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子里的人外貌沒什麼變化,但是看上去似乎更加的成熟更加的具有魅力了,而且她身上也多了幾分女人的嫵媚。 出了大樓,看著街上來來往往的車輛和行人,談小詩突然覺得有一些迷茫。

這些年的原始生活讓她再次面對這些時只覺得十分的陌生。

她站在街頭,可是也只是迷茫了一下,很快她就有了下一步的打算。

既然回來了,雖然不是她所想,但是回來了她就回去看看她的家人吧。

或許以為就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不知道為什麼,談小詩總是覺得她回來只是暫時的,她還是會回去的。

很快,談小詩知道這裡並不是她熟悉的城市,而她現在身無分文,她要想辦法賺些錢才行。

此時街邊的大廈上有一面十分大的數字電視,此時電視上正播放著新聞。

談小詩就是從電視上知道的一些消息,她本來要走的,可是電視上出現的畫面卻讓她整個人都將在了那裡。

「據悉,在一個月前出現的怪獸今日又在我市南面的叢岱山上出現,只是那怪獸再次不知所蹤。經過專家研究所知,那怪獸是新的物種,具體從何而來還不可知。」

電視上的女主播正在播報新聞,而在她的旁邊放著一張有一些模糊的照片,那照片上的動物應該就是她說的野獸。

而就是那張模糊的照片讓談小詩差點忘了呼吸。

腹黑少年愛上野蠻女孩 雖然那照片不太清晰,但是談小詩還是認得出那上面的動物就是圖爾斯化成獸形的樣子!

可是,圖爾斯怎麼會在這裡?

談小詩覺得自己的腦袋有一些亂,她想了想,剛剛新聞中說那動物出現在南面的叢岱山,那麼她現在就過去看看。

想到這裡,談小詩再也站不住了,她向南面飛奔而去。

她問了一些路人,好在她身處的地方距離叢岱山不遠,她步行走了半個小時就到了。

這個城市裡有很多的山,叢岱山是一座旅遊山,或許是因為野獸的原因,今天身上的遊客並不多。

只是,沒有錢,沒有門票,談小詩還是上不去。

談小詩在山的旁邊轉了轉,既然不能從正門走,那麼她就只能從旁邊爬上去了。

雖然山的旁邊都是樹木和石頭,很是危險,但是這對於談小詩來說卻不算什麼。

談小詩很快就爬上了山,她的身上被樹木划傷了好幾道,看上去有一些狼狽。

只是她根本就感覺不到疼。

她現在心裡想的都是圖爾斯。

圖爾斯這麼長時間沒有回來,是不是因為他意外到了現代,所以才沒有回去的?

想到這裡,談小詩越來越覺得這個很有可能。

總是,她不相信圖爾斯死了。

談小詩心跳的頻率有一些加快,她專門挑沒有人的偏僻荒蕪的地方走,這座山是半開發了,圖爾斯想要藏在這裡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談小詩在山上找了很久,直到天黑,她仍然沒有找到那個新聞中說的野獸。

山上的旅客此時已經都走光了,整個山上似乎只剩下談小詩一個人。

談小詩沒有地方去,她乾脆在山上好了一個山洞,準備住一晚。

反正她已經習慣了住山洞了,而且這裡怎麼說也要比獸人的世界安全百倍。 這一天晚上談小詩過得還算順利,只是一大早的她就被山裡的管理員發現了。

談小詩的生物鐘一向準時,每天都是八點左右醒來。只是山裡的管理員進山的時間更早,所以談小詩是被他給吵醒的。

「誒,你是什麼人,怎麼一大早上的就在山裡,你該不會是一晚上都沒有出去吧!」管理員是一個中年的男子,他看見談小詩,一臉的驚訝。

談小詩一下子驚醒了過來,一開始她還有一瞬的恍惚,可是她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她站起身,道:「我迷路了。」

管理員打量了她片刻,那眼神就像是在看著神經病人一樣,然後他指著一個方向,道:「看見那條小路沒有,順著那小路走個十幾分鐘你就能看一條石板鋪的路,順著那條路走就能下山。」

