做人的話,又有誰好端端地會打他這個總隊長呢?

而同樣參與了鬥毆,卻沒有受到相應懲罰的東『門』保安們,卻是一個個幸災樂禍地對著北『門』保安指指點點,這更加是火上澆油。

都是年輕力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受得了苦、受得了累,就是受不了欺負!一個年近三十歲的保安怒道:「姓楊的,你他媽算什麼總隊長?打架的又不光光只有我們北『門』的,東『門』的也參與了,憑什麼只罰我們?!」

「是啊?憑什麼啊?」「姓楊的,你要不給個說法,老子拼著被開除也要打你個頭破血流!」「楊瑞,你就是在公報『私』仇,不敢找我們隊長發飆,就敢找我們撒氣!」「姓楊的,你倒是說話啊,憑什麼?!」「大家別問了,揍他!」

剛剛才安靜下來的空地上又一次人『潮』涌動,保安們的情緒十分『激』動。

楊瑞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接著才反應過來,怒道:「怎麼?你們還想造反是吧?我告訴你們,誰再敢動我一下,就等著被法院傳票吧!真他媽反了天了,你們有膽再過來一步,我要你們好看!!」.

按照郭焯焱的要求,羅俊楠連夜跑遍了整個大壩縣縣城,才總算是湊夠了郭焯焱需要的那些『葯』物。{.}

第二天清晨六點多鐘,羅俊楠從工地一位民工的手裡借來了一輛二手的東風摩托車,帶著一大包『葯』物去了那幢瓦屋。

郭焯焱仔細清點了羅俊楠送來的這些東西,卻把目光瞄上了羅俊楠開來的這輛二手摩托車,「這車不錯啊。」

「從別人那裡借的,這麼好的車,我可開不起。」羅俊楠沒好氣地瞪了一眼郭焯焱,可郭焯焱卻笑嘻嘻地說道:「把車借給我吧,這裡住不下去了,我得換個地方療傷。」

「有借無還還叫借?」羅俊楠伸了伸懶腰,當然沒把一輛從別人手裡借來的二手摩托放在心上,他瞥了一眼已經穿戴整齊的郭焯焱,問道:「這趟回去,把握有多少?」

「十分之一吧。」郭焯焱沉默了片刻,笑了起來,「如果計劃周密的話,可能會有十分之三的成功幾率,當然,更大的可能,是我這一趟過去就再也回不來了,如果是這樣,小龍就拜託你了,不要再讓他走上我的老路。」

「放心吧,『交』給我。」羅俊楠無聲一笑,他發現自己有些佩服郭焯焱了。

很少有人能在明擺著送死的局勢下英勇向前的,郭焯焱算是條漢子,就憑這點,羅俊楠就願意把車送給他……

和郭焯焱揮手道別,目送著他開摩托車帶著一包『葯』物消失在自己的視線當中,羅俊楠微微嘆了口氣,信念和堅持嗎?從這一點來看,郭焯焱還真跟他是一路人,當初如果不是有強大的信念支撐,恐怕他也早已成了那世界的一員了……

搖搖頭將這些雜念從自己腦海當中驅逐出去,羅俊楠回了工地,卻沒想到就在他離開的一下下,工地上又出事了。

回到工地北『門』『門』口的羅俊楠遠遠就聽到了一陣吵鬧聲,不是當地村民過來打砸了,而是工地上的保安們發生了『激』烈的衝突。

前文說過,羅俊楠知道王振濤想把他鎖在籠子里后,就知道興宏保安公司不會輕易地將他開除,因此也不把分公司派來的總隊長楊瑞放在眼裡,手下的保安們漸漸形成了以他為核心的獨立小隊。

別看這段時間楊瑞一直沒什麼太大的動靜,每天『陰』沉著臉過來北『門』轉悠一圈就走了,但實際上楊瑞一直在絞盡腦汁地想找羅俊楠的麻煩,在他看來,就算不能趕走羅俊楠,也能仗著自己總隊長的職務便利,讓羅俊楠頻頻吃癟!

今天早上運氣不錯,羅俊楠一大早就開著摩托車出『門』了,偏偏這時候東『門』的幾個保安和北『門』的幾個保安因為早上吃飯的問題發生了語言上的衝突,隨後就演變成了肢體上的衝突,直到相互鬥毆的人群壯大到二十多人,楊瑞方才姍姍來遲。

對於羅俊楠手下的這批保安,楊瑞早就心生不滿了,這群保安一開始對他這個總隊長還算客氣,但到了羅俊楠公開給他甩臉子之後,這幫鬼『精』鬼『精』的保安也漸漸不把他這個總隊長放在眼裡了……

