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墨這樣做目的很單純,就是要引來無極神念宗的天才,只要這天才修鍊了無極神念決,錦墨可以將這人引誘出去,然後殺人越貨。

當時間再次過去大半年之後,楚器急匆匆的來到煉器室,找到正在煉器的錦墨,錦墨就知道自己自己一直以來等待的天才,已經出現了。

果不其然,楚器見錦墨在煉製法寶,神情顯得有些急切,但卻又不好貿然打擾,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說。」錦墨見楚器欲言又止,主動開口說道。

「師傅,無極神念宗的化神境天才修士古詩晨來了,非要親自見你一面不可。」

「知道了。」

錦墨說了一句就繼續煉製法寶,不過速度明顯快了不少,等待許久的人終於出現了,錦墨也高興啊!

不過當錦墨煉製完法寶,出現在古詩晨面前的時候,無論是錦墨還是古詩晨,眉頭都是一皺。

古詩晨皺眉是因為錦墨現在有點邋遢,有時候研究煉器之術,幾天幾夜不合眼都非常正常,錦墨也沒有刻意的收拾一番,就這樣赤裸著上身,頂著亂糟糟的頭髮走了出來。

無論哪裡,衣著都有講究,在見客人時,最起碼也要穿著整齊吧!

而錦墨也是發現古詩晨身上散發的神念,雖然比之一般人要強大太多,但依舊沒有那種宛如活物一般的靈性。

只有修鍊完整的無極神念決,神念才會發生質變,從而具備靈性,很明顯,古詩晨並沒有修鍊完整的無極神念決。

錦墨火熱的心瞬間被潑了一盆冷水,殺人越貨這種事最好就是一次性成功,而且還是自己這種有預謀的謀殺,機會可能只有一次,容不得錦墨馬虎。

古詩晨依舊皺著眉頭,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你就是楚器新拜的師傅?」

「嗯。」錦墨本身修為就是妖靈境,而且錦墨隨時可以渡雷劫成為妖皇,戰力比之古詩晨要強大太多,見古詩晨一副嫌棄的樣子,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古詩晨眼中閃過一抹一閃而逝的怒氣,在極念城還沒人敢這樣和無極神念宗說話。

不過此次是有求於人,古詩晨暫且壓下脾氣,冷厲的問道:「可能煉製仙器?」

錦墨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仙器憑藉古詩晨的修為還沒辦法催動,難道他不是要給自己煉製?

「仙器可以煉製,不過需要材料三倍。」

古詩晨眼中閃過一抹孤疑之色,仙器可不是隨便就可以煉製的,問道:

「有什麼證據!」

錦墨沒有說話,從儲物戒指之中拿出幾件嶄新的仙器,隨手拋向古詩晨。

這幾件仙器,都是錦墨最近煉器之術精進之後煉製的,古詩晨也能看出來,此刻眼中掩飾不住的震驚。

此刻古詩晨對錦墨的態度已經大變,一點也沒有剛才的惱火,一個能煉製仙器的煉器師,有足夠的資格這樣對待自己。

而此時古詩晨也才說出自己的訴求,神秘無比的傳音說道:「大師,不知你可否能煉製專門陰人的法寶,威力越大越好。」

錦墨眉頭一皺,問道:「要對付的是什麼人,什麼境界,我可不想被捲入什麼爭鬥之中。」

古詩晨搖搖頭,堅決不肯說出事情的真相。

錦墨冷哼一聲,冷漠的說道:

「哼,我的確會煉製陰人的法寶,連用來陰人的一次性仙器也能煉製,但你未免也太沒有誠意了,回去好好想想,或者告訴你身後的人,下次再來的時候,我希望看見你們足夠的誠意。」

錦墨說完,毫不猶豫的轉身離去,隨口說道:「楚器,送客。」

古詩晨患得患失的離去了,帶著忐忑的心情,來到了無極神念宗的深處,這裡,聚集著無極神念宗真正的天才。

當古詩晨再次到來之時,錦墨看見古詩晨身前穿著華服的年輕人時,就知道自己的目的達成了。

華服年輕人身上氣勢很強,已經達到了飛升境,有種隨時可能引來天劫的感覺。

「你就是那個可以煉製仙器的煉器師,不知你都會煉製什麼?」

錦墨微微思索一下,開口說到:

