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靈雪風騷的伸出了小手,托起了葉天星的下顎,近距離的打量,更是喜不自勝,情不自禁的靠近,聞了聞,自言自語道,「真香、真嫩啊,比這個二小姐還好。」

葉天星像個才過門的小媳婦坐在那裡,動也不敢動,心裡嘀咕,這隻狐狸精看上我了?與狐妖搞百合?握了棵草,真特么變態啊。

「告訴本小姐,你叫什麼啊?」郭靈雪笑裡藏刀問道,又靠近了一些,像只狗一樣嗅了嗅,差點伸出舌頭舔。

葉天星粉拳緊握,回道,「大家叫我小葉。」

「小葉?好名字,不過,你緊張什麼?」郭靈雪有所察覺,問道,「你手中拿的啥?」

「沒什麼。」

「既然沒東西,就鬆開啊。」

「這是你說的。」

葉天星突然伸手,收妖符水灑向了郭靈雪。

狐狸精早有提防,一掀被褥,遮擋了過去,手臂不小心沾了一點,像灼燒一般,皮膚瞬間焦黑,伴隨著吱吱作響之聲,疼痛難忍,蹦跳了起來,同時現出原形。

郭靈雪原本美麗到不像話的面孔,多了不少柔順又茂盛的白毛,像白毛女俠。

「你是何人?」狐狸精怒問道。

「來收拾你的大好人。」沒有功夫細聊,葉天星雙手塗滿了收妖符水,伸手抓向了狐狸精。

狐狸精反應很快,一躍,上了天花板,而且沒掉下來,倒視著葉天星,警告道,「本狐的事,休要多管,不然讓你屍骨全無。」

「還是一隻會裝逼的狐狸精,呵,今天非收了你不可。」葉天星想要躍起來抓住狐狸精,可是身高不夠、彈力不足,更飛不起來。

狐狸精妖艷的笑了,譏諷道,「不知天高地厚的蠢貨,看我怎麼殺了你。」

「對不起主人,裝逼失敗,扣除100點裝逼值,100點經驗值。」

狐狸精手持狐毛拂塵,以閃電的速度,撲向了葉天星,拂塵如針似尖,堪比鋒利刀尖,分分鐘破人皮肉,滲人不已。

葉天星瞪大了雙眸,施展閃影,勉強躲了過去,真是沒想到才零界元體的一尾狐狸精,這麼厲害。

大為震驚的同時,葉天星意識到收妖符水的有短板,手中沒有趁手的武器,想靠近,想要贏,有點困難。

狐狸精沒給任何喘息的機會,勢如破竹,窮追猛打,兩三個回合后,葉天星的衣服被刺破了,萬幸的是沒有受傷。

「只知道躲,縮頭烏龜啊?有本事不要動。」

「我就躲了,你能把我怎麼樣?有本事來咬我啊?」

「嘴硬,這就送你上西天。」狐狸精以更快、更逼人的速度而來。

「恭喜主人,裝逼成功,獎勵110點裝逼值,110點經驗值。」

「特么的要不要這麼聽話?叫你來咬就來。」葉天星驚慌卻沒有動,立在原地,美目一轉,說道,「靈兒,使用金剛狼的金剛狼爪。」

叮!