這次有了這麼好的機會,楊瑞當然不會輕易的放過。

他背負著雙手來到兩幫人打架的中心地帶,緊鎖著眉頭斥道:「怎麼回事?誰先動的手?都給我停下!!」

畢竟是總隊長,這點影響還是有的,打的不可開『交』的兩幫人紛紛停了下來,這邊指責那邊不該罵人,那邊指責這邊不該罵娘,反正都裝出了一副『我是無辜』的表情,錯誤全在對方身上。

本來遇到這種事情,楊瑞應該秉公執法,各打五十大板這件事情就算揭過去了,畢竟當事雙方都動了手,各執一詞指責對方的不對,真要調查起來肯定是困難重重,不如取個折中的法子,讓兩邊都安生下來。

可誰想到楊瑞還真就那麼『混』蛋,擺明了就是把矛頭對準了北『門』的保安,一張口對著北『門』保安就是一通臭罵,完了之後還當場表示北『門』保安隊缺乏紀律『性』,這是犯了大錯了,要罰扣北『門』所有保安十天的工資以示懲戒。

這麼一來,楊瑞可就捅了馬蜂窩了,這些北『門』的保安也不是吃素的,那天晚上和羅俊楠去打砸的時候,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似地,由此可見一斑。

楊瑞這麼明顯地偏袒東『門』的保安,北『門』的小夥子們不幹了,當下就跟楊瑞推搡了起來,也不知道是誰趁『亂』在楊瑞臉上掄了一拳頭,當場打的楊瑞鼻血狂飆,於是,問題更加嚴重了……

羅俊楠從外面回來的時候,楊瑞正拿著一張滿是血的紙巾堵著鼻孔,臉『色』鐵青地大吼著,「媽-的,是誰打的?給老子站出來!他媽今天要不把你們這幫小兔崽子收拾服帖了,老子就不姓楊!!」

北『門』的保安們一個個義憤填膺,眼珠子裡頭都冒著火焰,顯然是被楊瑞的話給氣得火冒三丈。

畢竟,如果不是楊瑞不懂做人的話,又有誰好端端地會打他這個總隊長呢?

而同樣參與了鬥毆,卻沒有受到相應懲罰的東『門』保安們,卻是一個個幸災樂禍地對著北『門』保安指指點點,這更加是火上澆油。

都是年輕力壯、血氣方剛的小夥子,受得了苦、受得了累,就是受不了欺負!一個年近三十歲的保安怒道:「姓楊的,你他媽算什麼總隊長?打架的又不光光只有我們北『門』的,東『門』的也參與了,憑什麼只罰我們?!」

「是啊?憑什麼啊?」「姓楊的,你要不給個說法,老子拼著被開除也要打你個頭破血流!」「楊瑞,你就是在公報『私』仇,不敢找我們隊長發飆,就敢找我們撒氣!」「姓楊的,你倒是說話啊,憑什麼?!」「大家別問了,揍他!」

剛剛才安靜下來的空地上又一次人『潮』涌動,保安們的情緒十分『激』動。

楊瑞被嚇得後退了好幾步,接著才反應過來,怒道:「怎麼?你們還想造反是吧?我告訴你們,誰再敢動我一下,就等著被法院傳票吧!真他媽反了天了,你們有膽再過來一步,我要你們好看!!」. ?「怎麼回事?鬧騰什麼呢?!」羅俊楠在後面聽了一會兒,大概也『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當即便黑著臉走了過去,楊瑞的聲音很大,但他的聲音卻比楊瑞更加洪亮!

受了委屈的北『門』保安一見自家隊長回來了,也是一個個都『激』動了起來,紛紛跳出來向羅俊楠訴苦,搞的好像楊瑞真把他們怎麼樣了似地,恨不得要把楊瑞當場挖個大坑給活埋了。{.}

只是,保安們嘰嘰呱呱的告狀,卻惹得羅俊楠皺起了眉頭,他斥道:「一個個都跟娘們兒似地嘰歪什麼呢?心裡不爽是吧?不爽就上去再接著打啊,誰先趴下誰是孬種,老子給你們做裁判!」

羅俊楠一發火,北『門』的保安們馬上就不吭聲了,可東『門』的保安隊長就不幹了,瞪著一雙眼珠子站出來說道:「羅隊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合著我們東『門』一隊的保安,打不過你們北『門』四隊的保安是吧?」

「別他媽胡攪蠻纏、打蛇上棍!」遇到這種破爛事,羅俊楠心裡還憋著一股火呢,當即眼珠子一瞪,朝那東『門』的保安隊長說道:「真他媽要是不爽的話,來來來,老子陪你練練!」

「你……」東『門』的保安隊長立馬啞火了,關於羅俊楠能打的消息,他可聽了不止一次。

這個時候,總隊長楊瑞站出來了,他拿捏著一口官腔,朝羅俊楠說道:「羅隊長,今天早上這件事情我可是全都看到了,是你手下北『門』的保安不守規矩,非要先打飯才惹得衝突,他們不是全責,至少也是個主責!」