「破血針,中者肉體從血液開始,逐漸讓其失去對肉體的控制,打中的破血針越多,發作越快。」

「鎖靈沙,隔絕敵人與天地靈氣的流通,若是打入體內,更可以讓其不能再吸收絲毫靈氣。」

「迷神煙,被籠罩超過三息時間,立刻斷絕肉體與神魂的聯繫,並將其神魂困在神海內。」

「以上三種可以應對各種人的各種需求,肉體,靈力,以及神魂面面俱到,而且若是材料足夠,都可以煉製成一次性仙器,而且極其難以去除,中者只能仍人宰割。」

等錦墨說完的時候,年輕人已經雙眼放光了,急切的說道:「好好好,我都要,都給我煉製成仙器,少不了你的報酬。」

但錦墨卻不為所動,做戲就要做全套,就這樣靜靜的看著這年輕人。

年輕人見錦墨不為所動,眼中的火熱之色逐漸退去,露出冷冽之色。

破血針,鎖靈沙,迷神煙這三種法寶的確存在過,但已經失傳了多年。

對於錦墨是否真會煉製,年輕人並不擔心,只是語氣陰冷的說道:

「你真的想知道?你可要想好了,知道了對你來說未必是什麼好事。」

錦墨本來也就是做做樣子,消除幾人對自己的防備而已,哪裡有興趣去真的了解其他人的陰謀詭計啊。

「說吧,我就是想知道你們要對付什麼人,為什麼要對付,不然等自己死的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錦墨雖然只是做做樣子,但倒也認真聽了年輕人的講述。

此人名叫古風落,無極神念宗古家一脈之人,此次要陰的人是無極神念宗的虛家的天才,虛冥也是虛家之人。

只要神不知鬼不覺的用這三種仙器陰那虛家天才一把,自己不就可以在這一代弟子里繼續引領風騷了嗎?

錦墨不禁為這狗血的爛俗套路感到無語,不過同時也意識到,無極神念宗內部,貌似也不是很太平啊!

一個勢力在發展萬年之後,內部分化為幾個利益團體,在正常不過。

古風落說完之後看著錦墨,眼中閃爍著絲絲殺意,說道:「現在你已經知道了你想要知道的,什麼時候幫我煉製。」

錦墨眼中有些猶豫,似乎被聽到的一切鎮住了,但隨即一咬牙,說道:

「我會幫你煉製,不過煉製完成之後我會離開這裡,而你,必須放我離開。」

「好。」古風落聞言好不猶豫的答應下來。

但錦墨話鋒一轉,繼續說到:「不過想要煉製這幾種仙器都需要特殊的材料淬火。」

古風落:「說,我讓人去找。」

「破血針需要嗜血蟾的心頭血,嗜血蟾越強則煉製出來的破血針威力越強。

鎖靈沙煉製需要絕靈頑石,淬火需要弱水。

迷神煙煉製需要魂木,年份越高越好,淬火需要噬魂獸的魂血。」

等錦墨說完,別說旁邊的楚器和古詩晨,就連古風落也都已經目瞪口呆。

錦墨說的這些東西,不僅罕見,而且還有些奇葩,尋常勢力都會去主動收集。

古風落思來想去,就連家族之中,都只能找到絕靈頑石和魂木,至於嗜血蟾的心頭血和噬魂獸的魂血,就連無極神念宗里都沒有。

古風落忽然想起,弱水無物不沉,就連修鍊無極神念決之後的神念也不例外,所以無極神念宗的人見到弱水之後都會帶回宗門,經過特殊煉製之後,形成試煉之地,用來錘鍊弟子的神念。

