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刀從地下鑽出,劈開一排巨石,刀尖指著女貴族。看上去就像是張小雨拿刀指著她,實際上,張小雨只是被迫的抬起右手臂而已。

女貴族向後滑出幾公分,「哎呀,哎呀,真是很兇的孩子呢。好害怕哦……開玩笑的。」

張小雨:「現在可以放我出去了嗎,你不是說只要我讓那隻蝙蝠乖乖聽我的話,就放我走?」

「你絞碎了我的寵物呢。」

「嘻嘻嘻~~~~是我絞碎了那隻醜陋的歇彌爾。」冰藍之心甜甜笑道。「我也可以絞碎你啦。」

「好吧,好吧,我認輸了。」

女貴族不知道從那裡掏出了一隻白色的小旗對著張小雨他們搖啊搖的。

張小雨:「…………」

「只要你再答應我一個條件,我就放你出去。」女貴族笑道。

「你沒有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嗎?」

「刷」冰藍之心向前刺出,速度極快。

「叮——」

女貴族用右手食指還有中指夾住了冰藍之心。

手腕轉動,「嗡!」冰藍之心彎曲了。

「痛痛痛——放開我,快點放開我,金髮大波女——」

冰藍之心的聲音聽起來蠻凄慘的。

女貴族冷笑了一下,放開了刀尖。

「……唔,主人,我似乎不是那個金髮波霸的對手呢。」冰藍之心小聲的對張小雨說道。

藍光從刀尖開始消散,長刀消失了,冰藍之心變回了尾戒,還在張小雨右手小拇指上。

女貴族身影一晃,人就出現在張小雨前面。她用左手向一邊掰開張小雨的頸項,「我又餓了,再讓我喝一點你的血就放了你~~~」

; 一道道細密的裂紋出現在天空上,像是崩碎的瓷器,女貴族的空絕迸裂,張小雨回到了現世。

「代我向鬼無月家的小蘿莉問好~~~~~」

向後拂了拂金髮,女貴族翩然而去。

「……蘿拉好像真的是一位大人物呢。」張小雨自言自語道。呃,現在什麼時候了,我不是還要去碧皇么,張小雨盯著四周的建築物,廢墟,滿地都是坍塌的水泥、鋼筋、玻璃……

「應該是在空絕內破壞掉的。暴君好像說過,如果空絕內被破壞的東西不用存在之力修復的話,現世會出現相應的破壞。」張小雨劈開玻璃渣,向前走去。冰藍之心又沉默了,她似乎只在戰鬥的時候有精神。戰爭狂?

張小雨也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在哪裡,「……忘了問她我該怎麼回去了。」

女貴族一步數十公尺,像鬼魅一樣向前飄去。

大刺刺的,有人擋在了她的前面。伊士利。

「哦,碰到了大人物呢。」女貴族笑道。

伊士利盯著她,「送你一件禮物。」他把右手中攥著的兩枚紅色的子彈放在了女貴族的肩上。「前面50公里處,有吸血鬼獵人在等著你。」

女貴族伸出右臂,挽著伊士利的頸項,「真是溫柔呢,你就那麼擔心我嗎?」女貴族的牙齒刺破了伊士利的皮膚,鮮紅的血水殷了出來。

伊士利沒有反抗,任女貴族吸允著他的血。

「……夠了,你想你想吸乾淨我的血嗎?」伊士利淡淡說道。

「也是呢,你不像蘿莉筆記的主人有吸不完的血。」

女貴族放開伊士利,「拜拜~~~~~~」

向他揮揮手,酷酷的離開。

伊士利向前走去,他要去追張小雨了。

十幾分鐘后,伊士利像幽靈一樣跟在張小雨後面。

張小雨打了一寒顫,「不、不是吧,那個金髮吸血鬼又追過來了?!」

「啪――」

伊士利從張小雨的身後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喲,表弟,你好。真巧,我們在這裡見面了。說來很不好意思,我迷路了,走著走著就走到這裡來了。」一臉嚴肅,伊士利這麼說道。

鬼才相信你說的話!