那管理員應該是把談小詩當成了精神不正常的人,他也要工作,所以就不想和談小詩多糾纏,他告訴了談小詩下山的路后就轉身要走。

「等一下。」談小詩卻主動將他給叫住了。

那管理員有些不耐煩地轉過頭,「還有什麼事?」

談小詩走近了一些,道:「聽說山上發現了一個怪物,不知道你見過沒有?」

管理員又看了看談小詩,道:「是啊,所以你快點下山吧!」

「那你見過?」談小詩一聽,覺得或許有希望。

「那照片就是我拍到的,你問這個幹什麼,快點下山吧!」管理員想,談小詩看上去是一個嬌弱的小姑娘,可是沒想到她竟然對那怪物感興趣。

「那你最後一次見到那怪物的時候是在哪裡?」談小詩並沒有退縮,仍然問道。

那管理員看著談小詩殷切的眼神,竟然鬼使神差地指了指後山的方向,道:「就在後山,不過那怪物早就不在了。」

談小詩沖著他笑了笑,道:「謝謝你了,我這就下山。」說完,她在那管理員異樣的眼神中轉身走了。

她一開始是沿著那小路走的,只是走了一會兒她就改變了方向,向後山去了。

後山更荒涼一些,山上種著果樹,此時更是鬱鬱蔥蔥。

談小詩將整個後山都找了一遍,直到她餓得走不動路了,她才停下來。

昨天從她過來她就什麼都沒有吃,今天又找了一個上午,她現在是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談小詩放眼望去,周圍的果樹倒是不少,只是果子還只有指甲那麼大,怎麼吃啊。

不行,她要想辦法找點吃的了,不然圖爾斯還沒有找到,她就已經被餓死了。

想到這裡,談小詩站起身,她要下山找點吃的了。

後山的旁邊就是一個村子,顯然這是一個旅遊地,所以周圍的村子也發展的十分好。

村子里的房屋很是整齊,街道乾淨,環境也很好。

談小詩走在街道上,不時有一兩個村民走過,好奇地將她打量幾眼。

談小詩的身上只有匕首和晶石,看來她只能用晶石去換些吃的了。

只是在這裡晶石一定沒有在獸人世界那樣管用,她要想想辦法才行。 談小詩摸出了兩顆晶石,她要想辦法用晶石換些吃的。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她竟然覺得獸人的世界還是很好的。

那裡在哪裡都有自然健康的食物,雖然獸人們野蠻,但是他們相對於現代的人們來說還是純樸很多的。

就像她和好幾個村民說她的晶石可以治療任何的病,但是卻沒有人相信她。

不過這一點談小詩還是可以諒解的,她也知道她的樣子像極了古代行走江湖吹噓自己可以包治百病的的騙子。

談小詩問了好幾個村民,說的她的嘴唇都破了,可是卻還是一無所獲。

此時的談小詩真的是又餓又累,她又走了一會兒,終於累得不行了,她這才從路邊找了一塊石頭坐了下來。

談小詩想,這附近應該有池塘吧,實在不行一會兒她就去池塘里抓一條魚來吃吧。

談小詩坐在那裡休息了片刻,正在她準備走的時候,突然聽見身後的人家院子里響起了一陣吵雜聲,隱隱還有一陣哭聲。

談小詩向院子里看了看,她向那邊走了走,好像是家裡有人突然犯了病,家人正在哭喊著要找急救車。

機會來了!

談小詩一下子來了精神,看來她不用抓魚去了。

她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裙子,然後走進了院子。

一開始那些人因為著急和慌亂所以並沒有看見談小詩,後來一個中年男子看見了談小詩,他的臉上滿是愁容,道:「你是誰啊,到我家裡來做什麼?」

許是因為家人生了病,所以那男子的臉色很難看,而且語氣也有一些不耐。

「請問是你的家人病了嗎?我這裡有一種葯,一定可以將他治好。」談小詩攤開手心,上面放著一顆綠晶石。

那男子的眉頭擰了擰,「去去去,我們現在沒有時間和騙子說話!」

那男子豪不留情地道。

「小豪,小豪你醒醒!」這時,屋子裡響起了一陣凄慘的哭聲,那男子一聽,臉色頓時一白,然後也顧不得談小詩了,直接跑了進去。

屋子裡的哭聲仍然沒停,讓人聽了就心裡難受。

談小詩也跟著走了進去,此時家裡的人也沒有時間管談小詩了。

在一間卧室里,談小詩看見一個年輕的男子躺在床上,他的臉色發紅,大口喘著氣,像是要隨時停止呼吸一樣。

床邊站著三個老人,應該是男子的父母親人。

談小詩見那男子應該快要不行了,她也沒有時間和他們解釋太多了,於是她便走到床邊,直接將一顆晶石塞進了那男子的嘴裡。

「喂!你在幹什麼!你給我兒子吃了什麼!」談小詩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在床邊哭的中年女子才反應過來,她猛地起身,一把抓住談小詩的手,力道大的像是要將她的手腕掐斷一樣。