想到這古風落當即離去,以錘鍊神念的說法進入試煉之地。

一天之後,將一些弱水帶到了錦墨身旁,與此同時帶來的還有絕靈頑石。

絕靈頑石之內不能存在絲毫靈力,修為弱一點都不能突破絕靈頑石的彷彿,想要將靈氣打入其中,最少都需要仙人境的修為。

因為絕靈頑石的特性,有興趣的都會收集幾塊,而且因為沒什麼實際作用,價格也不貴。

錦墨當即明白了古風落的意思,人家這明顯是不放心自己,想要讓自己先煉製,看看自己所言到底真假。

錦墨當即拿起弱水和絕靈頑石進入了煉器室,對於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性,錦墨早就想到了。

而且錦墨也並沒有騙古風落,這些東西都是九鍛傳承之中的,陰人的法寶,仙器,甚至道器都有,但錦墨煉製不了道器,而且也太過驚世駭俗,就從仙器中挑了幾件材料比較罕見的。

煉製法寶都有失敗的幾率,仙器同樣如此,而一次性的法寶威力更大,而且作為消耗品,簡直起來失敗幾率更大。

當三天之後,錦墨再次出現在古風落身前,手中出現一小撮鎖靈沙的時候,古風落的眼角都跳了跳。

自己給的明明是千粒鎖靈沙分量的材料,但這明顯連百粒都沒有啊!

古風落都懷疑是不是剩餘的鎖靈沙都被錦墨私吞了。

錦墨眼中也充滿了無奈之色,第一次煉製這種一次性仙器,實在不好掌控,失敗率太高了。

不過古風落也沒有說什麼,拿起手中的鎖靈沙交給古詩晨。

古詩晨拿著鎖靈沙,與另一個修士來到一處空曠之地,驟然對這修士使用了鎖靈沙。

這修士明顯也早就知道古詩晨會這樣做,眼中沒有絲毫懼色,配合著古詩晨一點一滴的嘗試著鎖靈沙的作用。

時間流逝,鎖靈沙在剩下一半的時候,古詩晨已經停了下來,帶著那個已經面色發白的修士走了過來。

「少主,鎖靈沙的確是真的,而且效果非凡。」

古風落聞言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右手按在那中了鎖靈沙的修士的肩頭,仔細探查起來。

幾息之後,古風落的雙眼驟然睜開,鎖靈沙的效果居然不止封鎖敵人與天地靈氣的感應那麼簡單,而是會隔絕敵人與所有靈氣的流通,而且就連外放靈力進行攻擊,都變得極為困難。

憑藉這鎖靈沙一種就可以陰死大多數人,但古風落知道這樣還威脅不到虛家的那位天才。

而且古風落眼中殺機一閃,這次古風落不僅要將虛家天才廢掉,更要讓其徹底失去崛起的可能。

其餘幾種材料之中,只有魂木多一點,只要重金求購,就能收到,但年份更高的魂木,卻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而且嗜血蟾和噬魂獸也不是什麼人都能對付的。

不過古風落也不是普通人,大不了向父親要兩個仙境感受保護就是了。

錦墨似乎看出了古風落的想法,開口說到:「我倒是知道哪裡有嗜血蟾和噬魂獸,而且噬魂獸守護的就是魂木,有很多幾百年的魂木,不過當初我也打不過,只好放棄。」

古風落看向錦墨,總覺得錦墨看自己發現要慎重有些怪異。

錦墨神色依舊淡然,說道:「放心,哪裡絕對有你想要的東西,不過得到材料之後我會立馬煉製,將仙器交給你我就離開。」

錦墨這樣說,古風落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轉身低頭間,眼中閃過一抹狠毒之色,知道了這麼多,居然還想著離開,不如和噬魂獸一起長眠吧。

幾天之後,錦墨和古風落一行八人悄悄離開了極念城,向著遠方而去。

等錦墨離開之後,楚器也收拾東西,默默的轉身離去,這裡,已經不合適再待下去了。

等所有人都離開之後,這家名噪一時的哪家煉器店,再次恢復了冷冷清清的模樣。

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在哪家煉器店的下面,有一間密室,而整座密室,是一個整體的仙器,刻畫著密密麻麻的符文,作用只有一個,那就是迷惑和阻擋神念。