張小雨扭過頭,盯著他的「表哥」。

「表哥,hello――」向他舉起了左手,問好。

伊士利和張小雨並肩走在一起,「表弟,你真是壞孩子,逃課了呢。」

「表哥,你應該知道我被人綁到這裡來了吧。」

「不知道,我不是說過了么,迷路了,碰巧經過這裡。」

「…………」

伊士利不小心迷失了方向,很巧合的遇到了張小雨,然後他有碰巧找到了回去的路,帶著他的表弟回家了。

偶遇。

張小雨的手機也壞掉,他自然不會知道霜如玉發了一百多條短消息……

走到自家院子大門的時候,看到了雪露,雪露工作歸來。

「小雨,你又沒去碧皇?」

「表弟他是壞孩子。」

「……算了,隨你們怎麼想。」

張小雨,雪露,伊士利走進院子里。

氣氛有點不對。

院子里瀰漫著血的味道。

雪露搶在張小雨前面衝進了屋子裡。

「嗯?」伊士利皺著眉頭快步跟著張小雨一起走了進去。

客廳里。

?娥,雪依,銀?莉雪伊爾,還有變態男吸血鬼朱麗葉,她們站在那裡,盯著跪在地板上的蘿拉。

蘿拉用雙手捧著一條手臂,正在吃。

張小雨:「……笨蛋蘿拉,你?!」

蘿拉沒有睬張小雨,垂著頭,用牙齒撕扯著那條手臂,嬰兒的手臂,女嬰的手臂,吸血鬼女嬰的手臂。

張小雨向前走去,看了一眼鐵箱子里,那裡面還有三個嬰兒的身體,她們都是女嬰,心臟被人挖走了,失去了心臟的吸血鬼女嬰。

蘿拉的眼睛里流著一串串血淚,她什麼都沒說,吞食著那條吸血鬼女嬰的手臂。

雪露:「……蘿拉大人,您……」

朱麗葉向張小雨走來,他不敢看跪在地板上的蘿拉。

「有人把這個鐵箱子放在了院子里……她們的心臟都沒了……送來的時候身體已經冷掉了…………」

張小雨,伊士利,還有雪露都愣在了那裡。

有人取走了吸血鬼女嬰的心臟,然後又把她們的身體送給蘿拉……

朱麗葉對張小雨輕聲道:「……吸血鬼的幼兒如果死掉了,孩子們的父母會吃了他們的身體,這樣做,死去的幼嬰的靈魂才能得到解放……所以,蘿拉大人,她才會……」朱麗葉沒有說下去。

雪露,雪依,還有銀,她們都是吸血鬼,自然知道自己一族的傳統,她們沒有阻止蘿拉。

迷惘的,徘徊的,哭泣的,幼嬰的亡魂。

流淚的。

無助的。

慟哭的女王。

何為生,何為罪……

…………

紅色的面具。

一張且笑且流淚的紅色面具。

黑色的風衣,黑色的長筒靴,藏在黑暗裡的人。

對面的那個帶著詭異面具的獵人讓中年男人一陣顫慄。

一雙紅色的眸子透過那張面具盯著中年男人,僱主,吸血鬼獵人。

「貴族的心臟,給你了。」

吸血鬼獵人冷冰冰說道。

中年男人傲慢道:「她們只是吸血鬼女嬰,我怎麼能知道她們是不是貴族?」

「……你不需要確定,死人,什麼都不會知道的。」

當著數十個保鏢的面,那個戴著紅色面具的吸血鬼獵人取走了中年男人項上的頭顱,「勸你們住手,我會在你們扣動扳機之前殺了你們的。」

吸血鬼獵人把手中的那顆頭顱捏碎了。

留下一排殘影,吸血鬼獵人已經向前滑出了十幾公尺。

「錢,已經拿到手了,還送了一份禮物給那位大人,嘖嘖,元老院的那群老傢伙還真是無情……」

一位穿著白色無袖風衣的男人迎面向他走來。

「吸血鬼獵人啊,我們一族有多少人死在你們手上呢……?」

我們的族人又殺了多少自己的同胞……

「刷――」

戴著面具的神秘男子用指甲劃開了風衣男的上半個頭顱。

離開。

風衣男向前走了兩步,他的半顆腦袋向前面滑落了下去……

很快,戴著面具的神秘男子走出那棟建在郊外的建築物,從外表上來看,它只是一片廢墟。

拉開車門,神秘男子鑽進了黑色的轎車裡,「我們的任務完成了,回去吧。」 啊啊,這種淡淡的蛋痛是怎麼回事?

有人迎風而立,站在橋頭上面。

長發迎風飄舞,媚眼如絲,臉蛋細嫩,櫻桃小嘴,再加上盈盈可握的小蠻腰――

美人啊!

順便一說,他是男的。

長達三公尺的巨大號角,那人在吹號角。

希望的號角,奏響了!

「肌肉女神何在,請賜予我六塊腹肌!好想要啊,腹肌――」

男人仰天嚎叫。

希望的嚎叫,奏響了!

「你丫是白痴嗎,你的腦袋裡也全是肌肉嗎?!」

一枚小蘿莉飛踹而來,她把站在橋頭上的那隻悶騷不已的男人踹到水裡了。

「噗通!」

男人頭朝下,雙腳朝上,清澈的水面泛起一圈圈的漣漪。

一分鐘過去了。

五分鐘過去了。

半小時過去了。

小蘿莉趴在橋頭上,盯著水面,「額,不是吧,他難道淹死了,英年早逝?真是不幸的男人啊!」唏噓不已,感到很惋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