「你這個騙子,不是讓你走了嗎!」之前那個男子也回過了神,他看著談小詩,雖然沒有動手,可是他雙目赤紅,顯然也是恨極了。

談小詩被那女子攥著,她並沒有掙扎,只是道:「你們不要激動,等一會兒你們的兒子就好了,不信你們看著就行了。

那女子還要說什暢了起來。 那女子還要說什麼,可是她剛要開口,她就發現她的兒子已經不喘了,臉色變好了,呼吸也順暢了起來。

雖然他的意識還是有一些不清醒,可是他這個樣子比剛才已經好太多了。

「小豪!」那女子放開談小詩的手,一臉激動地拉住了她兒子的手。

那男子也不再說什麼了,只是一直看著床上的男子,臉上的表情也緩和了一些。

過了大約十幾分鐘后,那男子終於醒了。

那是一個蒼白的孱弱的少年,他睜開眼睛,迷茫地看了看床邊的人,然後坐起了身。

「我怎麼了?」他看著自己的父母。

「你又犯病了,好在已經沒事了,剛剛真的嚇死媽媽了!」那女子道。

少年的眸子平淡,像是一潭死水,「哦,不就是犯病嗎,反正我早晚也要死在這個病上的。」

「小豪,說什麼呢,你會好的,等到找到適合的心臟,你就會好了!」那女子一聽少年的話,眼淚又淌了下來。

少年抿著蒼白的唇,沒有說話。

其實他們都知道,找到合適的心臟其實有多不容易,而且他的病已經不能等了。

「你死不了的,你的心臟病已經好了。」這時,一旁被忽略的談小詩突然出聲。

那女子抬頭看向談小詩,那少年也才發現談小詩的存在,他抬起頭看向談小詩,眼睛裡帶著幾分探究。

「不信等一會兒救護車過來你們去醫院做個檢查就可以了。」談小詩道。

他們幾人互相看了看,眼睛里都帶著莫名其妙和不可思議的感覺。

屋子裡靜默了片刻,談小詩又道:「在救護車來之前,能給我喝點水,吃些東西嗎?」

他們又互相看了看,過了一會兒,那女子站起身,她抹了一把臉上的眼淚,道:「好、好,你等一下。」

談小詩點了點頭。

很快,那女子回來了,她拿了一瓶水和一些麵包給了談小詩。

「家裡沒有飯菜了,現成的只有這些了。」那女子道。

「沒關係的。」談小詩將食物接了過來,然後她坐到一邊,開始吃了起來。

她雖然很餓,但是她也沒有狼吞虎咽,雖然大口吃著,但是卻並不顯得狼狽。

談小詩吃了一些,救護車終於到了。

雖然那少年此時看上去已經沒什麼事了,但是他還是被他的父母扶上了車,然後幾人便跟著救護車走了,只剩下談小詩還有一個年紀更大的老者。

「我要走了,謝謝你們的食物。」談小詩和那個老者道。

那老者看上去大約七十歲左右,他攔住了談小詩,道:「不行,你不能走,等我的孫子回來了你才可以走。」

那老者想,要是他的孫子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那不是就讓談小詩跑掉了嗎。

所以,他一定要攔住談小詩,不能讓她走了。想著,那老者便攔在門口,道:「反正你不能走!」

「大爺,你的孫子已經沒事了,我還有事情要做,必須要走了。」談小詩耐心地道。 「不行,你不能走!」那老人非常的固執。

談小詩無奈,她和那老人說了好一會兒,可是他就是不讓談小詩走。

他的年紀大了,而且他又攔在門口,談小詩也不能動他,在勸說無果后談小詩也沒有辦法了,只能等著他的孫子回來了。

所以,她乾脆又坐了下來開始吃東西。

大概等了一個小時,他們三個終於回來了。

一聽見車聲那老人就跑了出去,他一把拉過那少年的手,道:「小豪,覺得好一些了嗎?」

老人總是最疼孫子,他的孫子從小就有心臟病,所以家裡人都十分的疼小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