「哦?是因為誰先打飯的問題起的衝突?」楊瑞看自己不爽,羅俊楠早就知道了,這會兒再聽到楊瑞指責的話語,羅俊楠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那麼,我倒想問問總隊長了,食堂那邊哪面牆上貼著誰先打飯的規章制度呢?合著他們東『門』的保安就該比我們北『門』的保安先打飯?這是你的意思?」

「我……」楊瑞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語塞了片刻后,他就強調道:「雖然牆上沒有貼著規章制度,可先來後到的規矩,總是沒錯的吧?誰先到,就先讓誰來打飯,哪有『插』隊的道理?」

「放你媽個狗屁!」羅俊楠還沒來得及開口,後面的一個北『門』保安就忍不住跳了起來,朝著楊瑞破口大罵道:「你哪只狗眼看到東『門』的兔崽子比我們先到了?媽比的,要不是他們非要『插』隊打飯,老子會跟他們這幫孫子動手?!」

「他媽-的,你說什麼呢?!」這一下,東『門』那邊的保安們又開始躁動了起來,一個個劍拔弩張的,火氣不小。

羅俊楠倒是還能沉得住氣,他眯著眼看著臉『色』不是很好看的楊瑞,一字一句地說道:「總隊長,這話你也聽見了吧?明明是東『門』的保安『插』隊才引起的衝突,如果你非要說是我們北『門』的保安『插』隊,我倒想問問,你有證據嗎?」

「我親眼看到的還不算證據嗎?!」楊瑞乾脆撕破臉了,不要臉了。

一聽這話,羅俊楠氣得笑了,「哦?是你親眼看到的?那我還親眼看到東『門』保安『插』隊呢,這也算證據?」

「哼,我不跟你在這裡胡攪蠻纏。」羅俊楠步步緊『逼』,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楊瑞也被『逼』急了,怒氣沖沖地說道:「總之,這件事情就是北『門』的保安不守規矩,包括你這個隊長在內,所有北『門』的保安,這個月工資扣十天,獎金取消!」

「楊瑞,你最好考慮清楚再決定!」羅俊楠也被氣得不輕,這楊瑞,也太他媽不是個東西了!

「我已經考慮很清楚了,用不著你來提醒!」楊瑞衣袖一揮,頭也不回地走了。

東『門』的保安們則是一個個『露』出了快活的表情,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似地,歡呼著離開了衝突地點。

這樣一來,北『門』的小夥子們就都憋不住了,但羅俊楠在這裡站著,他們也不好衝上去大打出手,只能紛紛把目光投向了羅俊楠,「隊長,姓楊的太欺負人了!」「是啊隊長,這姓楊的分明就是沖著我們來的,難道我們就讓他隨便欺負?」「隊長,跟他們幹了吧,您吱一聲,我這就去把姓楊地揍一頓!」……

「行了行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羅俊楠沖著楊瑞離開的方向冷笑了一聲,頭也不回地走了,「你們都先回去站崗,別跟東『門』的再起衝突了,誰再敢動手,老子收拾誰!記住,別給我惹麻煩!」

「可是隊長,他……」

一群保安眼巴巴地看著羅俊楠遠去的背影,到了嘴邊的話,也只能咽回去了。

而就在北『門』保安一個個無『精』打采,彷彿吃了天大苦頭似地時候,狠狠當著眾人削了一把羅俊楠面子的楊瑞,這會兒卻有了一些揚眉吐氣的感覺,這是一種大仇得報后才會產生的奇特情緒。

他終於抓住了北『門』的馬腳,把北『門』的那些保安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楊瑞意氣風發地回到了自己的臨時辦公室,在椅子上坐下之後,便翻出北『門』保安的考勤表,提筆在上頭『唰唰唰』地畫了好多好多大紅『色』的x,接著就開始準備扣發工資和獎金的書面報告。

可就在楊瑞完成這些報告的時候,他卻意外地接到了公司一位經理的電話。

給他打電話的不是王建國,而是另一位負責人事調度、客戶反饋方面的副總經理的電話,這位副總在電話裡頭對著楊瑞就是一通破口大罵,「楊瑞,你究竟是幹什麼吃的?才剛剛過去幾天時間?你很有能耐嘛,這麼快就把工地搞的一團糟,人家錦聯地產孫總的投訴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了,我告訴你,這個月工資扣發,獎金沒了,馬上收拾東西給我滾回來!!」

心情正好的楊瑞,被這突如其來的電話給打懵了。

我……我什麼時候把工地搞的一團糟了?孫總我還沒見過呢,他投訴我幹什麼啊?!楊瑞當場傻眼了。.

「怎麼回事?鬧騰什麼呢?!」羅俊楠在後面聽了一會兒,大概也『弄』清楚了事情的來龍去脈,當即便黑著臉走了過去,楊瑞的聲音很大,但他的聲音卻比楊瑞更加洪亮!

