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他們等着就是這句話呢,聽到陳志凡的保證之後,一個個興奮的呼喊,衝過去的步伐更是快了幾分。

在國家暴力機關的壓制下,這羣老混混早已憋屈很久了,就等一個發泄的機會呢,陳志凡的話無疑給他們打開了一個宣泄口。

其實,長毛一羣人從事情剛開始就一直在旁邊看着,作爲領頭人的長毛,一直在猶豫是否要上來幫忙。

不是他怕了這羣短寸黃毛男帶來的混混,別看這羣混混人比他們多,可長毛根本就不放在眼裏。

諸天血脈進化 他真正在意的問題是陳志凡是警察,他們要是貿然上前,把人家打傷了什麼的,到時候誰來負這個責?

直到短寸黃毛男帶來的幾十個人衝了過來,長毛才發現他們即使現在想跑也跑不掉了,留在原地的話,那些人衝過來,說不得會對他們動手。

畢竟剛纔短寸黃毛男就叫囂着連客人一塊打,他可是聽得一清二楚。

所以,還不如先下手爲強,佔了先機就不一定是誰打誰了,而且還能獲得陳警官的人情。

長毛考慮的很多,再加上短寸黃毛男的人已經近在咫尺,長毛就帶着人衝了出來。

結果是令他滿意的,陳志凡也給了他想要的保證,這樣的話,他們就更能無所顧忌的動手了。

說是很近,實際上長毛這些人和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隔着有幾十米的距離,兩幫人一時半會還接觸不了,這也方便了長毛他們。

他們邊往前衝,邊撿起地上被打落的鐵棍鋼管,不夠了就連打壞的桌子腿、散落的酒瓶什麼的都不放過,全都撿起來當武器。

等衝到黃毛短寸男帶來的那些人身前時,長毛他們也是人人武器在手,武裝了起來,一時間算是勢均力敵了。

沒有多餘的廢話,兩幫人如同兩個暴風雨當中的浪頭一般劇烈的碰撞在了一塊。

長毛他們這塊“浪頭”較小,可衝勢驚人,和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打了沒多久,就把那些人打的潰不成軍。

如果從空中看過去,會發現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完全被長毛他們壓着打,他們這股“大浪”要被長毛他們的“小浪”蠶食掉的趨勢。

別看長毛他們比短寸黃毛男他們年紀大,可這些已退休的混混也不是一無是處,陳志凡的保證對他們來說就是一個效果強力的buff,在沒有顧慮之下,就顯示出他們的戰鬥力了。

他們這些人都是在無數打架鬥毆中摸爬滾打過來的,打架鬥毆經驗無比豐富,他們專門朝着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的軟肋招呼,那些年輕混混也就一副血氣之勇,經驗差得太遠,真正對上了,哪兒是長毛這幫老痞子的對手,剩下的三十幾個中,有二十幾個在長毛他們手裏被動挨打。

更讓人驚喜的是,兩幫人打在一起之後,一些好勇鬥狠的客人也跳下來下來幫忙,誰叫剛纔短寸黃毛男可是說過要連他們一起打的,哪個人沒有一點血性?特別是在酒吧這種荷爾蒙分泌旺盛的地方,誰都不想認慫。

這些人剛纔看陳志凡們的情況很不好,都不敢下來幫忙,現在突然出現了長毛他們這股生力軍,天平開始往陳志凡他們這邊歪過來,他們怎麼還忍得住這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

不過這些人之中,有些人會想着找個趁手的武器,大多數人手上什麼也沒有,只管拳打腳踢,所以也就只能算是重在參與,瞅空偷襲個一個半個什麼的了。

此時的番茄酒吧裏,混戰一片,“叮叮咚咚”擊打聲,慘叫聲,呼喝聲此起彼伏,與此相對應的是,很多桌椅酒瓶什麼的都被打爛了,整個局面狼藉的不成樣子。

就像……非要比喻的話,就像鬼子進村來來回回三次,再加上超大型龍捲風肆虐過的樣子。

辛辛苦苦裝修了一個多月的酒吧,纔開業數月,就變成了這個樣子,黃虎說不心痛是假的,不過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要解決掉短寸黃毛男他們,不然他是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酒吧被毀,可以重新再來,他這些年掙的錢也不少,這點錢自認還是虧得起的。

可短寸黃毛男這股麻煩不除掉,他這酒吧就不用開下去了,註定將會永無寧日。

他不可能把一百多個馬仔全都叫回來防備短寸黃毛男,一天兩天還好,時間長了,難免會有怨言,天天都要守着,誰受得了,何況一些人還有其他事要做。

只是千日做賊,哪有千日防賊的道理。

所以,短寸黃毛男必須現在就解決掉!哪怕整個酒吧作爲陪葬是在所不惜!