「恭喜主人,安裝成功,有效時間十分鐘,倒計時開始。」

葉天星張開雙臂,微微呲牙,雙手皮肉筋骨之間,真的滲出了金剛狼獨有的金剛狼爪,而且更長、更鋒利。

「有意思。」葉天星嘴角浮現出了一抹艷笑,以彗星撞地球之勢,迎上了狐狸精。

重生之鑽石豪門 「什……什麼鬼?」狐狸精瞪大了眼睛,沒見過這麼奇葩的怪人,想剎住車、剎不住,只有硬碰硬。

葉天星右臂一揮,左臂一揚,金剛狼爪,爪爪吹毛求疵,三下五除二斬斷了拂塵,還有狐狸精身上不少的狐狸毛,房間頓時白毛飄飄……

「不……不要,我的毛。」狐狸精蹦蹦跳跳,好似尾巴著火,又跳到了天花板上,不敢下來,可憐兮兮的撫摸著自己的毛,如果不逃快一點,多半成了火雞狐狸。

「恭喜主人,打狐狸精的臉成功,獎勵200點裝逼值,200點經驗值。」

葉天星一臉愉悅,把玩著兩隻金剛狼爪,它們相互摩擦,發出火光,吱吱作響,毛骨悚然。

「狐狸精,我的爪子怎麼樣?還不錯吧。」

「太可惡了。」

「不服?下來啊。」

一聲狐叫,狐狸精身上的毛髮直立起來,很生氣,再次襲向了葉天星,似想魚死網破。

葉天星在金剛狼爪上塗抹了收妖符水,爪爪直擊狐狸精。

狐狸精很是狡猾,動作奇快,幾次逃過了……

房間外等候的眾人,聽到裡面兵兵乓乓直響,很緊張,特別是郭萬林。

「郭老,真的會沒事嗎?」大管家丁秉承問道。

郭萬林沒搖頭、也未點頭,心懸了起來。

「爺爺,我……我很擔心姐姐,沒法再等,必須進去。」郭楓乘著大家不注意,突然沖了進去…… 自討苦吃的郭楓,只是把門打開,未踏進半步,咻的一聲,被人踹了出來,碰,摔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這一切,他人來不及阻止。

不待大家反應過來,門再次被關上。

所有人傻住。

房間里,較量了幾十個回合后,一道電光閃過,葉天星用金剛狼爪困住了狐狸精,幾乎把其身上的毛給剃光了。

狐狸精沒有懼怕,笑了,說道,「殺我啊?有本事就殺我啊,殺了我,這個二小姐死定了。」

葉天星臉色變得陰暗,打鬥過程中,本有機會直接斬殺狐狸精,就是害怕傷害郭靈雪,現在如何是好?

「不敢?不敢就對了。」狡猾的狐狸,試著挪開架在脖子上的金剛狼爪。

「別動!」

狐狸精舉著雙手,表示投降,不過還在陰笑,說道,「要動手就快點,下不了手就跪下求饒,說不定我心情好放過她,也放過你。」

「你以為我真的怕你傷害二小姐?」

「不怕就來啊。」狐狸精攤開了雙手,表示無所謂。

「你……」

「主人,金剛狼爪有效時間還有三分鐘。」靈兒提醒道。

葉天星真想動手,突然收起了金剛狼爪,心有不甘道,「好,放過你,你從她的身體里出來,我讓你上身。」

「真的?」

葉天星沒有多言,閉上了眼睛,張開了雙臂。

狐狸精細細打量,察覺到了有陷阱,未輕易離開了郭林雪的身體,相反張嘴咬向了葉天星的脖子,想要咬死人。

葉天星未動,只是皺眉、忍痛,站著讓其咬。

嘗到了鮮紅的人血,狐狸精笑了,狐狸尾巴也露了出來,囈語道,「該死的傢伙,知道本狐的厲害了?」

葉天星忍住痛樂了。

「死到臨頭還笑?笑什麼?」

「笑你的狐狸尾巴終於露了出來。捆妖繩,出!」

狐狸精大慌,來不及收嘴,被捆妖繩套住了尾巴,一股巨大的神秘力量一抽,將其抽離了郭林雪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

「打蛇打七寸,收狐需套尾,一條尾一條命,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葉天星一點事都沒有。

「被我咬了,你怎麼會沒事?」狐狸精痛苦不已的問道。

葉天星撕開了貼在脖子上的豬皮,扔給狐狸精,笑問道,「價值20點裝逼值的豬肉咬起來怎麼樣?」

「你……你詐我……」

「面對你這樣的狐狸精,不留一手,怎麼行?」

靈魂被侵入,郭林雪的身體很虛弱,倒在地上如一灘爛泥。

「靈兒,兌換一粒還魂丹。」

叮!