受了委屈的北『門』保安一見自家隊長回來了,也是一個個都『激』動了起來,紛紛跳出來向羅俊楠訴苦,搞的好像楊瑞真把他們怎麼樣了似地,恨不得要把楊瑞當場挖個大坑給活埋了。{.}

只是,保安們嘰嘰呱呱的告狀,卻惹得羅俊楠皺起了眉頭,他斥道:「一個個都跟娘們兒似地嘰歪什麼呢?心裡不爽是吧?不爽就上去再接著打啊,誰先趴下誰是孬種,老子給你們做裁判!」

羅俊楠一發火,北『門』的保安們馬上就不吭聲了,可東『門』的保安隊長就不幹了,瞪著一雙眼珠子站出來說道:「羅隊長,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合著我們東『門』一隊的保安,打不過你們北『門』四隊的保安是吧?」

「別他媽胡攪蠻纏、打蛇上棍!」遇到這種破爛事,羅俊楠心裡還憋著一股火呢,當即眼珠子一瞪,朝那東『門』的保安隊長說道:「真他媽要是不爽的話,來來來,老子陪你練練!」

「你……」東『門』的保安隊長立馬啞火了,關於羅俊楠能打的消息,他可聽了不止一次。

這個時候,總隊長楊瑞站出來了,他拿捏著一口官腔,朝羅俊楠說道:「羅隊長,今天早上這件事情我可是全都看到了,是你手下北『門』的保安不守規矩,非要先打飯才惹得衝突,他們不是全責,至少也是個主責!」

「哦?是因為誰先打飯的問題起的衝突?」楊瑞看自己不爽,羅俊楠早就知道了,這會兒再聽到楊瑞指責的話語,羅俊楠的臉『色』也不是很好看,「那麼,我倒想問問總隊長了,食堂那邊哪面牆上貼著誰先打飯的規章制度呢?合著他們東『門』的保安就該比我們北『門』的保安先打飯?這是你的意思?」

「我……」楊瑞這才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語塞了片刻后,他就強調道:「雖然牆上沒有貼著規章制度,可先來後到的規矩,總是沒錯的吧?誰先到,就先讓誰來打飯,哪有『插』隊的道理?」

「放你媽個狗屁!」羅俊楠還沒來得及開口,後面的一個北『門』保安就忍不住跳了起來,朝著楊瑞破口大罵道:「你哪只狗眼看到東『門』的兔崽子比我們先到了?媽比的,要不是他們非要『插』隊打飯,老子會跟他們這幫孫子動手?!」

「他媽-的,你說什麼呢?!」這一下,東『門』那邊的保安們又開始躁動了起來,一個個劍拔弩張的,火氣不小。

羅俊楠倒是還能沉得住氣,他眯著眼看著臉『色』不是很好看的楊瑞,一字一句地說道:「總隊長,這話你也聽見了吧?明明是東『門』的保安『插』隊才引起的衝突,如果你非要說是我們北『門』的保安『插』隊,我倒想問問,你有證據嗎?」

「我親眼看到的還不算證據嗎?!」楊瑞乾脆撕破臉了,不要臉了。

一聽這話,羅俊楠氣得笑了,「哦?是你親眼看到的?那我還親眼看到東『門』保安『插』隊呢,這也算證據?」

「哼,我不跟你在這裡胡攪蠻纏。」羅俊楠步步緊『逼』,絲毫沒有留情的意思,楊瑞也被『逼』急了,怒氣沖沖地說道:「總之,這件事情就是北『門』的保安不守規矩,包括你這個隊長在內,所有北『門』的保安,這個月工資扣十天,獎金取消!」

「楊瑞,你最好考慮清楚再決定!」羅俊楠也被氣得不輕,這楊瑞,也太他媽不是個東西了!

「我已經考慮很清楚了,用不著你來提醒!」楊瑞衣袖一揮,頭也不回地走了。

東『門』的保安們則是一個個『露』出了快活的表情,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似地,歡呼著離開了衝突地點。

這樣一來,北『門』的小夥子們就都憋不住了,但羅俊楠在這裡站著,他們也不好衝上去大打出手,只能紛紛把目光投向了羅俊楠,「隊長,姓楊的太欺負人了!」「是啊隊長,這姓楊的分明就是沖著我們來的,難道我們就讓他隨便欺負?」「隊長,跟他們幹了吧,您吱一聲,我這就去把姓楊地揍一頓!」……

「行了行了,這件事情我會處理的。」羅俊楠沖著楊瑞離開的方向冷笑了一聲,頭也不回地走了,「你們都先回去站崗,別跟東『門』的再起衝突了,誰再敢動手,老子收拾誰!記住,別給我惹麻煩!」

「可是隊長,他……」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