短寸黃毛男逼到這個份上,他已經沒有退路了。

不收拾人家,人家也會毀了這酒吧,結果都是酒吧毀了,那爲什麼不連搗亂的人一起毀掉呢。

黃虎想着這些,撿起一把剛被扔過來的椅子,加入了戰團。

他繞了一下,貓着步走到一個光頭耳環夾克男身後,雖然他不認識短寸黃毛男和長毛的人,可這種古怪裝扮,不用說就是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

長毛他們一幫人,穿着打扮還算是比較正常的,並沒有這麼標新立異。

黃虎是不會認錯的。

那光頭正在和長毛的人拼殺,已經捱了長毛的人幾鋼管,他的形勢看起來很不好,漸漸的都快抵擋不住了,哪還顧得上背後。

黃虎也發現了,當老闆日子久了,叫他和這幫混混正面拼殺他不行,可來陰的,他就是這幫人的祖宗。

他走過去,掄起椅子劈頭蓋臉的砸了下來。

光頭耳環夾克男連轉身反抗都做不到了,就被黃虎打倒在地,那個長毛的人也趁機上來,和黃虎兩人聯手,光頭徹底歇菜……

陳志凡看到這副畫面,有些忍俊不禁。

這黃虎,養尊處優這麼長時間了,還下去跟人打,不怕閃了腰嗎?

陳志凡笑着搖搖頭,看向其他地方。

陳志凡倒是想活動活動筋骨都難啊,只能閒在一旁看戲。

兩次準備出手,一次是零主動請纓,第二次長毛帶着人衝殺了過去。

有人幫忙代勞自然也是好事。

可陳志凡也在等着第三次出手的機會。

可是讓他失望了,現在雙方的形勢,根本就用不着他下場了,他們這邊是一片大好。

陳志凡也就決定不下場了,而是饒有興趣的觀看打鬥。 掐著帝玄御脖子的男子的手微微一松,他眼底閃爍著不甘的火焰,他不想放過這個讓自己出醜的男人。

顧院長面色淡然的望著黑袍男子,「只要你把他給放了,飛龍學院就直接送給你了,並無條件。我願自己凈身出戶。」

他的話音一落,所有人都紛紛驚訝了,顧院長怎麼可以這樣,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就把自己的心血拱手相讓了。

帝玄御在頭昏腦脹之間也聽到了顧院長的話,他的心中微微一動,內心充滿了感激。

一開始,顧院長想把他留在這裡,還讓這麼多人跟著他,甚至不惜讓他自己的寶貝女兒伺候他,雖然他對自己很好,可是他並不領情,因為他並不喜歡被人操控,也沒有人喜歡被人操控,可是如今,他真正被顧院長感動了。

顧院長的這份情,他記在了心中。

「師父,你千萬不能放過這個人呀,別忘了他可是帝家的人,如果讓他跑回家告狀,我們就完了。」

那男子又緊緊掐著帝玄御的脖子,不願意鬆手,還用了幾分力氣。

「我讓你放開他。」黑袍老者一臉陰沉的命令道。

「師父!」男子依舊很不甘心。

「我再說最後一次把他給放開。」黑袍老者發怒了,冷冷的瞪向他。

男子沒有辦法。只好慢慢的鬆開了帝玄御的脖子。

突然,男子瞥見帝玄御那雙紫眸的眼睛,眼眸一亮,他道:「行,我不要他的命,但是把他的眼睛挖出來可以吧。」

隱婚甜妻:陸總又失憶了 說著,他就伸出兩根手指,準備戳瞎帝玄御的眼。

眾人驚呼一聲。

便想上前攔著他。

卻已經晚了。

正在這時,天空突然傳來一道嘹亮的龍吟聲。

那道龍吟聲彷彿從遠古而來,充滿了古樸和神秘的氣息,直接劃破雲霄,宛若神明降臨。

那一聲聲憤怒的龍吟聲,彷彿夾雜了多大的委屈一般。

憤怒的聲音似要毀滅天地,直接將整個飛龍學院都震得地動山搖。

讓眾人紛紛抬起頭朝著天上看過去。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黑袍老者轉過頭,猛然睜大眼睛看向顧院長,顧院長也正看著他,眼中閃過一道亮光。