「恭喜主人,花費120點裝逼值,還魂丹兌換成功。」

取出,葉天星急忙給了郭靈雪服下了。

「主人,金剛狼爪有效時間還有一分鐘。」

葉天星站了起來,金剛狼爪再次從皮肉、筋骨之間滲了出來,虎視眈眈的走向了狐狸精。

被捆妖繩捆住,狐狸精想逃,逃不掉,滿臉恐懼、滿心驚悚,沒有了剛剛的得意風采,求饒道,「高人,求放過小狐一命。」

「沒有可能。」

「不,你不能殺我,殺了我,我的兄弟姐妹一定會替我報仇。」

「死到臨頭還威脅。」葉天星不削一顧笑了,說道,「你死了后,一定給她們託夢,我隨時奉陪。」

手起爪落,一爪斬尾,一爪封喉,收妖符水效果驚人,狐狸精沒來及哀嚎,魂飛魄散。

「恭喜主人,斬妖成功,獎勵600點裝逼值,600點經驗值。」

「恭喜主人,變態元體升級為五個月亮。」

「獲得300點裝逼值,300點經驗值。」

「獎勵變元丹五粒。」

葉天星笑著,有些虛脫的坐在地上,金剛狼爪的時間已到,消失了,皮膚沒有任何痕迹,她握了握粉拳,捂住了心口。

「二次元力大大消耗。」取出了一粒變元丹,葉天星吃了下去。

豪門冷少:恩寵新妻 還未來得及吁一口氣,房間的門開了,白毛飄飄,殘花滿地,本是乾淨、清香的房間,邋遢、骯髒,空中之中漂浮著一股難聞的狐騷氣息,所有人睜著眼珠子,捂住了鼻子。

「這……這是在救人?還是在搗亂啊?」

郭萬林十分震驚。

「完了,事情辦砸了。」

「這下那個村姑走不掉了,呵呵。」

兩位女護士笑了,看到郭靈雪躺在地上,假裝慌裡慌張的上前,檢查、查看,不抱任何希望,當其是個死人。

老中醫臉上閃過一抹得意,對著保鏢,吼道,「你們傻站著做什麼,還不趕快叫人把這個女騙子抓起來,送去法辦。」

保鏢立馬行動起來,郭萬林還在錯愕之中,沒有回過神。

「郭老,快來看,快過來看。」大管家丁秉承驚呼道,「二小姐手指動了。」

郭萬林小跑著到了孫女身邊。

郭靈雪不僅手指動了,眼睛微微睜開,動了動嘴,艱難的叫了一聲爺爺。

「爺爺在,靈雪,你……你終於醒了。」郭萬林眼睛紅了,濕了,就差哭出來。

「神了,太神了。」

「那麼多名醫沒有辦法,一個女學生手到擒來?」

「不可思議。」

所有人再次大吃一驚,特別是老中醫、兩位護士,石化在原地,真的不敢相信,郭林雪被奇迹般救活了。

保鏢們沒有動手抓人。

「恭喜主人,打臉成功,獎勵20點裝逼值,20點經驗值。」

葉天星坐在地上,淡淡一笑……

片刻之後,經過專業醫生檢查,郭靈雪的身體完全沒事,而且以神奇的速度恢復,郭萬林怎是高興,邀請葉天星到了客廳,感激之言,不絕耳語。

情深總裁有點壞 「真是看不出來,年紀如此小的葉同學,醫術這麼高超,讓本大夫佩服、佩服。」老中醫拍馬屁道。

「呵,小意思而已。」

老中醫瞬間臉黑。

郭萬林甩了老中醫一個大白眼,示意滾下去,別再這裡丟人現眼。

老中醫和兩個俏麗護士,夾著尾巴走了。

郭萬林說道,「葉同學,真不知道該如何感激你了。」

葉天星擺了擺手,拿出之前給的黑卡,放到了茶几上,微微一笑,推脫道,「郭老爺子,這張黑卡太貴重了,如我直言,我收不下,也無福消受,還請拿回去。」

在場知道黑卡分量的人,又大吃一驚,不,他們完全合不攏嘴。

「我沒看錯吧?郭老竟然給了小姑娘一張黑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