而在密室中央,密密麻麻的陣法之中,一個女子安靜的盤膝坐在那裡。

對於睜開雙眼,平靜的老想著遠方,似乎想要眺望,但最終卻只能看向手中的一枚儲物戒指,其中滿滿當當的全是靈石,還有幾件法寶,以及大量丹藥。

而這女子,就是在錦墨的幫助下,成功復活的韻靈。 韻靈的復活,錦墨早就在進入極念城之後就已經在準備,幾年的時光終於讓錦墨將韻靈復活。

韻靈的神魂,在錦墨無限制的神魂之力的供應下,早就已經強橫無比,遠超當初化為魂魄時的築基境界,神魂直接達到了化神巔峰。

對於奪舍這種事情,看的就是雙方神魂之力的強弱。

不過錦墨擔心節外生枝,在給韻靈尋找軀體的時候,尋找了一個普通家庭的普通女子,而且女子的模樣也只是普普通通,就算消失也只有女子的家人會在意。

不過對於一個普通女子的失蹤,城衛軍連了解狀況的耐心都沒有,而且這女子的家人也不敢去找城衛軍,他們自己也知道,失蹤這種事,在這個世界太過正常了。

不過近墨者也不是隨便找一個了事,而是看這女子修鍊天賦還算不錯,所以才將其悄悄擄來,讓韻靈奪舍。

奪舍也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已經完成,接下來的一段日子裡,韻靈本已經可以自由活動,已經與軀體徹底融合,但韻靈並沒有離去,而是在這裡陪伴著錦墨。

韻靈知道,當自己和錦墨分離之後,再次相遇,卻不知是何時了。

由於這女子是普通人,韻靈奪舍時都是控制著神魂,極力壓制之下才奪舍成功,要是韻靈不壓制神魂,一個衝擊就可以將這女子的軀體弄得支離破碎。

當一切以成定局之時,一切都安定了下來,不過韻靈在錦墨神海之中呆了幾十年的好處也顯露了出來。

當初韻靈以消遣的方式觀看錦墨吞噬神魂之後的記憶碎片,這些記憶碎片五花八門,各種各樣的修士,各種各樣的功法應有盡有,更有各種修行感悟,讓韻靈如同親身體驗一般,讓韻靈對於境界的理解,比之當初在青雲山之時,提高了太多,比之神魂的境界都要高處不少。

這就意味著,韻靈只要有足夠的資源,可以毫無障礙的突破境界,直到化神境,甚至更高的境界。

但韻靈現在並不缺修鍊資源,錦墨將哪家煉器店這幾年的收入都留給了韻靈。

這些靈石不說海量,但維持韻靈修鍊,已經足以讓韻靈突破凡境,達到仙人之境,擁有自保之力,這也是錦墨放心離去東西原因。

在楚器也離去,哪家煉器店已經空無一人之後,韻靈也將自己奪舍之地的一切都毀去,隨後悄悄離開。

韻靈要去找到這具身體的家人,奪舍了人家女兒,韻靈想要去做一些補償,就當報恩了。

而且韻靈現在也需要一個身份,一個被高人看重收為徒弟的幸運女孩,或許正適合自己。

錦墨和古風落,古詩晨等幾人離去,乘坐古風落的飛行法寶,向著幾十萬里之外的一處險燭魔沼澤地而去。

燭魔沼澤方圓數萬里,毒蛇猛獸層出不窮,這些毒蛇猛獸當然不是普通物種,都是凶獸,甚至有一些身懷獨特血脈的,已經成為妖族,修鍊著功法,統治著燭魔沼澤。

而嗜血蟾,就曾經在燭魔沼澤出現過,幾人的目標,就是這燭魔沼澤中的嗜血蟾。

幾十萬里的路程,由於沒有傳送陣,八人經過大半個月的時間才來到燭魔沼澤。

不過錦墨一路上都感覺有一股不同於這八人的神念,不時的繚繞在自己身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