老者突然顫抖的聲音道,「什麼?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

剛要戳瞎帝玄御眼睛的男子也微微一驚,驚嚇的他停下來動作朝著前方看去。

只見天空一道黑雲密布,一個巨大的黑影朝著下面蓋了下來。

洪荒之琴帝伏羲 帝玄御趁著他微微鬆懈的時候,便脫離了他的魔掌。

心中激動,這聲音不必猜,這是他的黑龍啊。

帝玄御飛快的朝著一個地方奔去。

接著,一個寬大的羽翼展開。

一條黑龍在空中翱翔,它的聲音背上很快便坐上一個男子,正是剛才跑走的帝玄御。

「這是飛龍!傳說中那個滅絕的飛龍啊!」

也正是他們學院的守護神。

大家紛紛抬起頭看向天上,激動的道。

老者轉過頭,驚駭的看著顧院長,「你真的把飛龍學院的守護神給找到了?

就連你們的祖師爺的祖師爺都沒做成的事情,你居然把它給辦到了?」 黑袍老者顯得驚駭不已,顧院長卻是欣喜一笑,內心難掩激動啊。

他終於做到了,是啊,簡直太不容易了。

帝玄御坐在飛龍背上面親昵的摸著黑龍的腦袋。

「主人。」小丫頭的聲音從黑龍的巨大嘴中吐出來,顯得很是興奮,它的翅膀一揮,直接將下面那些人都給掃翻了個跟頭。

隨後憤怒的說道,「主人你做穩了,我來幫你教訓這幫混蛋傻叉!」

隨即,它嗖一下,又飛快的飛了起來,朝著下面這些人打圈轉,繞著一圈又一圈。

而這個時候,底下的眾人也都紛紛回過神來,顧詩詩姐妹大喜,「太好了,咱們好像看到了希望!」

有了這個龍,她們好像看到了生命一樣,她們終於有救了。

顧院長突然神色凝重地向黑龍鞠了一躬,又對飛龍學院的弟子們道,「這便是我們飛龍學院的守護神!」

隨後,大家也一起整齊的跟著他對黑龍行了一個大禮。

黑袍老者徹底傻眼了,他看著天空中的飛龍。

這是一個已經接受了上古神獸傳承的神獸,跟其他的一樣,這可不是他能夠控制得了的。

「我們,我們現在趕緊跑吧。」

黑袍老者身旁的其他的高手,扯了扯他的衣袍,咽了咽口水,心有餘悸的說道。

畢竟在得到傳承的神獸,那威力是多麼大,他們就算不知其一也知其二,這可不是他們能夠想要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了。

然而老者的眼中閃過一絲恐懼之後,很快便冷靜了下來,厲喝道:「走,為什麼要走?院長之位都是我的了,還要走到哪裡去?不就是神獸嗎,這又如何?統統是我的,這學院是我的,都是我的,誰都不能離開!」

眾人眼中流露出一抹為難,這怎麼是好。

帝玄御在上面聽到了他們說的話,暗罵一聲,這些禽獸。

隨後對他的黑龍道:「龍兒,這都是他們乾的好事,他們這些壞蛋不就搶了我的寶劍,還搶走了麒麟,更把我英俊的面貌給打成這樣。

你一定要替我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們!

將寶劍麒麟奪回來!」

他還是最在意他的臉了,畢竟他以前可是最愛漂亮的,像被人打成這樣,還在當著這麼多人的臉,雖然他表面上沒有吭聲,可是他心底最在意了,他現在恨不得把那個人給撕爛。

帝玄御說完之後,黑龍便憤怒的呼出了一口氣,然後帶著他往下飛了過去。

「該死!敢搶主人的東西!找死去吧!」

黑龍直接向黑袍老者沖了過來。

老者一驚,手中的寶劍立即揮出,想要向刺過去。

黑龍憤怒的拍打了兩下羽翼,便有一道駭人的氣浪朝老者揮了過去,直接把他給卷了起來。

老者手中握著的劍也飛了出來。直接飛到了帝玄御的手中,終於寶劍又回到了帝玄御的身上。

「還有麒麟,龍兒,把我們的好夥伴也給救過來。」帝玄御伸手指了指地上被他們控制住的麒麟。

「你們都去死吧!」黑龍又朝著下面沖了過去,目標就是去解救麒麟。 還別說,長毛這些街頭混混的打鬥方式看多了還覺得挺符合搏鬥技巧的。

他們都是朝着人家弱點招呼,只要吃上這些人的重重一擊,就會很快失去戰鬥的能力。

而這些弱點又不是要害,一般不會致人死亡,選擇的是很有技巧性的。

時間流逝,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除去一開始被零收拾掉的十幾個,剩下衝過來的三十幾個在長毛他們手裏也隱隱趨於下風,再加上一些下場幫忙的客人,這三十幾個人已經有十幾個或傷或跑了。

而零這邊也騰出手來了,第一批過來的十幾個終於被她全部搞定。

她沒有絲毫停頓,又衝向和長毛他們纏鬥在一起的剩餘的混混。

零的加入,宣告了短寸黃毛男他們的大勢已去,形勢完全一邊倒了。

剩餘的有十幾個就全被零一個人給收拾了!

她出手狠辣,這些人沒一個是跑掉的,全都是失去了戰鬥力的重傷!

她是心裏憋着一口氣,下手一點都不留情,被陳志凡吩咐不能殺人,而她所修的都是殺人之法,而以制服爲目的的,她沒做過,束手束腳之下耽誤了時間,否則這五十幾個人,在她那把紅雪左文字面前,也就是頃刻間的事情,哪兒輪得到長毛他們摻合進來。

她怕讓陳志凡失望,抽空偷偷的看向了自己的主人。

主人正看着其他地方呢,鬆了口氣之餘,又有些莫名的失落。

怎麼主人不是看自己呢?我果然只是他可有可無的影子。

漸漸的,就有些心不在焉,等這些人全部被解決了,她愣了一會,慢慢走進了陰影當中,復又消失不見了。

此時是酒吧裏,哀鴻遍野,短寸黃毛男帶來的人,除卻逃跑的,還有二十幾個在酒吧。

他們不是不想走,而是受了傷,失去了行動的能力,只能像蛆蟲一樣扭動着身體。

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已經喪失行動能力,走不了的了。

這些大多都是零的傑作。

缺胳膊斷腿的,想走也走不了,只能抱着傷處哀嚎。

昏過去什麼都不知道的算是很幸福了。

沙雅和羅通見多了殘酷的畫面,但對如此壯觀的場景還是略微吃驚的。

一開始,沙雅羅通都在後面饒有興趣的看着陳志凡,看他要怎麼處理這件事,梅靜姝的方法他們也想到了,確實是最好的一個方法了。

可沒想到,陳志凡選擇了最激烈的方式。

可看起來是很沒腦子的暴力行爲,細細一想,也不能說不好,這樣的方式,或許才能一勞永逸的解決掉這個麻煩啊。

陳志凡可猜不到別人所想,猜到了他也只會曬笑一下,他哪兒考慮到如此長遠,只是在盛怒之下,選擇這種方式才能讓自己舒爽一點而已。

他走到短寸黃毛男的身後,拉住他的後衣領,讓他動彈不得。

不是看到這傢伙想跑路了,陳志凡根本不想動,他還想看戲呢。

這傢伙到這時候了,居然想悄悄的逃跑。

短寸黃毛男跪行着往門口那邊縮,把隔他幾步遠的陳志凡當成了睜眼瞎。

陳志凡都被氣笑了,這傢伙是真傻,還是鴕鳥心態,以爲埋着頭就看不見人了?

陳志凡就上去拉住他的衣領,讓他不能再動彈。

此時的短寸黃毛男,像拔了毛的雞,瑟縮的不敢看陳志凡,早已失去了剛纔的囂張跋扈。

他被轉瞬即來的失敗搞得快精神崩潰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